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鑫农业

  • 水井坊核心战略产品提价20元 号称不涨价的危永标“食言”了

    天府财经获悉,近日白酒断崖式下跌,水井坊系列营收7.8亿元,同比下降51.4%。 水井坊·井台珍藏版 此前,天府财经在《水井坊高端梦碎业绩暴跌7成 危永标“来不逢时”回天乏力》报道中提到,水井坊不仅高端产品腰斩,中低端也不好卖。以“天号陈”“系列酒”为代表的中档酒也大幅下滑,上半年营收0.23亿元,同比下滑42.02%。公司的基酒业务更是直接归零,而去年同期基酒销售则为0.44亿元。 对于业绩暴跌七成,水井坊解释称,一是受疫情影响,二是上半年对发货节奏进行了控制。说直白一点就是,渠道动销不畅,经销商库存积压没办法拿货,进而导致现金流大幅下滑。水井坊上半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大幅下降为-2.02亿元,上年同期为5.04亿。 渠道方面的数据也能印证这一点,上半年公司动销大头的批发代理渠道营收7.26亿元,同比下跌50.91%;新渠道及团购营收0.78亿元,同比下跌53.55%。 股权激励悬了 这对于担任水井坊总经理刚满一年的危永标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2019年7月1日,卖洋酒的危永标取代卖啤酒的范祥福成为水井坊总经理。首秀媒体会上他豪情万丈地表示,“不拼酒量,拼业绩,希望水井坊的团队,未来能像蒙古人一样去征战,自己也将带领水井坊打下一个更大的市场。” 左为范祥福,右为危永标 为了更好地激励这位营销高手和核心高管、骨干,2019年7月,水井坊推出股权激励议案,董事长范祥福和总经理危永标均被授予3.87万股,授予价格为25.56元/股,按照7月27日收盘价86.49元计算,浮盈已经超过238%。 不过如今看来,这一股权激励怕是难以兑现。当时设置的解禁条件是:2019—2021年公司营收增长率平均值不低于对标企业平均水平的110%。对标企业为2018年营收排名前十的上市白酒企业,分别为:五粮液(000858.SZ)、泸州老窖(000568.SZ)、山西汾酒(600809.S…

    2020-09-03
    17.6K
  • 水井坊高端梦碎业绩暴跌7成 危永标“来不逢时”回天乏力

    时代的一粒尘埃,不光落在个人头上是一座山,落在大公司头上同样很压抑,这话用在担任年报非常惨淡。 01 上半年营收8.04亿元,同比下降近52%;净利1.03亿元,同比下降近70%。而且公司的业绩是呈大幅下滑的趋势,一季度营收7.29亿元,同比下滑21.63%,净利润1.91亿元,同比下滑12.64%。 也就说公司二季度仅实现营收6131.82万元,较去年同期的7.6亿元大跌91.93%;二季度净利润更是亏损8785.49万元,较去年同期盈利1.21亿元暴跌172.61%。更为悲观的是,天府财经注意到,公司此前业绩贡献占比超过9成的高端五粮液2成,1573、青花郎一成,其他都是伪高端。 高端腰斩,中低端也不好卖。以“天号陈”“系列酒”为代表的中档酒也大幅下滑,上半年营收0.23亿元,同比下滑42.02%。公司的基酒业务更是直接归零,而去年同期基酒销售则为4359.95万元。除了业绩大幅度下滑,水井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也大幅下降为-2.02亿元,而上年同期为5.04亿。 02 对此,水井坊公告称,“受疫情影响,销量减少,二季度市场消费场景得到一定恢复,但市场总体还是以消化库存为主,此外上半年也对发货节奏进行了控制,受上述因素影响,公司上半年收入、利润出现较大比例下滑。” 这话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渠道动销不畅,经销商库存积压没办法从公司拿货了,进而导致现金流大幅下滑。渠道方面的数据也能印证这一点,上半年公司动销大头的批发代理渠道7.26亿元,同比下跌50.91%;新渠道及团购营收0.78亿元,同比下跌53.55%。 尽管如此,水井坊表示,面对严峻的市场形势,将优化经销商布局,提升经销商经营能力;加快数字化转型。疫情和马太效应的叠加客观上加快了白酒行业的整合,从中长期来看,白酒行业的基本面依然向好,将根据市场复苏情况,持续捕捉消费者需求,继续专注发展核心产品和超高端产品。 虽然表…

    2020-07-28
    20.7K
  • 顺鑫农业发债又退地 牛栏山二锅头不好卖了?

    在前几日计划发行10亿元中期票据还贷后,白酒减速 2019年,顺鑫农业实现营收149亿元,同比增长23.4%,不过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分别只有8.73%和0.97%的增幅,分别录得8.09亿元和8亿元,增长势头大幅放缓。 与其余多数白酒猪肉、种畜、房地产、食品加工等多个板块,其中白酒是最核心板块。2019年,公司白酒业务实现营收102.9亿元,占总营收的69%,猪肉贡献22.6%的营收。 不过天府财经注意到,公司白酒业务的增长已较往年大幅放缓。2018年公司实现白酒收入92.78亿元,同比增长43.8%,2015~2017年白酒的增幅也均在12%以上。而2019年白酒业务的销量、消费升级的背景下,中低端酒面临较大的竞争压力。而到了今年上半年,白酒行业则普遍面临动销不畅等问题。 地产退出 顺鑫农业的第三大业务——房地产业则是连年亏损,以至于公司心灰意冷,打算彻底退出。 房产去化和项目整体处置同步推进,加快资金回笼。 房地产不但不贡献业绩,还成为债务拖累。据联合信用跟踪评级报告,截至2019年末,顺鑫农业房地产业务总投资107.41亿元,尚需投入24.71亿元,公司面临一定的资金支出压力。 到了今年,负债压力进一步上升。天府财经注意到,公司一季度现金流呈断崖式下跌,为-8.58亿元,同比大幅下滑462.8%。截至一季度末,公司负债总计125.81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1.69%,其中短期借款31亿元。 为此,顺鑫农业不得不通过举债借新还旧。近日,公司宣布拟发行10亿元中期票据,发行期限不超过3年,募集资金用于偿还或置换银行贷款、补充流动资金。在今年3月初时,顺鑫还发行了为期270日的5亿元规模疫情防控债,发行利率2.72%。

    2020-07-09
    2.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