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缺钱的病,贵州百灵无药可医

苗药治百病,贵州百灵大股东缺钱的病,却始终找不到一副良药。

公司实控人姜伟家族,从贵州首富的宝座上跌落,所持上市公司股权,不断变相减持或拍卖来还债。

在此期间,贵州百灵也结束了持续多年的增长势头,业绩从2019年开始,不断大幅下滑。

实控人变更

贵州百灵控股股东和一致行动人所持上市公司股份持续被拍卖,已导致公司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12月22日,公司披露公告,控股股东姜伟及一致行动人姜勇,因与国泰君安质押式证券回购纠纷,上海金融法院于12月6日-17日,依法拍卖姜伟所持贵州百灵1020万股,以及姜勇所持5407.12万股。以上股权,分别被自然人林军士、张山林,以9426.3万元和5.01亿元竞得。完成过户后,姜伟持股由20.57%降至19.84%,姜勇由持股3.83%的股东,变为不再持有上市公司股份。

因此,公司实控人发生变更,由姜伟、姜勇共同控制,变为姜伟一人控制。

根据公司公告,截至今年10月11日,姜伟、姜勇合计质押上市公司2.83亿股,占二人持股总数的82.17%,未来半年内到期的质押股份为1.66亿股,占持股总数的48.28%,对应融资额5.39亿元;未来一年内到期的为2.83亿股,占持股数的82.17%,对应融资额为7.30亿元(均为12月拍卖前数据)。

公司表示,姜伟及一致行动人资信良好,上市公司体外产业运营良好,具备相应的资金偿还能力,不存在平仓或强制平仓的风险。可没过多久,二人所持部分股权就被司法拍卖,狠狠打了一记耳光。

前些年,在公司股价高位之时,姜伟家族大比例质押上市公司股权融资。当股价下行之时,危机袭来。

最近几年,姜伟家族持续通过协议转让等变相减持方式,以偿还股票质押借款。2019年,其家族合计持有的贵州百灵股权曾超过70%。

姜母张锦芬,于2019年1月和7月,向华创证券转让上市公司7.38%股权,从股东名单上退出,一举套现超9亿元。其后,姜伟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公司3000万股,套现近2.8亿元。

家族成员巨额套现,姜勇仍因与银河证券的股票质押违约,于2020年9月,被强制平仓367.0万股。

在此期间,姜伟还将手伸向上市公司,通过借道供应商转款、市场人员提取备用金等方式,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巨额资金。直到监管层持续关注,其才于2021年4月,将占用的资金归还。

今年2月、5月和6月,姜伟、姜勇因股票质押违约,分三次将所持公司部分股权转让给禹慧资管、信达证券,合计套现5.57亿元,所得资金大多用于偿还股票质押借款。

业绩不断下滑

姜伟的祖籍山东,在支援三线时期,跟随父母来到贵州安顺。

他拥有医药行业专业背景,上世纪80年代,毕业于贵阳医学院(现贵州医科大学)药学系,在当地一所公立医院做了6年药剂师。

不过,他不甘于稳定的生活,果断辞职下海,利用贵州山区丰富的中药材资源,开了一家药材经营部,积累了原始资本。

上世纪90年代,他出资1500万元,盘下连年亏损的安顺制药厂。在他的手中,药厂通过机制的转变,很快扭亏为盈。2003年,安顺制药厂更名为贵州百灵。

在姜伟的主导下,贵州百灵主打当地神奇的苗药,旗下咳速停糖浆、胶囊等产品,在广告的狂轰乱炸之下,成为了享誉全国的止咳药品。

2010年,公司以“苗药第一股”的身份登陆深交所。上市之后,公司仍表现出了强劲的增长势头,股价也随之节节攀升。直接推动姜伟家族,在2017年以165亿元财富荣登“贵州首富”宝座。

图片

2019年,是公司的一个重大转折点。这一年,公司不仅投资收益巨额亏损、销售费用、财务费用大增,控股子公司和仁堂药业,还因严重违规,而被主管部门回收《药品GMP证书》长达5个月时间。各种不利因素,导致公司结束了持续多年的增长,营收下降,归母净利润更是几近腰斩。

2020年,疫情袭来,医药市场感冒、咳嗽、清热解毒和退热类产品的销量被严格管控,公司主打的咳速停糖浆及胶囊、金感胶囊等产品,销量受到重大影响。公司为了稳固市场,降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加大促销等市场费用投入,导致销售费用同比大增。当年,公司收入终于恢复增长,但归母净利润再度同比下滑46.11%。

2021年,控股子公司和仁堂药业,在生产环节再出状况。旗下药品“康妇灵胶囊”未严格按照注册工艺流程组织生产,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相关规定。公司23万余盒问题“康妇灵胶囊”,以及3200余万元违法所得被没收。

今年以来,公司依旧延续收入微增,业绩大降的趋势,颓势不减。

本文转载自斑马消费,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22-12-23 16:15
下一篇 2022-12-26 10:0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