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来股份投资光伏没钱任性:印尼电池工厂告吹 实控人多次跑路未果

今年在光伏领域投资动作频繁的中来股份(300393.SZ),近日突然踩下急刹车,重要国际项目还未砸出水花便戛然而止。其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在印度尼西亚投资建设1GW电池和1GW电池组件制造工厂。

公司给出的理由主要是受国际环境影响,然而《碳中和日报》注意到,近期东南亚光伏市场频繁迎来利好,拜登政府宣布暂时豁免东南亚四国光伏组件关税,中来股份的理由实在缺乏说服力,只能体现公司近年频繁投资下,主业上缺乏方向感的一面。

中来股份投资光伏没钱任性:印尼电池工厂告吹 实控人多次跑路未果

实际上,在查阅公司近两年的公告后,《碳中和日报》发现,公司项目告吹并非只是个例。更值得注意的是,实际控制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妻二人还多次“跑路”,连续三次想抛售控股权却未果。在不稳定的局面下,自2021年开始,公司被监管问询近15次。

01

谜一般的海外项目

中来股份这项投资最早见于2021年3月,其公告称,控股子公司泰州中来将与印度尼西亚PTLenAgraEnergy公司(或其关联公司)合作,共同建设1GW电池和1GW电池组件制造工厂,用于开拓海外市场。

根据中来股份介绍,PTLenAgraEnergy的母公司是印度尼西亚本地国企,业务涵盖多项电力及油气能源基础服务,资源丰富,实力雄厚。但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中来股份针对该项目只披露了一次进展计划,合作方却不见了踪影。

2021年7月19日,在公告中,中来股份提到,“经各方综合考虑,基于公司发展规划同时避免因此带来的市场机遇损失,公司拟先自行在印度尼西亚设立子公司实施印尼项目一期“年产500MWN型双面高效组件项目。”

可以看出,在这份公告中,外界很难确认PTLenAgraEnergy公司到底有没有参与此次建厂事件,又或者,其到底参与了多少?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在印尼建厂是否只是公司搞出的一个噱头。

而当中来股份再次提到这次海外投资,就是今年6月13日这次项目终止公告了。对于项目告吹,中来股份给出的理由是,“鉴于新冠疫情反复,美国对东南亚部分光伏制造企业发起反规避调查等贸易强制措施,以及俄乌冲突造成全球物资短缺、供应链不畅、金融动荡等因素,导致全球光伏供应链和区域市场环境重大变化,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的海外投资项目建设周期及预期效果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公司的解释看似非常合理,把国际上的不确定因素均列个了遍,然而《碳中和日报》发现,就在近日,美国在较高的通胀压力下正在降低了对中国光伏产品的贸易易壁垒,另外有消息称,拜登政府宣布暂时豁免东南亚四国光伏组件关税。

从这点看,中来股份取消在印尼投建项目似乎缺乏说服力。

02

业绩平平却爱杠杆

查阅中来股份的公告便可知,这已经不是中来股份第一次“放鸽子”了。今年3月23日晚,中来股份发布定增预案,拟募资25亿元,其中17.5亿元用于年产16GW高效单晶电池智能工厂项目(一期),剩余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就在4月22日,公司又宣布终止定增计划。该计划从预案到终止,前后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看起来有点儿戏。

中来股份似乎不是在募资扩产,就是在募资扩产的路上。3月25日前后,中来股份发布公告称计划斥资140亿元进军上游硅料端。消息公布便立即遭到深交所的问询。监管表示,目前公司帐上实际可支配的货币资金仅有4.1亿元,这意味着公司需要35倍杠杆才能筹集资金,钱将从哪里来?

业绩方面,虽然光伏行业迎来大行情,但中来股份也没有撑起市场期待。公司2021年实现营收58.19亿元,同比增14.45%;归母净利润为-3.13亿元,同比下降424.19%,这也是公司2014年上市后的首亏。

中来股份投资光伏没钱任性:印尼电池工厂告吹 实控人多次跑路未果

据了解,这两年公司的净利润表现一直不佳。2020年,中来股份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60.26%至9665.84万元。而这其中的原因,竟是公司杠杆投资的理财踩了大雷。

2020年,中来股份曾斥资2亿元购买泓盛资产、前海正帆管理的四支私募基金产品,重仓济民制药、奇信股份等爆雷股票,且还使用了杠杆,造成基金净值仅仅2020年12月一个月便暴跌97.18%,亏损1.587亿元。

对比来看,中来股份的一季报表现还算亮眼,营收与净利润均实现较高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3.99亿元,同比减少了375.79%。可见,公司的大规模投资所带来的现金流压力仍在扩大。

一直以来,中来股份的野心很大,从国内到国外,从电池组件到上游硅料,公司似乎都想涉足,但是理想很丰满,在现实中,公司的开展的项目多部分难达预期。

03

一年半受问询15次

纵观近年中来股份在市场上的表现,实在有些“任性”,公司除了在项目上反复“溜投资者”之外,也毫不介意“蹭热点”。

比如去年6月29日,中来股份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中来与华为联合打造整县分布式光伏全场景解决方案》,除此之外,公司还在互动平台密集回应与华为及分布式光伏话题。

消息发出后,中来公司股价便迅速飙升至涨停。据《碳中和日报》统计,2021年6月29日到7月5日,短短5个交易日,公司的股价涨幅接近66%,市值增加约61亿元。

中来股份投资光伏没钱任性:印尼电池工厂告吹 实控人多次跑路未果

然而,就在公司股价飙升之际,公司第四大股东嘉兴聚力伍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于2021年7月1日便主动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1035万股,减持套现金额达到1.3亿元。同年7月15日,中来股份员工持股计划通过大宗交易套现6348.49万元。

上述减持行为,和中来股份公众号发文、互动易回复和华为的合作、二级市场股价连续拉高等高度重合,引来了市场的一片质疑之声。

时间再回到2020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妻二人还多次“跑路”,连续三次想卖身却频频告吹。

第一次在2020年6月18日,林建伟、张育政夫妇拟将其直接持有的合计约1.47亿股股份,分次协议转让给贵州乌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但时隔不到2个月,8月9日,中来股份宣布与乌江能源的合作终止;

第二次在2020年8月9日,林建伟、张育夫妇拟将股份转让给杭锅股份。然而,此次交易又在10月20日宣告终止;

两次股权转让均告吹后才过了不到三个月,林建伟、张育政又找到新买家。2020年10月23日,中来股份称,林建伟夫妇拟让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为公司新任实控人。

然而,公司的易主风波并没有结束,2021年3月4日,林建伟再次与姜堰道得签署协议终止相关表决权委托事项。在相关公告中,公司认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仍为林建伟、张育政。

控制权不稳定的情形下,深交所便开始多次向中来股份下发关注函。据《碳中和日报》统计,自从2021年以来,公司收到的关注函便近7封,问询函近8封。其中提及了包括上述的各种违规行为。

中来股份能否用实际行动有效回应来自监管与市场的质疑?《碳中和日报》将会持续关注。

本文转载自碳中和日报,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22-06-22
下一篇 2022-06-30

相关推荐

  • 光伏下游又要面临“不可承受之轻”?产能过剩周期中全行业进入微利时代

    据国家光伏新增装机量21.32GW,环比提升56.5%,今年前十一月新增装机累计达163.88GW,全年装机量有望达到180GW。更乐观的预测则认为,随着第一批大基地在1231之前并网,今年新增装机有望达到200GW,这几乎是2021年装机量(53GW)接近四倍。 今年以来,随着硅料供应瓶颈消除,组件价格几乎“半价”促销,同样让组件厂压力颇大。多位头部企业高管呼吁,低价组件伤害全行业,预计组件价格在明年将迎来反弹。 全年装机有望实现200GW 临近年末,光伏行业依然能传来振奋消息: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统计,针对今年我国光伏新增装机量的情况,在今年已上调一次装机预期的基础上,二次上调预测数据,预计今年新增装机量为160GW至180GW,集中式和分布式开发并举。全球装机则由305-350GW上调至345-390GW。 事实上,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的预测还稍有保守。有关负责人提到,考虑到第一批风光大基地必须在年底前并网,全年集中式光伏新增装机还有提高。另根据行业机构统计,全年装机在直流侧预计达到200GW。 根据光伏行业协会数据,今年前10个月,我国光伏新增装机超过140GW,同比增长145%,属于近10年来最高增速,且多数月份的同比增长都超过了100%,3月份最高超过了400%。 在上游制造方面,各环节均创下新高。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国内多晶硅产量约114万吨,硅片产量约460GW,电池产量约404GW,组件产量约367GW,同比增速分别为86%、79%、74%、72%,上述产量规模均已超2022年全年水平。 不过,根据机构统计,2023年硅片、电池片和组件环节产能预计均将超过800GW,远超终端需求预测,由此引发的产能过剩现状,几乎成了各环节企业普遍面临的风险。国金证券在研报中预测,2024年全球光伏需求同比增长30%至490GWac(对应组件安装量约650GW、产量650-…

    2023-12-27
    2.6K
  • 电池技术三分天下格局已显 谁能笑傲2024光伏江湖?

    12月下旬,持续一年的电池技术迭代赛持续升温,在隆基绿能以HBC技术刷新单结硅电池效率转换世界纪录后,爱旭股份紧随其后发布业内首款双面BC组件,以填补集中式电站市场空缺。 与前代PERC技术不同,N型时代的技术路线更呈现“百花齐放”的显著特点,围绕何为“主流”的比拼还在继续。目前,晶科天合光能、东方日升和华晟5GW义乌工厂达产后,今年底会形成25GW电池和组件的ABC产能;后续到2024年济南等基地的建设,ABC产能会达到40GW以上。 叠层电池欲“搅局” 在BC电池之外,叠层电池是提升光电转换效率的另一条路径。根据现有条件,单结晶硅电池量产的最终效率预计在27%附近,而要实现30%以上的转换效率,叠层几乎是最可行技术。今年11月初,隆基绿能宣布,其自主研发的晶硅-钙钛矿叠层电池效率达到33.9%,成为目前全球晶硅—钙钛矿叠层电池效率的最高纪录。 由于叠层电池通常底电池部分基于晶硅电池,顶电池采用的是钙钛矿。因此,在晶硅电池技术相对成熟的条件下,仍处于产业化初期的钙钛矿就更受关注。极电光能总裁于振瑞在日前表示,钙钛矿产业化还需两大关键技术的突破,一是大面积下的效率提升,二是达成并验证25年寿命。 据沈文忠介绍,晶硅-钙钛矿的叠层电池是未来的发展重点。据他介绍,钙钛矿电池量产平均效率很难达到20%以上,单纯的钙钛矿要挑战晶硅是很难的。钙钛矿只有用在晶硅上,做晶硅做不到的事情,钙钛矿的优势才能发挥出来。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主流N型电池均可实现叠层技术。光伏领域的应用潜力。 业内分析认为,叠层电池作为一种新兴的技术,在特定领域有较好的应用需求,但目前叠层电池的成本较高,还需要通过技术创新和规模效应来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 对此,华晟新能源董事长徐晓华也认为,从长期来看,异质结钙钛矿叠层电池则是“双碳”时代的最佳技术选择,有望实现30%量产转化效率,推动光伏发电成为有史以来最便宜的…

    2023-12-27
    2.3K
  • 华东重机“甩包袱”提速 原东家保底7亿购回 轻装上阵快速发展光伏

    为了加快转型“追光”脚步,华东重机(002685.SZ)即将剥离业绩表现欠佳的数控机床业务,进一步改善业务结构规划及优化未来战略布局。 根据华东重机10月19日公告,全资子公司广东润星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润星科技”)100%股权在深圳联合产权眼镜财经》关注到,本次转让将有一个“保底”的选项,若在挂牌期间仍未能征集到意向受让方,华东重机第一大股东周文元所控制的广东元元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元科技”)将以7亿元的交易对价受让上述资产。 近年来,受行业周期等因素影响,以润星科技为主体开展的数控机床业务经营规模出现下滑。如果能够顺利售出,业内认为,将会利于华东重机改善财务状况和业绩指标,同时增厚公司营运资金储备,便于聚焦资源集中力量,实现业务转型和公司长期可持续发展。 若征集无人报名,原实控人将以7亿元回购 10月19日,华东重机披露,公司董事会同意将全资子公司润星科技100%股权在深圳联合产权交易所进行第三次公开挂牌转让,并将挂牌价格下调至7亿元。本次挂牌起止日期预计为10月20日至11月2日。 由于润星科技占毛利率分别为5.42%、6.38%及23.82%,近年集装箱装卸设备业务收入规模同比增长迅速,2022年以来毛利率水平有所改善。 据悉,公司集装箱装卸设备业务收入增长主要系国内整体经济复苏推动港机市场景气度回升,以及海外重点客户新加坡港务集团(PSA)项目进展较为顺利,完成项目验收交付。 通过本次交易,上市公司将剥离盈利能力不佳的智能数控机床业务,专注于集装箱装卸设备以及年报中表示,计划到2024年建设30GW N型高效光伏电池片产能,至2025年建设50GW N型高效光伏电池片产能。 华东重机认为,通过拓展光伏电池组件生产业务,以实现业务结构优化和转型升级,除公司自身经营现金流,出售标的资产可以进一步增厚公司资金储备,以满足业务结构转型带来的整体资金需求。

    2023-10-22
    7.0K
  • 柬埔寨王国副首相孙占托高度赞扬西港特区发展所取得的成果,并表示将加大力度支持西港特区建设

    9月11日,柬埔寨副首相、中柬政府间协调委员会柬方主席、发展理事会第一副主席孙占托在柬埔寨投资委员会秘书长谢无敌、西哈努克省省长郭宗仁等官员的陪同下实地考察西哈努克港经济特区,详细了解特区近年来取得的发展成果。西港特区公司董事长陈坚刚、副总经理刘连池、黄焕华等陪同参观座谈。 孙占托阁下一行走访了荣勤木业(柬埔寨)有限公司、通用轮胎科技(柬埔寨)有限公司、SOL光伏科技(柬埔寨)有限公司三家区内企业,听取了企业负责人关于生产经营情况的介绍。随后参观了共建“

    2023-09-12 资本
    14.3K
  • 跨界转型一波三折 江苏阳光“光伏梦”停留在纸面

    在光伏行业跨界玩家中,不得不提江苏阳光(600220.SH),这家公司位于江苏无锡,其实控人陆克平数次大手笔投资光伏产业,但均未能获得成功。 去年公司在220亿元项目后,光伏业务从内蒙古转向了宁夏。《碳中和日报》注意到,其实在十几年前,江苏阳光曾投资设立的控股子公司宁夏硅业于2006年至2012年间从事多晶硅业务,2008年,因多晶硅市场低迷,宁夏硅业停产,并于2013年进入破产程序,2016年破产程序完成,2019年注销工商登记。 去年,江苏阳光抛出重磅投资计划,公司拟在内蒙古设立全资子公司内蒙古澄安新新能源全产业链项目,总建设用地面积约2000亩,建设“10万吨多晶硅、10GW单晶拉棒(包括切片)、10GW电池片及组件项目,同时建设10GW光伏电站项目”。 至此,公司正式官宣全面向光伏领域转型,合计投资高达220亿元。 但在这之后,公司项目进展颇为不顺——根据公司此前发布的《终止内蒙古对外投资事项的公告》显示,在与包头市政府协议签署后,公司因为产业政策、地方政策和当地实际情况等有关客观因素,投资所需条件在包头不能尽快实现,无法按照前述《投资合作协议》立即开展项目。 这一公告为江苏阳光的包头项目蒙上了一层阴影。 此后,江苏阳光公告披露,拟由全资子公司宁夏澄安与宁夏石嘴山市人民政府签订《合作协议》,拟在宁夏石嘴山经济技术开发区项目规划建设年产10万吨高纯多晶硅项目和年产10GW拉晶切片、10GW电池片和10GW组件项目。公司拟先行投资建设年产5万吨高纯多晶硅项目,项目投资金额约50亿元。 《碳中和日报》了解到,此次宁夏项目预计2023年上半年开工,工程建设期1.5年,投产后第二年达产,预计项目实施分为六个阶段。 但江苏阳光宁夏项目无论是投资金额还是项目内容都出现了缩水——从内蒙古项目的220亿变为了50亿,10GW光伏电站项目也消失不见。 光伏上游价格战恐“逼退”新玩家 《…

    2023-08-05
    2.8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