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4光速转亏,爱旭股份难逃业绩大滑坡,押注的ABC组件亏本卖

2023年全年产业链价格波动对整体业绩影响显著。行业愈演愈烈的价格战,在第四季度更加白热化。受电池、组件价格下跌以及计提资产减值损失多重影响,爱旭股份(600732.SH)去年Q4归母净利润光速转亏高达11.31亿元,一把将全年业绩拖下水。

财报显示,2023年爱旭股份实现的营业收入约271.7亿元,同比下降22.54%;归母净利润约7.57亿元,同比下降67.54%;扣非后净利润同比暴跌85.11%,为3.23亿元。不仅如此,这一跌势延续到了今年一季度,归母净利润继续亏损。

爱旭股份在2021年首次推出自主研发的N型ABC电池产品后,高举高打ABC技术的鲜明旗帜,曾计划斥资百亿元扩产继续“押注”BC技术路线。然而,近期爱旭股份路径选择上出现“摇摆”,持续不断加码TOPCon产能建设项目。

Q4光速转亏,爱旭股份难逃业绩大滑坡,押注的ABC组件亏本卖

《碳中和Daily》注意到,这背后原因无外乎:去年ABC组件业务的整体贡献度并不高,且亏本卖难以扛起第二增长级的大旗;基于现有客户被迫做出改变。

只不过,转型代价依然较高,其中资金缺口和融资压力是爱旭股份面临的首要考验。

Q4“断崖式”暴跌

爱旭股份去年营收、归母净利润大滑坡背后,一切都发生在2023年的四季度:财报显示,2023年前三季度爱旭股份已经实现归母净利润18.87亿元,同比增长了35.77%,四季度则“断崖式”变脸为负的11.31亿元,同比下降220.09%,创下当年单季度最大亏损。这意味着爱旭股份在第四季度仅仅90多天里,平均每天要亏损1228.96万元。

如此转亏速度,堪称光速。缘何如此?爱旭股份的产品包括电池和组件,从2023年初开始,整个光伏产业链从供不应求反转到供过于求,产品市场价格自此进入下跌模式。

截至2023年底,全球组件产能已超900GW,远高于同期全球需求值525GW,明显供过于求,市场价格同年也在一路下跌。尤其是去年四季度,市场上多笔组件集采业务中均出现低于1元/瓦的报价或成交价。组件龙头隆基绿能的副总裁李振国对此曾警告,低于1元/瓦的非理性价格会让全行业都难盈利。

Q4光速转亏,爱旭股份难逃业绩大滑坡,押注的ABC组件亏本卖

爱旭股份进一步解释说,去年四季度之后,各环节降价呈加速态势,其中P型电池因行业对N型电池的需求提升明显,存量产能供需关系恶化,PERC电池价格四季度内累计降幅超40%,对行业厂商带来的较大销售压力与存货跌价损失影响。

年报显示,爱旭股份2023年的单晶PERC太阳能电池片业务实现营收约261亿元(占总营收的96%),同比下降23.77%。

根据第三方机构 Infolink价格统计,182尺寸PERC电池2023年末市场成交均价为0.36元/W, 较年内高点1.14元/W下跌68%;182尺寸PERC组件2023年末市场成交均价0.95元/W,较年内高点1.83元/W下跌48%。

可想而知,价格的大幅下滑对公司部分原材料、产成品等库存势必带来减值压力,因此报告期内爱旭股份各项资产减值损失计提额同比大幅增加。

爱旭股份去年共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合计约14.19亿元,仅四季度计提减值准备就高达11亿元,其中存货计提减值准备达8.94亿元,是去年前三季度计提存货减值准备的三倍之多。

Q4光速转亏,爱旭股份难逃业绩大滑坡,押注的ABC组件亏本卖

爱旭股份认为,随着行业价格跌破各主要环节盈亏成本线,行业部分落后产能开始进行优化出清,进而带来了行业竞争格局与价格的触底反弹,有规模、产品、成本、渠道优势的企业有望在本轮行业波动后重拾盈利能力。公司称,拥有技术研发创新的龙头企业将会率先走出行业下行周期。

不过,从一季报的行情来看,仍处在调整中。今年一季度,爱旭股份实现营业收入25.14亿元,归母净利润亏损9121.7万元,扣非后净利润亏损7.59亿元,分别同比减少67.55%、113%和215.54%。公司称,市场下行,销售单价下降导致收入减少、盈利降低。

雪上加霜的是,今年一季度爱旭股份进行了5.6亿元的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当期对存货的减值准备达5.49亿元。

业绩变脸,股价也难以坚挺。自2022年11月至今,爱旭股份的股价已经从最高的51.22元/股持续下跌到11.98元/股,缩水超七成。

ABC组件尚未盈利

在光伏行业加速转型和转换效能为王的时代,以TOPCon、HJT和XBC为代表的N型光伏电池技术,凭借高发电量、高效率、更低度电成本等优势,自2023年以来加速替代P型产品,迅速占据市场主导地位。

据集邦咨询数据,2023年全年N型组件招标总量达到124.7GW,占比约为43.4%。巨大的势差下,这场N型对P型的技术迭代继续以势不可挡的姿态迈进2024年。据第三方研究机构预测,“进入2024年,N型在光伏产业链占比有望达到70%甚至更高。”

Q4光速转亏,爱旭股份难逃业绩大滑坡,押注的ABC组件亏本卖

在N型技术发展趋势中,多种技术路线呈现百花齐放、分庭抗礼之势。晶科能源和天合光能,均认为TOPCon具有更高的量产效率、更优的量产成本、和更明确的提效降本路径,在未来较长一段时期内都将是最具性价比和商业化价值的电池技术路线之一;HJT则受到爱康科技的热捧,但仍无法回避单位成本过高影响应用的劣势,且还无法使用常温银浆而必须使用低温银浆(目前只能从日本进口),原料供应存在局限性;而BC类电池拥有超过25%的理论能量转换效率,但技术难度和成本均距离商业化距离很大,主要是爱旭股份在推动。

据悉,爱旭股份搭建了海内外的销售团队,并在2023年开始进行ABC组件的批量销售工作。

2023年,爱旭股份ABC组件业务实现收入确认销量489.24MW,实现国内外ABC组件销售不含税收入合计5.98亿元,仅占到总营收的2%左右。

截至2024年3月,公司ABC组件签署的各类协议涉及到的销售规模已超过10GW。然而,爱旭股份的ABC组件仍旧是亏本卖,去年毛利率为-5.16%,也是唯一亏本的产品。

笔者注意到,2023年,爱旭股份的销售费用由2022年的5638.79万元猛增至2.55亿元,同比增长352.33%。而2023年前三季度的销售费用为1.42亿元,仅Q4的投入力度就接近前三季度的总体水平。不过,从第四季度收入、利润指标不难看出,高增的销售费用对销售额的推动作用明显削弱,对利润的帮助和促进显然不如前三季度。

转型成本和资金压力凸显

光伏产业遇冷,行业扩产步伐虽有减缓但并未停滞。继去年底,通威股份、隆基绿能等光伏巨头相继宣布扩产后,爱旭股份也加快扩张步伐。

早在2023年4月,爱旭股份与济南市政府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拟分三期在济南市新旧动能转换起步区建设30GW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项目及其配套30GW组件项目,每期建设10GW电池及组件产能。

今年2月25日晚间,爱旭股份董事会审议通过了关于投资建设济南一期年产10GW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及组件项目的议案,相关项目迎来实质性进展。

公告显示,该项目预计总投资金额达到99.78亿元,其中固定资产投资74.98亿元,铺底及运营流动资金24.8亿元。建设期约为15个月,计划于2024年一季度开工,预计于2025年上半年投产。全面达产后,爱旭股份将新增10GW N型ABC高效太阳能电池及10GW组件产能。

过去高举高打ABC技术鲜明旗帜的爱旭股份,似乎与TOPCon“似敌非友”。如今,押注BC电池的豪赌策略,已经出现了松动迹象。在3月13日的公告中,爱旭股份投资27.15亿元将现有义乌基地的25GW PERC电池产能升级为TOPCon电池产能;3月18日,爱旭股份发布公告,公司与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人民政府签署了投资合作协议, 拟实施建设滁州一期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项目,预计总投资60亿元。一期项目全面达产后,爱旭股份将新增15GW N型TOPCon高效晶硅太阳能电池产能,二期40亿元投资还在规划中。

年报中,爱旭股份提出“布局ABC与TOPCon齐头并进迎接N型时代”。据公司介绍,由于当前N型电池正快速取代P型成为市场主要需求,公司大量客户亦表达了希望向公司采购TOPCon电池的迫切诉求。

一位行业人士认为,由于技术以及投资成本方面的优势,使得TOPCon成为P型向N型技改的主要受益技术路线。但并非所有的PERC产线都能进行升级。

该人士提到,工艺兼容性是制约产线升级的因素之一。具体来说,TOPCon技术需要引入纳米级的钙钛矿材料和相关工艺,因此对原有生产线进行改造时需要考虑到新旧工艺的兼容性,以避免出现工艺冲突或生产不稳定的情况。其次,设备投资成本和生产成本也是重要的制约因素,TOPCon技术需要新的设备,包括纳米级的钙钛矿涂层设备等,这些设备的投资成本较高,可能会增加生产成本。因此,如果公司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或没有有效的成本控制策略,那么升级可能会变得不现实。

换言之,转型代价依然较高,不仅包括新的技术研发和储备,还有新建生产线需要的巨额投资。截至今年一季度末,爱旭股份的货币资金为34.11亿元。当下融资环境收紧,爱旭股份的资金缺口和融资压力都面临不小的压力。

对于项目的资金保障问题,爱旭股份曾在公告中表示,未来能否及时筹措到充足的项目建设所需资金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同时,建设资金的融资也可能带来资产负债率的上升和财务费用的增加,进而增加偿债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截至2024年4月25日,爱旭股份及下属子公司累计提供且尚在存续期的担保总额为280.71亿元(不同担保主体对同一被担保主体的融资事项提供担保的,担保金额不重复计算),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23.4%。其中,在上述担保余额项下实际债务余额为186.05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214.34%。

当前光伏市场仍在下行的逆势中,高额的担保对未来盈利和现金流都是潜在的风险。

本文转载自碳中和日报,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24-05-08
下一篇 2024-05-10

相关推荐

  • 爱旭股份押注BC路线前景难料 业绩变脸之际 连投TOPCon项目被指“骑墙”

    爱旭股份(600732.SH)连续披露的扩产计划不仅引发了市场对其技术路线变化的疑问,其背后同样存在着较大的资金缺口。 下一代光伏技术正在展开新一轮角逐,爱旭股份此前发布了业内首款双面BC组件,以填补集中式电站市场空缺。这是光伏龙头企业隆基绿能官宣重点投入BC技术路线之外,又一家押注BC路线的光伏企业。 《眼镜财经》注意到,爱旭股份早在2021年就首次推出自主研发的N型ABC电池产品,今年伊始,曾计划斥资百亿元扩产继续“押注”BC技术路线,不过公司近期持续加码TOPCon产能建设项目,路线选择上出现了“摇摆”。 除了对义乌基地PERC电池产能升级改造为TOPCon电池产能外,3月18日晚间,爱旭股份公告披露,与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人民政府签署高效光伏电池项目投资合作协议(下称滁州项目),其中,一期年产15GW,投资金额60亿元,采用N型TOPCon技术。 上述项目也是爱旭股份近一个多月以来第三次宣布投建大项目,加上此前济南和义乌的项目,合计投资总额超过180亿元,而截至2023 年三季度末,爱旭股份货币资金为48.82 亿元,同期各类有息负债超过50亿,连续披露的扩产计划不仅引发了市场对其技术路线变化的疑问,其背后同样存在着较大的资金缺口。 BC技术投资成本高昂,爱旭股份“借道”TOPcon 《眼镜财经》注意到,早在去年光伏行业技术路线更迭之际,爱旭股份彼时就展现了对N型BC技术路线的选择。不过彼时业内风口主要围绕N型变革和钙钛矿叠层等技术,直至2023年9月,光伏行业龙头隆基绿能高调表明加入BC阵营后,更多的目光才聚焦到这一路线上。 2023年12月20日,爱旭股份正式推出业内首款高双面率ABC组件。但《眼镜财经》注意到,直至该年上半年,爱旭股份才在半年报中透露,公司 ABC 组件已实现部分销售,平均单瓦不含税收入约2.20元。 而同期,公开数据显示,光伏组件6月最高价已经…

    2024-04-17
    2.1K
  • 电池技术三分天下格局已显 谁能笑傲2024光伏江湖?

    12月下旬,持续一年的电池技术迭代赛持续升温,在隆基绿能以HBC技术刷新单结硅电池效率转换世界纪录后,爱旭股份紧随其后发布业内首款双面BC组件,以填补集中式电站市场空缺。 与前代PERC技术不同,N型时代的技术路线更呈现“百花齐放”的显著特点,围绕何为“主流”的比拼还在继续。目前,晶科天合光能、东方日升和华晟5GW义乌工厂达产后,今年底会形成25GW电池和组件的ABC产能;后续到2024年济南等基地的建设,ABC产能会达到40GW以上。 叠层电池欲“搅局” 在BC电池之外,叠层电池是提升光电转换效率的另一条路径。根据现有条件,单结晶硅电池量产的最终效率预计在27%附近,而要实现30%以上的转换效率,叠层几乎是最可行技术。今年11月初,隆基绿能宣布,其自主研发的晶硅-钙钛矿叠层电池效率达到33.9%,成为目前全球晶硅—钙钛矿叠层电池效率的最高纪录。 由于叠层电池通常底电池部分基于晶硅电池,顶电池采用的是钙钛矿。因此,在晶硅电池技术相对成熟的条件下,仍处于产业化初期的钙钛矿就更受关注。极电光能总裁于振瑞在日前表示,钙钛矿产业化还需两大关键技术的突破,一是大面积下的效率提升,二是达成并验证25年寿命。 据沈文忠介绍,晶硅-钙钛矿的叠层电池是未来的发展重点。据他介绍,钙钛矿电池量产平均效率很难达到20%以上,单纯的钙钛矿要挑战晶硅是很难的。钙钛矿只有用在晶硅上,做晶硅做不到的事情,钙钛矿的优势才能发挥出来。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主流N型电池均可实现叠层技术。光伏领域的应用潜力。 业内分析认为,叠层电池作为一种新兴的技术,在特定领域有较好的应用需求,但目前叠层电池的成本较高,还需要通过技术创新和规模效应来降低成本,提高竞争力。 对此,华晟新能源董事长徐晓华也认为,从长期来看,异质结钙钛矿叠层电池则是“双碳”时代的最佳技术选择,有望实现30%量产转化效率,推动光伏发电成为有史以来最便宜的…

    2023-12-27
    2.8K
已有 0 条评论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