晶科能源扣非净利大降,核心产品毛利率下滑,存货高企资金受限多

在这波光伏头部企业回A浪潮中,晶科能源(688223.SH)直到今年才完成登陆科创板,显得相对珊珊来迟。4月末,距离登陆A股市场不到3个月后,晶科能源交出了第一份年报“成绩单”,扣非净利润却大降,显示出相对“掉队”的趋势。

根据公司解释,是2021年光伏组件主要原材料硅料价格不断上涨,带动硅片价格随之上涨,光伏组件产业链价格无法实现及时有效传导,公司产品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所致。

然而症结仅限于外部吗?实际上,在这场硅料涨价潮中,即使是一体化组件企业,盈利能力也出现分化。《碳中和日报》将晶科与隆基、天合、晶澳进行对比,发现差距并不小,不仅是这“四小龙”中2021年净利润最低的一家,明显短板还包括:锁料能力不足、资产负债率高、资金使用效率低等。

因为在资本市场的进度差距,晶科已经有所掉队。对晶科来说,回A只是开始,现在还远未到放松的时候。

竞争加剧毛利受挫

根据晶科能源发布的2021年年报,公司实现收入405.7亿元,同比增长20.53%;实现归母净利润11.41亿元,同比增长9.59%;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5.3亿元,同比下降41.74%。

晶科能源扣非净利大降,核心产品毛利率下滑,存货高企资金受限多

规模增长的同时,主业的利润反而下滑,致使晶科能源2021年毛利率受挫,下滑1.54个百分点至13.4%。其中,最主要的光伏组件板块营收376.6亿元,同比增加15.8%,占全年营收的92.83%,毛利率为13.4%,同比减少1.69个百分点。

《碳中和日报》了解到,去年光伏产业链上游的原辅料涨价较多,使公司深受影响;另外近年来国内光伏补贴退潮、国内光伏组件厂商大幅扩产带来的竞争加剧,使得晶科能源组件产品向下游涨价的通道并不通畅。

据悉,公司组件产品销售均价在2020年11月下降至最低点1.53元/W,其后价格才逐渐有所回升。价格上看,全年组件含税销售均价1.91元/W。

而长江证券研报则指出,因公司2021年尚未回A,资金相比于同行存在短板,进而造成产能偏旧,大尺寸出货占比偏低(全年不足50%),电池外采比例接近一半,同时国际运费价格飙升,上述因素综合造成公司面临一定盈利压力,单瓦净利预计在1.5-2分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在年报的收益中,有高达6.11亿元是非经常性损益,甚至超过了扣非净利润,主要来源包括政府补贴和汇兑收益。不过,根据4月28日晚间公司发布的一季报,非经常性损益为1.01亿元同比有所减少,这部分收益的未来持续性存在疑问。

不过一季报也显示,晶科能源的盈利出现好转,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6.81亿元,同比增长86.42%;归母净利润4.01亿元,同比增长66.39%;归母扣非净利润3亿元,同比增长287.78%。对于业绩提升,公司表示,主要系全球市场需求旺盛,公司发挥全球化布局,本土化经营的战略优势,光伏组件出货量大幅增加所致。

出货排名一退再退

晶科能源的终端产品为太阳能光伏组件,生产环节中间品包括硅棒/硅锭、硅片、电池片,已建立了垂直一体化的产能。根据年报,2021年公司向全球发送共25.24GW太阳能产品,其中组件出货22.23GW。

据悉,晶科能源曾于2016年至2019年位居全球光伏组件出货量第一,但之后却有所下滑,于2020年被隆基股份超过。随后节节败退,2021年又被天合光能、晶澳科技赶超,退居第四。

光伏领域权威机构PV InfoLink最新发布的2021年全球组件出货排名显示,2021年的TOP 10出货商与2020年基本相同,但其中变化最大的就是晶科能源,2020年全球组件出货排名第二,2021年位列第四。

这与其在产业链涨价潮中为稳住利润暂时调整了产品销售策略有关,晶科能源在招股说明书中提及,由于硅料价格不断上涨等原因,2021年上半年,公司策略性地减少了低价组件订单的获取与执行,对于低价订单与客户进行议价、商谈延长交货时间,并根据市场供需及价格情况增加了硅片和电池片的对外销售。

不过,根据年报成绩单,晶科能源与同行的差距仍然不小。2021年,隆基股份、天合光能、晶澳科技、晶科能源分别实现营收809亿元、445亿元、413亿元、405亿元,晶科能源并没有掉队,但在盈利方面,上述公司却远远超出晶科能源。且这样的情况已持续了两年:2020年,这四家公司中晶科能源的净利也是最低的。

对于业绩不如预期的原因,在2021年报中晶科能源认为,这是硅料价格不断上涨,带动硅片价格随之上涨,组件产业链价格无法实现及时有效传导,公司产品利润空间被进一步压缩所致。

《碳中和日报》向业内了解到,晶科能源之所以受到的不利影响更大,是因为对硅料的备货准备不足,签订的锁料长期订单也不够,导致晶科能源的拿料价格高于同行业竞争对手。

财务指标风险较大

不容忽视的是,晶科能源还存在资产负债率偏高的风险。近年财务数据显示,2019年末-2021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9.94%、75.24%和81.40%。尤其2021年末达到近年高点,在隆基股份、天合光能、晶澳科技、晶科能源四家公司中,晶科能源的资产负债率是最高的,而光伏行业平均水准约在51%。

另外,2021年年报显示,由于国际物流紧张,导致晶科能源内部各公司之间组件调货运输速度放缓,存货余额水平有所上升,达到132.50亿元,比上年增加48.87亿元。

存货余额较高可能影响公司资金周转速度和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降低资金使用效率。2019年末-2021年末,公司速动比率分别为0.85倍、0.88倍和0.74倍,则低于光伏行业可比公司。

并且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还有大部分资产与资金使用受限。截至2021年末,公司受限资产余额为233.59亿元,主要为银行保证金以及公司为取得融资进行的资产抵押等。受到限制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10.27亿元,占公司货币资金余额比例较高,形成原因系定期存单质押用于开具承兑汇票、信用证、保函、借款;票据承兑、保函、信用证等保证金。

高负债率本就使得晶科能源筹措资金难度增大,因此公司寄希望于上市后,借助资本市场融资工具逐步降低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不过,2021年公司经营业绩也出现下滑,且现金净流出2.52亿元,叠加高比率受限制现金的影响,将对公司资金链产生一定压力。

这是成功回A的第一年,此后晶科能源能够扭转局面吗?《碳中和日报》将会持续关注。

本文转载自碳中和日报,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3)
上一篇 2022-05-09 13:19
下一篇 2022-05-11 16:0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