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电科技攻击客户讹诈赖账 反被多家矿机企业围攻称其封测质量缺陷

中国四大矿机企业之一的芯动与中国芯片封测龙头企业长电科技(600584.SH)的纠纷还在持续。

5月1日、2日,双方互发声明进行解释。吴说区块链调查发现,除了芯动矿机,还有别的主流矿机企业表示因长电封测的质量问题受到损失。

4月30日长电科技接到《应诉通知书》,芯动索赔2500万美金,折合人民币约1.74亿人民币。长电方面则指责芯动赖账,2018年3月末芯动本应该付测试费800万美元,6月应付1325万美元,后芯动以质量不合格拒付。

5月1日晚,长电突然发布声明严厉攻击,指芯动自2017年起以虚假伪造商业文件非法骗取付款信用,继而在其比特币矿机产品遭遇断崖式滑坡的经营窘况下,捏造无端质量理由施压长电科技,长期拒付高额未付货款,是典型的商业欺诈和讹诈行为。

随后芯动科技发布声明,指长电刻意回避质量问题,散布不实信息抹黑,严重损害名誉,并称长电科技2018年3月发现质量问题后第一时间承认了问题,并派十多人的团队专程道歉,同意协商赔偿金额。2018年6月却突然扣押大量晶圆和芯片,开始回避赔偿谈判沟通。

长电科技攻击客户讹诈赖账 反被多家矿机企业围攻称其封测质量缺陷

芯动科技声明中还说,2018年3月到6月,在等待赔偿方案而未继续付款期间,长电科技自知理亏并未停止出货。但在2018年6月,长电科技突然扣押大量晶圆和芯片。

这段话翻译过来就是:芯动认为第一批次货物出现问题,要求长电赔偿,长电不赔芯动就不付封测的款。长电认为改进了封装,还在继续出货。到了6月,长电见对方一直不付,于是就扣押了晶圆和芯片。到了今天,那些芯片也早已成了废沙,芯动就更不会付款。

总而言之,双方各执一词,最终还要看法院的判决。但吴说区块链调查发现,除了芯动科技,还有矿机厂商因为类似的原因造成不小损失。

核心问题都在于长电用于矿机芯片封测的基板稳定性问题。IC封装基板为芯片提供电路连接、保护、支撑、散热、组装等功效,但长电封装的多个批次矿机芯片在密集空间进行大功率运转时,可能由于使用了高温锡膏,基板因为热胀冷缩出现分层以及管脚隐裂,进而导致矿机芯片出现不稳定的问题。

某矿机厂商负责人表示,因为封测属于芯片流程中技术含量比较低的一部分,所以矿机公司最初大多没有认为是封测出了问题。但经过多方比对后确认是长电的封测出现了问题。由于BTC芯片对温度非常敏感,所以封测难度较大,需要接近高端芯片的封测技术,而长电18年初主要业务都是低端封测,尚不具备这方面的实力,因此出现了该问题。

但有业内人士说,芯动可能为了采取更好的散热效果,采用了比较先进的高温锡膏封装技术,但在PCBA过炉阶段发现了基板分层和管角断裂的情况,长电于是建议采用中低温锡膏进行规避。但具体责任划分要看双方的责任条款,即采用某一新技术带来的后果由谁承认。

目前的交锋点可能还在于,究竟是基板出现问题,还是加工基板的技术出现了问题。长电只提供后者,基板有其他的厂商进行提供。这也长电声明中强调“我司加工环节无责”的原因。这句话的潜台词或许是承认整体存在质量问题,但不是长电加工的责任。

但芯动的声明明确指出,问题发生后对方不仅承认还提出了中低温锡膏的临时解决方案,并派出十多人的团队专程道歉。芯动被扣押的晶圆价值大于封装费数倍之多,3月后也在继续支付其他封装厂的封装费用,且3月-8月此类产品出货量创历史新高,不存在市场不好不出货的情况。

招股书显示,比特大陆封测合作伙伴包括日月光和长电科技,嘉楠也包括日月光、长电科技和矽品科技。其中台湾企业日月光已经并购矽品,占据市场份额的30%。不过据悉比特大陆、嘉楠和长电的合作都没有出现该问题,应是长电修复了这一问题。

2019年长电原控股股东逐渐减持公司股份,公司大股东变更为集成电路产业基金(持股19%)和中芯国际全资子公司芯电半导体(持股14.28%),中芯国际董事长周子学任长电科技董事长。中芯国际同时也是芯动IP业务的紧密合作伙伴,曾连续多年获得中芯国际颁发的最佳IP中国合作伙伴奖。

长电科技利润率较差。2019年全年实现营业收入235.26亿元;但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只有0.89亿元。2020年一季度收入为人民币57.08亿元,净利润为人民币1.34亿元。

芯动起诉的原因是什么?据知情人士透露,此前双方各有损失,因此暂且搁置。但长电科技近期更换了领导团队后开始追讨封测欠款,芯动自认为手握故障的证据,于是索性告上法庭起诉。但后续长电发出极其严厉的声明,芯动声明中也表示感到“突然”。

另一方面,长电选择在五一节股市收盘前发被诉消息,紧接着利用节日发动声明攻击,应是担心其股价受影响。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