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商总会副会长、80后百亿富豪、毛球科技创始人王明鎏的虚与实

他还有个“短期目标”,即成为成都高新区孵化的中国境内第一家S+N配置的“双市场上市企业”。

目录

  • 1、“买了价值上百万美金的比特币”
  • 2、荷花池商圈风云:融资500万
  • 3、写给证监会的一封举报信
  • 4、“78万台”装机目标一拖再拖
  • 5、谁是“长江金控”?
  • 6、软银来人:还在缓刑期内
  • 7、经营异常的“知名投资机构”
  • 8、“匆忙”注销的凉山公司
  • 9、“加拿大”引发东北债务纠纷?

正文

似乎是在一夜之间,胡润富豪榜上多了一个来自成都的80后。

2019年10月,胡润首次给他的身价估值为60亿元,在80后白手起家富豪榜上排第17名。

今年10月,胡润第二次给出的估值则达到了105亿元。

他叫王明鎏,上个月刚过完37岁生日。

是四川毛球数据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简称为毛球科技)的创始人、董事长。

川商总会副会长、80后百亿富豪、毛球科技创始人王明鎏的虚与实

毛球科技成立于2018年2月,注册资本约3.9亿元。

公司成立短短半年,就宣称“A轮成功融资超千万美元”。

它向政府表白还有个“短期目标”,即成为成都高新区孵化的中国境内第一家S+N配置的“双市场上市企业”。

S指的就是新加坡交易所(SGX),N指的就是美国纳斯达克(NASDAQ)。

从公开信息看,毛球科技俨然一幅“后浪”奔涌、未来可期之势。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王明鎏强调他的成功经验之一就是——通过信息不对称获取利益。这也是“商业的本质”。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金哥哥反正已经好奇心爆棚了。

他的第一桶金掘自哪里?他的“成功人生”到底是如何炼就的?他还能再创奇迹吗?

1、“买了价值上百万美金的比特币”

除了胡润,其实没人能搞清楚王明鎏的实际财富情况。

据王明鎏自述,2016年在长江商学院就读EMBA期间,认识了一些同学,也就是现在所谓的币圈大佬。在并未对比特币有充分了解的情况下,经人推荐,他财大气粗,一次性购入了很多比特币,“从当中赚得盆满钵满”

这里补充下背景知识。

2013年、2014年、2015年,比特币价格最低几十美元,最高超过1000美元,随后又回落至三四百美元。

2016年,比特币的价格开始上涨,在比特币白皮书诞生8周年当天,单个比特币的价格飙至703美元。

2017年12月,比特币价格飙升至接近2万美元。

今年11月上旬,比特币的价格再度站上1.5万美元。

从上可知,王明鎏的“买入时间”算是合适的。

但他到底购入了多少枚比特币、又何时抛售的,金哥哥反正最后是被搞懵了。

王明鎏最近在接受《Odaily星球日报》采访时透露的是:当时买了价值上百万美金的比特币,“我记得是400多美金一枚”

照此说法,至少也有2000枚比特币吧。

但《环球人物》微信公众号上一篇特别提示为“广告投放”的文章——《一个“80后”连续创业者的非典型奋斗》却称:王明鎏当时一次性购入了“近千枚”比特币。2000与1000,这数量差距也太大了。

至于“抛售”情况,王明鎏的话更是叫人捉摸不透。

毛球科技公司官网的介绍是,“2017年年初,在朋友推荐之下,尝试买了一些比特币,并于同年年底全部抛售”

而在接受《Odaily星球日报》采访时,王明鎏的表述是:他是坚定的比特币“信仰者”,目前自己的仓位配比上比特币差不多占到70%。

一个充满噱头的“币圈玩家”创富故事,居然在对外传播过程中出现多处前后不一,问你服不服。

2、荷花池商圈风云:融资500万

1983出生的王明鎏能走到今天,与“荷花池”不无关系。

“要想富,荷花池市场弄商铺”——那个卖商品搞批发的地方,成都几乎无人不知。

在那儿,早年很多大学毕业生买到了人生的第一套西装。那些嗓门响亮,大声甩卖,腰间挎着黑色腰包的老板,如今的身家指不定都在千万以上。

2008年从加拿大回国后,王明鎏除了担任花旗银行成都分行副行长外,同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身份就是——成都弘泰实业发展集团执行董事、成都市宏正广场开发管理有限公司CEO

据金哥哥了解,这两家公司都与王典弘、张焕英有关系。

成都宏正广场公司的法人是王典镕,公开资料显示,张焕英是董事长。

作为荷花池商圈中规模较大的一个广场,宏正广场的经营方和管理方,都是成都宏正广场公司。

去年的年会,毛球科技是与宏正集团一起办的。印有毛球科技LOGO的大型广告牌,如今竖立在宏正广场的显眼处。

《南方人物周刊》的报道说:王明鎏的父母经营着“非常成功的家族生意”。

而王明鎏自幼就深受父母财富观的影响。父亲常教他一句话,“小钱是辛苦出来的,大钱是想出来的。”

回国后,王明鎏成了“19号公路俱乐部”最早的一批会员,那是一个创立于成都的“豪车私人会”。

同时,据金哥哥调查,王明鎏还和黄勤勤——如今毛球科技的CEO,在荷花池宏正广场开了一家名为“61TOY”的玩具共享租赁公司。

玩具共享是不折不扣的伪需求。这个项目最终以失败告终。而当时为了做大“61TOY”,寻求股权融资500万元,黄勤勤从2016年一直坚持到了2018年。

问题来了:王明鎏2019年就要上胡润富豪榜了,还差这500万?

3、写给证监会的一封举报信

除了掘金比特币外,按照公开报道,王明鎏的早期财富还包括了房地产投资、股权投资等。

有一说他在加拿大炒房,把父亲给的生活费一股脑儿投入买了公寓和townhouse(接近于联排别墅),让只是学生的他初尝“投资”的甜头。那时,他20岁出头。

还有一说是成立了公司,拿地重新规划,成了加拿大第一批面向华人的房地产开发商。

这些事都发生在2000-2008年。哪个版本更真实,我们不知道。

投资地产到底赚了多少钱,王明鎏也没有明说。是的,他可以选择不说。

就如他从未对媒体讲过的给证监会的一封举报函。

这是王明鎏与巨额财富擦肩而过的一段往事。

2015年,北京掌阔移动传媒科技有限公司(安沃传媒,adwo,国内移动营销平台)开始寻求上市的机会,之后湖南电广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拟以估值13亿元人民币现金加股票方式购买80%的掌阔科技股份,同时拆除VIE架构。

后因股权代持回购问题,2016年8月,王明鎏和另一位自然人向掌阔科技发起诉讼,向证监会举报,不久之后这起并购随即停摆。

回头看,这事真怪不得王明鎏们,主要争议在于掌阔科技创始人蒲易。

早在2012年,蒲易便悄悄将其持有的安沃开曼公司(掌阔科技在开曼群岛搭建的VIE壳子)的股份,作价接近200万美元,私下转让给了王明鎏们,同时签订《委托管理协议》。在电广传媒表达收购意向后,据说蒲易又以“公司快破产”为由原价回购股份,还收了25%的管理费。

一再称要利用信息不对称赚钱的王明鎏,可以说活生生被人摆了一刀。

4、“78万台”装机目标一拖再拖

或许对这个痛有了彻底的领悟,或许觉得跟着别人玩投资还不如自己“下场”梭哈……2018年2月,毛球科技,横空出世。

王明鎏信心十足:你比别人知道的更多的地方,往往就蕴含着机会

据公司官网介绍,毛球科技的业务范围涵盖区块链技术研发、云算力、算力服务器托管和销售、算力中心运维、区块链游戏、区块链项目孵化、区块链应用落地及区块链产业地产等。

字字句句,在外行人眼中,毛球科技的业务想必一定“高大上”。

但在区块链圈内人看来,虽然毛球科技也推出了自主研发的矿机,但主营业务仍为算力服务器的托管,俗称“矿场”

广义而言,区块链产业也包括挖矿。区块链是新一代信息互联网的底层基础设施,它靠的不是设备,而是超算能力,超算能力又靠的是电力资源。

因水电资源富集,四川占据了全球约一半的算力资源,四川也是全国最大的比特币挖矿地。

于是,打着“炒币不如投资挖矿,投资挖矿不如自己挖”的主意,众多早期的“币圈玩家”就开始了开矿场挖比特币的生意。

王明鎏,就是其中的一个。

截止2019年底,毛球科技宣称建设有14座大中型算力服务托管中心,分布在四川的阿坝、凉山以及新疆、内蒙、云南等地,运维管理着来自全球的40万台算力服务器。从公开资料看,过去一年,毛球科技算力服务托管中心的“座数”是在迅猛增加,从2018年的5座增加到了14座,但“78万台”的总装机容量目标却一直未能实现。

早在2018年总装机容量约27万台的时候,王明鎏就喊出了当年年底要超过78万台的口号。

结果呢?2018年底,也只是“刚好超过”27万台。

到了2019年3月,王明鎏又再次“预计”:2019年底装机容量将超过78万台。

现实非常残酷。来自今年1月毛球科技年会上的消息:总装机容量也仅超过40万台而已。

对此,王明鎏面不改色心不跳。

他早前还计划毛球科技在港股上市,一年不到,又变成了新加坡和美国上市。

两年前就在说“正在进行B轮融资近10亿元估值”,至今也未见下文。

5、谁是“长江金控”?

张爱玲说过,人生是一袭华丽的旗袍,里面爬满了虱子。

不止人生如此。很多所谓的巨额融资,也是这样。

2018年8月,公司成立短短半年,毛球科技通过媒体对外宣布:成功完成了A轮千万美元的融资,由清华同方旗下基金同方厚持资本领投,艾瑞资本长江金控以及区块链领域Token fund基金创世资本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跟投。

先不谈其他的。金哥哥第一个困惑就是:谁是“长江金控”?

咋哥不知道?

这名字如此霸气,是来自重庆,还是武汉?是国有的资本平台,还是民营的?

不查不知道,一查发现“长江金控董事长方国骅”还参加了毛球科技融资发布会。

按图索骥,方国骅的百度信息有:西部文旅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世纪天润控股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这两家公司都来自成都,交叉持股。其中,“长江金控投资有限公司”占西部文旅20%股份。

据天眼查,“长江金控”于2015年在武汉设立,注册资本5000万。股权层层穿透后,发现它最终为一个来自四川德阳广汉的、叫“西南城”的公司100%控制

而“西南城”早已是最高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自身风险”超200条。

这世界真是太疯狂!

在毛球科技的工商信息中,“长江金控”持有0.03%股份,出资11.1万元。

6、软银来人:还在缓刑期内

事出反常必有妖。

再来看看毛球科技的其他股东情况。

毛球科技现在的法人是包世恒,之前是伍翩翩。包世恒是毛球科技的大股东,占股89.33%。

为什么法人、大股东都不是王明鎏,这个问题容金哥哥哥后面再八。

位居毛球科技第二大股东之位的,是软银芯达(成都)互联网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占股10%。成立于今年9月,注册资本1亿元。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作为股东,软银芯达的认缴出资日期到“2039年”。

此“软银”是不是彼“软银”,我们暂且不究。

从公开信息来看,毛球科技确实与软银也牵上了线。

今年4月,软银中国资本执行董事梁海宁一行到访毛球科技,并与毛球科技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但并未披露合作的具体内容。

另据金哥哥了解,软银梁海宁其实还在缓刑期内,尚有案底在身。

1966年出生的梁海宁,曾任重庆软银投资公司投资总监,主要负责西南地区私募基金相关工作。

2016年10月,梁海宁两次找到时任贵阳高科控股集团(国有独资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杨林,请杨林帮忙让贵阳高科出资,与重庆软银投资公司、成都天府创业投资公司共同成立成都软银天投创业投资中心(又称“成都基金”)。

该基金成立后,梁海宁分两次送了杨林现金合计60万元。

两年后,杨林落马,梁海宁也在同月被立案调查。

2019年3月,因犯行贿罪,法院判处梁海宁有期徒刑2年,缓刑3年,并处罚金20万元。

插个八卦。成都基金成立后,梁海宁获得软银中国奖励100万元。

7、经营异常的“知名投资机构”

与“最佳雇主”软银相比,其他几家“知名投资机构”也是各有千秋。

清华同方旗下基金同方厚持资本,在毛球科技股东体系内,对应的就是青岛诗妍贰玖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

成立于2018年,执行事务合伙人为北京厚持投资管理公司,占股0.07%。

看上去,是要比“长江金控”的0.03%强一些。

艾瑞资本对应的,则是无锡艾锐佳明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立于2018年,执行事务合伙人为上海艾瑞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占股0.07%。

天眼查显示,该企业因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而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至今未移出。

创世资本对应的,应该就是北京唯链盈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成立于2018年,注册资本50万,在毛球科技占股0.01%。

股东两个,齐燕杰和丰驰,这两个人都曾以“创世资本”的头衔行走江湖。

最新消息显示,北京唯链盈佳因未按规定提交年报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

就这样的一个“队友”组合,不知道毛球科技大张旗鼓昭告天下的勇气是从哪里来的。

但所有的这一切,并不影响王明鎏被媒体授予“四川十大新经济领军人物”的称号。

更没有阻挡王明鎏“觊觎”川商总会副会长的步伐,包括成为刘永好的座上宾。

8、“匆忙”注销的凉山公司

诚然,一个神话般的创富故事,可以吸人眼球;一个光鲜的政商朋友圈,可以给人信任;一个又一个的融资“奇迹”,可以描绘愿景,摆出更大的一盘棋……

但必须指出的是,中央支持区块链,绝不意味着支持虚拟货币挖矿。

一直以来,不予支持挖矿的政策基调、监管态度,从未发生改变。

四川省内相关地方政府也曾多次发布过对矿场清理整治的通知或者工作方案。

即便考虑到挖矿对当地消纳富余水电、促进就业、增加税收有贡献,地方政府、个别官员即使心有戚戚,但都有一个共识:绝对不会公开支持挖矿

换句话说,你要让大家在台面上“说得过去”,至少也得披层“大数据”的外衣,或者弄个“云计算”的包装。

政策层面上的不确定性,使毛球科技随时面临生与死的抉择。

金哥哥注意到,去年11月,因违反《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第四十四条,毛球科技投资的成都毛球中合科技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受到了凉山木里生态环境局的行政处罚。

在此背后,毛球科技数家与凉山有关的公司正在“匆忙”注销。

四川凉山宁南毛球科技有限公司,今年1月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目前工商状态显示正处于简易注销中。

布拖毛球云计算有限公司,2019年12月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目前工商状态显示今年7月已被注销。

位于雷波县的凉山毛球大数据科技有限公司,2019年8月成立,注册资本5000万,目前工商状态显示今年9月已注销。

这其间发生了什么,又藏有怎样的迂回曲折,我们不得而知。

9、“加拿大”引发东北债务纠纷?

耐人寻思的地方,还有很多。

天眼查显示:王明鎏至少在5家公司的股权,合计约2700万,曾被司法轮候冻结。

成都新发展投资有限公司,股权326万;

成都佳华一鎏资产管理公司,股权970万;

成都中豪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股权270万;

成都旗盛投资有限公司,股权990万;

成都荷花汇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股权150万。

它们涉及同一个司法协助信息,来自沈阳市和平区人民法院:(2020)辽0102民初7563号。

因借款合同纠纷,今年4月,沈阳亚联投资有限公司将王明鎏告上了法庭。

这到底借了多少钱、因何而借、争议金额又是多少,目前没有太多公开信息。

但可以明确的一点是:沈阳亚联来头不小。

其背后控制人是与上市公司视觉中国(000681)关系万千重的视觉中国控股有限公司(Visual China Holding Limited)。

视觉中国的股权网络非常复杂,它的操纵者是一个叫廖杰的人。

廖杰,1966年出生,加拿大国籍。曾任中国智能交通系统(控股)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国内知名程序员社区CSDN的董事长等。熟悉他的人曾对其评价:资本市场高手,深谙法律和财务。

值得一提的是,王明鎏2000年就开始在加拿大读高中,而一份公布于2020年7月16日民事裁定书显示,王明鎏(MINGLIUWANG)是“加拿大公民”

同是“加拿大人”,这会不会王明鎏与视觉中国产生交集的一个“关键点”?

回到前文,对“毛球科技的法人、大股东,为什么都不是王明鎏”这个问题,你或许也有了更深层次的思考。

欲戴王冠,必承其重。

对了,在看到毛球科技公司官网上一则题为“毛球科技恭贺鲍里斯.约翰逊先生就任英国首相”的资讯时,金哥哥还想起了一个“故人”。

他说过一句“名言”。

“达沃斯论坛期间,我和我的好朋友、美国前总统克林顿一起吃饭,并讨论了全世界如何携手战胜全球金融危机……”

众所周知,后来的后来,“好朋友”也成了这个“故人”悲剧的注脚。

心太大,难免自欺。

心太急,必然自误。(来源:金叫唤来了)

本文转自金叫唤来了,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