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万字举报网信集团变相自融、转移资产等“九宗罪”

近日,天府财经收到网友举报,称网信集团P2P平台伙同母公司先锋集团涉嫌集资诈骗

今年6月28日,网信P2P平台网贷回款全面逾期,7月4日汇报北京市朝阳区除非办的数据为:线上产品尊享的逾期金额为450亿,普惠消费贷+供应链为59亿,线下私募200亿,涉及出借人17万。

投资人万字举报网信集团变相自融、转移资产等“九宗罪”

举报材料近万字(含《2019全国受害人信息名单》),投资人列出了网信“九宗罪”:

一、钻政府金融监管漏洞,偷梁换柱,使出借人无法分辨投资项目的合规性,不但超范围经营金融业务,更将巨额的财富损失转嫁给出借人。

网信将线上产品分成两个平台进行销售:网信普惠和网信理财。

网信普惠是典型的网络借贷,具体包括:出借人对借款人为自然人的消费贷;出借人对借款人为企业的供应链产品。

网信理财(线上产品为“尊享嘉汇”)则在交易环节增加了金融资产类交易场所,作为挂牌备案机构,大多数尊享产品在银川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备案,少量在海峡漳州金融产权交易中心挂牌备案。

如此一来,使得认购人与发行人之间的关系,变成了通过金交所实现的借贷关系。但实际上,出借人与发行人的借贷完全是通过网信平台来实现,两个金交所在整个交易过程中唯一的“价值”就是,使网信的借贷业务套上貌似合规的通道外衣,用以规避或突破《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对单个企业在同一个网贷平台借款余额不得超过人民币100万的限制。

操作层面,网信利用普通出借人对金融产品和金融监管、法规的认知不足,一方面大肆渲染集团和网贷产品的合规性,一方面在合同上大做手脚,网信理财的所有合同都没有签字、公章,只有时间戳,又将尊享产品的出借人定性为“投资人”,将其超范围经营业务所引发的巨额财富损失合理地转嫁给了出借人。

另外,网信取消了金交所指定的第三方托管账户,使出借人充值的资金源源不断流入自身的资金池账户,并任由私自划转。通过流水追踪,发现合约关系错综复杂,而平台提供的债权关系和资金关系无法匹配,即出借资金都是进入网信及其关联账户中,并没有实际进入债务人账户。

债务人返还的本息也不是直接进入借款人账户,而是网信及其关联账户以“代付”、“贷记收款”等各种不同的名义予以支付,同时又巧妙地规避了直接的法律责任。

本文来自投稿,内容可能有删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228)
上一篇 2019-10-04 21:58
下一篇 2019-11-28

相关推荐

  • 重磅!网信集团实控人张振新“失联”,传已去世

    9月28日深夜,网信按部就班披露了一周工作动态:本周网信及网信普惠总计还款3086.3万元,其中网信普惠消费贷项目还款2497万元,供应链项目还款金额110万余元,比上周有所增加。 一切看似正常的背后,却是暗流汹涌,但先锋集团还没有做好准备,正面回应与披露先锋系”实控人张振新的一个重要消息有所传播,但存在不同版本:一是在投资人群中有张振新自杀的说法,二是在相对小一点的圈子里,称他死于胰腺炎引起的器官衰竭,张振新的弟弟已赴英国料理丧事。 先锋系陷入困境是在2018年下半年,一直到2019年7月,先锋旗下的旗舰投资者发现无法正常提现,危机正式开始。 今年以来,张振新与先锋集团在积极处置资产,希望能度过当下的这场危机。

    2019-09-29
    5.2K
  • 先锋系“暗控”丝路金交所迷局:多家关联公司现身台账名单

    多位知情人士透露,自丝路金交所创立之初,其管理团队、公司控制均由先锋系掌控,记者进一步调查发现,丝路金交所成为了先锋系P2P等业务的资金、资产的流转通道。

    2019-08-28
    5.3K
  • 网信证券陷托管“罗生门” “先锋系”的黄昏时刻?

    在多米诺骨牌的游戏中,倒塌的或只是一块块刻上花纹或绘满颜料的骨牌,但在残酷的先锋系”。 8月19日,有消息称,网信证券目前已被辽宁省证监局正式托管。如果该消息属实,那么这也将是继2005年前后,汉唐证券、大鹏证券等一批问题券商被托管后十余年来,券商托管首次再现资本市场。 作为“先锋系”重要的资本平台,在2014年“先锋系”入股之前,网信证券仅仅是一家仅拥有经纪、自营、投资咨询和基金销售四块业务牌照的小券商,随着“先锋系”的入主,仅仅三年多时间,其便一举拿下了承销、保荐、代销金融产品、代理证券质押等十多类业务许可。 “虽然网信证券的的各项指标依旧在券商行业里垫底,但‘先锋系’所看重的是其提供的线上线下多渠道募资的便利通道。”早在今年5月,一位接近于网信证券的知情人士曾向叩叩财讯坦言,“‘先锋系’在近一年时间里,资金链极度紧绷已经不是新闻。” 今年5月,因早已显现的风险,辽宁证监局向网信证券派驻工作组,对其进行专项检查,三个月后,如果网信证券被托管的“靴子”一旦落地,这或许正式预示着“先锋系”危机的全面爆发。 “截至目前,没有得到任何离职监管方面的‘托管’通知。”8月19日晚间,叩叩财讯获得一份来自于网信证券董事长刘平的声明称。 “对于有关消息不发表评论。”8月19日晚间,叩叩财讯联系一位接近辽宁证监局的有关人士,不过该人士最后表示,“还在讨论,存在各种可能性。” 1)托管“罗生门” 时至今日,网信证券即使真的被托管,这也并不会让市场意外,而按照有关条例,似乎亦是有据可依。 按照《证券公司风险处置条例》第六条显示,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发现证券公司存在重大风险隐患,可以派出风险监控现场工作组对证券公司进行专项检查,对证券公司划拨资金、处置资产、调配人员、使用印章、订立以及履行合同等经营、管理活动进行监控,并及时向有关地方人民政府通报情况。 今年5月,辽宁证监局对网信证券便已经发…

    2019-08-20
    4.6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