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国信

  • 江苏国信重组5年首亏,金融业务频频踩雷,在“碳中和”背景下放弃新能源专心搞火电?

    燃料是火电厂最主要的生产成本,约占火力发电成本的70%至80%,因此,煤炭价格的高低直接关系到火电厂的盈亏。 《江苏国信(002608.SZ)也未能幸免。 火力发电业务占比超过90%,新借壳上市之后的首次亏损。 煤炭成本高企之下,市场对江苏国信的业绩表现并不感到意外。 《眼镜财经》注意到,2019年-2021年前三季度,江苏国信的销售净利率分别为15.65%、14.84%、6.74%,销售信托为主,有别于其他头部公司,江苏信托的主营信托业务并不突出,而以金融股权投资见长,以此来获得收益。2020年上市公司就是大气慷慨。在借壳上市之后,短短4年时间,江苏国信就先后买下了协联燃气51%股权、淮阴发电95%股权、国信靖电55%股权、扬州二电45%股权、射阳港发电100%股权、国信扬电90%股权、新海发电89.81%股权、江苏信托81.49%股权等,专心搞火力发电。 这几年江苏国信的电力业务也非常平稳。2019-2021年上半年,电力板块的营收分别为199.15亿元,206.16亿元,125亿元。 但国企的目标显然并不是只追求平稳发展,而是要更多地承担社会责任和时代使命。 有分析人士称,在新能源作为调峰,那么未来二者的角色将会对调。经历了2021年煤炭价格暴涨之后,火电企业更需要思考的是产业转型。 《眼镜财经》梳理发现,在新能源蓬勃发展的大环境下,确实有不少传统的火力发电企业左手“新能源”,右手“旧能源”共同发力,并将重心逐步向新能源业务转移,如华能国际、豫能控股等在新能源项目上都有布局。 反观江苏国信,却撤出了江苏最大的海上风电项目。 公开资料显示,去年年末,江苏国信退出对大唐国信滨海海上风力发电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唐国信)的投资,退出前持股40%。 据了解,大唐国信于2011年12月成立,注册资本9.58亿元,经营范围包括新能源的开发、建设、经营和管理等。 该公司此前由中国大唐…

    2022-04-15
    4.9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