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府财经首页
  2. 资讯

交易所蜕变:亟待2018年回归实体

在清理整顿大环境下,监管“鞭子”落下的同时,交易场所开始谋求转型。不过,其转型方向依旧集中在外汇交易、外盘现货、国际期货等备受争议领域。

2017年初启动的清理整顿“回头看”工作,已有一定成效。但是,至今仍有大部分省市没有完成验收工作,2018年3月又是一个时间节点,届时同类交易场所的整合工作将备受关注。

在清理整顿大环境下,监管“鞭子”落下的同时,交易场所开始谋求转型。不过,其转型方向依旧集中在外汇交易、外盘现货、国际期货等备受争议领域,此外,也包括一些与交易无关的行业,如直播、游戏、零售电商等。

各类交易场所的转型和发展方向到底在哪里?在原有模式几乎被监管层全盘否定后,新的业务模式如何创新才能不触碰红线? 2018年,延续清理整顿工作之外,现货行业亟待回归实体。实体是金融的根基,为实体经济服务是金融立业之本。

10大领域非法集资骗术曝光,地方交易场所上榜

风暴:清理整顿“回头看”

清理整顿,仍是地方交易场所的主旋律之一。

2017年1月9日,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以下简称“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中国证监会主席刘士余主持会议。第三轮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工作自此拉开。

会议要求,针对近一个时期部分交易场所违规行为死灰复燃、违法违规手法花样百出、问题和风险隐患依然较大等问题,部署开展一次交易场所清理整顿“回头看”活动,用半年时间集中整治,解决交易场所存在的违法违规问题,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

不过,目前我国尚未出台针对场外现货交易平台监管的法律法规。“回头看”依据的仍是第一轮清理整顿出台的《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国发〔2011〕38号)、《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的实施意见》(国办发〔2012〕37号)。

2017年的清理整顿被认为是“史上最严”。清理和净化交易市场,正本清源,遏制投机之风。行业资深人士、交易所之家创始人钟帮武分析,相比前两轮清理整顿,“回头看”有三个特点:首次官方发布交易场所摸底数据,对全国各省市具体情况进行了详细摸底和调研;首次提及各省市按类别分类整合;首次采用“白名单”“黑名单”制度。

2017年1月份,媒体曝光了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会议的会议手册内容。其中,交易场所摸底统计数据显示,全国36个省(区、市)共设有交易场所1131家,违规交易场所共有300家,约占交易场所总数量的27%。从区域来看,违规交易场所数量最多的分别是大连(39家)、河北(29家)、宁夏(16家)、北京(14家)、江苏(13家)。

从类别来看,开展邮币卡、贵金属、原油交易的交易场所违规比率较高。邮币卡高达85%(45家违规),贵金属高达85%(76家违规),原油为59%(35家违规),其中同时开展贵金属和原油交易的高达87%(20家违规)。

不过,随着清理整顿工作的推进,一些省市祭出了“黑名单”“白名单”。据《中国经营报》记者统计,截至目前,全国共有11个省市111家交易场所通过验收。其中,山东省31家;河南省17家;贵州省5家;甘肃省3家;陕西省21家;江西省6家;浙江省8家;海南省6家;四川省12家;内蒙古1家;深圳1家。

另据“交易所之家”统计,目前已有18个省市公布总计338家黑名单,其中80%以上为经纪会员单位。

尽管“6·30”大限、“9·30”大限都已过去,当前交易场所清理整顿仍是进行时,2018年将上演续集。根据清整联办2017年3月17日下发的《关于做好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回头看”前期阶段有关工作的通知》,省级人民政府要推动交易场所按类别有序整合,原则上一个类别一家,于2018年3月前整合为一家交易场所。

不过,从目前公布的名单来看,多数省份的验收“白名单”难产,整合方案更未明确。业内人士分析,股权分配和业务转型是整合的主要难点。

破题:“治本”需要长效监督机制

一直以来,交易场所存在监管主体缺位的情形。联席会议仅是将办公室设立在证监会,但场外交易市场监管并非证监会的职责范围,而是按照属地管理的原则受到监管。

由于监管缺位,除了连续集中竞价、平台对赌、权益拆分外,一些交易场所还通过会员单位、代理等机构诱导大量不具备风险承受能力的投资者参与投资,风险隐患较大。

2017年,金融风险防控被放在显著位置,十九大、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和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及风险不下数十次。

值得注意的是,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的金融风险防控担子愈发沉重。2017年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提出,“地方政府要在坚持金融管理主要是中央事权的前提下,按照中央统一规则,强化属地风险处置责任。”“加强监管问责,压实地方监管责任,及时有效识别和化解风险。”

首先,清理整顿“回头看”要求,省级政府应切实负起清理整顿和属地监管的职责,用半年时间进行集中清理。为实现长效监管,要尽快出台完善交易场所监管办法。

记者梳理发现,当前北京、福建、江西、河南、山东、四川、陕西、四川和内蒙古等地已经陆续发布并试行当地的交易场所管理办法。行政法规之外,一些地方人大立法也开始涉及交易场所监管,如《山东省地方金融条例》《河北省地方金融监督管理条例》。

德衡律师集团金融衍生品律师李温泉认为,山东省已将介于现货与期货之间的大宗商品交易场所明确确认为金融机构,相较其他省份的交易场所定性更为明确,从立法层面有效解决了现货(商品)交易场所的尴尬地位。

其次,加强问责倒逼地方政府加强金融管理部门力量。某省金融办领导曾在接待南京文交所投资者时坦承,金融办确认其违规,但却不具执法权。地方金融监管部门的“尴尬”由此可见一斑,而这并非个例。

此外,多地金融办改革工作也在持续推进。当前,河北、山东、深圳金融办已加挂金融监管局牌子,江苏、湖北等地也正在研究推进。同时,北京、广州、天津、大连、四川等地已相继将地方金融办升级为金融工作局。

2017年10月10日,深圳市召开全市金融工作会议,决定在市金融办加挂地方金融监管局牌子,对当前相对分散的地方金融监管职能进行整合,进一步分离发展和监管职能,补齐监管短板,切实履行好中央交由地方负责的各类金融机构,如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交易场所等监管和风险处置职责。

此外,技术助力监管、搭建监管平台的趋势突显。当前类金融业态繁多,非法活动形式各样,层出不穷。2017年,各地金融监管部门探索不断,紧跟行业和技术的发展趋势。其中,广州市金融局依托广州商品清算中心在广州试点建设“广东省地方金融风险监测防控平台”,涉及了外汇平台、类期货等金融活动的监管,实现交易场所的事前事中事后全覆盖监管。

广州金融风险监测防控中心负责人、广清中心总经理李杰指出,金融风险防控是未来几年的工作重点。2018年需要把广东金融风险防控工作做深做实做细,力争对省内除深圳以外20个城市实现覆盖;对更多的行业进行监控,如以电子商务、生物科技为外衣的非法集资活动。

更重要的是,现货业务开展的重要环节——支付也开始受到了监管。除了银行不断收紧与交易场所的合作,央行“动真格”开始排查银行支付机构参与非法互联网外汇交易情况,公布了40家涉嫌非法的互联网外汇交易平台名单。

周小川等监管层领导在表态中多次提及,“搞金融的都要持牌经营,所有金融业务都要纳入监管。”总而言之,实现全方位、全覆盖的长效监管,乃地方交易场所的“治本”之策和持续发展之基。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