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贷网

  • 盘点2019:P2P网贷各月大事件一览

    还有不足一周时间,2019年便要离我们而去。 这一年对于P2P平台,需逐步完成实时数据接入,统计监测数据应报送至”国家互联网金融风险分析技术平台网贷机构统计报送系统”,信息披露数据应披露在”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披露服务平台”。 与《175号文》的清退基调不同,《1号文》的核心是积极推进行政核查、报送数据、整改验收。对于不愿意进行实时数据接入、不进行全面信息披露或者不实披露的机构,整治办将按照不配合专项整治工作逐步予以清退。 两则文件之下,引领了全年的”清退”浪潮。 2月:公安部公布2018年P2P犯罪数据 2月20日,全国公安机关打击3600余亿元,彻底摧毁了220余个重大跨区域犯罪网络;全国公安机关持续深入推进境外追逃追赃”猎狐行动”,先后从86个国家和地区缉捕经济犯罪境外逃犯1020名。 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强调,面对当前非法集资犯罪新形势新特点,要重点打击互联网金融领域的非法集资案件。把专项行动主攻方向瞄准没有金融业务经营资质、借助互联网实施的非法集资案件,互联网金融领域的非法集资案件,打着”合同诈骗、非法集资案件等。 3月:”3·15″晚会曝光”714高炮” 央视3·15晚会曝光”714高炮”高息暴力催收产业后,多地监管部门开展排查活动。 3月16日,北京互金协会发布公告称,已经紧急成立专项处置小组,协调律师、专家等行业人士,立刻进行一轮全市范围内的摸排检查行动。3月19日,北京互金协会表示,排查范围包括全市非持牌放贷机构及参与上一轮自律检查的网贷机构。随后,广州、厦门也发布类似通知,要求立即下架所有现金贷或变相现金贷产品。 3月20日,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发布相关通知,要求各会员机构应针对高息…

    2019-12-27
    3.3K
  • 网贷十二时辰:12年过去了,P2P都经历了什么?

    在阳光和风雨中一路驰骋而来,P2P平台上市公司系等正规军都介入P2P市场;非法集资、建资金池,如同悬在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可能降临众平台头上。2014年~2015年迎来爆发式成长时期,2015年底正常运营平台数达到3576家,相比2012年底增长幅度超过25倍; 另外,各家平台更是开启“烧钱”模式疯狂揽客吸金。据网贷之家的数据,2013年12月,P2P网贷全国每天交易4个亿。而到了2014年4月,P2P全国每天交易达到50亿。2014年P2P平台数量更是以每天两三家的上线速度激增。2013年成交1058亿,同比扩张5倍之多;而在2014年3月,全国P2P网贷日均参与人数4.9万,同比增长96.79%,同期P2P网贷成交额达371.27亿。 疯狂的背后是血的代价。非法平台也在疯狂捞一笔后“人间蒸发”。如旺旺贷、网金宝等平台突然消失,给行业和盲目的投资人以迎头痛击。 丑时:庞氏骗局的网撒向全国。 e租宝全称为“金易融(北京)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是安徽钰诚集团全资子公司,成立于2014年7月,总部位于北京。网贷之家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2日,e租宝总成交量约726亿元,总投资人数88万人,待收总额695亿元。据网贷之家统计,2015年10月份,共有309个借款公司在e租宝平台上发布借款标,借款标共计649个,平均每个借款公司2.1个借款标。 2015年12月16日,e租宝涉嫌犯罪,被立案侦查。2016年1月警方公布e租宝非法集资500多亿。2018年2月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已对被告单位安徽钰诚控股集团、钰诚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被告人丁宁、丁甸、张敏等26人犯

    2019-08-16
    7.5K
  • 传正合普惠发不出工资大部分员工离职 近80亿信贷无人催收

    25日,有微博用户告诉天府财经,正合普惠接近80亿的信贷又传来不好的消息。由于3月份员工工资没着落,大部分员工在返回工作进行催收了一周之后(约4月15日)陆续离开。目前只有极少量的员工凭着责任心在支撑。这80亿的信贷是资产端能催收回来的最大头资产,团贷网暴雷事件自首的唐军,而正合普惠的另一位投资人杜俊鹏也是团贷网股东。(相关阅读《史玉柱发微博侧面回应被警方带走传闻 已自首的团贷网唐军是其“门徒”》)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4月11日, 正合普惠已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此外,天府财经注意到,正合普惠旗下的成都正合联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成都正合”)也于2018年9月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原因同样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企查查显示,涉及成都正合的法律诉讼共计48条,大多都是因追偿权纠纷;开庭公告2条,也属于追偿权纠纷,已于去年8月20日开庭。

    2019-04-25
    7.0K
  • 史玉柱发微博侧面回应被警方带走传闻 已自首的团贷网唐军是其“门徒”

    有消息称,团贷网唐军自首 被传是史玉柱门徒 2012年年初,唐军来到史玉柱上海公司,看到史玉柱在松江区花15亿盖了一个花园式的大楼,整个巨人网络两层办公楼才100多号员工、100台电脑,而且仅仅只是一个客户服务中心。 尽管没见到史玉柱,但那次拜访后唐军发誓一定要干互联网。结合自己所长的“贷款业务”,2012年唐军开始第三次创业,创立了“团贷网”。 唐军称,“2012年的时候做P2P还算早的,还算比较容易,当时不懂得怎么推广,不懂得怎么造势,也不懂得怎么服务我们的用户,当时团队才20多号人。” 2012年12月,唐军突然在优米网上面看到有“史玉柱时间拍卖”,本想着可能100万以内价格拍得,最终唐军一直争到了213万。 唐军曾形容说,自己是“特别特别草根的一代”:“读了一个破三本,现在的三本毕业证还没拿,据说已经倒闭了。”而拍下“天价午餐”时,唐军身家也不过1000万。 因此,200多万的一顿饭,让“草根”创业者唐军和他的团贷网知名度暴涨。因为这顿饭,曾在2011年拍下了史玉柱三小时的上海富商袁地保在与唐军接触后很快给他投资了2000万元。 竞拍结束后,史玉柱发了一条微博:“今年我的三小时聊天时间,拍卖了213.0915万元。……我被卖了,卖得很贵,我还帮助数钱,爽歪歪!” 而对于“草根”唐军,却是高兴得不能再高兴了。有记者发现,在他随手拿着的iPad上,标注着“1月19日和超级偶像史玉柱见面”。 进入史玉柱“朋友圈” 成为史玉柱“门徒” 这顿饭,唐军不仅得到了史玉柱对其创业项目的指导,也让他顺利进入了史玉柱的朋友圈,并且“捆绑”越发紧密。 见完史玉柱之后,团贷网在2013年获得了史玉柱巨人创投1亿元人民币的A轮民生银行董事长董文标,分众传媒创始人江南春等,并把江南春“发展”成团贷网首席品牌营销顾问。 2014年6月,团贷网发起了房宝宝项目,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高红冰,分众传媒创…

    2019-04-24 资讯
    4.2K
  • 团贷网启示:P2P互联网金融这种模式到底成立不成立?

    3月28日上午,东莞地区最大的团贷网被当地公安局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这个平台在业内大概是18-20名的位置。据团贷官网显示,截止到3月28日,团贷网已经运营接近7年了,借贷余额超145亿元,当前出借人数超22万人。这也就是说平均到每个人,大约要损失6.6万元。 P2P互联网金融这种模式到底成立不成立?简单讲一下我的几个想法。 1、我有个感觉,P2P的业务模式如果成立,他应该是基于个人信用的,而不是基于有限责任的公司去平台上借钱。个人借款行为有点类似于福建地方的会标模式,就是民间个体之间的集资互助模式,比如某人需要一笔大钱做生意,就搞个会,大家如果觉得这个人要干的事靠谱,人平常也靠谱,那就凑钱借给他,约定利息,失败了大家就分散共同担责接受损失。 如果是基于有限责任的公司信用而不是个人信用提供各种资产,放到网上让个体用户投资,这个就会变成一个套利平台,很多模糊不清的垃圾债也放到网上,最后无法兑付,也找不到责任人。也就是说在平台上借钱的不能是公司,只能是个人。 所以如果未来真的P2P要搞成功,目前来看可能只有现金贷之间,这中间还有很长一段空白地带。个人跑到银行去借10万,银行如果对这个人数据全是空白,要从头调查这个人的信用资质从成本上根本就不划算,那肯定会拒绝放贷。现金贷其实是大数据画像,其他个体理财产品高很多的收益。 3、如果要我来设计P2P,我会设计成这样,首先借钱的主体必须是个人,而不是公司什么的。公司可以破产,国内个人不能破产,如果你个人要上平台借款,刚开始只能借500,必须平摊到至少50个人,每个人最多借10块。一旦借款成功,必须把个人的身份证以及人行征信报告、学历证明等等这些隐私资料全部发送给债主,这样对借钱的人潜在的逃债行为形成威慑(这个得自愿,不愿意暴露有限的隐私就不要来借钱)。 除了总额控制,还有时间控制。比如连续借20笔都还了,半年后可以借1000…

    2019-03-30
    2.7K
  • 证监会定性:金交所收益权拆分转让涉嫌非法

    1月10日晚间,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部际联席会议第三次会议在北京召开。 会议中明确提出,“一些金投资者而言,收益权拆分转让业务的风险在于以下几点: 首先,标的本身的风险。对于以“收益权”为标的的项目而言,“收益权”这一概念对应的基础资产范围极广,近年来相关产品发行规模极大,而法律中又对“收益权”及其基础资产没有明确的定义,对这类标的的拆分转让具有极大的法律风险,发生纠纷后不容易维权。 其次,转让未发生持有人实质变更。当权益人依据有关法律和相关合同向合格投资者转让收益权时,应通过计划管理人做出变更登记。然而,当收益权“转让”被搬上了网贷平台,受让人因不符合合格投资者规定,无法做出有效的变更登记,因而在出现问题时,平台上的受让人无法直接进行追索,依然只能依赖于转让计划的发行人。 据盈灿咨询统计,在各地金交所的合作名单中,引入第三方资本或进行资本层面的紧密合作已成为趋势。部分名单如下: 深圳前海金融资产陆金所 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股东:陆金所 成都金融资产汇付天下 江苏开金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东:开鑫贷 互联网金融资产(西咸新区)交易中心股东:安心贷 大连京北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合作伙伴:开鑫贷、京北金融、真融宝、

    2017-01-11
    3.6K
  • 互联网金融“圈地”金交所 存关联交易隐忧

    在经历高利率、高成交量、无门槛、无监管的恣意生长后,互联网金融狂揽客户,业务火爆,一度燃起“全民理财”的热情。而今,汇付天下与成都市政府共同出资设立的成都金交易中心(下称“益金所”)正式挂牌,注册资本金1亿元,汇付天下高级副总裁张林超出任团贷网在C轮融资发布会时,与大连京北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展开签约合作。 不只是汇付天下、团贷网,早些时候开鑫金服联合无锡市百度在西安设立百金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中心,注册资本1亿元;金融交易蓝海。 “汇付天下很早就关注到西部市场。”汇付天下董事长周晔称,益金所定位于固定收益类金融资产一带一路”项目相对接。 在我国,金交所一般实行会员制,有交易类、经纪类、服务类、综合类和特约类会员,以基础资产交易、权益资产交易、信息提供和发布等为主营业务。 “第三方支付等互金机构“牵手”金交所也可以开发一些新的机构交易品种还要看互联网金融机构与金交所的沟通情况。以网贷为例,网贷平台与金交所合作,一般涉及债权转让、债权收益权转让、定向融资计划等业务类型。 童颖曼表示,P2P网贷平台作为产品的发行人,扮演的是承销商的角色。其中,融资方和发行人的关系显得比较复杂。融资方既可以是P2P网贷平台所属母公司旗下的小贷公司,也可以是合作的小贷公司、保理公司等,还可以是直接的借款人。 不过业界担忧,此类合作是否存在关联交易、关联融资或平台自融的嫌疑。 对此,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认为,就监管而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并未禁止关联融资。实际上,《办法(征求意见稿)》曾禁止关联融资,但正式出台的《办法》未将关联融资纳入禁止之列。可见,监管机构是有选择地未将关联融资纳入监管范畴。就法律关系而言,法律本身不禁止关联交易,只是禁止损害公司利益的关联交易。因此,本案中不存在关联交易禁止问题。与此同时,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的关联机构设立网络借贷信息…

    2016-11-03
    2.4K
  • 网贷行业强者愈强 P2P平台两极分化严重

    《证券日报》记者比较了第一网贷、网贷之家、网贷天眼三大网贷第三方机构的数据,发现各家统计的上市公司系P2P家数、涉足平台成交额等数据相差甚大。

    2016-07-31
    5.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