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信托毁约月余 投资人亲述白衣骑士变异史

2020年最后一天,雪松发生了什么?

作者:雪松信托投资人Z先生

在2020年12月31日这天到来以前,雪松信托的广大投资人可能都以为马上能过一个欢乐祥和的春节。但是谁也没想到,后面的剧情毫无征兆地发生逆转。

“对不住大家的是,你签的这个东西,我们完全没有办法按照这个办了!”

雪松高层给广大投资人的回应,瞬间又让这家几度处于风口浪尖的信托公司再次回到聚光灯下。

一哥往事

2016年之前的雪松集团发家史,在网上能看到很多种版本,股神张劲的神奇故事能从1989年断断续续写上20多年。然而雪松真正从一个地产商摇身一变成为资本控股集团,2016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

2015年8月,雪松资本成立,后更名为雪松控股集团。

2016年2月,位于深圳的利凯私募基金由一个自然人控股公司,通过股权转让被纳入雪松控股集团。与此同时,雪松旗下的深圳市前海润邦财富管理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此后,润邦财富开始呈现爆发式增长,据称全国募集量最高时一年能做到上百亿,给客户7%-11%不等的收益,销售费用率1.2%-2%。

媒体曾猜测称,正是如此大规模的募集资金,才能支持雪松在并购端不停地买买买、投投投、建建建。

2016年11月,雪松控股耗资48亿收购齐翔腾达(002408.SZ),获得麾下第一家上市公司。

2017年6月,同为山东上市公司的男装品牌希努尔(002485.SZ)公告称,雪松控股旗下的雪松文旅受让公司62.51%股权,对价近42亿。

2017年上半年,雪松控股通过旗下广州联华实业收购佛山金盛瑞泰,间接持有了开源证券28.53%股权。

2018年11月,中国银保监会下发中江信托股权变更批复,批准雪松控股收购中江信托71.2%股份。此次股权变更完成后,雪松控股成为中江信托的第一大股东。

自此,雪松控股打造的“地产+实业+金融”的综合产业集团版图初步呈现,自恒大集团搬离广州之后,雪松便被称为广州民企“一哥”。

大手笔运作和高杠杆融资,产业多元化和对金融资本的筹谋……在雪松控股身上,我们或许可以看到和过去民营资本大鳄一样的影子。

但不管是明天系,还是泛海系、海航系,在飞速扩张过后,如何面对天量的杠杆债务,始终是其逃不掉的难题。

接盘雷王

2016年也曾是中江信托的高光时刻。

当年,中江信托营收同比暴增178.15%,净利润暴增243.14%,在信托公司中的排名从2015年的第40名一跃升至2016年的第11名,从一家地方性小信托公司转眼间闻名全国,成为了黑得发亮的黑马。

不过,其兴也勃,其亡也忽。中江信托在狂飙突进的同时,以金鹤189号大连机床萝卜章事件为开端,这匹黑马已悄然踏入了雷区。

截至4·22事件发生前,据统计,中江信托发行的金鹤140号(亿阳集团)、金鹤156号(猛狮科技)、金鹤167号(斐讯数据)、金鹤189号(大连机床)、金鹤204号(凯迪生态)、金鹤276(神州长城)、金鹤400号(神雾节能)、金海马6号和12号(蓝德集团)等30余个项目陷入逾期。

包括网红企业、政信项目,逾期金额约79亿,涉及投资者2000余人,中江信托从黑马一瞬间变成了信托界的暴雷王。

2019年4月22日,200多名投资人来到南昌江信国际金融大厦——雪松信托总部。

一边是深陷泥潭奄奄一息的信托公司,一边是因存量的杠杆融资存在滚续压力,渴望信托牌照的综合产业集团。基于这样的天时地利,雪松控股接下了中江信托。

据媒体报道,雪松控股张劲与200多位投资者在当天进行了长达8小时恳谈。在恳谈会上,张劲给出了具体的解决方案:雪松控股将在近期组织投资者进行信息登记,并在2020年1月22日前,通过多种方式解决产品兑付危机。

当时雪松控股对于中江历史遗留问题的解决非常果敢,张劲当场在解决方案上签字盖章,并承诺:“可能有些公司连一分钱也收不回来了,我也要给你们兑付!”赢得会场里一次又一次地高声喝彩。

在喝彩声背后,略带英雄主义色彩的张劲可能并不清楚高调拿下中江信托将对雪松集团意味着什么。但是在投资人看来,既然张劲当时许下承诺——自己将作为解决中江历史遗留问题的第一责任人负责到底,那么出现不负责到底的情况时,也必须得坦然面对投资人举起的A4纸——“张劲还钱”。

对价之谜

雪松收购中江信托股权的价格,一直是个谜。曾有媒体报道,交易对价高达150亿。

2019年9月,张劲曾公开透露,雪松在收购中江信托前没有尽调,收购后用时约5个月才完成梳理,摸清了中江信托的状况。同时透露,存量逾期信托产品约80亿。

先不讨论不提前尽调就直接收购是否符合金融行业惯例,广大投资人以及外界更关心的是——处置上述逾期项目的资金来源于何方?

用雪松一个模板式的说法就是:“收购中江信托的定价机制中,交易对价已包含处置不良的款项,如果不良触发了雪松信托净资产的减少,会相应扣减股权对价款。处置不良是整个中江信托收购的一部分,已经预留了足够的资金来应对这部分不良,整体没有超出我们的预算。”

这句话听上去似乎很有道理,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后来笔者翻看了雪松信托(含中江信托时期)近三年的年报之后,好像发现了一些问题所在。

年报显示,至2017年末,公司总资产106.82亿元,净资产84.46亿元;至2018年末,总资产94.24亿元,净资产74.47亿元;但2019年年报出炉后,截至2019年末的总资产(合并口径)锐减至36.09亿元,净资产(合并口径)锐减至20.49亿元。

一年下来,净资产直接蒸发了72.5%(约54亿)!

这里暂且不讨论雪松当初的收购模式是否高明,但眼见雪松信托的净资产扶摇直下,股权对价款可以一减再减,投资者此刻不得不问一句:处置不良的“预算”张劲到底拿出来没有?具体拿了多少?

但从后来的结果看,张劲似乎拿不出更多预算了。

消极转变

2020年1月,4·22前暴雷项目的大多数投资人确实收到了“白衣骑士”兑现的承诺。然而,就在“排雷播报”正推向高潮时,却遇上突发的新冠肺炎疫情。

当初张劲承诺在2020年1月22日前对历史遗留项目彻底解决,而1月23日凌晨武汉市宣布封城,这一前一后两个时间的巧合撞车,让雪松信托投资人的命运开始发生转折。

在“排雷播报”戛然而止后,雪松信托便开始消极面对未能处理的逾期项目,说好的足够预算呢?

2020年3月末,有媒体报道,近60位机构客户联名控诉雪松信托失信——不予兑付他们持有的4·22前违约项目,据称涉及金额高达8亿元。

紧接着后边发生的事情,就更让人匪夷所思了。

除了拖欠机构投资者,在云贵政信新一轮密集暴雷的那段时间里,据称雪松信托股东之间又发生了内斗事件,一方举报另一方裁员。这种毫不遮掩的内斗带来的后果之一就是公司员工人人自危,谁也不知道明天接到解雇通知的是不是自己,导致大量逾期项目陷入无人催收的窘况。

这段时期的狗血剧情直接损害到了所有逾期项目投资者的利益,最终导致投资者继4·22之后,在6月1日和6月15日两次集体维权。

总裁的承诺

但与4·22不同的是,这一次再也没有“白衣骑士”的空降解围。

后经投资人艰苦谈判,雪松信托同意拿出了与4·22近似的处置方案,即采用签署受益权转让协议的方式,分批次解决4·22后逾期项目全部本息(设置2020年12月31日、3月31日、4月30日等兑付时间节点)。

在投资人代表沟通会议上,时任雪松信托代总裁黄昊作出承诺:

“到了时间节点,我们一定保证投资人的钱拿到手”。

当时有投资人认为雪松给出的协议文本效力存疑,为了防止出现翻脸不认账的情况,投资人代表还对黄总裁的承诺进行了录像留证。

裸奔风波

毕竟,雪松信托完成过给上千投资人批量兑付的壮举,4·22后逾期的投资人没理由不再相信雪松一次。就这样,2020年6月以后又有约20个项目的投资人陆续在雪松信托客服人员的指引下签署了受益权转让协议。

但没想到平静时光仅维持了3个月就又被打破。

9月22日,《证券时报》一组深度调查稿件《雪松信托42只产品风控全线“裸奔”,220亿底层资产尽数虚无,借道假央企转移百亿巨资!》震惊了金融圈,同时引发监管层注意,央行、银保监等8部委联合发文规范供应链金融,严控虚假交易和重复融资。

雪松信托毁约月余 投资人亲述白衣骑士变异史

该事件对雪松信托的信用形象造成了冲击,受伤的也包括历史遗留项目的投资者们。

其实,雪松信托自主发行那些底层不明的项目,早已尝到踩雷滋味的投资者们心知肚明,但讳莫如深。不料被《证券时报》捅破了窗户纸。

瞬间毁约

如果说“风控裸奔”事件发生时,广大投资者还是愿意和雪松站在一起,大家甘愿同舟共济,而3个月之后发生的毁约事件,则直接摧毁了投资者最后一丝信任。

雪松将曾经无比支持它的投资者们彻底推向了对立面。

在此之前,雪松是这样高调宣传即将到来的12月底兑付工作的:

也许和马航MH370失踪事件一样离奇,2020年12月31日当天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事态瞬间逆转,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谜。但是从第二天开始,所有投资人都从事实上知道了结果——雪松拒绝再按协议兑现承诺了。

后来,雪松信托副总裁兼首席风控官陈华玲解释道:

“协议的事情,我只能说是听说过,协议没有信托公司盖章,信托公司只保管自己盖过章的文本协议。”

另一位副总裁李楠赶忙又补充道:

“对不住大家的是,你签的这个东西,我们完全没有办法按照这个办了。”

投资人把半年前黄昊的承诺录音向监管工作人员播放时,对方听罢也是一声叹息……

当时协议书的盖章是广州汇华投资有限公司——雪松控股集团、雪松实业集团分别持股95%和5%。

回顾协议签署后这半年时间里,长泰、长惠、长盈、长旺等雪松自主管理产品持续发行,募资起码轻松过百亿,其背后的逻辑完全是基于雪松集团及张劲恪守承诺所带来的正面效应。然而现在,不知道雪松信托将如何挽回投资人的信任。

其实不光投资人,就连雪松自己的员工都对公司很失望。一位雪松信托理财师在投资人沟通群里说:

今天,作为“最无力”的理财师,不想抱怨什么,只想向自己的公司反馈几点意见:

(1)转让协议约定的现金兑付时间是12月31日,今天绝大部分项目都没有兑付,在客户和理财师心里,雪松已经违约了;

(2)从月中开始到前天(12月29日)我都不断确认今天的兑付,得到的回复都是前期流程已走完,如期兑付;即使是昨天,也反馈的是今天的划款应该没问题。结果到了今天17:30,我没收到任何关于项目催收和兑付的安排,只有一个含糊其辞的不兑付解释。24小时之内,这种突然的反差,请问如何让客户相信?请公司教我话术,并公示相应的项目进展信息!

(3)关于其他产品以及未来产品,雪松集团的承诺效力和信用,我们理财师该如何理解?

(4)市场上有很多雪松客户逾期群,相关的客户在里面会如何渲染,我们不得而知,但前车之鉴近在眼前,请问集团做好应对准备了吗?

尾声

1月19日,近30名4·22后逾期项目的投资人向监管部门提交联名投诉信,近日已收到复函:

“关于你们反映的雪松信托在处理大量逾期项目过程中暴露出一系列的违规、失职、不作为的问题,请补充提供证据材料,我局将在职责范围内按程序进行调查处理。”

目前,投资人正在收集相关证据材料向监管部门补充提交。

与此同时,雪松信托的新产品仍在密集发行中。仅2021年,公司官网上就发布了40多款产品成立公告,平均一天1.4个产品。

从雪松信托释放给外界的信息来看,似乎一切都未发生,马照跑,舞照跳。

本文来自投稿,内容可能有删改,不代表天府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