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汇平台“皇帝的新装”:拿超限经营的FCA牌照宣传

现在,一直宣传自己受到FCA监管的平台商还不少。

英国FCA监管牌照,是外汇行业的一块金子招牌,这是毋庸置疑的。最近,行业不算景气,不过还是陆续不断有新的平台冒出来。毕竟外汇行业会一直向前进,健康的新生力量值得肯定。

外汇平台“皇帝的新装”:拿超限经营的FCA牌照宣传

有一个现象,新平台还是喜欢拿FCA监管说事,说受到FCA监管。这种宣传方式,也引发了很多争议。

窃以为,如果该平台并没有FCA监管的外汇经营权限,还拿着超限经营的牌照做宣传,并不妥当。

FCA牌照现在已经十分透明。能称为一般意义上所讲的FCA牌照,实际上也就是AR授权牌、125k的STP牌和730k的MM牌。

FCA的AR牌,在2018年后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有点实力的,都把STP牌升级到MM牌照了。这是监管的趋势。现在,不拿个MM牌照,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FCA监管的平台了。

既然最高等级的FCA MM牌照都成为主流了,那么拿着一块不做零售外汇交易业务的超限牌照,来宣传FCA监管,意义何在呢?

英国FCA不是为外汇行业开的。作为世界金融大国,要在英国开展金融相关业务,都得接受FCA的监管。做P2P、货币兑换、清算,都得拿个FCA监管的牌照,不过,它们本质上与外汇交易无关。无关,就意味着平台商超限经营

在FCA平台30倍杠杆的限制下,很少有投资者会主动选择把账户开在FCA监管下,投资者更看中的是平台的信誉和环境,高杠杆似乎更符合市场投机需求。中小平台普遍并不是很看重品牌,可以理解。

但需要注意的是,牌照这种事情,有就是有,没有就是没有,超限就是超限。把没有的事情,或者是不存在的事情,套用在人们信任的牌照上,自然很容易被人拿来说事,损伤了平台的品牌。

离岸监管牌照,特别是入门级的离岸监管,成本不高,申请周期快。且不说监管效力如何,业内自有共识。比如,瓦努阿图离岸的名声并不好,不妨碍大量的券商申请和使用它。以更广泛的视角来看,这是全球零售外汇行业的问题,不单单是平台商自身的问题。

我们知道,牌照在金融领域意味着资质,监管牌照只是券商实力很小的组成部分。一家券商的能力,实则取决于多方面。经纪商的意愿,尤其是道德意愿,是拥有牌照之后很重要的考量因素。

外汇券商真实的道德意愿难以为外界所窥探,金融的诱惑很大,因此对投资者权益的保护不能寄希望于所有者和运营者道德的高度,核心在于合规和不触碰法律底线。

适当的包装和品牌输出可以掩盖道德意愿的瑕疵。在可见的评估体系里,监管牌照、品牌知名度、活跃度和口碑,往往更为投资者所倚重。尽管这些因素的综合也并不特别准确。

这可能也是一些新平台,在推广初期会冒着超限经营的道德风险,来强推FCA监管背景的原因。在认知领域,普通投资者和外汇行业的本质,存在着天然的信息鸿沟。

外汇经纪商的后端往往在海外。在国内政策环境下,极少有平台商愿意冒风险,把平台后端的核心风控和运营留在内地。香港、东南亚、澳洲、塞浦路斯,都是资本和政策比较自由的地方。

零售外汇作为场外OTC交易的代表,接受完全强监管的并不多。在法律严格的英国和澳洲等地,超限经营的平台商会受到严厉的处罚。而在新兴市场,零售外汇多游离于政府监管之外。跨境监管,让投资者和监督者都很难有效解决难题。

在以英国FCA和澳洲ASIC在代表的强监管,主要表现为投资者资金和经纪商自有资金完全隔离、运营严谨合规,重视品牌形象建设。

超限经营和离岸监管更像是一场裸奔。不同的是,有人会选择什么都不穿,有人会选择穿一点,有人会穿得斯斯文文。离岸监管里面,资质好一点的巴哈马和开曼监管,毕竟还是顶级的离岸中心。

离岸监管时代,经纪商比拼的是品牌和信誉。看起来更符合外汇这个行业的本质。

英国FCA的超限经营,就好比什么都没穿,却一定要展示出穿得斯斯文文的样子,来凸显实力和背景。这就有点皇帝的新装味道了。

本文作者周胜为外汇行业自媒体[汇商那点事]创办人、主编。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2)
上一篇 2019-09-05
下一篇 2019-09-05

相关推荐

  • 赢利想出金?ATRI无理由“风控”你、封账户!

    “风控”通常指企业采取措施来减少风险发生的可能性,减少风险事件带来的损失。但这个词,现在却经常变成一些平台不出金的借口。 毕竟真的太好用了,没有事先的约法三章,随时可以“风控”你。 “风控嘛,很正常,你的操作有问题,问题在哪里?对不起恐怕不能告诉你,反正就是有问题就对了。” 近期刘先生反馈,自己在ATRI的出金迟迟无法通过,对方只说其账户被“风控”了,彻底禁用,而平台对此无答复,他所有本金部分也无法取出。 根据刘先生的叙述,今年8月份其在ATRI入金了1000美金,交易一段时间后,有部分盈利,随即他对盈利部分进行了出金。 但提交出金申请后,一直迟迟未能通过审核。并且在提交出金申请数日后,竟收到了平台方发来的邮件,邮件通知其账户非正常操作,被平台永久禁用。 随即刘先生联系平台相关人员,但是接下来刘先生收到的回复却是十分“牵强”。 当刘先生找到ATRI相关人员催问账户之后,其给刘先生的答复是“违反操作行为了”,但其也无法证实究竟哪里违规。 一句“违规”就超限经营的状态,其所持的金融牌照没有从事MT4/5情况发现,其使用的交易软件为主标MT4,但其服务器分别设立在中国内地和中国香港,存在一定风险。 值得注意的是,ATRI有一家相关白标,为AALG GLOBAL,疑似套牌。

    2019-10-14
    2.8K
  • Mfeforex出金靠打“欠条” 用户能拿回血汗钱吗?

    出金不审核、假意开具“借据”、邮箱造假、关闭后台…… 近期程先生向无法出金的问题,而代理公司则要求其通过“内转打欠条”的方式完成出金。当程先生按要求完成了“内转”,却迟迟拿不回钱,而自己所交易的平台,已经无法登录,账户内剩下的余额也无法进行提现。 据程先生描述,其自去年3月份起,在Mfeforex入金操作,而这家平台也是当地的一家代理公司找的,交易期间,包括入金、交流等,都是与这家代理公司的相关人员交接。 交易期间,程先生的账户整体处于盈利的状态,加之对接的代理公司逐渐取得了程先生的信任,因而程先生也没有在意Mfeforex的资质问题。直到去年12月,平台出现了无法出金的状况。 程先生第一时间找到了代理公司工作人员,对方表示出金通道暂时不可以使用,并让程先生通过“内转”将余额转至代理公司的指定账户,然后代理公司再为其提供一份借据,通过种方式完成“出金”。 代理公司的相关人员为程先生草拟了“借据”内容,承诺一年内还清。 程先生按照要求,将出金金额转入了代理公司的指定账户,这样的“出金”方式非常顺利,很快就通过了审核。 然而这样的方式似乎也只是形式主义,尽管程先生拿到了所谓的“借据”,但资金依旧没有拿到。 不仅如此,程先生7月份自行尝试性提交的一笔出金申请,结果整整一年多都没有通过审核。 除此之外,程先生后来又发现,这家代理公司找的Mfeforex当前连账户都无法登录进去,也就意味着程先生账户内剩下的余额,更是没有办法取回。 先是所谓通过“内转打借据”出金,再到后来连账户都无法登录,导致余额全都无法取出。程先生立马通过邮件方式联系平台,却发现该平台在官网提供的邮箱地址是假的,邮件被退回,并提示“收件人邮件地址不存在,邮件无法发送”。 经查询,NFA普通MT4,服务器分别设立在印尼和中国香港,白标交易商投入成本较低,存在一定风险! 查询可见,交易商Mfeforex还有6家相关白标…

    2019-09-03
    3.9K
  • 强监管牌照的STO世透国际:那些从欧洲来到中国的券商们

    上海,淮海东路。 这里云集着全上海最多的酒吧,是上海的时尚之地。每当入夜,美女出没,诉说着上海滩的繁华与纸醉金迷。 一百年前,法国人把这条路划到自己的租界范围,取名霞飞路。这条路对面不远,是英国人主导的公共租界。昔日的公共租界,包含着外滩、人民广场、南京西路、静安寺这些今日上海的地标路段。旧上海滩的繁华,糅杂着中国人民丧权辱国的耻辱;西方文明带来的秩序,交织着旧中国半殖民地国情下复杂的感情。 这是一个旧时代的缩影。 一百年后,英国人主导的外汇平台,在尚未开放的中国运营中心都放在了上海滩。 英国伦敦,现在是世界上最大的外汇CySEC)颁发的外汇平台商,背后都有塞浦路斯的影子。 英国人、希腊人、土耳其人、塞浦路斯人,占据着全球外汇市场重要的地位。 上海,中国最大的经济中心,一直主导着混沌中的零售外汇市场。这是东西方文化和商务交汇的地方。 如今,在上海滩这些最繁华的CBD商务中心地段,曾有一批批英国FCA和塞浦路斯CySEC监管的平台商,在此设置大中华区办公室,开拓中国市场。 其中,就包括STO外汇经纪商。欧盟降外汇行业并不知名。直到STO世透国际暴雷的时候,中国的很多交易者才第一次听说它。 其实,它曾在国内运营多年,拥有一些大的渠道和代理商。 现在,这些信任STO世透国际的代理商和资管们要哭了。 因为,ARkets宣布破产,旗下拥有在中国市场有一定知名度的STO世透国际。近日,英国高等法院已经指定人员为AFX Markets的特别管理人。 因为受到英国FCA监管,FCA监管机构已经要求AFX Markets关闭所有客户

    2019-08-29
    3.3K
  • 喊单+超限经营=血本无归 遇到AILEN这样的平台要当心

    超限有风险,入金需谨慎!尤其当所谓的喊单老师带的是投资者投入的资金很可能血本无归! 近期就有投资者反映,自己跟喊单老师投的一家超限平台突然AILEN进行交易,前前后后一共入金了近40万元人民币。 跟着老师交易的过程中,金先生有盈有亏,但基本都是亏损大于盈利,仅几个月的时间就已经亏损了7万多人民币,但在投资期间金先生也先后成功出金了大部分余额,近20万元。由于出入金还算正常,金先生只把亏损认为是正常的市场波动,并未对平台的合规性做太深入的思考。 然而看似平常的一切,往往只是问题乍现的铺垫。 7月下旬,金先生母亲因病住院。27日,金先生因资金需要,在平台提交了5000美金的出金申请,但截止7月30日时,该笔申请一直未通过,金先生也未太过在意。 7月30日,金先生如往常一样在喊单老师组建的“短线狙击”交易商AILEN当前展业属于超限经营,其所持的牌照为金融牌照,没有从事MT4/5情况可见,交易商AILEN使用的交易软件为白标MT4,服务器设立在新加坡和中国香港。其有11家相关白标,均无正常的监管资质,分别是: 玖泽国际 暂无监管 WTFFX LIMITED 暂无监管 ATUK 暂无监管 Drgcfx 暂无监管 AEE 超限经营 UCC 疑似套牌 AGX 超限经营 Leadingcapital 暂无监管 英伦 超限经营

    2019-08-19
    2.6K
  • 澳大利亚ASIC监管的65家超限经营外汇平台名单

    澳大利亚是全球外汇行业的地位是无可撼动的。也正因如此,经常有ASIC监管,但其牌照属于“ARkets PTYLTD,超限经营 AEForex,超限经营 Zammit,超限经营 SENTINEL,超限经营 DJCarmichael,超限经营 Morrison,超限经营 TREND Financial,超限经营 OpenMarkets,超限经营 ECN,超限经营 Taurus拓盛金融,超限经营 DC & SJ鼎盛外汇,超限经营 APP Securities,超限经营 MFX Markets,超限经营 Wizer Capital友泽经纪,超限经营 DDM Global,超限经营 BELLMONT,超限经营 GPAC Management LTD,超限经营 Capstone,超限经营 BaoTBanyan,超限经营

    2019-02-06
    9.7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