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牛投资创始人尹鑫鑫:国防军工将成为2020年新领军人

时代发展到今天,新兴科技已经改变了我们的生活和生产方式。自2019年国家推出科创板以来,交织以中美贸易战的特殊时代背景,国产软件和芯片板块个股轮番表现,不可不谓之精彩。

而今年春节期间爆发的新冠疫情让中国,也让世界经济高速前进的脚步暂时停歇。时值一季报密集公布,我们预期,一季度将有大量上市公司业绩出现不同程度亏损或者大幅下挫。在这种严峻的形势之下,我们发现了新的板块机会已经逐渐浮出水面。

重新定义价值投资

对于身处A股市场的投资者而言,近些年听到最多的就是价值投资理念。很多投资者也在坚持自己所理解的价值投资理念进行投资,但到了年底盘点结算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价值投资理念不但没有帮助自己赚钱,甚至还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亏损。那什么才是价值投资?

这里面有一个对于趋势和未来的判断,即我们认为,现在的中国市场,已经在开始实践美国市场的投资理念。为什么美国的市场如此崇尚投资高精尖的公司?根本原因在于如果这个公司最终获得成功,那么它将彻底改变我们的生活。

所以四个方面的标准进入了我们的视野:公司的研发水平,核心技术,持续成长性以及社会价值。这也是为什么在这个特殊的历史时点,我们认为需要站出来发声并重新定义价值投资。

什么是价值投资?掌握核心科技,体现最高的社会价值。请大家耐心体味这短短的一句话。

新军工周期及大逻辑

航空发动机

4月8日的中央政治局会议听取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和全国复工复产情况调研汇报,分析国内外疫情防控和经济运行形势,研究部署落实常态化疫情防控举措、全面推进复工复产工作。而在会议中明确提出了“面对严峻复杂的国际疫情和世界经济形势,我们要坚持底线思维,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表述,我们认为,疫情之中及之后的中美博弈将成为重要复杂形势的具体表现。

自2018年中美贸易战开始至2019年加剧,国产替代开始真正深入国心民心。而整个2018年到2019年,以硬件领域的半导体国产替代,以软件领域的安全可控国产替代已经打足市场预期,尤其是国家在集成电路领域给予的政策资金支持力度空前。

奔牛投资认为,除去半导体和安可的国产替代必须迅速推进落地之外,国防军工的国产替代也势必出现根本性新局面。我们基于这样的预判,将其定义为新军工周期。

为什么国防军工国产替代出现了这么高的新预期?

以民用航空发动机为例,国产C919大飞机即将量产,但其最核心部件国产商业发动机CJ-1000A还没有研制定型,而C919现在使用的LEAP-1C发动机是由美国通用电气与法国SNECMA合资的CFM国际公司研制的大型喷气客机发动机,

如果LEAP-1C进口受阻,将直接影响C919的量产和商业化。同样危机的局面还出现在军用高端芯片之中,我国的军工IGBT芯片完全被国外企业垄断,而IGBT芯片的重要意义在于它是工业控制和自动化领域最核心元器件,能够实现精准调控,也是未来开关器件的重要应用方向,对军用器件关键环节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我们看到,中美两国军工在空中力量的细分赛道上存在非常大的差距,而军事航空又是未来大国博弈的重要方面。

习近平总书记曾明确指出:在引进高新技术上不能抱任何幻想,核心技术尤其是国防科技技术是花钱买不来的。只有把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才能真正掌握竞争和发展的主动权,才能从根本上保障国家经济安全、国防安全和其他安全。

中美两国无论从军费开支绝对数值还是GDP占比都存在明显差距,而随着博弈形势加剧,这种局面也将持续下去。

近年来,我国国防预算占比GDP数值也在逐年提升:2019年GDP增速6.1%,国防预算增速7.5%,超过GDP增速1.4个百分点;预计2020年在GDP出现较明显下滑的情况下,国防预算增速有望进一步提升。

同时2020年又是军品“十三五”采购周期的最后落地时间,加之我国军队建设的第一阶段目标即2020年基本实现机械化、信息化建设取得重大进展、战略能力较大提升的叠加因素共同发酵,军工投入高增长预期非常确定。

奔牛投资认为,2020年开启的新军工周期,预期国家在国防军工上的资金投入及政策支持力度将超过国家集成电路大基金。新军工进入发展快车道已非常确定。

2016年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AECC)在北京正式成立,2017年我国两机专项(航空发动机,燃气轮机)正式实施。航发集团作为我国航空发动机研制的绝对核心单位,承载着我国航空发动机国产替代、自主可控的历史使命。

今年2月,《华尔街日报》曾报道美国政府正考虑阻止CFM向中国出售LEAP-1C发动机,这对截至2019年底已获超1000架C919意向订单的我国商用大飞机而言无疑是巨大的冲击。而我们据此预判,此事件无论最终是否落地,都将加速我国商用航空发动机的研发速度和投入力度,国产商用航空发动机CJ-1000也将定型商用。

航发集团作为中央直接管理的军工企业,由国资委、北京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由于航空发动机产业难度高、投资大、周期长,因此是典型的寡头垄断型航业。

作为参与航空发动机整机集成制造的航发动力(600893),是我国航空发动机制造龙头,涵盖多型主力航发产品及外贸转包生产业务;而航发科技(600391)则是航空发动机整机及零部件主要供应商,主要产品包括机匣、钣金、叶片、轴承等;另一家航发集团的A股上市公司航发控制(000738)从事航空发动机控制系统及衍生产品生产,是我国航发控制系统的领军企业。

卫星互联网

低轨卫星是卫星互联网产业链中最重要环节,而卫星互联网则是承担着国家战略安全的重要使命。一方面,卫星互联网在国防军工中的绝密导弹部署、加密军用通信环节起到打通串联的作用,对网络的安全性及排他性有极高要求;另一方面,卫星互联网又是商用环节中信息的重要中间桥梁。

低轨卫星现在在国内主要有两股力量在参与建设,包括以航天科技集团、航天科工集团为代表的国家队,以及银河航天、九天微星为代表的民营资本。而我们认为,航天科技和航天科工将是现阶段我国低轨卫星最中坚的主导力量。

“鸿雁星座”和“虹云工程”是航天科技和航天科工两大集团主导的低轨卫星商业航天项目,而国防军工中的低轨卫星项目由于涉及较多国家机密,可供参考信息有限。作为航天科技第五研究院控股的上市主体中国卫星(600118),在国内微小卫星研制发面占据绝对主导地位,并具备雄厚的卫星研制实力,在卫星互联网整个产业链中扮演着关键硬件的核心供应者的角色。而归属于航天科

工集团的中国卫通(601698)则是国内唯一一个商用卫星电信运营商,接下来将充分受益于产业扩张带来的卫星互联网后端市场。

理念性结论

从2015年年中之后,军工板块经历了长达近5年的漫长调整,整个板块估值已明显处于历史底部区间。今年一季度,热热闹闹的各类科技ETF及私募将热钱投向已经涨到较高历史位置的半导体等方向,但对国防军工的硬逻辑却重视不足。今年美国政府考虑阻止向中国出售飞机发动机的事件,实际上再次为我们敲响警钟,贸易战的林林总总又再次浮现眼前。

奔牛投资一直坚信,在中国股票市场长期生存的最重要法则是引领市场理念而非成为市场理念的跟随者。我们非常确信政府将在国防军工新周期中给出超过历史水平的支持与投入力度,国防军工也将成为逆周期的新领军人。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