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批趣头条、微鲤等赚钱类App:圈套重重,诱导用户拉人头涉嫌传销

【人民日报海外版】随着“低头族”不断增加,一些人却开始在寻常事上打起了主意。一批打着“看新闻、看视频、走路能赚钱”旗号的赚钱类APP频繁出现,吸引大量用户下载安装。然而,记者发现,赚钱APP并非真的能赚钱,从注册使用到现金提现,整个过程圈套重重,一不留神,不仅白费功夫,还可能掉入陷阱。

随处可见慎下载

“看个新闻就能把钱挣了”“走走路就可以领钱了”,赚钱类APP一般利用此类宣传语吸引用户,听起来毫不费劲的赚钱方式不禁令人心动。

赚钱了

北京某高校大学生小文告诉记者,自己在玩游戏、刷微博、看短视频时,经常会看到植入的赚钱类APP广告。“一看是‘趣头条’的广告,视频里称每天在‘趣头条’上看新闻达到一定时长可以挣零花钱。”小文说,“刷短视频时,还在页面底部看到过‘淘头条’‘微鲤’等多个赚钱APP。”

除了在各大网络平台植入广告之外,记者发现,多个应用商城中也存在大量赚钱类APP,涉及多个品类,阅读新闻赚钱、转发文章赚钱、试玩APP赚钱、走路运动赚钱、知识问答赚钱、问卷调查赚钱……关于赚钱类APP的经验贴也在网上随处可见,这些文章大多以诱惑性文字为标题,打着分享经验的幌子为APP做推广。

用户利用零散时间在手机上进行简单操作就可以获取一定回报,这一诱惑吸引了许多手机用户参与。不少APP采用“第一次注册奖励”吸引用户点击下载,而用户在初期获利尝到甜头后,又会在“成功推荐亲朋好友得奖励”的诱惑下向他人介绍,这些都加速了此类APP传播。

费时费力提现难

下载这些APP是否真的就能赚钱呢?一些用户使用后才发现,所谓的“赚钱”并没有那么容易,绝非简单看看新闻。

“广告上声称的收益和实际十分不符,第一次注册奖励几千金币,注册后发现几千金币实际还不到1块钱。”下载过某资讯类赚钱APP的小黄对记者说。根据该平台规定,阅读资讯、观看视频、分享新闻、签到等都可以换取金币。然而,按照兑换原则,用户至少要阅读四五百分钟的新闻资讯或者观看十几个小时的短视频,才能赚取1元钱,进而才能在该APP提现。“花费大量时间和精力赚这1块钱,很不值当。有些平台还要累积到一定数量的金额才能提现,1块钱不能提。”小黄说,最终,他选择了放弃这款下载量不错但根本赚不到钱的APP。

除了耗费精力之外,“赚钱”门槛越来越高也是小黄放弃的原因。“起初它会用一些丰厚的奖励让你觉得‘赚钱’很容易,不过后来,随着我的积分越来越多,它设置的任务门槛也越来越高。每天都需要完成许多繁琐且耗费时间的任务,实在令我不能忍受。”小黄说。

不过,完成不了任务并不重要,赚钱类APP早已为用户埋下了另一个“套路”——通过“拉人头”赚钱。记者发现,许多APP都设置了丰厚的推荐奖励,与看新闻赚钱相比,这种赚钱方式似乎轻松得多。拿趣头条来说,目前在趣头条上邀请一位用户可以得到9元,邀请越多赚得越多,最高可达13元/位。

而以走路能赚钱为噱头的趣步,则将拉人头数量与用户等级、收益挂钩。通过邀请的方式,赚钱类APP迅速在手机用户中推广开来。记者发现,目前,趣头条、微鲤分别占据苹果应用商店新闻类和社交类应用第5名、第7名。

审查把关严整治

业内人士表示,赚钱类APP大多利用丰厚的邀请奖励获取用户点击下载,进而赚取利益。而充斥这些APP内的,是大量广告和八卦、猎奇信息,内容质量堪忧。不少广告点入后并没有明确的产品信息、生产者和销售者信息,而是要求用户添加微信后依据对方的指导下单。

目前,一些地方已展开对赚钱类APP的整治。今年6月,上海市场监督管理局约谈趣头条、惠头条等聚合资讯类平台,要求相关企业加强广告发布前审查把关、加强互联网信息管理,杜绝发布虚假违法广告;同时提醒消费者,不要轻信此类玩手机、刷微信轻松赚钱的广告,以免上当受骗。

上海市场监管局表示,通过添加个人微信订购无资质的减肥、补肾等产品,可能购买到非法添加的有害产品,而且事后很难通过正当渠道进行消费维权,存在极高风险。

记者还发现,少数APP为了躲避监管,不在正规应用商店上架,而是选择在网络上发帖。与违法广告一样,这类APP均需要添加微信并依据对方的指导操作才能下载。

目前,赚钱类APP还处于法律真空状态,需要相关部门尽快制定法律法规加以规范。专家表示,赚不到钱才是赚钱APP的实质,而APP利用奖金诱导用户发展下线拉人头的行为涉嫌传销。

本文转载自人民日报海外版,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2)
上一篇 2019-08-14
下一篇 2019-08-15

相关推荐

  • 中国传销简史:北派简单粗暴遭受重创,南派继承创新发扬光大

    作者:王在伟 传销最早起源于美国的外汇储备,导致国内出现房产也不太不划算;即使想到国外投资,日本的资本管制又不让你把钱汇出去。就这样,一些焦头烂额的日本人上了传销的贼船,日本的传销规模在当时成为世界第一。 如今,中国的经济环境与当时的日本有很多相似之处,逐渐富起来的中国人也面临着“资产荒”。对中国来说,或许就像日本那样,通过一系列严苛的立法,让“日本生命”这样的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联合国家工商总局(广东深圳)反传销监测治理基地发布《腾讯2017年度传销态势感知白皮书》,详细分析了2017年传销发展态势及典型事件。 该《白皮书》显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腾讯安全反诈骗实验室共识别出3534个疑似传销平台,平台参与人数高达3176万。(笔者认为已经过亿) 一、国内传销在不同阶段的形式 传销1.0:前传销时代 “直销”和“传销”历来是傻傻分不清的。刚开始直销也叫传销,这种销售方式是口口相传,也就是“多层次分销”。这种销售模式也是从美国进口的。 中国传销的“鼻祖”——“日本生命”公司最早将传销带入了中国。上世纪80年代末,中国刚刚改革开放不久,“日本生命”在没有取得任何官方许可的情况下“偷渡”进入了深圳。 随后,这家公司在深圳成立中日合资公司“日宝来福”,将日本运来的原材料在深圳加工,最后以1性-2万元的价格销售磁性保护床垫(是日本售价的3倍)。 在发财梦的诱惑下,这家日本公司短时间内吸引了无数的中国民众,有的中国大学生甚至借

    2019-10-03
    14.8K
  • “我是小丑”IAC特大网络传销案告破 买千万别墅专门藏13亿现金

    近日,河南许昌建安区公安局通报一起特大网络传销案。主要犯罪嫌疑人操纵网络平台,从事传销活动。截至目前,警方已抓获主要嫌疑人27名,查扣涉案现金高达13亿元。 据了解,这家公司名叫“我是小丑”的网络公司,推出一款名为IAC的网络平台,IAC是“I AM CLOWN(我是小丑)”的简称,这个是声称要帮助每一个平凡小丑实现创富梦想的平台。因此IAC也称自己是一个公益组织,据说2016年2月于美国成立,如今的业务遍布七十多个国家。 在盈利方面,IAC推行名为“蚁群传播”的模式,大意是通过在平台上接取付费企业和各类广告主的广告任务,然后在自己的社交圈发放广告以完成任务,最后获得收益,将人脉成功变现的方式。 据内部人士介绍,IAC的日收益最高可达2.8%,折合年化收益超过了1000%。另外,在调查过程发现,IAC采取交会费和拉人头的方式吸收资金。平台投资收益更是惊人,动态+静态每天日息高达2%以上,拉的人越多奖励越多。 6月,IAC骗局被曝光,IAC官方团队宣布将转型ADC全新区块链技术开发的操作系统,继续借助

    2019-01-30
    4.4K
  • 公安部:严打互联网金融领域非法集资、网络传销、违法交易场所等经济犯罪

    据公安部官网,6月21日,全国公安机关2018年打击

    2018-06-22
    3.2K
  • 从西安到济南,从迪拜到越南……区块链庞氏骗局风迷全球

    战争中第一个牺牲者是真相,新技术的最先获利者往往是骗子。

    2018-04-18
    7.3K
  • 互金专委会曝光8家返现平台 天华创客购、云集品涉嫌传销

    主要表现形式包括:以“0元购物”为噱头吸引用户、商品价格大幅高于市场价格与涉嫌传销模式发展新客户等三种特性。

    2018-02-09 消费
    5.5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