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弃百万年薪!证券公司前副总裁北川养鸡后传

“央视专访报道,年销10万多只,一千多位金融高管在吃。”

——这是北川“丘处鸡”农场在某招聘网站上的广告语。

2011年,生于1966年的邱大梁毅然辞去百万年薪的工作,在四川北川偏远山区投资建设了这个“国内最大的土鸡森林散养农场(非农业合作社)”。

当时朋友都觉得不可思议:他疯了,“脑子进水了”⋯⋯

过去,邱大梁被称为“邱处长”,缘于他曾在证监会系统任职十多年,历任股票发行审核科员、上市公司监管科长、稽查处副处长、信息调研处处长等职务,此后又曾出任过中山证券副总裁。

而这一背景,也让他弃政从农时在资本圈很是火了一把,CCTV七套《致富经》栏目还跟着做了个专题报道。对此,有人调侃式评论到:这从另一方面也反映了金融业的均值回归过程吧。

顺理成章。他所养殖的鸡被称作“邱处鸡”,后来邱大梁干脆注册了品牌商标“丘处鸡”。

转眼七年就过去了,最新消息显示:北川丘处鸡生态农场有限公司100%股权正在西南产权联合交易所挂牌转让,转让价2000万。

“天眼查”工商资料显示,北川丘处鸡生态农场有限公司是北川丘处鸡生态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承担生态放养鸡的生产、加工、销售。法人俞启霞,注册资本1000万。

而北川丘处鸡生态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的法人正是邱大梁,注册资本约2537万。股东有10个,其中邱大梁占股16.98%,北京兰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占股21.64%。

作为当地规模最大的放养鸡生产农场,北川丘处鸡生态农场曾被授予绵阳市农业重点龙头企业。

丘处鸡生态农场为什么要转让呢?

成都财经圈的金哥哥数次电话、微信联系邱大梁,但一直没有得到回复,或许本身就有难言之隐。

丘处鸡微信商城上的一张“再次通知”的图片,暴露了可能的秘密。

该通知表示:接林业局和环保局的最后整顿通知,公司将在3月20号停止所有平台销售以及兑换。请大家抓紧最后时间购买和兑换产品。

落款人为“北川丘处鸡生态农场”,落款时间是今年3月14日。

“接林业局和环保局的最后整顿通知”——在现实面前,理想、情怀总是不堪一击。

如今,“丘处鸡-邱大梁”依然是邱大梁的微信昵称,他的微信“个性签名”还是希望大家一起参与生态食品事业。

作为四川北川人,邱大梁1992年硕士毕业就去了深圳。2007年底,他离开证监会系统,决定下海,成了中山证券的副总裁,年薪超过百万。

然而,2011年,他竟然又要辞职,去做一门令朋友们大跌眼镜的生意——到山村养土鸡。

当时就有一些朋友表示不可理解,有的更是直言:邱大梁这个人脑袋有包,脑子进水了。

但金融圈还是有一些朋友也表示了对邱大梁想法的认可和支持——一方面,邱的人品还算不错,大家都希望能支持他一把;另一方面,人们更相信朋友之间的推荐,而金融圈子的人又恰好是一帮更关注食品安全的人。

于是,邱大梁辞职要养鸡的消息一传出,一天之内就筹到了500万投资资金。

在此背后,朋友们迫切等着“吃鸡”的呼声,要远远高于对投资收益率的关心。而本来纯粹的商业项目一旦带上了感情投资的色彩,后面的坡坡坎坎,金哥哥用脚趾头也想得到。

1、生意是生意,感情是感情

金融圈的人很少在家做饭——邱大梁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时间已快到2012年底了。

半年前,邱大梁的北川农场引进了2万多只当地品种的土鸡苗,林下放养,喝山泉,吃虫草,喂五谷,个个身手敏捷,如今已经到了出栏之时。

邱大梁给每只鸡定价将近200元,他精心挑选了最优质的2000多只鸡,要把他们免费送出去。他预期的是朋友们收货之后,就会马上品尝,然后会兴高采烈地给他打电话:你那个鸡好吃得很,香得很。

每每想到这一刻,邱大梁热血澎湃,干起活来,都特别有劲儿。

结果,土鸡寄出去了整整一个月了,他竟然没有等到一个电话。邱大梁憋不住了,一连打了几十个电话回访,结果大多数人说鸡还在冰箱里放着,还没有吃呢!他这才如梦初醒。

原来金融圈的朋友实际上很少在家做饭,这么重要的信息竟被他给忽略了——之前朋友们迫切等着“吃鸡”的呼声,所谓“你赶紧去养去生产”,其实更多是对他的一种感情支持,与商业无关。

那时,邱大梁的心里之难过、创业前后落差之大,可想而知。2万只鸡急等着要出栏,他没有了退路!

2、离开平台,你可能什么都不是

朋友圈的人倒是信任邱大梁,但是朋友们又不消费,不可能冰箱里都塞爆土鸡啊!谁愿意,又咋可能?这创业还没开始,难道就要迎来一场“大败局”吗?

离开平台,你可能什么都不是——这可能是邱大梁养鸡后意识到的第二个问题。

逢年过节,银行证券公司一般都要给客户送点小礼品。邱大梁就想着自己的土鸡能否被顺便打包出去。

据央视的报道,2013年春节前夕,邱大梁带着产品去北京推销。那一天,下着大雪,打不到车,挤不上地铁,他整整走了一个多小时,才走到那个单位。陪笑脸,说好话,目的一个,卖鸡!

然而,这样的推销却多半以失败告终。身为监管部门前处长、金融圈前高管的邱大梁心情灰冷到极点。

可还没等他喘一口气,禽流感又突如其来。就连之前说好下订单的单位,也都不要“丘处鸡”了。

鸡越养越亏。

市面上一斤鸡只要十几元,而自己养半年的鸡,一斤的成本就要30多元,卖就等于亏。一年之后,邱大梁走投无路,成本将近300万的鸡,最后只卖了70多万元。

3、跨界不容易,冷暖自知

新环境新挑战,几番折腾和市场检验之下,邱大梁决定一切从头开始。是啊,风风火火的创业,如果草草收场,又有几个人能甘心?何况,他还是叫邱大梁。

手头上的资金已经不多了,电子商务成了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2014年开始,愿赌不服输的邱大梁开始网上卖土鸡卖鸡蛋,他和伙伴们设计发明了鸡蛋摔不烂的包装,这也成为了CCTV报道中的“创富亮点”;在京东商城、天猫商城、微信商城开起了旗舰店;丘处鸡农场与深圳华强数字动漫公司携手推出了“熊出没”系列丘丘宝宝鸡蛋⋯⋯

线下,邱大梁在绵阳开了第一家丘处鸡味馆体验店;在成都机场附近的文昌路,他还开了一家丘处鸡生态餐饮园,主打“柴火鸡”。丘处鸡农场还实施了一项“百万农场主”计划,把关注食品安全和对生态农业感兴趣的人士聘为丘处鸡农场的“荣誉农场主”。

2015年3月,邱大梁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刚成功获得了第二轮千万级融资,而该笔融资将用于接下来丘处鸡土鸡林下放养标准化体系建设和线上营销的服务提升。

据前文所述,这家投资公司很可能就是北京兰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其在北川丘处鸡生态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占股21.64%。

北京兰溪投资是一家股权投资及项目运营机构,除了投资有丘处鸡,还投资了森宇文化、硅谷的智能多传感器体育项目等,据成都财经圈了解,该公司总经理张江红,生于1976年,曾在中信文化旅游产业投资公司任职高管。

只是谁能想到,三年后,因为“接林业局和环保局的最后整顿通知”,丘处鸡生态农场又要面临生死考验了。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邱大梁的“丘处鸡”还能走多远?

在早前接受央视采访时,邱大梁说过一段话值得深思——

做实业难,创业更难。

实业特别在食品行业,跟我之前做过的金融证券业比,确实这个做实业太难了。

说实话,经常也会反思,回头想这个选择对不对。

本文转自成都财经圈,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