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宇设计IPO蒙阴影:被点名公司规定凌驾法律之上,没有温度和法度

12月3日,证监会官网公开了《洲宇设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涉及40个问题,包括对赌协议、资金拆借、直投和保荐的先后顺序等。

谁都没想到,就是这样一家拟在深交所主板上市的企业,近日却被贵州广播电视台的一档民生节目推上了风口浪尖。《眼镜财经》注意到,在节目的最后,主持人对洲宇设计发出了灵魂拷问——

公司规定难道可以无视法律规定吗?这是一家多厉害的企业啊!没有温度又没有法度,这是什么样的企业?

洲宇设计IPO蒙阴影:被点名公司规定凌驾法律之上,没有温度和法度

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公司规定

找到电视台的求助者叫小尹,她今年4月加入洲宇设计贵阳分公司,算是一名“主力”建筑设计师。

之所以选择加入洲宇设计,小尹坦承,就是看中了它在贵阳的一个“实力”,“集团比较大,在全国有几十个分公司。这边的分公司,我来的时候有七八十个人,最多时有一百多个人”。

只是工作没满一年,这家看上去安稳靠谱的公司,就让小尹大开眼界。

12月2日,公司领导突然通知小尹,她要么主动离职,要么接受调岗,因为小尹所在的部门要被整体“裁掉”了。

这让一向勤勤恳恳工作的小尹猝不及防。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更离谱的事情发生了。

公司行政负责人找到小尹,说接到相关领导通知,小尹已转岗,新岗位是行政。

这让一头雾水的小尹愤怒不已!设计师调岗干行政,“这是恶心人,逼我走”,在接受电视台采访时,小尹直言自己的基本权益没有得到保护,“公司不讲人情,也不看法律”。

针对小尹的工作维权,电视台随即邀请了律师一起参与。以下是摘自电视台报道里的一段对话——

贵州秉尚律师事务所律师汪丽华:补偿小尹一个半月工资,依据是什么?

洲宇设计贵阳分公司运营总监李治兵:协议补偿。

汪丽华:你说的是双方同意。因为法律对补偿有明确规定……(被打断)

李治兵:这是公司的内部决定,我也没有办法。法律规定是什么,我也不懂。

汪丽华:不管公司什么规章制度,但是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

然后,对话戛然而止。

在汪律师看来,公司不是不可以对员工调岗,关键用人单位和劳动者是否协商一致。如果协商一致,那就对劳动合同进行一个变更,而且必须要以书面形式确认。

至于小尹到底能拿到多少补偿金,汪律师认为劳动合同法也有明确规定,用人单位需提前三十天以书面的形式告知劳动者。因为小尹已工作满6个月,所以公司需额外再支付一个月的经济补偿金,然后可以解除劳动合同。

12月8日,贵州广播电视台2套《百姓就业》栏目以《设计师调岗干行政质疑公司变相裁员》为题,对小尹在洲宇设计的不堪遭遇进行了报道。

在节目最后,主持人对洲宇设计发出了灵魂拷问:

任何公司规定,都不应该让员工寒心,这是一个企业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温度;任何公司规定,都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这是一个企业应该具备的最基本的法度。没有温度又没有法度,这样的企业是什么样的企业?这样的企业相关部门是否应该好好的严管监察呢?

小尹维权的新闻一经播出,就在建筑设计师聚集的社交媒体引发了热议。

有人回复:洲宇贵阳公司年初一百多个人,现在只有十几个了。

也有人跟帖:年前使劲扩招,用完就卸磨杀驴。

还有人爆料:忙碌的时候,洲宇直接让毕业一个月的员工画塔楼地下室图纸……

蒙上阴影的IPO之旅

企业的目的是让社会更美好,它不光要关心股东的利益,还要关心员工和利益相关者的利益。

洲宇设计这样的东家,让小尹们感觉无奈,但更多是委屈。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1999年的洲宇设计集团正在“传承和精进人类建筑智慧之路上砥砺前行”。该公司专注于建筑设计及其延伸业务,业务规模已跻身国内建筑设计企业“前列”。

今年7月,洲宇设计在深主板提交了招股书,保荐机构为中信证券。

据招股书,洲宇设计拟公开发行新股约1821万股,募集资金总额8.21亿元。

募集资金投资项目合计8个,包括设计服务网络建设项目、复杂公建研发及产业化项目、BIM设计研发及产业化、TOD及设计总承包业务开展项目等。

我们注意到,其中6个项目都事关场地租赁。简单算了下,租赁费合计约9118万,装修费合计约3091万。这还没咋运营,也不说项目品质有多高,8.21亿元的募集资金就要先烧掉1.22亿元。

如今上市前夜被曝光“没有温度也没有法度”,洲宇设计的IPO之旅无疑蒙了一层阴影。

事实上,这本来就是一场与时间赛跑的资本赌局。招股书显示,在2019年、2020年,洲宇设计做了五轮增资扩股,新增10名股东,包括金石利璟、深创投、北控禹厚、盈萱投资等,合计融资约2.19亿元,并分别配套了对赌协议。

有的投资人只是存在业绩承诺、随售权、反稀释权、优先清算权、强制回购权等特殊权利条款,有的还同时包括了业绩承诺及补偿、优先购买权、竞业禁止等条款在内。

至于业绩承诺到何种程度、还有哪些没有披露的条款,洲宇设计招股书没有进一步说明。

值得一提的是,处于上市辅导期间,洲宇设计也没有暂停签署对赌协议。

对赌,无疑刀口舔血。但IPO是财富几何级裂变的盛宴,这也是很多企业之所以敢于“对赌”的极致诱惑。

2021年4月,即提交上市申报材料的前三个月,洲宇设计与投资人分别签订了“终止”对赌的协议。但如果上市失败,“各方进一步确认并同意”,相关对赌协议即自动恢复效力,且自始有效。

换而言之,明面上“终止”的对赌协议,还可以“死灰复燃”。

就此问题,前券商资深保荐代表人王骥跃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上报材料时说终止了,撤材料之后又撤销了终止,“那就相当于是为了审核而终止,是一种虚假终止。如果并不是真的终止了,那么之前的会计处理也就有问题了”。

上市公司质量,是资本市场可持续发展的基石和生命线。如果这个企业没有温度,也不讲法度,很难说它能成为一家好的上市公司,并有合规且高质量的信息披露。

年关将至,小尹们还在维权的道路上奔波。洲宇设计首次公开发行股票申请文件反馈意见中的40个问题,还需要一一回答,显然,留给洲宇设计腾挪的时间已不多了……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7)
上一篇 2021年12月9日 10:42
下一篇 2021年12月12日 11:12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