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府财经首页
  2. 资讯

《晓松奇谈》停播原因:前有刀笔吏阻击,后有赞助商督阵

日前,高晓松宣布:12月30日,最后一期《晓松奇谈》播完后将“收摊”。让不少网友大呼“如丧考妣”。

2012年3月,高晓松与优酷合作了“独自漫谈”节目《晓说》。视频网站上线3个月时间、总播放量就超过了3000万次,吸引多家卫视台购买电视版权。

《晓松奇谈》

与优酷合作了两年,高晓松“转会”爱奇艺。《晓说》告一段落,《晓松奇谈》又侃侃而谈两年半载。这期间,高晓松走马上任阿里音乐高管。去年,爱奇艺推出的另一款“说话类”节目“爆款”——《奇葩说》宣告第二季中将不再有高晓松的身影。

但高晓松特别指出,《晓松奇谈》不是综艺节目,是我读过的书,走过的路,想过的事,是我的琴声与心曲。会一直跟大伙分享直到对这个世界无话可说的那一天。书人之自由精神与独立人格不会被服务大公司或董事长头衔改变。

就这么个宾主尽欢、多方共赢、各得其所的节目,为什么说没就没了呢?说好的“说到对这个世界无话可说的那一天”呢?

其实细观《晓松奇谈》近半年时间的“磕磕绊绊”,就可知高晓松的去意已不是一两天了。

作为周播节目,8月的《晓松奇谈》开了一期天窗。高晓松做出声明,言辞激愤。原因是因为加拿大相关部门通过一家赞助商向爱奇艺施压,然后亲自上阵审查,要求删除《晓松奇谈》节目里关于加拿大原住民人权的内容。

“我只与爱奇艺有契约关系,这个关系叫做‘必须双方都同意,节目才可以播出’。当年与爱奇艺签署协议,为了避免过多商业干扰节目品质,我宁愿不分账不提成。这些年爱奇艺每次来商量植入,我基本都会配合。但从未答应过任何人控制节目内容。”

高晓松在8月底的时候发微博表示,至于那些无视所有确凿证据、攻击我炒作的人,我想说,这个节目商业植入越来越多,逐渐背离了我的初衷。我已经打算差不多就收摊了,没啥可炒的。

12月16日高晓松又一次表态:“本期差点又开了天窗,经与刀笔吏反复恳求,救出来这半期,但剪掉的都是最精彩的。前有刀笔吏阻击,后有赞助商督阵,不如拍拍屁股掸掸土,择日收摊掩卷,回家种田。”

所谓“赞助商督阵”,让高晓松最郁闷的之一,恐怕是12月初的一次。

梅尔·吉布森导演的战争大片《血战钢锯岭》上映,高晓松约到了导演和主演的专访。可半路出了幺蛾子,由于《血战钢锯岭》讲述的是二战美军登陆日本冲绳战争的事,《晓松奇谈》的赞助商——日本汽车企业斯巴鲁不乐意了。在日资企业的施压下,这期节目不了了之。

12月18日,不少网络大电影片方也接到了视频网站的“紧急通知”:12月19日起,所有几乎所有网生内容都将一律实行备案等级制。这预示着网生内容审查的进一步趋严。题材频频涉及政治、军事、外交的《晓松奇谈》,恐怕也将是被“严格把控”的对象。

另一方面,高晓松从去年加盟阿里任阿里音乐董事长,到今年9月调任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被不少业内人士理解为“明升暗降”。在任阿里音乐董事长期间,阿里音乐推出的“阿里星球”发展情况也并不乐观。

虽然高晓松的名言是“生活不止眼前和苟且,还有诗和远方”。但前有审查、资本对内容的双重束缚,后又有自己事业平台的“自顾不暇”,高晓松也是乏了倦了、不做脱口秀了。

附:高晓松《杂书馆序》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