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因为100多万,陈伟星的蜂鸟矿机连收2张限高令

既然连几千块的案件受理费都交不起,无法执行法院判决也是意料之中的。

天府财经网消息,深圳南山区法院近期连续两次对深圳市致宸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蜂鸟矿机主体,以下简称“蜂鸟矿机”)限制高消费,所涉案由均为买卖合同纠纷。

交不起案件受理费

2020年7月,蜂鸟矿机因买卖合同纠纷,被深圳市飞鸿达科技有限公司送上被告席,其所持有的北京致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100万元注册资本)也被冻结。

一审败诉后,蜂鸟矿机因不服法院判决,向深圳市中院提起上诉,但未能在法定期限内预交二审案件受理费,导致上诉被自动撤回,维持一审裁决。

既然连几千块的案件受理费都交不起,无法履行偿付义务也是意料之中的。

今年1月,蜂鸟矿机被深圳南山区法院强制执行,执行标的78.34万元。

4月30日,深圳南山区法院下发限高令,限制蜂鸟矿机及其法定代表人罗俊章不得进行高消费。

值得一提的是,罗俊章还是中国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工会委员会的法定代表人,并投资了北京腾达共配商贸有限公司。

5月10日,深圳南山区法院又发出一张限高令。因与东莞市固亿五金制品有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蜂鸟矿机于今年4月被强制执行,这一次执行标的虽然只有26.07万元,但公司照旧未能执行,于是再次被“限高”。

企查查显示,今年以来,蜂鸟矿机已经5次被强制执行,被执行总金额284.76万元;累计涉及官司30余起,绝大多数为买卖合同纠纷,未来两个月还有6场官司等待开庭;公司持有的北京致宸信息技术有限公司100%股权已经两次被冻结,名下银行存款也被冻结。

陈伟星担任董事长

据天府财经网此前报道,蜂鸟矿机控股股东为“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的杭州泛顺科技有限公司,陈伟星为实控人。陈伟星曾以董事长身份出席蜂鸟矿机的发布会活动。 (详见《独家|3个月4次强制执行,资产被多次冻结 陈伟星的蜂鸟矿机“下落不明”》)

独家|3个月4次强制执行,资产被多次冻结 陈伟星的蜂鸟矿机“下落不明”

2019~2020年初,蜂鸟矿机发布了C7、H7、H9等版本的蜂鸟(Hummer)品牌矿机。其产品以高性能和高性价比为卖点,一度成为市场“黑马”,曾与蚂蚁、神马一起占据BTC热门矿机前列。

2019年,蜂鸟矿机还是芯原股份(688521.SH)第四大客户,为其贡献了7600.32万元营收。

2020年3月,蜂鸟与石榴矿池共同推出的Handshake ASIC矿机Mars H1开启期货发售,但这款产品市场反响一般,甚至有矿工称其为血本无归的“废铁”。

此后,蜂鸟矿机再无声音,其官网、微博、微信也陆续停更,Twitter也无任何推文。天府财经网曾联系蜂鸟矿机CEO刘志赟,但问及公司情况时对方不再回应。

天府财经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