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府财经首页
  2. 快消

水井坊高端梦碎业绩暴跌7成 危永标“来不逢时”回天乏力

时代的一粒尘埃,不光落在个人头上是一座山,落在大公司头上同样很压抑,这话用在担任水井坊(600779,SH)总经理刚满一年的危永标身上最为贴切不过,因为公司昨晚披露的半年报非常惨淡。

01

上半年营收8.04亿元,同比下降近52%;净利1.03亿元,同比下降近70%。而且公司的业绩是呈大幅下滑的趋势,一季度营收7.29亿元,同比下滑21.63%,净利润1.91亿元,同比下滑12.64%。

也就说公司二季度仅实现营收6131.82万元,较去年同期的7.6亿元大跌91.93%;二季度净利润更是亏损8785.49万元,较去年同期盈利1.21亿元暴跌172.61%。更为悲观的是,天府财经注意到,公司此前业绩贡献占比超过9成的高端白酒断崖式下跌,水井坊系列营收7.8亿元,同比下降51.4%。

水井坊高端梦碎业绩暴跌7成 危永标“来不逢时”回天乏力

水井坊·井台珍藏版

实际上,长久以来高端白酒一直都流传这样一个说法,茅台占7成,五粮液2成,1573、青花郎一成,其他都是伪高端。

高端腰斩,中低端也不好卖。以“天号陈”“系列酒”为代表的中档酒也大幅下滑,上半年营收0.23亿元,同比下滑42.02%。公司的基酒业务更是直接归零,而去年同期基酒销售则为4359.95万元。除了业绩大幅度下滑,水井坊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也大幅下降为-2.02亿元,而上年同期为5.04亿。

水井坊高端梦碎业绩暴跌7成 危永标“来不逢时”回天乏力

02

对此,水井坊公告称,“受疫情影响,销量减少,二季度市场消费场景得到一定恢复,但市场总体还是以消化库存为主,此外上半年也对发货节奏进行了控制,受上述因素影响,公司上半年收入、利润出现较大比例下滑。”

这话说的直白一点就是渠道动销不畅,经销商库存积压没办法从公司拿货了,进而导致现金流大幅下滑。渠道方面的数据也能印证这一点,上半年公司动销大头的批发代理渠道7.26亿元,同比下跌50.91%;新渠道及团购营收0.78亿元,同比下跌53.55%。

尽管如此,水井坊表示,面对严峻的市场形势,将优化经销商布局,提升经销商经营能力;加快数字化转型。疫情和马太效应的叠加客观上加快了白酒行业的整合,从中长期来看,白酒行业的基本面依然向好,将根据市场复苏情况,持续捕捉消费者需求,继续专注发展核心产品和超高端产品。

虽然表示看好白酒趋势,但是公司的销售投入却在降低。天府财经注意到,报告期内,水井坊销售费用2.94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5.62%。有分析指出,无论下半年白酒市场能否回暖,2020年度水井坊在去年基础上实现业绩增长已颇为困难。

03

这对于危永标来说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2019年7月1日,卖洋酒的危永标取代卖啤酒的范祥福成为水井坊总经理,首秀媒体会上他豪情万丈地表示,“不拼酒量,拼业绩,希望水井坊的团队,未来能像蒙古人一样去征战,自己也将带领水井坊打下一个更大的市场。”

水井坊高端梦碎业绩暴跌7成 危永标“来不逢时”回天乏力

左为范祥福,右为危永标

今年53岁的危永标有这样的底气,从过往履历看他确实是一个营销高手,香港大学理学学士、香港中文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历任全球第二大酒业集团保乐力加中国区董事总经理、保乐力加(亚洲)行政副总裁。

他在转战酒业之前,还在日化用品行业巨头宝洁公司沉浸多年,早在2000年,危永标就被任命为宝洁大中华区个人清洁用品事业部行销总监,8年内大陆区营业额翻了数十倍,变成香港的10倍以上。

2000年,危永标已做到华人在保洁公司中最高的位置,面对职场天花板选择转投Seagram(施格兰)洋酒公司,负责开发中国大陆市场,此后Seagram被保乐力加并购,危永标留在保乐力加,他在3年内将起瓦士在中国大陆原本不到6万箱的销量推到70万箱,升任亚太区的行销副总裁。

为了更好地激励这位营销高手和核心高管、骨干,2019年7月水井坊推出股权激励议案,董事长范祥福和总经理危永标均被授予3.87万股,授予价格为25.56元/股,天府财经按照7月27日收盘价86.49元计算,浮盈已经超过238%。

不过疫情的冲击这一股权激励怕是难以兑现,当时设置的解禁条件是,2019年、2020年、2021年公司营收增长率平均值不低于对标企业平均水平的110%,对标企业为2018年营收排名前十的上市白酒企业,分别为: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顺鑫农业、山西汾酒、古井贡酒、口子窖、今世缘、老白干酒。

水井坊或许也将成为营销高手危永标的滑铁卢。

天府财经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