1. 天府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神马矿机创始人杨作兴被捕 比特大陆“安内”必先“攘外”?

当内忧难解时,处理外困就成了重要任务,于是比特大陆将矛头对准与其在竞争中短兵相接的神马矿机。

《科创板日报》(成都,记者 柴刚)讯,随着比特币价格回落,明年减半周期临近,矿机存量市场博弈加剧,矿机厂商之间的明争暗斗亦持续升级。

近日,深圳南山区检察院发布消息称,以职务侵占罪批准逮捕犯罪嫌疑人杨某兴。《科创板日报》记者从多个渠道了解到,被批捕的正是深圳比特微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比特微”)董事长杨作兴。

杨作兴被捕或与比特大陆知识产权纠纷有关。

知情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今年10月底,比特大陆以比特微生产的神马矿机侵犯其商业秘密为由报案,随后,杨作兴被带走协助调查。

在此前后,比特大陆发生管理层内斗,创始股东詹克团被另一创始股东吴忌寒解除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等职务。随后詹克团称将通过法律途径重回公司。在12月9日的比特大陆股东大会上,詹克团要求罢免公司全体董事并选举自己为唯一董事,这一提议遭到了包括众多投资人股东在内的其他股东否决。

有分析人士称,当内忧难解时,处理外困就成了重要任务,于是比特大陆将矛头对准与其在竞争中短兵相接的神马矿机。

神马矿机创始人杨作兴被捕 比特大陆“安内”必先“攘外”?

从“侵犯商业秘密”到“涉嫌职务侵占”

这并不是比特大陆与杨作兴第一次交手。

杨作兴曾以兼职身份在比特大陆主导矿机芯片的研发,2016年6月,因股权分配问题未达成一致,杨作兴另立山头,于同年7月创立比特微,与比特大陆正面竞争,随后双方的矛盾愈演愈烈。

2017年7月,比特大陆方面以侵犯专利为由,起诉比特微及杨作兴,要求供应商停止与比特微合作,并要求比特微赔偿经济损失260万元和8万元诉讼费。一年后,乌鲁木齐中院裁定比特大陆败诉,原因是其专利被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宣判无效。

在此背后,杨作兴针对比特大陆主张的涉案专利,聘请了两个律师团队,两次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提出无效宣告请求,并提供了国内外已有的专利证据。

到了今年11月初,有消息称,杨作兴被深圳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原因是比特大陆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报案。知情人士向《科创板日报》记者透露,杨作兴被带走调查的时间是10月底,是比特大陆时任董事长詹克团下令报的案,涉及金额可能高达数千万人民币。

一个月后,12月12日,深圳南山区检察院宣布杨某兴被批捕。记者向多方核实,被批捕的“杨某兴”正是杨作兴。而这一次,案由已从原来的侵犯商业秘密变为涉嫌职务侵占罪。

上海市锦天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曾峥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侵犯商业秘密和职务侵占在立案、定罪、起诉标准上有很大区别,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要求对权利人造成重大损失,而且其中必须认定侵害了通过商业秘密保护的利益;而职务侵占要求通过职务便利非法占有公司财物,达到数额较大,目前数额较大的标准是6万元。

侵犯商业秘密的定性比较复杂,需满足一些特征,比如涉案业务需具有独特性、秘密性,这些都需要进行专门的鉴定。同时,起诉方还要证明该行为给其造成了实际利益的损失,如果只是把公司的订单或者客户名单复制转移,并不一定构罪;或者行为人获取商业秘密后并未用于生产经营或销售,以至于未产生重大损失的结果,也不构成侵犯商业秘密。

相比之下,职务侵占罪的定性比较简单,只要有证据证明,有资金从公司账上非法转移到行为人控制的账户,具有非法占有的目的即可能构罪。

“两种罪名立足的事实点是完全不同的,无法通过涉嫌职务犯罪的事实直接导向侵犯商业秘密的犯罪。”曾峥律师表示,但是侦查机关在侦查职务犯罪的过程中,也可以调查可能存在的其他犯罪行为。

北京易准律师事务所季凤建律师对记者表示,目前因为案件尚在侦查中,所以很难准确认定杨作兴是否有罪,是否一定被判刑。

据媒体报道,此次杨作兴的涉案金额在10万元左右。曾峥律师称,按照《刑法》规定,10万元属于“数额较大”的范畴,如果最终判决结果构成职务侵占,相应的刑事处罚是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币价不振+减半临近 矿机厂商生死竞速

两家矿机厂商对簿公堂的背后,是矿机行业进入白热化厮杀阶段,再加上数字货币行情低迷,各大厂商矿机的销售额骤减,面临绝境求生的处境。

目前,市面上主要的矿机厂商有比特大陆、嘉楠科技、亿邦国际、比特微等。其中,比特大陆的蚂蚁矿机和比特微的神马矿机之间的市场争夺战最为激烈。

矿池行业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詹克团执掌比特大陆期间,在市场和销售方面存在较大问题,蚂蚁矿机在产量不足时,定价策略远高于神马矿机产品,还推出了一些对矿工不友好的预付款、预订购等措施,虽然获取了较高利润,但市场份额大幅下降,丧失了市场控制力。而神马矿机凭借价格战和性价比,抢占了不少市场份额。

直到吴忌寒强势回归比特大陆之后,蚂蚁矿机的销售策略才有所改变,开始更重视产品的性价比,大刀阔斧地进行调整,把高价订单全部进行40%以上的减价,减到和神马矿机当时的产品价格相当,然后把差价部分以无门槛的优惠券形式返还给矿工。

莱特币矿池创始人江卓尔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表示,从产品受欢迎度来看,目前市面上比特大陆的产品略胜一筹,原因有两点:一是比特大陆现在最好的蚂蚁S17 Pro产品,性能指标为39W/T,优于神马矿机目前最好的M20S,后者性能指标为48W/T;另外,神马矿机有个严重问题,之前在销售期货矿机时,出现超售的情况,因负责供货的三星公司芯片产量不足,导致期货矿机延迟1个多月发货,且基本上没有补偿措施,这让矿工们蒙受很大损失。

日前有消息称,蚂蚁S19系列和神马M30S系列都处于流片状态,预计两者的量产时间是在2020年一季度,同时期即将量产的还有嘉楠科技的阿瓦隆A11矿机。不过12月7日比特大陆在成都举办客户答谢活动时,并未发布市场期待的S19矿机。业内分析,目前S17系列有不少库存,比特大陆担心过早宣传S19会导致S17销售变得困难。

但在本次客户答谢活动中,比特大陆祭出了分期付款、支持联合挖矿、大户买矿机送期权等市场手段,以期通过金融政策夺回一部分市场份额。

而就在7日清晨,神马矿机通过官方微信发布了M30S矿机,性能指标略微超过比特大陆的S17Pro。

与此同时,所有矿机厂商都面临一个共同难题:如何应对比特币产出数量再次减半前的出货压力?

2020年5月中旬左右,比特币挖矿将迎来新一轮减半,届时矿工挖矿产出会大幅下降,若要保持利润不变,那么比特币的价格须再涨一倍。但从目前情况来看,币价翻倍的希望比较渺茫。

“明年上半年初,会是矿机出货量的高峰期,所以现在是抢订单的时候。”矿池业内人士海虹向《科创板日报》记者解释,一旦明年比特币数量减半价格却没有大幅上涨,市面上一些主流的矿机大部分将会关机,矿机销量会锐减。

增量动力不足,只有寄望存量博弈,而“消灭敌人”是保存自己的重要手段,这或许成为比特大陆与神马矿机多次“斗法”的注解。

IPO屡屡遇挫,说服监管是难题

从2016年开始,比特大陆、嘉楠科技、亿邦国际不断冲击资本市场,但几次下来均以失败告终。直到今年11月,嘉楠科技率先圆梦IPO,成为区块链第一股。

日前,比特大陆也向美国SEC提交了招股书,与嘉楠科技IPO前14亿多美元估值相比,比特大陆目前估值高达150亿美元,但其创始股东之间的内斗则为IPO蒙上阴影。

亿邦国际则涉嫌卷入5.2亿元非法集资案,同时其核心业务矿机制造陷入质量危机,并被用户告上法庭。

杨作兴早在2018年就称神马矿机考虑2019年申请 IPO,随后一直未有实质行动,而如今自己遭遇司法羁绊,给神马矿机的未来增添变数。

“现在这种严重依赖币价行情的状态,不足以让比特大陆向证监会解释它本身的现金流情况,换句话说,没法撑住它的估值,也没法证明它有稳定的现金流,所以比特大陆必须通过调整价格策略,把矿机的市场份额再抢回来。”海虹对《科创板日报》记者说。

事实上,在嘉楠科技成功上市之后,其董事长孔剑平就道出玄机:嘉楠科技矿机销售只接受人民币付款,公司主体不收比特币,不主营挖矿,也不囤币。

这些话听着像是在影射比特大陆,毕竟比特大陆允许通过数字货币购买矿机,运营大量矿场,同时手握大量的数字货币资产。

本文转自《科创板日报》,内容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