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天然气煤层气营收占比过半 拟与气源供应商合作巩固“老本行”

油气不分家,在国际原油暴跌的背景下,作为替代能源的天然气自然难以独善其身。去年11月以来,纽商所天然气连续合约已累计下跌40%。

然而,从事天然气输配与销售业务的新天然气(603393.SH)股价却十分抢眼,春节后开市至今,2个多月涨幅已超过70%。

公司2018年斥资25亿收购亚美能源(2686.HK),目前迎来投资回报期,但受上游气源采购成本上涨及下游需求减少影响,2019年传统城燃业务出现一定下滑。对此,公司董事长明再远在昨日的电话路演中透露,正在推进跟上游气源供应商的相关合作,落实后会第一时间披露。

一季度受疫情影响营收增速放缓

“公司按照天然气全产业链规划推进各项战略,今年是新天然气和亚美能源实施新一个五年规划的头一年,按照规划,公司20年、21年会保持较快增长,增长的动力来源于四个核心竞争力,即资源及资产的优势地位、技术优势、管理优势、市场地缘优势。”明再远在电话会议上表示。

“一季度实际执行情况也受到了疫情影响,但营利增长还是有的,只是增速会比预期的有所下降。”明再远透露,预计10多天后会披露一季报。

新天然气3月底披露的年报显示,2019年实现营收22.96亿元,同比增长40.72%;净利润为4.22亿元,同比增长26.26%,扣非净利润翻倍。

与年报同日出炉的,还有一份10亿元定增预案,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偿还银行借款及补充流动资金。截至2019年末,新天然气负债合计28.48亿元,负债率33.36%,较上年有所下降,但仍是2017年的2倍多。

新天然气本次定增将由明再远全额认购。如果顶格认购,交易完成后,明再远持股比例将由目前的35.78%上升至44.46%。根据预案,本次非公开发行价格为29.99元,较当前股价折价30%多。

“从个人角度来说,这将是一笔划算的投资,同时也能增强现有股东和潜在股东的信心。”明再远表示,在规则允许的情况下,公司也随时欢迎其符合条件的战略股东加入。

潘庄煤层气产量或有50%增长

2019年8月,新天然气完成对亚美能源要约收购,取得了后者位于山西晋城市的潘庄、马必两个项目煤层气开发资源,实现“上游有气源,中游有管道,下游有销售”的天然气全产业链布局。新天然气股价也从那时起一路震荡上行。

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煤层气开采量9.31亿立方米,销售量9.13亿立方米,较上年双双增长超过16%。该业务实现营收11.61亿元,同比增长152.21%,超过总营收的半壁江山,全部由亚美能源贡献。记者注意到,该业务毛利率高达66.77%,远高于天然气销售及相关业务的27.83%。

“煤气层业务的提升是收购战略、投资发展战略重要组成部分。目前亚美能源下面的潘庄项目进入成熟开采阶段,从项目资源情况来看,未来还有较大增长空间,钻进投资计划正在实施中,未来该项目在目前基础上递增50%是有可能的。此外,马必项目今年要进行5个亿左右的商业化投入,未来3-5年整个煤层气的产量、比重有基础、有保障,值得期待。”明再远表示。

根据规划,2020年亚美能源旗下的潘庄区块煤层气产量达到9.45亿立方米;马必南区项目预期产量0.72亿立方米,仍处于先导性生产阶段,而其设计产能为10亿立方米,后续产量增长空间巨大。这就意味着,后续随着产能持续释放,煤层气开采边际成本下降,毛利率和营收有望进一步提升。

或许是尝到了煤层气开采的甜头,新天然气近期宣布,子公司香港利明拟进一步增持亚美能源,增持比例不超过2%。香港利明目前持有亚美能源49.88%股份,本次增持完成后,持股比例有望超过51%。按照港交所规则,持股达到50%以后,未来无需举牌即可继续增持,上限为75%。

“如控股亚美能源60%-70%,新天然气的成长性和爆发力会更加显著。但是,该操作在时间上要满一年才能进行,而且需要很多条件的支持,包括新天然气内部的决策流程,亚美能源现有股东的出售意愿及决策流程,以及交易价格等,都可能影响交易的成败。该方面未来的发展情况,我们拭目以待。”明再远表示。

不过记者注意到,在煤层气新业务爆发的同时,新天然气的“老本行”天然气输配与销售业务却出现下滑。2019年该业务贡献营收11.34亿元,同比减少3.16%,毛利率下滑3.88个百分点。此外,在国家管网公司成立,以及中石油在全国大规模收购城燃资产的背景下,公司传统业务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

明再远对此回应称,去年城燃板块下降有三方面原因:一是中石油实施P01计划战略,对下游企业的气源供应量收紧,计划外的大幅提价导致公司采购成本有所上升;二是国家对一些耗能大户停产关闭;三是房地产开发、销售数据有所下降。

“面对这些困难,公司正在推进跟上游气源供应商的相关合作计划,落实后会第一时间进行信披。相信正在实施的一系列综合措施落地后,城燃板块今年会有更好的表现。”明再远表示。

煤层气业务迎来多项政策红利

2019年6月,财政部发布《关于<可再生能源发展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的补充通知》,自2019年起,对非常规天然气的开采利用不再按照定额标准补贴,而是按照多增多补的原则补贴,同时对取暖季生产的增量部分给予超额系数计算。亚美能源也在年报中提及,基于对2020年煤层气开采利用量及冬季生产的态势预测,该政策将对公司产生积极正面影响。

明再远对此解释称,山西是我国能源节用的试点省份,中央、地方都出台了很多刺激政策。就“多增多补”来说,以前中央财政每立方补贴0.2元,地方补贴0.1元,是固定补贴;如今,按照上述政策,增产超过20%就可以按1.3的系数来补贴。晋城市也对增加产能的补贴由0.1元调至0.2元。

他同时指出,为激发企业对煤层气的投资热情,当地还对煤层气企业的投资给予15%的补贴。为提升产业投资效率,晋城市实行“保姆式一站式”服务,即企业缴纳税费后,从征地、拆迁、到规划等流程全部由政府来实施,使得投资周期更短,投资进程可确定、可把控。

那么,本轮天然气价格下跌对公司上游气源采购、下游销售,以及煤层气销售产生什么影响?记者致电公司咨询,对方让拨打董秘手机,但董秘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年报显示,2019年公司天然气供应业务营收成本上升5.07个百分点,导致毛利率下滑4.01个百分点,主要受上游气源供应商涨价导致。

据了解,我国对燃气行业施行“管住中间、放开两头”的管控政策,上游和中游的定价受国家发改委监管,下游城市燃气则受各地物价局监管,上游气价波动并不会马上传导至终端销售价格。新天然气绝大部分气源从中石油、中石化下属单位采购,通常每年与供气方签订一年的合同,采购价格由合同双方根据国家发改委价格指导文件协商确定,公司对下游各类用户的天然气销售价格,主要由地方政府价格主管部门制定。由此看来,新天然气经营受天然气行情短期波动的影响不大。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