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检察院人士独家解读:币圈人最易涉及的五大刑事类风险

作者为原检察院工作人员、现律师火伊婕,本文吴说区块链独家发布

2018年起,金融严监管的态势便未停止过。2019年币圈大起大落,10月刚被国家鼓励发展区块链技术的热潮鼓舞,11月各大清查整治通知,一夜之间94危机重燃。12月,本以为可以静待2020,月底又一波刑事案件集中宣判,各大智库也相继发布币圈刑事案件数据报告,再次为币圈人士敲响了警钟。

参考多家智库发布的报告,结合中国裁判文书网等权威网站,以2018、2019两年为期,以“区块链”为关键词,币圈涉刑的案件至少有350+件,远超同期同类民事行政类案件。而这仅仅是已生效的案件,不包括未判决、判决但未生效、未公开、未收录的案件。我们相信事实上远不止这个数量。

可见,刑事风险是当前币圈面临的主要风险点,也是高压线。通过近期相关判例研究,我们梳理了币圈人士最容易涉及的5大刑事风险,供参考。

政策法规

刑事风险一:盗窃罪——从偷矿机到偷电

最先说的是盗窃罪,这可能是大家意想不到的吧。

根据某智库最新发布的报告显示,盗窃罪约占币圈犯罪案件的40%。主要是盗窃矿机和盗窃电力,尤以后者为甚。其中,黑龙江、安徽、河南、河北四省是盗窃案件高发区域,其中电力盗窃案件几乎占据了全国的50%。这也可能和黑龙江大庆、安徽马鞍山等地资源丰富及监管较松有关。

众所周知,比特币、以太币等虚拟货币网络的PoW共识机制,要求必须有矿机才可能挖到币,而谁的算力高,挖出币的概率也就越大。高收益、高算力、高耗电性,催生了一系列的矿机盗窃案件和电力盗窃案件。随着购买矿机的成本逐步下降,窃电案件数量明显增加。

12月24日,镇江市丹徒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特大“挖矿机”盗电挖矿案,该案为新中国成立后江苏境内最大盗窃国有电力案件。被告人兰某锋等3人为了降低运行比特币“挖矿机”高额的电力成本,于2017年3月至2019年5月期间,通过互感器短接等方式,持续盗窃国家电力挖取比特币。被告人王某斌等7人予以提供帮助,并从中获利。其中,主犯兰某锋涉案金额高达1378.1383万元,被判处13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其余9名被告人分别获刑3年至13年不等。

盗窃罪的入罪标准全国各有不同,最低的只要1000元。总体而言,入罪门槛并不是很高,尤其是经济发达地区和案件高发地区。

前检察院人士独家解读:币圈人最易涉及的五大刑事类风险

从表格可以看出,盗窃罪面临的刑事处罚,基础刑是有期徒刑三年以下,最高可以判处无期徒刑。无论何种刑期,都需要判处罚金以示惩戒。罚金的多少根据犯罪情节等综合决定的,最高可以是盗窃数额的2倍之多。更严重的则是没收全部财产。

除此之外,部分法院还会在判决部分,对涉案的矿机等依法予以没收,上缴国库。

盗窃罪看似很小,但对被告人来说,基本是多重打击。正所谓偷电不成,补缴电费,失了自由,赔了罚金,丢了设备。

刑事风险二:涉计算机类犯罪——虚拟货币:财产or数据?

涉计算机犯罪,主要涉及的罪名有非法侵入计算机信息系统罪、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等等。

和币圈有什么关系?先看一个案例,案情并不复杂,但过程略略曲折。

被告人刘某、孟某林谎称收购以太币,待被害人朱某、倪某等人将60个以太币转至刘某指定钱包后,刘某即拉黑对方。事后,刘孟二人出售60个以太币共得款30余万元。

检察院以诈骗罪提起公诉,一审法院改判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判处刘、孟二人各有期徒刑三年十个月,并处罚金4万元。检察院以以太币具有财产属性,本案应定诈骗罪为由提起抗诉。二审法院不予支持,驳回抗诉,维持原判。

这起案件很好的说明了司法机关对虚拟货币性质的认知也没有明确定论。早期判决中,由于币圈金融化的影响,多数司法机关倾向于对此类犯罪认定为财产型犯罪,适用盗窃、诈骗等侵财类罪名。随着比特币、以太币、区块链等知识的普及,多数司法机关转变观念,认为此类虚拟货币是依据特定的算法通过大量的计算产生,实质上是动态的数据组合,其法律属性是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应以涉计算机类犯罪论处。但仍有部分地区和机关认为属于财产犯罪的,尤其是涉及比特币、以太币这两个流通性较强、被公众广泛接受的币种。

涉计算机犯罪,刑期一般不会太重,基础刑期是有期徒刑3年以下或者5年以下。换句话说,上面的案件若是认定诈骗罪,刑期一下子就上去了。部分计算机罪名可以并处罚金。

值得注意的是,全部相关罪名都可以成立单位犯罪,即可以追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刑事责任。

刑事风险三: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拉人头的掮客

虚拟货币项目一般都伴随着社群,不正确的拉人头运营方式便可能落入了传销的坑。如一些项目方,下沉到二三四线城市,开放路演、宣讲、地推,吸引投资,再以静态收益加动态收益等为名,诱导已入坑的投资人不断发展下线。

12月24日“U宝币”特大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在贺州市钟山县人民法院公开宣判。2018年1月,被告人王某凡纠集滕某等人创建“U宝”平台,发行虚拟货币U宝。平台注册会员高达17万余人,注册账号有47万之多。会员间形成金字塔型的传销组织体系。至案发时,涉案资金高达11亿7千多万元。最终王某凡作为首要分子,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2000万元。其余11人均被判处一年六个月至七年不等有期徒刑。

传销采用的主要方式是典型的掮客型惑客方式。一般都是假借销售、经营为名,参加者通过缴纳会费、购买商品、服务等才能获得加入资格,由参加者继续发展下线,形成一定顺序排列的层级体系。最后按照发展人员的数量计算薪酬或者奖励。

传销的核心问题在于本质上靠下线的钱来贴补上线,而不是靠正规的商品、服务经营活动来营利。无法维持经营活动的可持续性,一旦不能持续发展足够多的下线,便会面临资金流的断裂,从而导致众多投资人的亏损。

一旦传销组织达到了30人以上,并且层级在3级以上,便可以刑事处罚了。这里的3层包括组织者、领导者本人在的层级,也就是只要再发展两层下线就可以,入罪门槛相对较低。

根据犯罪情节的不同,轻则五年以下有期徒刑,重则五年以上,最高十五年有期徒刑。同样的,无论何种刑法,都需要并处罚金。

值得注意的是,本罪名,只处罚传销组织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比如发起、策划、协调、管理人员,还包括宣传、培训人员。对一般参与人是不处罚的,毕竟他们也是受害者。

刑事风险四: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严打资金盘

资金沉淀一直是个高危业务,容易涉嫌非法集资类犯罪。币圈最典型的非法集资就是资金盘模式,十几页的白皮书、几页ppt,几日间便可汇集高额资金。例如政府严厉打击的ICO,相关融资主体通过违规发售、流通代币,向投资者筹集资金或比特币、以太坊等虚拟货币。

禁令之下,部分公司别出心裁发明如IFO、IEO、IMO等类ICO模式,误以为可以规避ICO风险。实则不然,我国金融领域一直采用“穿透式”监管模式——无论如何包装、变幻形式,都要剥去层层外衣看到核心的本质。只要符合非法集资类犯罪的四项特征,便足以构成犯罪,主要涉嫌两个罪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

所谓非法集资类犯罪四项特征,指非法性、公开性、利诱性和社会性。简单说,便是融资方未经行政许可,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吸收资金,并承诺予以回报。

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和集资诈骗罪的区别在于,前者没有非法占有的目的,而后者有。怎么理解,简单说,前者本质上是无牌违规经营,后者呢,纯属圈钱割韭菜

两罪的入罪门槛也略有不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原则上牢记三个数字,20、30、10,吸收金额达到20万或者吸收人数超过30人或者造成直接金额损失10万。集资诈骗罪,金额达到10万即可。上述都是个人犯罪的标准。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项罪名,都可以成立单位犯罪,入罪标准是个人的五倍。

关于刑期,根据两罪的危害程度不同,量刑区间也相差较大。

前检察院人士独家解读:币圈人最易涉及的五大刑事类风险

刑事风险五:诈骗罪——大型兜底罪名

为什么把诈骗放最后?因为这个属于早期比较流行的罪名。任何一个新概念刚进入大众视野时,总会先被一帮骗子利用,再被一帮投资者利用。

诈骗罪,典型的空手套白狼,多是见钱眼开,打着“区块链”、“比特币”等旗号,捞一笔的心态。本质上,行骗不需要过多技术含量,只需要采用虚构事实或者隐瞒真相的方式,诱使他人产生错误认识从而交付财产即可。比如,利用虚拟货币交易平台诱骗他人充值、冒充虚拟货币客服谎称充值返利、以收购或者销售虚拟货币、挖矿机为由骗钱等。

12月23日,太原首例区块链交易虚拟货币的云币平台诈骗案告破,抓获犯罪嫌疑人72人,受害人达300余人,涉案价值3000余万元。

据悉,犯罪嫌疑人加设30倍的虚假杠杆,篡改虚拟货币交易走势图,直至“强行平仓”,让受害人误以为是行情下跌导致亏损,进而圈钱。

诈骗罪和集资诈骗罪,都属于诈骗行为,二者最核心的区别在于诈骗对象是否特定。由于诈骗罪对象相对范围较小,面临的处罚也相对较轻。根据诈骗金额及犯罪情节等不同,对应三种不同的刑期——三年以下,三年至十年,十年以上或无期徒刑。且无论刑期如何,都需要并处罚金,最严重可以没收财产。

和盗窃罪一样,各省市入罪标准不同,最低的3000元即可。需要注意的是,一旦涉及电信网络诈骗的,入罪门槛会更低,打击力度也会更大。

2020,“监管”一定是主旋律。合规运行,谨防刑事风险,才能走的更远更好。

作者火伊婕律师,擅长领域:互联网金融合规、刑事风险防控、刑事辩护。曾上海检察系统工作多年,主要负责涉互联网、涉金融案件,曾主办多家平台公司集资案件、跨国诈骗案、网络平台抓包软件负提案、大型互联网公司爬取数据案等。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2)
上一篇 2019-12-30
下一篇 2019-12-30

相关推荐

  • 币媛花名册首次来袭,天花板级别!清纯系~

    一、LUCKYBB 腿哥 鸡腿儿哥(@luckybb8888): 红颜之力,颠倒众生,扭转乾坤,因去年stepn跑鞋流行作为大使而爆红于网络,同样是发福利,luckybb会绑定热门项目及社区。 犹记得Stepn反作弊升级时一片哗然,好事者在群里发luckybb,社区舆论反转,一战成名,收获大量Stepn日本粉丝。每一个推特留言都耐心回复,若语带讥讽,她也不生气,情商恨比天高。 鸡腿儿最喜欢说一句话:这美妙的流动。。。 如今项目死了一大堆,但鸡腿儿一直活跃在项目的一线,pepe,ordi,

    2023-06-29 区块链
    121.6K
  • 温州帮敢死队血洗币圈,人人都是大韭菜!

    币圈十分,温州帮独占4分。

    2023-06-28
    28.8K
  • 推特“蓝鸟”变“狗头”,马斯克多次任性喊单面临2580亿集体诉讼

    马斯克再次“带货”狗狗币。4月4日,任性的马斯克突然将推特广为人知的蓝鸟标志变更为狗狗币表情头像,引发市场热议。受此影响,狗狗币日内涨幅最高超42%,总市值已超过130亿美元。 随后,马斯克还在推特发布含有狗狗币的图片,“一名警察在检查上面有蓝鸟标志的证件,但狗狗币头像却表示‘那已经是旧照了’。”目前,马斯克是否永久将推特Logo进行更改还尚未可知。同时,马斯克还在推特上发布了一张来自Punk 6259推出的ARd系列中的“SeizeJPGs” AIr支持使用狗狗币支付等;SpaceX公司将其中一颗发射的卫星命名为“DOGE-1”;马斯克还曾以开玩笑口吻表示狗狗币应该是推特订阅的一种可接受的付款方式。此外,马斯克个人和特斯拉均持有狗狗币。 而在2022年3月,马斯克曾在推特上提问称,“是否需要一个新平台?”有网友评论称,买下推特并把蓝鸟标志换狗头。对此,马斯克回复称:“哈哈,那太恶心了”。时隔一年,马斯克“兑现了承诺”,不仅成功收购了推特,还将推特蓝鸟标志换成狗狗表情包。 马斯克效应下,不仅让全球越来越多的360倍以上后让价格崩盘,以获取利润、曝光度并获得乐趣。同时,该诉讼还要求禁止马斯克及旗下多家公司进一步推广狗狗币。 对此,马斯克及特斯拉律师称,狗狗币投资者对马斯克“无伤大雅且经常是愚蠢的推文”提起的诉讼是一部“幻想小说”。投资者从未解释马斯克如何进行欺诈,或者他隐瞒了什么风险。马斯克的“狗狗币Rulz”和“没有高点,没有低点,只有DOGE”等发言过于模糊,无法支撑欺诈指控。在推特上发布关于一种合法

    2023-04-05
    31.7K
  • 以PPP为名进行非法集资 金诚集团高管被集体判刑

    开庭审理近半年之后,金诚集团非法集资450亿余元。 具体来看,2009年5月至2014年底,韦某等人非法募集资金80亿余元。 2015年起,韦某等人利用PPP项目和自营项目发行配资金。 募集资金仅有少量投入对应项目,大部分被用于还本付息。期间,募集境外基金(投资人在境外交付)共6亿余元;将其他项目募集资金共计27亿元转到境外。 2016年5月至2017年1月,为逃避监管,韦某等人借用上海某管理人发行基金,募集资金15亿余元。2017年起,通过收购管理人杭州某杉及北京某轩,并发行基金,募集资金43亿余元。 其中,只有约80亿实际投入PPP项目,房产、奢侈品等用途。 截至案发,金诚集团账面未兑付198亿,扣除已付收益,实际未兑付约172亿,再减去目前已追讨款项,造成损失约164亿元,不包括尚未变现的资产。 据悉,金诚集团非吸案共涉及27人,分三批审理,前二批各11人,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提起公诉。其余5人韦杰、徐黎云、蒋雪琦、傅康洲、吴昊天,以涉嫌集资诈骗罪提起公诉。 根据规定,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最高刑期10年,集资诈骗罪最高刑期无期。 一审判决如下: 1、被告人胡瑜,自2016年起先后任诚泽金开公司战略发展总监、规划委员会主任,案发前系金诚集团高级管理人员,分管集团法务部、人事部、信息技术部,参与重大决策,制定考核制度,协同韦杰共同设计金诚集团化运作模式并通过隐形控制的基金管理人为关联企业募集资金,设立新城镇基金等作为金诚集团资金池使用的基金。 胡瑜所涉募集金额为227余亿元,投资人损失为150余亿元,个人获利为240余万元,判处有期徒刑8年。 2、被告人刘鹏,自2011年起入职金诚集团后,曾任财富部副总裁,负责财富二部的基金销售工作,2016年起任新城镇集团副总裁,负责项目的寻找、洽谈以及事后任部分项目公司总经理,对项目进行管理。 刘鹏所涉募集金额为25余亿元,投资人损…

    2021-11-10
    4.4K
  • 央行通报一起利用比特币洗钱典型案例 已提供给FATF

    今日,中国人民银行通报一起利用集资诈骗罪,仍将部分赃款换成比特币,并将密钥发送给潜逃境外的丈夫,供其在境外兑换使用,其行为构成洗钱罪。 虚拟货币洗钱的成功案例,提供给国际反洗钱组织金融行动特别工作组(FATF),向国际社会介绍了中国经验。 央行表示,利用虚拟货币跨境兑换,将犯罪所得及收益换成境外法定货币或财产,是洗钱犯罪新手段,洗钱数额以兑换虚拟货币实际支付的资金数额计算。要按照虚拟货币交易流程,收集行为人将赃款转换为虚拟货币、将虚拟货币兑换成法币、或使用虚拟货币的交易记录等证据,包括比特币地址、密钥,行为人与比特币持有者的联络信息和资金流向数据等。 案件回顾 2015年8月—2018年10月,丈夫陈某波注册成立金融信息服务公司,未经国家有关部门批准,以公司名义向社会公开宣传定期固定收益数字货币虚假宣传诱骗客户在该平台充值、交易,虚构平台交易数据,并通过限制大额提现提币、谎称黑客盗币等方式掩盖资金缺口,拖延甚至拒绝非法集资款中的300万元转至妻子陈某枝个人银行账户。2018年8月,为转移财产,掩饰、隐瞒犯罪所得,二人离婚。 2018年11月3日,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对陈某波以涉嫌集资诈骗立案侦查,涉案金额1200余万元,陈某波潜逃境外。 2018年10月底至11月底,前妻明知丈夫涉嫌集资诈骗罪被公安机关调查、立案侦查并逃往境外,仍将上述300万元转至前夫个人银行账户,供其在境外使用。 并按照前夫指示,将前夫用非法集资款购买的车辆以90余万元的低价出售,随后在前夫组建的

    2021-03-20
    4.9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