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来股份投资光伏没钱任性:印尼电池工厂告吹 实控人多次跑路未果

今年在光伏领域投资动作频繁的中来股份(300393.SZ),近日突然踩下急刹车,重要国际项目还未砸出水花便戛然而止。其发布公告称,公司决定终止在印度尼西亚投资建设1GW电池和1GW电池组件制造工厂。

公司给出的理由主要是受国际环境影响,然而《碳中和日报》注意到,近期东南亚光伏市场频繁迎来利好,拜登政府宣布暂时豁免东南亚四国光伏组件关税,中来股份的理由实在缺乏说服力,只能体现公司近年频繁投资下,主业上缺乏方向感的一面。

中来股份投资光伏没钱任性:印尼电池工厂告吹 实控人多次跑路未果

实际上,在查阅公司近两年的公告后,《碳中和日报》发现,公司项目告吹并非只是个例。更值得注意的是,实际控制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妻二人还多次“跑路”,连续三次想抛售控股权却未果。在不稳定的局面下,自2021年开始,公司被监管问询近15次。

01

谜一般的海外项目

中来股份这项投资最早见于2021年3月,其公告称,控股子公司泰州中来将与印度尼西亚PTLenAgraEnergy公司(或其关联公司)合作,共同建设1GW电池和1GW电池组件制造工厂,用于开拓海外市场。

根据中来股份介绍,PTLenAgraEnergy的母公司是印度尼西亚本地国企,业务涵盖多项电力及油气能源基础服务,资源丰富,实力雄厚。但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中来股份针对该项目只披露了一次进展计划,合作方却不见了踪影。

2021年7月19日,在公告中,中来股份提到,“经各方综合考虑,基于公司发展规划同时避免因此带来的市场机遇损失,公司拟先自行在印度尼西亚设立子公司实施印尼项目一期“年产500MWN型双面高效组件项目。”

可以看出,在这份公告中,外界很难确认PTLenAgraEnergy公司到底有没有参与此次建厂事件,又或者,其到底参与了多少?这不得不让人怀疑在印尼建厂是否只是公司搞出的一个噱头。

而当中来股份再次提到这次海外投资,就是今年6月13日这次项目终止公告了。对于项目告吹,中来股份给出的理由是,“鉴于新冠疫情反复,美国对东南亚部分光伏制造企业发起反规避调查等贸易强制措施,以及俄乌冲突造成全球物资短缺、供应链不畅、金融动荡等因素,导致全球光伏供应链和区域市场环境重大变化,公司在印度尼西亚的海外投资项目建设周期及预期效果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公司的解释看似非常合理,把国际上的不确定因素均列个了遍,然而《碳中和日报》发现,就在近日,美国在较高的通胀压力下正在降低了对中国光伏产品的贸易易壁垒,另外有消息称,拜登政府宣布暂时豁免东南亚四国光伏组件关税。

从这点看,中来股份取消在印尼投建项目似乎缺乏说服力。

02

业绩平平却爱杠杆

查阅中来股份的公告便可知,这已经不是中来股份第一次“放鸽子”了。今年3月23日晚,中来股份发布定增预案,拟募资25亿元,其中17.5亿元用于年产16GW高效单晶电池智能工厂项目(一期),剩余资金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然而就在4月22日,公司又宣布终止定增计划。该计划从预案到终止,前后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看起来有点儿戏。

中来股份似乎不是在募资扩产,就是在募资扩产的路上。3月25日前后,中来股份发布公告称计划斥资140亿元进军上游硅料端。消息公布便立即遭到深交所的问询。监管表示,目前公司帐上实际可支配的货币资金仅有4.1亿元,这意味着公司需要35倍杠杆才能筹集资金,钱将从哪里来?

业绩方面,虽然光伏行业迎来大行情,但中来股份也没有撑起市场期待。公司2021年实现营收58.19亿元,同比增14.45%;归母净利润为-3.13亿元,同比下降424.19%,这也是公司2014年上市后的首亏。

中来股份投资光伏没钱任性:印尼电池工厂告吹 实控人多次跑路未果

据了解,这两年公司的净利润表现一直不佳。2020年,中来股份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60.26%至9665.84万元。而这其中的原因,竟是公司杠杆投资的理财踩了大雷。

2020年,中来股份曾斥资2亿元购买泓盛资产、前海正帆管理的四支私募基金产品,重仓济民制药、奇信股份等爆雷股票,且还使用了杠杆,造成基金净值仅仅2020年12月一个月便暴跌97.18%,亏损1.587亿元。

对比来看,中来股份的一季报表现还算亮眼,营收与净利润均实现较高增长,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为-3.99亿元,同比减少了375.79%。可见,公司的大规模投资所带来的现金流压力仍在扩大。

一直以来,中来股份的野心很大,从国内到国外,从电池组件到上游硅料,公司似乎都想涉足,但是理想很丰满,在现实中,公司的开展的项目多部分难达预期。

03

一年半受问询15次

纵观近年中来股份在市场上的表现,实在有些“任性”,公司除了在项目上反复“溜投资者”之外,也毫不介意“蹭热点”。

比如去年6月29日,中来股份通过其官方微信公众号发布文章《中来与华为联合打造整县分布式光伏全场景解决方案》,除此之外,公司还在互动平台密集回应与华为及分布式光伏话题。

消息发出后,中来公司股价便迅速飙升至涨停。据《碳中和日报》统计,2021年6月29日到7月5日,短短5个交易日,公司的股价涨幅接近66%,市值增加约61亿元。

中来股份投资光伏没钱任性:印尼电池工厂告吹 实控人多次跑路未果

然而,就在公司股价飙升之际,公司第四大股东嘉兴聚力伍号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于2021年7月1日便主动减持其持有的公司股份1035万股,减持套现金额达到1.3亿元。同年7月15日,中来股份员工持股计划通过大宗交易套现6348.49万元。

上述减持行为,和中来股份公众号发文、互动易回复和华为的合作、二级市场股价连续拉高等高度重合,引来了市场的一片质疑之声。

时间再回到2020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林建伟、张育政夫妻二人还多次“跑路”,连续三次想卖身却频频告吹。

第一次在2020年6月18日,林建伟、张育政夫妇拟将其直接持有的合计约1.47亿股股份,分次协议转让给贵州乌江能源投资有限公司。但时隔不到2个月,8月9日,中来股份宣布与乌江能源的合作终止;

第二次在2020年8月9日,林建伟、张育夫妇拟将股份转让给杭锅股份。然而,此次交易又在10月20日宣告终止;

两次股权转让均告吹后才过了不到三个月,林建伟、张育政又找到新买家。2020年10月23日,中来股份称,林建伟夫妇拟让泰州姜堰道得新材料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成为公司新任实控人。

然而,公司的易主风波并没有结束,2021年3月4日,林建伟再次与姜堰道得签署协议终止相关表决权委托事项。在相关公告中,公司认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仍为林建伟、张育政。

控制权不稳定的情形下,深交所便开始多次向中来股份下发关注函。据《碳中和日报》统计,自从2021年以来,公司收到的关注函便近7封,问询函近8封。其中提及了包括上述的各种违规行为。

中来股份能否用实际行动有效回应来自监管与市场的质疑?《碳中和日报》将会持续关注。

本文转自碳中和日报,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22年6月22日 00:05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