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交收的微盘,撕去了大宗商品现货最后一块遮羞布

国内大宗商品现货电子市场发展还处在初级阶段,实物交收率本就不高,零交收的微盘再大行其道,下限一降到底。

大宗商品微交易或称微盘,到底更接近于金融工具还是赌博工具?对于这个问题,大家也许心知肚明。

将欲取之,必先与之。一些微盘平台深谙此道。免充值送现金券,或者充值1000元送500元,充值6000元送3000元……不怕你不好赌,只怕你不爱贪小便宜。当然,给你的,你未必能拿得走。

就目前而言,微盘铺天盖地,增加的是浮躁,冲淡的是情怀。国内大宗商品现货电子市场发展还处在初级阶段,实物交收率本就不高,零交收的微盘再大行其道,下限一降到底。

国内现货电子市场还是有不少有情怀的平台的。既服务实体客户,又谋得自身发展,LME的榜样就在那儿摆着,人家行,我为什么就不行?何况中国市场更广阔。

然而事与愿违,今天你推一家微盘,我坚守情怀;明天他又开了一家,我还能忍,看你擦边球能打多久。

什么?擦边球?看我们有酒喝,有肉吃,盆满钵满,活得好好的呀!

唉!算了,生存都成问题,还谈什么情怀!逆势不如顺势,人家做得,我为什么就做不得?

净化市场环境,维护市场健康发展。你虽不雅观但也没捅大娄子,我到底该管不该管?金融不金融,实体不实体,又该谁来管?

微交易、微盘

1、微盘交易铺天盖地

“6元即可投资贵金属”“低风险、低门槛”“T+0”“双向交易”“百姓秒懂秒玩”……近几个月来,国内的商品微交易电子盘(下称微盘)在网络上大肆造势、生长,如此广告语不断通过微信、QQ、网页等渠道冲击着大众的神经,白银、铜、原油等则是其最普遍的交易标的或“代号”。

在微盘的汹汹来势之下,国内大宗商品电子交易的门槛再次被大幅拉低,并形成娱乐化、博彩化势头,有圈内人士甚至开始将微盘与手游行业相提并论。在此过程中,市场呈现出新的监管空白。

之所以称微盘交易标的为“代号”,是因为目前的微盘交易几乎都不涉及实物交割,与标的物本身并无实际关联。微盘不仅不能归类于期货,说其是现货也极其勉强。以一家微盘平台自己的话说,微盘就是“一种通过预测交易资产在设定的时间内价格涨跌获利的金融工具”。从字里行间可知,“获利”是参与其交易的唯一目的,而“金融工具”显然是其自我拔高。

微盘交易的“微”,除代表其极低的资金门槛外,还代表着其交易渠道——微信平台。在这种上至白发老人、下至几岁孩童都玩的通信程序上交易,设计得自然要让百姓“秒懂秒玩”。

在微信中搜索“微盘”,列表中的交易及代理商平台不计其数。“现在微盘平台太多,数量都没法统计了,光是交易原油、贵金属品种的微盘在全国恐怕都有上百家。平台多了,总的蓄水池就大了。”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对期货日报记者表示。

2、二元期权大行其道

记者随机登录一家代理商平台,在其提供的四家交易平台中,点击进入一家名为“金德”的微盘平台,输入了姓名、身份证号、手机号等信息,短短几分钟就完成了在线开户。入金支付过程也是异常“便捷”,支持以微信支付或翼支付充值、提现。

记者电话联系了上述代理商平台所留的咨询电话。对方热情地描述了微盘低门槛、高收益、赚钱快等“优势”,并介绍了“金德微盘”的参与方式:单笔投资金额不是按照合约价值的百分比,而是按照100元的整数倍选择,最高1000元;交易品种包括南海铜、南海镍、南海锌和芳烃。

另外,与证券、期货以及诸多大宗商品现货电子盘交易不同,该微盘平台的交易需在每笔交易前自行选择到期时间,分为1分钟、3分钟、5分钟、15分钟、30分钟、1小时六档,而非开仓后择时平仓。例如,投资者选择100元、5分钟的买入开仓操作,5分钟后只要盘面价格高于买入时的价格,投入的资金即翻倍(需扣除手续费),反之100元则亏损殆尽。投资者同样可以选择卖出开仓操作。

“这不是有些类似于期权交易吗?”记者向这位代理商客服问道。

“对,这其实就属于国外市场流行的二元期权。”对方答复。这位客服还告诉记者,充值后可以进“群”,有经验丰富的老师喊单和指导。

之后,记者按照最低交易金额100元充值,在客服引导下,下载了YY语音软件,进入视频聊天群。入群后记者看到,几个交易品种的K线图在屏幕上来回切换,喊单老师按照“蜡烛图技术”不停地分析各品种三五分钟内的价格波动,并不时喊出入场指令。群成员已有700多位,文字交流区热闹非凡,既有“求教”也有晒盈亏的。“我亏1600了。”“亏6平1。”“连亏4单。”……除有少数人因盈利而得意洋洋外,更多的是因为做错方向而抱怨。

为验证喊单老师的准确度,记者严格按照其喊出的入场点位、方向和时间开仓。“经验丰富的老师”的分析似乎有几分道理,记者下单后,价格果然向其预测的方向振荡运行。而3分钟过后,当记者以为盈利而查看成交记录时却意外看到,上一单竟记录为平进平出。不久后,记者再次按照“老师”给出的指令进场,当时间还剩几秒钟,手机微盘上显示盈利额为100元。在记者信心满满以为这次即将盈利之时,“行情”却突然反转,大幅滑点,瞬间吞噬前几分钟涨幅,此单交易也转为亏损,投入的100元即刻归零。

“现在的微交易大多就是二元期权形式。”大宗商品市场专家、江苏雨凡投资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侯凡春告诉期货日报记者,此类交易方式要么是判断一定期限内的涨跌方向,要么是判断波动幅度。

实际上,市场监管部门此前已针对二元期权发出风险警示。2016年4月16日,中国证监会打击非法证券期货活动局在官网上称,很多二元期权网站平台打着“交易简单、便捷、回报快”等口号,利用互联网招揽投资者参与二元期权交易。这些网络平台交易的二元期权是从境外博彩业演变而来,其交易对象为未来某段时间外汇、股票等品种的价格走势,交易双方为网络平台与投资者,交易价格与收益事前确定,其实质是创造风险供投资者进行投机,不具备规避价格风险、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与证监会监管的期权及金融衍生品交易有着本质区别,其交易行为类似于赌博,已有地方公安机关以诈骗罪对二元期权网络平台进行立案查处。

从交易方式来看,目前火热的商品微盘与证监会警示的二元期权的确有相似之处,包括几乎都不具备规避价格风险、服务实体经济的功能,与大宗商品市场的属性基本脱钩。不过,目前监管部门尚未将微盘定义为非法证券期货活动等,微盘的盛宴还将继续。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0)
上一篇 2016-10-14 08:37
下一篇 2016-10-14 10:2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