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植系

  • 来自解直锟的证词 中植系也挺不容易

    很长一段时间里,金融大佬中植系”都只是传说般的存在。 “著名歌星毛阿敏丈夫”、“中央汇金公司总经理胞弟”……解直锟被贴上一个个标签,各种猜测和传言多年不息,但他从未回应。 说句老实话,金哥哥着实没想到一贯低调神秘的他,居然会以“证人证言”的形式出现在了一起国企高管受贿案的司法文书中。 一、证人解直锟证言 以下为证人解直锟证言,主要内容如下—— 我认识【中国大唐集团公司】原规划发展部主任刘立志,刘立志当时是大唐国际副总经理。 我与刘立志有经济往来。 1 我给刘立志这135万元钱的原因,是我任【中植集团公司】董事长期间,集团旗下多家公司与【中国大唐国际发电股份有限公司】有多笔业务往来。 刘立志当时任大唐国际副总经理,主管资本运营工作,我和刘立志联系较多。 我考虑和他处好关系,刘立志向我提出,我就给了他点钱。 具体时间我记不清了,大唐国际增发A股。 当时,总经理曹景山、副总经理刘立志做我的工作,让我公司购买20亿,并答应让我公司的利润能达到资金年化的15%。我们当时有会议纪要。我们当时就购买了20亿。 随后,大唐A股发行,我们赔了。 我找他们。 大唐又想与我们公司共同经营来解决我们公司亏损的问题,让我们公司整合内蒙古的小煤矿,大唐国际再行购买整合后的煤矿。 我们公司收购了【乾泰信托计划投资的。具体以财务为准。 过了一段时间,大唐国际把信托投资的20亿拿回去了,又从我们这拿走了5个亿的回报。 当时我不同意。 后来大唐国际的曹景山和刘立志找我,说以后再设立新的合作项目补足我们的亏损。 大约又过了半年,我们和大唐国际共同设立了40亿的并购基金,用于整合煤炭资源。 一个月之后,刘立志跟我说,审计署在审计大唐国际的时候,不同意大唐国际设立这个基金。 接着,这项并购基金就解体了。 我们支付了1.6亿的利息。 A股增发后,大唐国际为了兑现对我们的承诺,同时也是为了共同整合煤矿,就以煤炭预付款的…

    2020-12-17
    17.4K
  • 大股东占款还是财务造假,ST康得新在避重就轻?

    今日开盘,因15亿债券违约踏上风口浪尖的康得新,已正式加入ST大军,变成ST康得新。 ST康得新复盘即一字跌停,收报5.73元,跌幅4.98%。 01 昔日白马走下神坛 本来,ST康得新也是驰骋在A股上的一匹千亿市值大白马,去年前三季度还有20多亿利润,账上有150亿元现金,如今却15亿债都还不起。 1月16日,其就引来深交所的问询函,要求说明账面货币资金150.14亿元的存放地点,存在大额货币资金却债券违约的原因,并自查是否存在投资者还没等来回答,就迎接了一个又一个的雷爆,先是22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接着要被ST,然后又称自查发现大股东占款。 1月22日,许久未露面的康得新董事长钟玉,出席“18康得新SCP001”债券持有人会议,承认股票质押补仓。 现场有机构人士提问,占用资金有没有100亿元。钟玉称没有到100亿元,具体金额等证监局核查意见为准。 1月22日晚,康得新又公告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微信公众号股社区认为,这150亿,可能已经被大股东通过抽屉协议进行贷款输送。 这种手法也很容易理解,打个比方,上市公司有30个亿,大股东就去找银行,说我把这30亿存到你的银行,连理财都不买,就买活期利息,我们可以私下签协议抵押2年不动这笔钱,然后你们银行也借差不多30亿给我(大股东)2年。 对此,有业内人士对易简财经表示,上市公司的钱,也不是这么容易就被大股东掏空的。大额转走上市公司的钱,包括拿它当押品,审计都会查,除非跟银行或者审计串通。 从中报数据来看,货币资金167.81亿,应收利息5595.92万,按银行活期利率0.3%来算的话,基本符合。 所以,这笔钱真的被冻结当押品也是有可能的,不过这么大额的存款抵押,没有董事会决议是不行的,这不是贷个一两百万的事,贷亿级的,银行风控并不好过,肯定会要这些资料。 另外,ST康得新最大的股东,仅持24.05%的股份,上市公司不得为控股…

    2019-01-24
    3.1K
  • 宝塔实业重组之路成谜:扬州巨富撤退 中植系终止注资

    宝塔实业(000595)近日披露,拟终止收购江苏润兴中植系掌门人证监会已受理上述增发股份收购资产事项,但在最后关头,宝塔实业与解直锟始终无法就现金对价支付细节达成一致,导致增发作罢。证券时报记者获悉,解直锟希望至少维持收购计划中的现金支付与股份支付配比,这一要求未获满足。 研读方案,宝塔实业向解直锟方面的现金对价支付总额为7.34亿元,该笔资金来源是宝塔实业的配套募集资金。按计划,宝塔实业拟向宝塔石化等募资8.95亿元,其中宝塔石化拟出资5.34亿元。换言之,配募资金募集是影响宝塔实业资产收购的关键。 具体来看,假设一:宝塔实业不另行募集配套资金,则公司总股本将增加1.76亿股至5.48亿股,解直锟持股比例将为32.07%,而宝塔石化持股比例将从彼时的53.43%降至36.29%。此时,双方持股比例接近,宝塔石化控股权面临潜在威胁,非最佳交易方案。 假设二:宝塔实业募集8.95亿元配套资金,且宝塔石化参与其中的5.34亿元,则宝塔石化总股本将增加2.6亿股至6.32亿股,解直锟持股比例将为27.82%,而宝塔石化持股比例将从53.43%降至39.4%。此时,宝塔石化控股权暂不受潜在威胁。 股份支付比例越高,宝塔石化控股地位面临的潜在威胁就越大,反之,宝塔石化及宝塔实业面临的资金压力就越大。在维系控股地位与缓解资金压力之间,11.41亿元的股份支付及7.34亿元的现金支付便是平衡后的结果。不过解直锟希望在此基础上作出适当倾斜,这才有了公告披露的“无法就现金对价支付细节达成一致”。 宝塔石化财务不佳 对于宝塔实业而言,有分析认为,经由资产收购引入中植系是宝塔实业及宝塔石化的重要战略环节,宝塔石化寄望通过此次合作与中植系结成某一方面的利益捆绑体,进而触及中植系庞大的政商资源。 一位投行人士认为,宝塔实业收购润兴租赁仅构成一般意义上的重大资产重组,尚未发现重大瑕疵,获批概率较大,问…

    2016-06-09
    6.0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