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聚三朝名方,带你了解连花清瘟的前世

转眼间,新冠病毒已经肆虐世界3年了。冬季来临,气温逐渐走低,这也给各地疫情防控带来了挑战。

回顾过去的抗疫历程,中医药的身影从未缺席。这其中,连花清瘟是较有代表性的药物之一,本文通过带大家了解连花清瘟的“前世”,来纵览中医药在抗疫中的伟大贡献。中医药是中华文明的瑰宝,在疾病预防、治疗、康复等方面,形成了完整的理论体系和独特的治疗思路。

汇聚三朝名方,带你了解连花清瘟的前世

中医大都把瘟疫归为“疫病”“温病”范畴。“疫”,《说文解字》解释为:“民皆疾也。”“瘟”,《辞源》解释为:“疫病,人或牲畜家禽所生的急性传染病。”可见,“瘟疫”是古人对急性传染病的一种统称。另外,“伤寒”“时气”“温病”中部分注明传染或流行特点者也属于此范畴。

疫病在我国自古有之,且危害不小。据记载,自西汉时期到现在,中国先后发生过300多次疫病流行。

两汉时期是古代记录中瘟疫最多的时期,“医圣”张仲景的从医契机便起于东汉末年被称为“伤寒”的瘟疫,其著写的《伤寒杂病论》救人无数,为后世治疗“伤寒”确立了范式,时至今日依然有很高的实用价值。

其中有一个方子名为“麻杏石甘汤”,书中说:“发汗后,汗出而喘,身无大热者,麻杏石甘汤主之。”该方由麻黄、杏仁、炙甘草、生石膏四味中药材组方而成,是治疗邪热壅肺、肺气上逆所致发热、咳喘的处方。

明清时代温病流行,于是中医又产生了温病学派,以吴又可、叶天士、薛雪、吴鞠通、王孟英等为代表的温病学家用中医防治传染病,取得了不起的成就。中医研究瘟疫的首本专著是明代吴又可的《温疫论》。明代末年瘟疫暴发,吴又可首次提出“疠气”致病学说,不仅开辟了中国传染病学研究先河,还是世界医治传染病学上的创举。

今天看来,吴又可所说的“疠气”,无疑就是“致病微生物”。在明代张景岳所著的《景岳全书》,将大黄列为“中药之四维”,认为大黄是“乱世之良将”,具有较强的清热泻火及泻下通便作用,主要适用于热结便秘及火热上炎之里实热证。

汇聚三朝名方,带你了解连花清瘟的前世

在与瘟疫的角力中,中医的贡献造福了全人类,尤以天花防治最突出。宋代天花在我国流行,从那时起,中医就开始采用人痘接种法预防天花。

清代康熙年间,朝廷设立“种痘局”,专门给百姓普及种痘,可以说是全球最早的官方免疫机构。这种方法后来被其他国家仿效,并启发了英国医生琴纳于1796年发明牛痘接种术。在温病大家叶天士所著《温病论》中有一个名方“银翘散”,是治疗温病风热在表兼有热毒蕴肺的代表方剂,具有透表解毒、辟秽化浊的功效,被称为“温病第一方”。

中医药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项重要载体,也是维护人民健康的关键抓手,在此次抗击疫情的过程中,临床筛选出了中医药抗疫的“三药三方”,并列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

其中,融入汉代张仲景的“麻杏石甘汤”、明代吴又可治疗疫病善用的“大黄”以及清代吴鞠通的“银翘散”,结合现代中药药理学抗病毒、抗炎药物的研究成果,研制出的创新中药连花清瘟,对新冠肺炎防控发挥了重要作用。

汇聚三朝名方,带你了解连花清瘟的前世

值得一提的是连花清瘟创新性加入的组方成分,芳香化湿秽的“藿香”、增强人体免疫的“红景天”。

金元时期的本草名著《珍珠囊》中记载,广藿香能“补卫气,益胃气,进饮食”,可改善食欲不振、湿困脾胃的状况。红景天生长在高寒、高海拔的青藏高原,具有耐高寒、耐缺氧的生长特性,可以提高人体抗疲劳、耐缺氧能力,应对新冠肺炎普遍表现的乏力、气短、血氧含量低造成的多脏器损害。同时红景天的增强免疫作用可以改善患者淋巴细胞及亚群偏低造成的机体抗病能力下降,从而提高抗病能力与康复能力。

连花清瘟在防治新冠肺炎、流感等传染性疫病方面,不仅有着深厚的中医理论根基,也经过了翔实的科学论证,是我国应对呼吸道病毒传染性公共卫生事件的代表性药物,具有卫气同治,表里双解;先证用药,截断病势;整体调节,多靶治疗的多重作用。

在现代研究方面,近年来针对新冠病毒、甲型H1N1流感病毒、SARS病毒等呼吸道传染性病毒,连花清瘟开展了大量的基础实验和临床研究,证实其良好确切的广谱抗病毒作用。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州医学院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等多个科研机构实验成果显示,连花清瘟对甲型流感病毒(H1N1、H3N2等)、乙型流感病毒、副流感病毒I型、呼吸道合胞病毒、SARS病毒、新冠等多种病毒均有抑制拮抗作用。

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已有世界多个国家认识到了中医药的重要性。放眼世界传统医学领域,中医是理论体系最完整的一个,其在抗疫中的作用也经历了长期的临床实践考验,疗效毋庸置疑。而连花清瘟所取得的一系列创新成果与在疫情防控中发挥的重大作用,不仅体现了中医药在重大疾病防治中的重要地位,也为中医药学的理论创新提供了新的视角、新的思路。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0)
上一篇 2022-11-17
下一篇 2022-11-17

相关推荐

  • 多款抗新冠病毒口服药落地,四川专家提醒:用药也需因人而异

    随着奥密克戎株的免疫逃逸能力增强、新冠病毒不断变异,有效的抗病毒药物成为了对抗新冠病毒感染的新需求。2023年春节前后,多款口服抗新冠病毒药物陆续获批。 多款口服抗新冠病毒药落地四川 2023年春节前后,多款口服抗新冠病毒药物陆续获批,并落地四川。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感染性疾病中心学科主任唐红教授对封面新闻记者表示,“新冠病毒感染是一种传染病。对于传染病最重要的治疗措施之一是针对感染病原的治疗。对于新冠病毒感染,很好地抑制病毒复制才能够阻止后续病毒和机体相互作用导致的一系列器官损伤,从而减轻临床症状,减少重症发生。因此,在今后的新冠防治过程中,疗效好、使用安全且便利的口服小分子抗病毒药物是我们最期待的”。 目前国内共有五款抗新冠病毒小分子口服药,分别为辉瑞的Paxlovid(奈玛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默沙东的利卓瑞(莫诺拉韦胶囊)、真实生物的阿兹夫定(捷倍安)、先声药业的先诺特韦片/利托那韦片组合包装(先诺欣),君实生物的氢溴酸氘瑞米德韦片(民得维)。据唐教授介绍,这五款药物不易受新冠病毒变异影响,可对新冠变异株产生抗病毒作用,也是《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诊疗方案(试行第十版)》推荐的抗新冠病毒口服药物。 抗病毒药物应尽早用,不同病程人群都可获益 “虽然我国新冠病毒感染的第一波已基本过去,但从国外的流行数据可以看到新冠病毒有可能会变成常驻病毒。当人群的免疫屏障一旦降低,可能会出现再感染;也有可能新的亚型导致反复感染。在感染早期,尤其是高风险人群,强烈建议最好是5天之内尽早使用抗病毒药物。如果用药过晚,产生炎症风暴,可能会出现相应的器官损伤。” 高风险人群范围的划分与管理也在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重症诊疗方案》(试行第四版)》中明确提到:对于未达到重症病例诊断标准,但出现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导致的肺炎且有以下情况之一者,亦可按重症病例管理: ①年龄>65岁; ②未…

    2023-03-13
    2.1K
  • 继连花清瘟后的又一抗疫中药,一文带你了解

    在新冠疫情防控中,连花清咳片也成了19个省(市)新冠中医药防治方案和指南的推荐用药。 连花清咳,是谁? 连花清咳片和连花清瘟“师出同门”,都是新冠肺炎较对照组,临床症状缓解率可达到98.61%,咳嗽咳痰缓解中位时间分别缩短3天,胸部CT表现改善率提高14%。连花清咳片可明显改善新冠肺炎患者咳嗽咳痰症状,提高呼吸功能,减轻肺损伤。 连花清咳片因其对于新冠病毒的基础、临床研究及实践中显示出的有效性安全性,此前已累计进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中医药干预指引》,世界中联《儿童新冠病毒感染者中成药防治方案》和19个省市的新冠中医药诊疗方案及居家指引推荐。 除了防治新冠,它还能缓解其他病症吗? 连花清咳的组方依据“宣肺泄热,化痰止咳”治法,融汇古方化裁,以东汉张仲景《伤寒论》麻杏石甘汤(麻黄、石膏、杏仁、

    2023-01-27 大健康
    2.2K
  • 连花清瘟、连花清咳入选《新冠病毒感染防治“两保一稳”清单》

    近日,中国中药协会依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及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制定发布的防治新冠疫情中医药方案(指南、指引),结合全国重点医药企业以岭药业及其独家品种连花清咳等列入。 ▲《新冠病毒感染防治“两保一稳”清单》发布通知截图 290种中成药产品,连花清瘟首位列入 据悉,各省市区政府中医药方案(指引、指南)中推荐的中药,包括中成药、医院制剂、方剂、外用药等多种类型。本次“两保一稳”清单仅列出了在国家药监局数据库中有生产批号的中药品种,总计290种药品。其中,中成药清单(成人)共计215种,中成药清单(儿童)共计75种。 本次清单按推荐频次排序,连花清瘟胶囊位列“两保一稳”中成药清单(成人)首位,连花清瘟颗粒、连花清咳片分列第3位、18位,展现了此类中成药在新冠病毒感染防治的积极作用。 ▲部分“两保一稳”中成药清单(成人) 发挥中医药优势,抓好“两保一稳”工作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中医药成为我国疫情防控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以集合传统经典名方及临床实践研制的呼吸系统创新中药连花清瘟、连花清咳为例,国家及多省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中医药防治方案/指南的推荐中,曾多次列入。 作为国家中医药重大成果“三方三药”之一,连花清瘟以中医络病理论“肺络证治”为指导,在新冠感染治疗中重点针对“疫毒袭肺、壅滞肺络”的病机特点,宣肺泄热,清瘟解毒。该药汲取了中医药两千年抗击疫病的用药经验,以东汉张仲景《伤寒杂病论》麻杏石甘汤与清代吴鞠通《温病条辨》银翘散为基础方,汲取明代吴又可《温疫论》治疫病用大黄的用药经验,同时配伍藿香芳香化湿护脾胃,红景天调节免疫固正气,由连翘、甘草13味药物组成,体现出“卫气同治、表里双解,先证用药、截断病势,整体调节、多靶治疗”的积极干预策略。 连花清咳与连花清瘟“师出同门”,同样源于中医络病理论中“肺络证治”的指导,重点针对新冠感染“痰热壅肺、气道壅滞”导致的咳嗽、咳痰,以“宣肺…

    2023-01-27
    2.4K
  • 连花清瘟治疗流感重在“对症”

    新冠肺炎的防治中发挥重要作用而被大家熟知,其实它在感冒、流感的临床治疗方面已经有多年的使用历史,被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流行性感冒诊疗方案》多次推荐。 当前很多患者或者医生使用中成药时,会看说明书使用。一说流感,在选择药物说明书中含有“治疗流行性感冒”的中成药后,却因不会分辨其病情是属于“风寒”还是“风热”,纠结于“寒”“热”之中难以抉择。 事实上,流感属于中医的“温病”范畴,发病之初的咽红、轻咳,其实也是体内蕴积热毒反应在上呼吸道的表现,至于流感一开始就表现为发热或高热、嗓子疼、咳嗽,更是热毒蕴结体内、袭击于肺的表现。有的学者认为流感有所谓“寒包火”之象,所谓的寒也是冬季风吹着凉,诱导了流感发生,寒不是主流,内火才是病的根本。 连花清瘟治流感,清瘟解毒、宣肺泄热。流感患者初期表现为发热或未发热、咽部发红、轻咳、无汗等症状,这属于风热犯卫证,也有不少患者一开始发病就表现为高热、咳嗽、痰黏不能顺畅咳出,口渴想喝水,嗓子疼痛、眼睛结膜充血等症状,这属于热毒袭肺证,这两类流感患者都可以选择连花清瘟作为治疗药物,而这两个型也基本代表了流感人群多数发病情况。 连花清瘟组方中汇聚了三个朝代治疗外感热病流行的著名方剂,如汉代张仲景的麻杏石甘汤、清代的银翘散等,其中麻黄、薄荷可以发散风热犯卫证患者的外邪;银花、连翘、板蓝根、贯众等可以治疗嗓子痛,杏仁、鱼腥草可以治疗咳嗽、咳痰,生石膏、大黄可以清肺泄热,让热毒袭肺证患者体内蕴积的火毒通过大便排出,整个药方组合针对的是发热、咳嗽、痰黏不能咳出、咽痛、乏力、肌肉酸痛等这样一个外感热病的症候群,协同发挥抗炎、抗病毒、止咳平喘、增强机体免疫作用。因此只要症候群相同,不论普通感冒、流感,还是新冠肺炎,都可以使用连花清瘟进行治疗。 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州医学院呼吸疾病国家重点实验室等多个科研机构实验证实,连花清瘟对甲型流感病毒(H1N1、H3N2)、乙型流感…

    2023-01-26
    2.0K
  • 中医药治疗推荐连花清咳《新冠感染基层诊疗和服务指南(第一版)》发布

    1月11日,中华医学会全科医学分会联合中华中医药学会全科医学分会、中华预防医学会呼吸病预防与控制专业委员会、中国基层呼吸疾病防治联盟,制定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基层诊疗和服务指南(第一版)》(以下简称“指南”),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治疗提出了对症支持治疗、抗病毒治疗、糖皮质激素、抗生素、抗凝治疗以及中医药治疗等六大治疗方案,为全面提高广大基层医务工作者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诊疗水平提供指导。 新冠疫情发生以来,中医药着眼于“祛邪扶正”,以不变应万变,在抗击呼吸道病毒感染性疾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成为疫情防控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此次发布的中医药治疗内容中,“指南”针对非高危人群(风热袭表证)低热,咽干咽痛,声音嘶哑,头胀痛,面赤,咳嗽,痰粘或黄,口干欲饮,苔薄黄,舌边尖红,脉浮数等临床表现,建议使用连花清咳片、六神丸等药物缓解临床症状,缩短病程。同时建议按照说明书剂量使用,症状消失即停止用药。其中,连花清咳片因其对于新冠病毒的基础、临床研究及实践中显示出的有效性安全性,此前已累计进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新冠病毒感染者居家中医药干预指引》,世界中联《儿童新冠病毒感染者中成药防治方案》和19个省市的新冠中医药诊疗方案及居家指引推荐。 连花清咳片是以络病理论为指导治疗外感咳嗽的创新中药,于2020年5月获批上市并于当年通过谈判进入医保。该产品具有“化痰止咳”的作用特点,其组方融汇东汉张仲景麻杏石甘汤宣肺泄热和明代叶文龄清金化痰汤清热化痰加减化裁而来,有助于减少痰液生成、降低痰液粘度、促进痰液排出,可以有效解决多种呼吸系统传染性或感染性疾病中,因病毒或细菌感染引起痰液阻滞气管,影响肺之通气换气功能,导致病变复发或加重的临床难题。同时,还具有保护气道黏膜,缓解气道痉挛,改善气道阻力,减少气道炎症反复发作导致的肺损伤及显著的镇咳作用。 疫情期间,连花清咳片开展了系列基础与临床研究。临床…

    2023-01-25
    1.8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