蜂鸟矿机

  • 独家|因为100多万,陈伟星的蜂鸟矿机连收2张限高令

    既然连几千块的案件受理费都交不起,无法执行法院判决也是意料之中的。

    2021-05-13
    7.7K
  • 独家|3个月4次强制执行,资产被多次冻结 陈伟星的蜂鸟矿机“下落不明”

    近日,深圳市致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蜂鸟蜂鸟矿机自1月中旬以来第4次被强制执行,4次累计被执行金额258.69万元。 01 法院称“下落不明” 天府财经网注意到,蜂鸟矿机本次被执行案缘于公司与浙江成功电子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 去年8月,浙江成功电子有限公司因买卖合同纠纷起诉蜂鸟矿机,深圳南山区法院立案,并冻结蜂鸟矿机所持北京致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100万元注册资本),冻结期自2020年8月27日起至2023年8月26日止。 该案于去年10月一审开庭,蜂鸟矿机被判向原告支付货款123.5085万元及逾期支付货款的利息,并承担案件受理费7957.88元、保全费5000元。 但因蜂鸟矿机下落不明,法院于今年1月25日采用公告方式送达判决书。 根据《民事诉讼法》,受送达人下落不明,或者用其他方式无法送达的,公告送达。 4月2日,法院将蜂鸟矿机列为被执行人。这已是公司自今年1月15日以来第4次被强制执行,4次被执行总金额258.69万元。 企查查显示,蜂鸟矿机累计涉及官司30起,涉案总金额1384.8万元,绝大部分为买卖合同纠纷。 其中,在深圳市飞鸿达科技有限公司起诉蜂鸟矿机买卖合同纠纷案中,后者所持北京致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于2020年11月4日再次被冻结。 值得注意的是,在该案中,蜂鸟矿机因不服深圳南山区法院的一审判决,曾向深圳市中院提起上诉,却未能在法定期限内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导致上诉被自动撤回。 根据已公开裁判文书,蜂鸟矿机多次被执行财产保全,其名下64.55万元银行存款也被冻结。 02 社交帐号停更 深圳市致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月,控股股东为现货交付暨下一代芯片发布会。 陈伟星在会上表示,能源锚定作恶成本和记账人转账人分隔的方式,保证了安全性和独立性,代表着未来IPO招股书披露,蜂鸟矿机系公司2019年第四大客户,贡献了760…

    2021-04-05
    6.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