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天府财经首页
  2. 资讯

邵宇:2018年房、汇、股、债、商品、黄金等大类资产配置方向

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先生在“2018东方赢家投资策略会”做了题为《宏观经济和金融形势:新时代、新动力和新策略》的主题报告。邵宇先生回顾过去、展望未来,解读宏观经济热点,评析最新政策,为大家解析了2018年的大类资产配置方向。

2017是不平凡的一年

首先来看,2017年不平凡,这是一个政治大年。随着中共十九大的顺利召开和中央新一代领导成员的确定,中国未来有三项攻坚任务:第一项是防控金融风险、去杠杆;第二项是精准扶贫;第三项是治理环境污染、改善环境和压缩、淘汰落后产能。

其次,2017年是金融大年,其中重点是人民币汇率问题,人民币汇率的跌宕起伏对投资人影响非常大。中央在七月份开了经济工作会议,成立了金融改革与稳定委员会,这是一个全新的副国级的金融机构。这一机构将来会有什么作为?货币政策会不会变紧?监管会不会趋严?这些都是值得投资者关注的问题。

最后,2017年是一个地缘政治大年。在中国的东北,美国与朝鲜的敌对一直在持续;在中国的西南,中印双方在洞朗地区对峙两个多月;在中东,伊朗、沙特阿拉伯等国家也不平静。中国周边的地缘政治从来没有如此紧张,那么如何看待中美博弈?如何配置大类资产?

所以说2017年不平凡,那么2018年会怎么样呢?

杠杆挪移和不确定性风险

主要国家与中国正在经历一个不同的金融周期,美国经济已经经历了杠杆去化开始加杠杆,而中国在杠杆的顶峰,正如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强调,去杠杆是我们讨论的重点。

目前全球经济处于一个“三高一低”的状态。

第一,全球央行的规模扩张速度处于有史以来的新高,全球印钞机是人类历史上马力最强的;但是在去年10月份,美联储开始废除4.5万亿资产负债表的量化宽松,我们认为今年可能是十年来全球流动性的大拐点。

第二,全球主要经济体的负债率也就是杠杆水平创有史以来新高,是人类历史上欠债最多的一个时刻。

第三,全球主要风险资产的估值水平有史以来新高,风险资产主要是指股票和房地产。这就是所谓的“三高”。

第四,“三高”之外还有“一低”,即VIX(波动率)指数新低,当指数上冲到至40的时候,说明市场处于“惊涛骇浪”;当指数下降至10的时候,说明市场的“岁月静好”。

现在市场的态度是“岁月静好”,VIX指数已经降低到9这一历史新低值。三个指标处于历史高位而VIX波动指数处于历史新低,令经济学家感觉毛骨悚然,投资者对未来可能的风险也需要更加谨慎。

对于中国经济到底是新周期还是旧繁荣一直处于争议之中。过去十年里,中国的居民部门杠杆水平增加近30%,房产投资是增加的主要原因;地方政府部门负债由之前的1%增加至35%,其中基建投资是主要原因,而居民和政府部门这两个主要部门累积增加了经济体的6成杠杆。

就金融部门而言,美国金融部门杠杆由2007年的最高点122%迅速下降至80%的水平,而中国逆流而上,从金融危机之前的40%上升到现在的100%。所以,可以理解在三大攻坚任务中将防范金融风险和去杠杆作为首要任务。繁荣的代价是居民部门在这个过程中增加了太多的杠杆。

关注2018年的几个重要风险

第一,美国减税,中国是否采取措施抑制资本外流,包括可能的热钱和中长期的资本投资。

第二,意大利选举,欧洲的德国大选险胜的背后折射出反欧洲联盟党派的得票处于高位,今年意大利将处于新的风险关口。

第三,中美博弈,在美国与中国强烈博弈的情况下,美国与中国签订2000亿的订单后,随即将中国列为主要的战略竞争对手,这意味着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和301法案可能会处于白热状态,对我国出口可能存在压制作用。

第四,其他风险还包括朝核问题、中东宗教问题以及伊朗反政府游行等。

短期来看,人民币走势相对比较坚挺,但在未来一年内人民币汇率有一个不对称的变化空间,可能处于6.4-6.8的谨慎波动区间,考虑到美联储的加息因素等,可能会存在一定的贬值压力。

新需求与新供给孕育新的投资机会

中共十九大以来,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转变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从需求、供给和分配角度来看,我们的需求由过去的房子、车子等物质层面,更多的转变为更安全的食品、更美好的环境、更好的医疗、教育和养老服务以及社会公平等非物质层面。

“不平衡”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如此重要的文件中。中国最重要的不平衡有三大不平衡:第一是城乡之间的不平衡;第二是中东西部区域之间的不平衡;第三是居民财富分布的不平衡。

纵观当前的经济发展阶段,需求侧来看,这个阶段是外向加工型的全球化3.0,中国成为世界工厂,中国制造以高性价比风靡世界;同时也是城市化1.0,大量基建、土地溢价带来了城市繁荣。

在供给侧,是工业化2.0阶段,即大规模的流水线生产;信息化1.0,如BATJ代表的社交、通讯、电商的崛起。从投资角度,“漂亮50”为代表的白电、房地产、银行等企业,符合当前经济发展的需求。从分配角度看,两类代表:地产大亨、科技新贵已经先富起来了。

这是我们过去的历史,那么未来会怎么样?未来的需求会变成全球化4.0,中国将在全球化里扮演重要角色,深度城市化(城市化2.0)会是地理格局的调整。供给侧则直接越过工业化3.0,奔向工业化4.0,也就是以智能制造、中国制造2025等一系列的规划指导的新的工业升级以及信息化2.0。随着一部分人已经富起来了,分配侧的趋势变化成为共同富裕、精准扶贫、收入再分配。这就是我们这个变化的时代最大的一个逻辑。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