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府财经首页
  2. 区块链

区块链,今夜不相信眼泪

治乱世,用重典。

2019年年末,监管层对虚拟币的强监管,似乎可以用这一句话来总结。

2018年4月,第一届世界区块链大会在澳门举行,被不少人看作是币圈的狂欢。但是几乎没有人知道这场大会到底说了什么干货,但有两张花边图片却几乎传遍了整个网络。

第一张:大妈占领区块链,背景板上的英文还出了错。

区块链,今夜不相信眼泪

第二张:邓紫棋受邀在大会上献唱《光年之外》和《喜欢你》,但不知为何被误传成了《泡沫》,几首歌名连起来颇有现实意味:

虽然对区块链的理解还远在光年之外,但面对高回报的投资仍然喜欢你,可惜太多虚拟币像阳光下的泡沫,是彩色的,就像被骗的我,是幸福的。

区块链,今夜不相信眼泪

2019年底,该破灭的泡沫终于到了破灭的时候。

野蛮生长的币圈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2017年8月,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与波场孙宇晨开了一场直播,在直播中发起波场币抢购活动,仅仅53秒,5亿个波场币被一抢而空!就连现在的李佳琪,也没有这么强的的“带货”能力。

中国银行法学研究会理事肖律师,向深蓝财经谈起我国虚拟币发展时说:“我国虚拟币从诞生到发展,最大的问题就是‘乱’。从业者乱,很多不法分子趁虚而入;投资者也乱,很多投资者连虚拟货币是什么都不知道,就盲目进入。”

但天下大乱之后,是天下大治。

很快,2017年9月4号,著名的“94禁令发布”,七部门出手,正式叫停ICO融资,将其定性为非法集资。一时间,几乎所有ICO平台被关,不少经历过“94禁令”的从业者回想起当初,都会说一句“九死一生”。

孙宇晨后来回忆说:“94”那一纸禁令,当场走了三个公司高管,拦都拦不住。老百姓极度恐慌,要求立刻把钱退了,一秒都不能等,那种恐惧是无以复加的。很多老百姓都带着刀上门,放脖子上,“要不就是把你的血放了,要不就把我自己血放了,反正立刻把以太坊打回给我们”。

类似的情形在2019年再度上演,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学习会议,明确要把区块链作为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

比特币一天内涨了40%,10月25日单天吸引55亿人民币入场。币圈从业者沉浸在政策带来的喜悦中,从来不会缺席的孙宇晨老师更是洋洋洒洒写了一篇小作文以明心志,甚至用上了一个非常有年代感的词:“平反”

区块链,今夜不相信眼泪

算不算平反不好说,但今年7月传出边控新闻的孙老师,确实没有回国。

一周之后,全国多地展开对虚拟币的摸排整治,大佬失联、交易所被查、实习生被拘。币圈风声鹤唳,从业者人人自危。据DeepFlow深流消息,何一表示:“如果非要往最恶劣的方向走,我也没什么可顾忌,最多’94’再来一次”,带着一股视死如归的士气。

《圣经》中说:日光之下,并无新事。

2019年年底,除了比特币,还有个话题很火——#第一批90后快30岁了#。

孙宇晨老师作为第一批90后,至少在区块链这个方面,比很多同龄人更有预见性。这批马上就要30岁的青年第一次听说比特币,大多数是在大学时期。

2011年,知乎上有一条“神预言”。有人问大三学生有6000元,有什么好的理财投资建议?

有人回答:“买比特币,保存好钱包文件,然后忘掉你有过6000元这回事,五年后再看看。”

区块链,今夜不相信眼泪

回答者是巴比特、比原链创始人刘志鹏,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是3美元,距离比特币诞生过去了3年。同年,国内第一个比特币交易平台——比特币中国正式上线。2013年,OKcoin和火币网相继成立,国内的虚拟币市场初具规模。但这个时候,占领区块链大会的大妈们估计还没有听说过比特币这个词。

刘志鹏所说的5年后,比特币确实迎来一波大幅上涨!2016年下半年,比特币价格不断上涨,终于在2017年1月3日突破1000美元(约合6930元人民币)。两天后又再次突破1000欧元(约合7290元人民币),峰值逼近9000元人民币。从2016年年初到2017年年初,一年内涨幅超过260%。

在一夜暴富的神话加持下,区块链作为比特币的底层技术,终于进入了公众的视野。且从一开始,就是以混乱和野蛮的形式出现。

几乎一夜之间各种区块链产品上线,好像前一天区块链还是个没听说过的新技术,今天区块链的专家就遍地都是了。蹭热点和圈钱的人远比真正的专业人士多,甚至有一些讲座和论坛的演讲嘉宾都直言:我确实不懂区块链。

随着虚拟货币的火爆,ICO的概念开始在国内兴起,币圈迎来了2017年的黑马——币安。2017年7月,赵长鹏筹集了1500万美金,在日本创立币安交易所。并正式启动ICO,发售平台代币BNC。到年底,币安就成为了全球TOP3的数字货币交易所。从2012年就开始创业的孙宇晨,也带着他的公链“波场”,开始崭露头角。

币安的CEO赵长鹏和CMO何一,都曾是OKcoin的联合创始人。面对“进击的币安”,二人的老东家选择静观其变。

然而这个“变”,却是“94禁令”带来的天翻地覆。

央行等七部门联合发布公告称,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非法从事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各类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应当立即停止,已完成代币发行融资的组织和个人应当做出清退等安排。

禁令一出,币圈开始了一场大清退!

最终,火币开通了境外网站,虽然主要客户仍然在国内,却对外宣称总部在新加坡,国内仅有区块链技术培训;OKcoin也将虚拟币业务转移到境外站点OKex,留在国内的同样只剩区块链孵化;币安彻底出走海外;波场也转向海外市场,孙宇晨甚至被传“跑路”。

资历最老的比特币中国,在经历了此次清退之后退出舞台,于2018年初被一家香港区块链投资基金收购。

《无间道》里说: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本文转自深蓝财经,内容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