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府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吉利德“神药”临床刚开始,币圈大佬陈伟星蹭热点被“打脸”,这不是第一次!

这一次,陈伟星蹭错热点了,其屡试不爽的操作在医学领域恐怕并不适用。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金小莫 柴刚)讯, 说真话的人已离去,有些人却乐此不疲地说着自以为是的“真话”。

2月6日下午,微博实名认证为泛城资本、快的打车创始人的陈伟星以个人名义替吉利德宣布:公司已经开始提前生产瑞德西韦,“不再等待临床试验,以方便随时大规模使用药物。”并在留言中进一步表示“目前看消息相对可靠和乐观”。

(图说:陈伟星以个人名义替吉利德在微博宣布,来源:微博截图)

言论一出,即引爆公众对瑞德西韦的无比期待,截至2月7日20:00,该微博获7500多次转发,超过4.3万点赞。此外,“700多中、重症患者全部显效,24小时96%”等言论在自媒体间不断被复制、转发。

(图说:相关谣言贴,来源:知乎)

(图说:假消息满天飞,来源:王立铭的微博)

目前,没有一种药已证实对新冠病毒肺炎有效,因此,拥有一例治愈病例的瑞德西韦被坊间捧上神坛,更被称为“神药”。

但遗憾的是,此时,距离该药物对新冠病毒肺炎的两项III期临床试验正式启动(2月5日)刚过去一天。研究负责人曹彬无奈表示,“临床研究才开始,怎么可能知道结果?”并强调“科学研究需要时间”。今日,(2月7日),湖北省医疗救治组专家赵建平表示,瑞德西韦是体外试验效果最好的药物,但是还需要通过临床试验。

《科创板日报》记者调查后发现,陈伟星高调发微博的背后,或许隐藏着其个人的商业意图。实际发生的情况又反映出,陈伟星绝非个例,疫情之下有人“逆行”,亦有人谋“私利”。对此,公众应保持理性、克制。

“我说的不是谣言”

距离上述微博发出4个半小时后,陈伟星再度在微博发声“我说的不是谣言”,并称“等待科学的临床结果”。

(图说:陈伟星再度在微博发声,来源:微博截图)

陈伟星是从何种渠道获知瑞德西韦治疗新冠肺炎“不是谣言”的消息,并得出“相对可靠和乐观”的结论呢?

2月6日17:08,陈伟星发出第一条微博:刚去发明瑞德西韦Remdesivir的Gilead(记者注:吉利德)SVP(记者注:高级副总裁)Mike Wulfsohn家里吃饭。并附上一张合影,暗指这些消息是从吉利德高管处获悉的。

至于陈伟星微博中关于吉利德“先免费治病”“已开始提前生产”等信息,《科创板日报》等媒体已于2月5日(比陈伟星微博时间提早一日)公开报道,并不是新鲜新闻。具体见下图:

2月5日才开始III期临床试验

陈伟星还在微博中表示:刚有了消息,经钟南山院士建言,领导已经同意可采用同情用药的方式直接给患者用药,不再等待临床三期。

此言论更是无稽之谈。有业内人士告诉《科创板日报》记者,所谓“同情用药”又称批准前使用,指的是尚处于研究阶段药物在临床试验外给予患有严重或威胁生命疾病的患者使用。虽然欧盟和美国均有相关法律认可,但我国还未涉及。

“同情用药存在很大的药物安全和法律责任风险,并涉及医学伦理学问题。”上述人士表示,在我国类似的条款是2019年8月新修订的《药品管理法》)第二十三条。具体表述为:“对正在开展临床试验的用于治疗严重危及生命且尚无有效治疗手段的疾病的药物,经医学观察可能获益,并且符合伦理原则的,经审查、知情同意后可以在开展临床试验的机构内用于其他病情相同的患者。”

因此,同情用药绝非如陈伟星所言“领导已经同意”如此轻巧。

官方资料则显示,2月5日下午瑞德西韦正式开始进入临床实验阶段,入组轻、中、重症患者共761例;2月6日晚间,为临床实验服务的第三方机构泰格医药、迪安医学、观合医药获中国生物技术发展中心的行政许可。整个临床实验刚刚稳步推进,III期临床实验计划于4月27日结束。

那么,陈伟星言之凿凿的消息又是从哪里来的呢?事实上,这已经不是陈伟星第一次蹭热点。

怼人蹭热点走红,败走XMX

公开资料显示,陈伟星现任泛城控股和泛城资产董事长,系原快的打车创始人,2012年被授予杭州唯一“全国就业创业优秀个人”,2015年曾获中国青年五四奖章。

(图说:陈伟星个人资料,来源:天眼查)

然而,就是这样一位荣誉与成就不凡的“青年才俊”,在币圈的口碑形象却充满争议。

在2018年春节火爆一时的“三点钟无眠区块链”微信群,由趣游集团董事长兼CEO玉红发起,陈伟星是主力之一,当时群内还吸引了蔡文胜、沈南鹏、薛蛮子、徐小平、周鸿祎等一众资本圈大佬,以及汪峰、佟丽娅、胡海泉、高晓松等娱乐圈大咖。

从那时起,陈伟星就开始怒怼币圈一众大佬,开始了蹭热点之路,先是怼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等人,后来又疯狂diss EOS(海外公链),6月份与号称“比特币首富”的李笑来开始了旷日持久的隔空对骂。

2018年7月,李笑来在微博上曝出一段录音,称陈伟星假仁义、用区块链欺骗老百姓,“陈伟星自爆签过许多份假合同,从银行诈骗几亿美元,洋洋自得。如果是真,实名举报陈伟星非法行为,恳请刑事立案……”

陈伟星则在微博回应称,个人没有贷款,李笑来的录音是假的,是在转移老百姓对其的愤怒。彼时,李笑来自己刚刚因为一段“割韭菜”的录音被曝光,人设崩塌。

陈伟星一怼成名,热度蹭蹭上涨。他与玉红等人投资的区块链项目XMX,短时间内集结了数百个微信群,被称为火币上线的史上最强项目。

就是这个声称要打造“全球第一公链”的“地表最强”项目,2018年6月8日登陆火币平台,上线1小时后暴涨84.21%,最高涨到30元,但币价触顶后迅速开启瀑布暴跌,上线6小时之后跌至0.02元,涨跌价差达到1500倍。这还没完,7月31日该币再跌65%至0.007元。

(图说:2018年6月8日~7月31日XMX日K走势)

于是,XMX“传销币”“割韭菜”的质疑四起。李笑来在公众号称,陈伟星称EOS空气币,EOS再空气,也不能比陈伟星站台的XMX更空气,并指XMX大面积抄袭EOS代码。

陈伟星则在微博上回应称:自己只是XMX其中一个投资人,自己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不光亏钱,还被人造谣攻击。

XMX团队也澄清,称陈伟星只是XMX众多投资人中的普通一员。据XMX纰漏百出的白皮书显示,其投资人还有小米科技联合创始人、小米互娱总裁尚进,游族网络董事长林奇,曾任盛大文学、新浪CEO的侯小强等资本大佬。

非小号行情显示,XMX于2019年初一度跌破0.001元,即与上线火币当日30元的最高价相差3万倍。2019年6月21日至28日,该币短短一周再度拉升10倍,最高站上0.042元,但也仅昙花一现,2个月后又跌破0.01元,跌幅达80%,无疑是“韭菜”绞肉机。目前火币也提示“XMX属于风险较高的区块链资产”。

除了XMX,陈伟星投过的项目还有币安、火币、波场、量子链等,以及他本人发起的VV Share(打车链)。

2018年6月,陈伟星、原美团联合创始人杨俊在乌镇世界区块链大会上发布VV Share白皮书,号称要打造一个完整的区块链经济共享平台。VV Share要从陈伟星最熟悉的打车领域VV Go切入,并逐步推动民宿VV Stay、外卖VV Eats、航旅共享VV Fly等品牌,并开放其接口给社区,发动社区完善钱包、交易所、行情、数据分析等配套技术设施、币改相关产业内容,打造公正且充满热情的“劳动者”社群。通过代币的“燃烧”,让利益回归劳动者,掀起一场社会科学实验。

不过,VV Share的高光时刻也终止于上述发布会,随后该项目再无进展消息。2018年9月有媒体报道,VV Share项目疑似停滞,杨俊已离开转做社区电商。

观察陈伟星此前的言行,似乎都带有关联性和目的性,一步一步蹭热点,给自己加热度,然后推出自己的项目。那么这一次,陈伟星蹭新冠疫情的热度背后,是否又在谋划什么动作?

医学是严肃的

这一次,陈伟星蹭错热点了,其屡试不爽的操作在医学领域恐怕并不适用。

药物研发自有其周期,整个研发时间以10年计,仅以临床实验来说,就包括I期、II期、III期和临床后研究。

“虽然美国已经成功用瑞德西韦治愈了一个新冠病毒肺炎的患者,但这并不能证明瑞德西韦对冠状病毒有效。”知名科学博主、浙江大学教授王立铭指出,因为该患者在住院治疗期间不只用了瑞德西韦一种药,无法排除其他治疗方法的作用,也无法排除患者自愈等各种可能。

药物历史中,折戟于III期临床试验的药物不胜枚举,比如,礼来软组织肉瘤药物 Lartruvo、辉瑞的阿尔茨海默病药物Dimebon等。历史数据显示,2008到2010年共有55项新药研究终止于III期临床。

纵然,社会公众对抗疫新药的期待无比巨大,但是,科学自有其自身规律,这种规律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这次,陈伟星蹭了自己不懂的热点,更蹭了不该蹭的热点。

“我们仍然需要按捺住冲动,在那(指临床实验结束)之前,我们还是要忍住立刻将‘特效药’大规模推广的冲动,遵循科学和医学的自身规律,把该做的事情做好。”王立铭表示。

对于上述事项,《科创板日报》记者试图通过微博联系采访陈伟星,但未能获得回应。

本文转自科创板日报,内容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