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最新一批地产商行贿记录出炉

全国各地,都有一个“人民防空办公室”。

很多人都是通过防空警报和人防工程,比如地下停车库、地下通道等了解的。这种了解主要停留在机构名称层面。

事实上,人防工程作为城市规划建设的一部分,已然成为工程建筑领域“潜规则”瞄准并猛烈攻击的目标。

杨建钊,男,1964年11月7日出生,四川省峨眉山市人,汉族,大学本科文化,乐山市市中区原政协主席。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8年12月被逮捕。

四川最新一批地产商行贿记录出炉

最近公开的刑事判决书透露,杨建钊在2011年12月至2012年10月曾任乐山市人民防空办公室主任,期间,四川仁和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周某为解决西城国际小区未缴人防工程异地建设费而导致车位无法销售的问题,于2012年送给杨建钊现金20万元,杨建钊予以收下。

四川仁和集团是一家以房地产开发为核心,能源产业为重点,工程建设、物业管理为辅助,商业经营、商业贸易为培育的多元化民营集团公司。下属企业有:乐山市仁和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四川雁和投资有限公司、四川三鼎建设工程有限公司、四川郡和物业管理有限公司、乐山市雁和置业有限公司。

据金哥哥了解,仁和开发建设的西城国际小区,位于乐山市市中区柏杨西路长药转盘处,总建筑面积37万平米,自称为乐山楼市“偶像级产品”。

除了给时任市人民防空办公室主任的杨建钊送钱外,另一份刑事判决书显示,四川仁和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周某当时还给乐山市人防办副主任的卢立富也送了20万元。

卢立富比杨建钊大一岁,因涉嫌犯受贿罪,于2015年7月被逮捕。

经法院审理查明,卢立富在任乐山市人防办副主任,分管防空地下室及人防易地建设费行政审批工作期间,擅自批准缓缴、免缴人防易地建设费,擅自批准办理备案登记、变更防空地下室用途,给国家造成约393万元经济损失。

四川最新一批地产商行贿记录出炉

卢立富先后收受四川鑫嵘城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某8万元,在无法律、法规及内部规定授权的情况下,擅自批准四川仁寿三友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四川鑫嵘城置业有限公司共同开发的“爱丁堡”项目缓缴人防易地建设费,并签发备案证,致约50万元人防易地建设费案发时未能收回。

卢立富因先后收受四川鑫嵘城置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某贿赂,在无法律法规及内部规定授权和有效证明文件的情况下,擅自决定对四川鑫嵘城置业有限公司挂靠乐山市嘉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半山枫景”项目免缴人防易地建设费,并签发备案证,致约52万元人防易地建设费案发时未能收回。

卢立富收受四川仁和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周某20万元现金后,在无法律法规及内部规定授权的情况下,擅自批准变更“西城国际一期”项目人防地下室为缴纳人防易地建设费,致约291万元人防易地建设费案发时未能收回。

这只是卢立富案的冰山一角。

2009年至2015年5月,利用分管指挥通信科(民防应急科)、工程建设管理科、乐山市人防(民防)指挥信息保障中心等工作职务之便,在通信设备采购、人防工程管理、防空地下室及人防易地建设费行政审批等业务中,卢立富还非法收受贿赂款113万元——

  • 河北远东通信系统工程有限公司江某、厉某52万元
  • 重庆市顺利科技有限公司马某7万元
  • 四川仁和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周某22万元
  • 四川展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石某10万元
  • 四川鑫嵘城置业有限公司张某8万元
  • 乐山市华厦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王某3万元
  • 五洲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蒋某5万元
  • 乐山领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王某甲3万元
  • 乐山第一建筑有限公司陈某3万元

相比一些巨贪,这些受贿金额可以说并不大。但它的频次却足以颠覆你早前的认知——“冷衙门”并不“冷”,因为它们不和社会上大多数人接触,躲在阴暗角落,反而有了更多操作空间。

就拿上文提到的“四川展诚投资开发有限公司石某10万元”来说——石某是四川邦泰置业有限公司乐山片区的负责人。2010年,该公司与四川展诚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共同开发了乐山市“嘉州长卷”项目。

2011年,在办理“嘉州长卷”一期项目人防易地建设费时,得知收费标准将于2012年由每平方米15元上调到每平方米40元,便打算把整个项目一起打包申报以减少笔开支。

2011年1月,以展诚公司的名义申请缴纳嘉州长卷北区天玺小区易地建设费,人防办批复同意该项目按15元每平方收取。

2012年5月进场建天玺小区第一期时需缴纳人防易地建设费,石某公司资金紧张,遂找到卢立富希望缓交部分易地建设费。

2012年6月1日始,人防易地建设费执行新的标准。石某再次找到卢立富,希望天玺小区的二、三、四期开发以及天街项目能够执行市人防办2011年1月的批复,按照原来的标准即每平方15元缴纳。之后,石某从公司拿10万元现金,代表邦泰公司和展诚公司共同开发的“嘉州长卷”项目部主动送给卢立富。

凡游戏必有规则,但规则未必明说,明说的又未必当真,是为“潜规则”。四川邦泰置业对这个的理解和这一番操作,你说溜不溜?

在乐山地产圈,邦泰的实力还算是有目共睹。2018年邦泰集团以全年203万㎡的销售面积居房企销售面积排行榜百强,并取得了全年171.6亿元的销售业绩。

前文提及的涉案公司——领地房地产公司,也曾连续多年入榜“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

王志东任领地房地产开发公司副总经理,具体经营乐山片区房地产开发项目。据证人王志东的材料证实,领地公司在开发房地产项目过程中,在办理人防易地建设费“缓缴”过程中向卢立富送过三次钱。

王志东找卢立富帮忙,每次都给了一万元。之后市人防办出具了缓交手续。“为了规避风险”,3万元都没有在领地公司财务上处理。

看到这里,各位可能有一个疑惑:任乐山市人民防空办公室主任的杨建钊,咋还没有当副主任的卢立富收的钱多啊?

其实事情很简单:因为杨建钊只当了不到一年的人防办主任,之后他就升任了井研县县长。

井研县隶属于四川省乐山市,位于四川盆地西南部,是乐山市东部门户,与仁寿、青神、荣县、犍为、五通桥、市中区等地接壤。

当上了县长的杨建钊,与地产商的交往那是一个游刃有余,一看就是个“练家子”——

杨建钊在担任井研县县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同意四川嘉豪置业有限公司“缓缴”其幸福海岸小区房地产项目的土地出让金,于2013年至2016年期间先后收受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李某所送的现金人民币共计30万元。

四川哈哥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荣某为让该公司已购买的土地能够尽早交付,于2013年至2014年期间先后送给杨建钊现金人民币15万元,杨建钊予以收下。

乐山恒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为解决其开办的汽车贸易有限公司缺少土地用于修建停车场的问题,于2013年至2014年期间先后送给杨建钊现金人民币共计20万元,杨建钊予以收下。

杨建钊在担任井研县县长期间,利用职务便利,为乐山恒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的井研县公园99号房地产项目规划方案通过井研县规委会审批提供帮助,于2014年收受该公司法人代表张某所送现金人民币40万元。

乐山市泰安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张某为与杨建钊搞好关系,以得到杨建钊对其公司的关照,于2014年至2015年期间先后送给杨建钊现金人民币共计11万元,杨建钊予以收下。

杨建钊在担任井研县县长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同意乐山市意龙纺织实业有限公司缓缴部分出让金,同意分割办理土地使用权证,同意在缺少相关资料的情况下提前拨付4040万元补助款给该公司,于2015年5月收受该公司监事关某所送现金欧元6万元。后因害怕事发,杨建钊将6万欧元退还给关某。

……

看到这些无孔不入的地产商,金哥最后想说的是:扎紧权力的篱笆,还要种下制度的根。

本文转自西三角资本圈,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