壹玖壹玖会是下一个瑞幸吗?杨陵江还有多少钱可烧

在亏损这件事情上,四川“独角兽”企业壹玖壹玖(830993.OC)(以下简称1919)从不含糊。

最新的半年报披露:今年上半年,1919实现营业收入17.16亿元,净亏损1.43亿元,亏损增幅977.86%。

1919是一家O2O电商平台,专注酒类直供,提供“线上下单+线下配送”服务。

这已经是1919连续第五个年头亏损了!

2016年,亏损约8658万元;

2017年,亏损约4997万元;

2018年,巨亏6.3亿元;

2019年,1919再亏5.3亿元。

这四年半来,1919合计已亏损约14.4亿元。

一边是连年亏损,一边是债台高筑。

截至今年上半年末,1919负债总额约48.8亿元、资产总额约59.6亿元,资产负债率从2018年的64.66%一路攀升至81.83%。

这不禁让人想起已经“暴雷”的瑞幸咖啡。

长期烧钱、无法盈利,曾让瑞幸咖啡一直受质疑,而疯狂开店是瑞幸给自己埋下最大的坑。最终,瑞幸用资本的锁链,把自己套牢了……

1919,会是下一个瑞幸吗?

在“进退”之间,1919这艘大船将驶向何方?

壹玖壹玖会是下一个瑞幸吗?杨陵江还有多少钱可烧

【长文导读】

“感觉人生达到了高潮”

打了五折的“千亿梦”

入不敷出的“酒饮盛世”

财务管理体系有点凌乱

这次谁能再救1919?

01

“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高潮”

1919的创始人杨陵江,生于1973年,当过宾馆服务员、领班。

早年因为不遵循酒厂的价格策略,与郎酒公司“掐架”,其遂成为了酒饮圈的“知名人士”。

那个时候的他,着实可爱。怼天怼地,也很接地气。

他说,酒类产品有个别消费者是高频的,但是对于95%的消费者来说依然是“低频产品”,而且受众面比较窄……

他看似还很理性: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刘强东的。烧钱的模式是暂时的,如果不具备盈利能力,总有一天钱是会烧完的。

他说很多企业把战略跟员工分享,老板听了马云、刘强东讲课就相信了,“他们两个的话都听不得”。

他是四川凉山人,他说成都不是创业的沃土,成都让其“很失望”。

2018年10月,在1919拿到阿里巴巴20亿元战略投资后,杨陵江变了。

嘴上说着“以出发的心态”面对下一个五年,但身体很诚实。他开始显得有点圆滑、冒进,甚至狂妄,“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高潮”。

他感谢成都提供了成长的土壤,感谢各级政府帮助1919解决了许多难题。

挟阿里之威,他野心勃勃,昭告天下:争取5年之内,到2023年让1919营收达1000亿元、门店超20000家。

他带着马云讲话的风格,宣布自己的“小目标”:希望2019年营收99亿,净利润1亿——连年亏损之下,这个表述很有当年阿里“只赚1块钱”的战略定力。

有了阿里加持,他还多次公开“打赌”,一幅稳超胜券之感——

“如果1919明年(2019年)加阿里系酒水量低于京东系,我赔100万,我个人赔。”

“有人说1919拥有1200万会员是忽悠,我对赌1000万,如果差一个会员赔10万。”

每个人的经历和知识体系,决定了他判断这个世界的方法。

杨陵江的变,不是没有来由。

02

打了五折的“千亿梦”

这么多年来,杨陵江其实一直在变!

如果不是完整梳理过往他曾经发表的那些观点,你都不觉得他的“变化”有多大。

早在2016年,杨陵江就豪情万丈地宣布:1919在2019年要完成1000亿元的营收目标。

彼时,1919的营收还不到30亿元。

是的,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在他的“规划”中,1919未来是酒类行业的“滴滴”+“天猫”+“阿里云”+吃喝“携程”。

现实很骨感。2019年,1919营收总额仅为66.2亿元,十分之一的目标都没达到。

但这不妨碍杨陵江成为一个“伟大”的商业行为艺术家。

2018年初,也就是阿里投资前,1919的资金链已到了极度紧缺的关口。

杨陵江第一次将“千亿梦”的时间改到了2021年实现——可能他也预估到自己夸下的海口实现不了。

令人玩味的是,阿里正式投资后,杨陵江兵强马壮,却再一次将“千亿梦”延迟到了2023年。

显然,“千亿梦”之于杨陵江有特别的含义。

就如其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所言:“在1919完成千亿目标之前,作为创始人,我是最好的领路人,决不假手于人。如果我变成二股东了,有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杨陵江看上去很“自信”。

与之相应的,是他那一览无遗的行业判断力、战略制定能力。

对此,杨陵江从未表示过任何歉意。就如1919年报中每次都要出现的那句话,“本经营计划不构成对投资者的业绩承诺”。

他蒙眼狂奔,心中只有一个事:找钱!找钱!扩张!扩张!

不过,据天府财经掌握的最新信息,如今杨陵江的“千亿梦”又发生变化,悄悄打了五折。

来自四川本地媒体的报道透露,“2021年,1919将完成所有县级市场覆盖,在3-5年实现交易规模500亿”。

从2019年变成2021年,再变成2023年,从1000亿变成500亿,一个“独角兽”的战略目标,居然可以朝令夕改,也算是商界奇观了。

企业如人,观正行远。

留给杨陵江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03

入不敷出的“酒饮盛世”

阿里进来之前,杨陵江的“酒饮帝国”其实已是摇摇欲坠。

经营活动和投资活动现金流,几乎每年都是净流出。维系生存,只能依靠不断的筹资。

时来天地皆同力,运去英雄不自由。

2018年阿里入股后,短短一个月内,银行给到1919的各种授信超过10亿。杨陵江预估:“到2019年一季度,各种授信可达60亿”。

空气中,弥漫着钱的味道。那一瞬间,你能体会到杨陵江“久旱逢甘雨”的轻松——

“账上低于两三个亿,人都心慌的,非常慌。”

“基本上我睡不着,都是钱的原因。怎么把别人的钱拿进来,怎么用B轮的钱填A轮的钱,用C轮的填B轮的,怎么样把这个钱最终变成正向现金流,怎么样实现盈利”。

“以后的这几年,我至少可以不再把精力放在融资上,而是把重心放在其他地方。”

1919是不是“独角兽”,暂且不论。如果说1919是一头超级“吞金兽”,毋庸置疑——杨陵江完全低估了“以后的这几年”。

因为不到半年,阿里投的20亿元,就被用去了14亿。到2019年底,只剩下1.06亿。到今年6月底,已经变成了0。

其中8.8亿被1919用来补充流动资金,5亿多用来偿还银行等金融机构贷款,6亿用作了资本支出。

有了钱,就得烧。停下来,1919就没有了增长的故事。

某种意义上,1919玩的就是时间和亏损的平衡技巧,直至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只不过,有的人通过烧钱,换回了足够的市场份额和现金流,比如滴滴和美团。有的人烧钱,客观上说,烧出了GMV,但又没烧出现金,例如瑞幸,非常玄幻。还有一种更神奇,光烧钱,什么都没换回来,例如共享单车。

自2014年新三板挂牌以来,据天府财经统计,1919募集资金总额超25亿元。

杨陵江就此换来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酒饮盛世”呢?

除了债台高筑下的连年亏损,看得见的就是不到2000家的门店,以及各种存货。

整体营收就不要提了。不说“千亿”是个梦,“百亿”都是个坎。

日均订单量也与杨陵江的“愿景目标”相差甚远,还不到一半,仅为4万单左右。

2019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约为-10.9亿元,今年上半年进一步恶化为-13.8亿元,这是一种烧到连现金流都干了的那种“烧钱”。

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关店、暴力裁员、刷单等各种流言也笼罩在了1919身上。

零售圈的人都知道,门店经营,核心就是产品,没有有竞争力的供应链,就没有生存的基础。

去年曾有客户在1919的隔壁仓库店购买了210瓶茅台,钱付了,但货一直没收到。今年4月在法院调解下,隔壁仓库店最终赔付了652瓶五粮液给客户。2017年、2018年,1919对其亏损的重要原因给出的解释就是因为茅台。

生意做成这样,也算是大跌眼镜。而这只是冰山一隅。

近年来消费者关于1919的投诉声,在网上也是此起彼伏:

有人在1919北京富力城店买啤酒,喝了之后发现是过期的;

有人“6.18”在天猫1919官方旗舰店买了瓶人头马CLUB干邑,结果发现只是一个光瓶酒,连包装盒都没有,与购物页面宣传的完全是两码事;

还有人在杭州1919酒类直供店买了一瓶XO洋酒,发现防伪码有点不正常。一番探究之下,发现店里同款XO的二维码,都有明显人为破坏的情况……

04

财务管理体系有点凌乱

“看不懂瑞幸的人,是因为思维的守旧。”瑞幸高管曾经高傲地说过。

杨陵江也有相似言论,“用传统思维是看不懂1919的”,还被媒体做成了大标题。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在资本的裹挟下,杨陵江越来越学会了“画饼”。

以至于展示在公众面前的他,说得总是比做得好。哪怕前后矛盾、言不由衷,也就不足为奇了。

一个谎言的开始,需要无数个谎言去掩饰。而一个以公关辞令建成的堰塞湖,最终还是需要公关辞令来加固。

与阿里投资前相比,杨陵江现在身处的局面更为复杂。

1919的亏损,还在继续;资产负债率越来越高,比有些房地产企业还高,比如蓝光发展;半年时间,有2400多名员工因为“优化”而“消失”了……

今年6月底,作为持续督导主办券商,广发证券发布风险提示公告:1919的盈利能力若持续得不到改善,将对公司经营造成不利影响。

在此背后,摩擦声四起。尤其1919的财务管理体系,感觉步伐已有点凌乱。

今年年初,四川证监局给1919下发了一份《监管关注函》,要求加强财务基础工作和内部控制,提升财务核算的规范性。

在此之前,经主办券商核查,2019年度,1919还存在募集资金与自有资金混同、公司从募集资金账户向下属公司转账后,存在内部转账等情况。

相比A股上市公司,1919所属的新三板挂牌公司阵营,大多股权结构较为集中,大股东、实控人对公司有较大话语权,但不少在内部治理结构方面又存在诸多不规范、不完善。

换而言之,发生资金违规的行为更容易,操作难度也更低。如果企业故意隐瞒,中介机构很难第一时间发现并制止。

值得一提的是,一边去银行贷款,一边大量买理财,这样的“怪事”就发生在1919身上。

天府财经注意到:2017年,通过股权质押、银行贷款等方式,1919从中信银行取得融资合计2.93亿元。但就在当年,其又从该行成都分行累计购买了约3.29亿元的理财产品。

2018年,同样的事,1919又做了一遍。从中信银行续贷了2.93亿元,同时又购买了中信银行成都分行约2.58亿元的理财产品。

那两年,说1919有闲钱、不差钱,可能很多人不相信。能够解释的原因之一是:1919为了维持银企关系,要给银行回报,而银行的套路就是“先买后贷”。

那还有没有其他“可能”?资深财务专家、上海证券交易所博士后马军生,就曾分析过“既有理财又有大量贷款”这个现象。

除了前述“原因之一”,他认为其他可能还包括:财务造假、实控人变现占用公司资金、募集资金用途受限、跨主体的资金调度问题等。

对于这样的企业,也早有业内人士建议监管部门:应加强资金流向的监控。

05

这次谁能再救1919?

资本造妖,唯快不破。但“至暗时刻”也总是来得猝不及防。

摆在杨陵江面前的一个更要命问题是:对现金极度饥渴的1919已快“烧”没了。

据天府财经了解,2019年底,1919还有12个亿的现金。今年疫情期间,因为少卖货,存货变现慢,目前账上仅有9个多亿的货币资金(未经审计)——其中约5.8亿元使用权受限,而短期借款达11.3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6.94亿元。

作为1919的控股股东,1919集团公司占34.84%股份,据天府财经了解,其所持72%的股权已被质押或司法冻结,当然主要用于借款质押。

数据显示,1919今年上半年筹资的力度也在加大——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达到了13.49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幅达到了403.69%。

半年报还透露:2020年7月,1919要还2笔共计1.17亿的银行贷款;2020年12月底,1919还要还2笔共计2.81亿元银行贷款。

据天府财经打探,有银行到期后就没有再给1919续贷。

银行方面的担心就一个:连年亏损,这何时是个头,会不会有问题?

在四川资本圈,对到底谁是1919的“主人”,也有各种猜测。

有人说是邓鸿。邓鸿比杨陵江大10岁,被称为“会展大王”。

坊间传言,阿里决定投资1919,是邓鸿出面说动了马云。今年7月,马云在凉山西昌开启一场低调的“私人行程”,同行名单就有邓鸿、杨陵江等。

这次谁能再救1919?杨凌江又准备把谁的钱“拿进来”?他的实控人之位还能保多久?他愿意接受多少价位,又能出让多少寸疆土?还会是阿里吗?

熟悉互联网圈的人知道,腾讯弱控制、强生态联盟,阿里强控制、强主业提升营收。

于是,阿里大多数的投资,最终变成了控股收购。阿里将大数据视为未来,被购企业的业务线越长,阿里就能收集到更多维度的数据。这些都是有益布局,虽然短期可能并不赚钱。

问题来了:接下去,1919业务流程会不会被彻底改造,管理层会被踢出局吗?

刚过去的8月,杨陵江风风火火,在青岛、杭州等地推广1919隔壁仓库“千城万店”计划。

在路演中,他信誓旦旦:选择1919隔壁仓库,就是选择了未来,选择了趋势;他提出了五大路径,确保隔壁仓库加盟商赚钱。

只是,1919自己都是一直亏亏亏,不知道他何来勇气敢“镗镗镗”向别人拍胸脯的。

留给杨陵江的时间,确实已经不多了。

人生就是一个赌场,我们都在其中修行。有的人贪婪,有的人侥幸,有的人不断输钱,却总是以为自己“差点就赢”了……

天府财经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