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消散:一家昔日风口公司的荒诞终场

乐视、ofo一样,暴风集团的故事并不令人感到意外。这些故事有一些共同点:它们看似都不符合商业规律,在资金丰沛的时代被推上了资本的高地,却又在资本撤离时从高处跌落。

最初,局中人沉浸在资本带来的幻象中,满腔热血。2015年,暴风CEO冯鑫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采访时满怀对未来的信心:除了播放器、VR(虚拟现实)等,暴风还要做互联网教育、医疗甚至金融业务。当整个生态可以影响1.5亿人,它的规格就可以媲美BAT,暴风将有机会追赶乐视和优酷。

而今,2019年6月的发布会上,只有五六把塑料椅,十几家媒体,寥寥几个嘉宾,台上站着的冯鑫正代表暴风,发布暴风影音的最新版本“暴16”。

但已经没什么人关注这款PC时代的播放器巨头,现场甚至没有安排人带头鼓掌。整场发布会不到一个小时,匆匆结束后,员工和记者们相继离开。

暴风TV在全国有22个大区,每个区10到20人,这近四百名员工已经半年没有拿到薪水。他们从江苏、陕西、浙江等各地多次前往深圳、北京讨薪——为了省钱,每个分区只能派一两个人作为代表。

暴风集团市值相比高点时已经跌去九成以上,已经无力承担自己的债务,冯鑫的上市公司股票,早已经全数被质押或冻结。员工甚至希望公司尽快破产清算,因为这可能是他们“拿到被欠工资和报销的唯一机会。”

熟悉资本市场的人士称,目前的情况下,由于暴风、ofo等新经济公司轻资产等特点,比较难重整。暴风最坏的结果是破产清算,“如果用传统的会计方法做重整,无形资产会有非常大的折扣。

暴风还有出路吗?

一切的压力与责任都聚集在暴风掌舵者冯鑫身上,可他能做的,也只是对投中网商业深度苦笑着摆摆手说道,“我们都已经这么惨了。暴风是一家上市公司,有什么新的情况会及时更新公告。”

暴风体育前员工林邻也透露,公司的产品、技术等核心部门VP和骨干几乎都来自暴风母公司。在公司2017年年中大裁员时,上层明确表示要“优先保住老人”。这导致暴风体育“明明是家创业公司,要做新事,却缺乏新团队该有的干劲。”

“公司一把手的作用,是找钱、找人、找方向,但冯鑫只做了第一点。”复盘暴风的失败,多位员工认为,当冯鑫在长视频版权战役失守后,暴风影音就失去了价值根基,从那以后,就“一步错,步步错”。而公司踏错风口的根源,是缺乏战略、技术和资本层面的得力干将。

也有人觉得,要是市值低一点,说不定是件好事,柳程说,“在大起大落的资本市场,创业者很容易被高估值冲昏头脑。当市值冲破300亿时,公司以此为标准做决策,会觉得一切都不是问题,但问题在于你不可能永远都在最高点上。

然而,是谁给了暴风300亿的市值?资本涌上A股,但可选的互联网标的只有乐视、暴风。于是它们拿到了与自身价值不相称的市值,像赌徒一般,以此作为筹码,不停前往下一个赌桌。即便每个人都知道最终的结果一定会输,但心里总难免侥幸:万一呢?

最终,众多的“万一”共同写下了这个荒诞的故事。

截至2019年6月27日,暴风市值已跌去超九成,仅剩约25亿人民币;冯鑫的股票已全数被质押或冻结。暴风近期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公司2018年亏损高达10.9亿元。

而就在一个月以前,乐视已经暂停上市,这被看做是一家上市公司的“死缓”。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0)
上一篇 2019-07-01
下一篇 2019-07-01

相关推荐

  • 跑偏了的海信:战略失误,投资失利,交出首亏中报

    8月9日,海信电器公布了2019年半世界杯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2018年,海信斥资1亿美元,成为了俄罗斯世界杯的二级赞助商之一。海信电器也成为世界杯设立近百年以来,首个中国消费电子品牌赞助商。此时的海信,在全球几十亿观众的瞩目下,无疑处于高光之上。 但这笔钱花的并不是很值。年报显示,这笔高达7亿人民币的营销,最终只为海信带来了6.87%的营收增长,其国外营收增长幅度甚至还没超过前两年,相当于原地踏步。 但值得注意的是,2016年-2018年,海信电器的国内营收一直都是负增长。这也就是说,在国内卖不动的情况下,目前海信还能保持营收增长,几乎全靠国外。 但国外真的靠得住吗?答案是否定的。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全世界的年轻人都逐渐将注意力从电视转移到手机,这就导致了全球几乎所有国家,对电视的需求量都在不断下滑。据TrendForce提供的最新报告显示,全球电视品牌的出货量在2019年第一季度达到4987万台,环比下滑24.6%。而排名前5的电视品牌中,只有一家出货量上涨。 如此情况下,海信若是想通过海外市场的营收,来支援公司营收增长,很显然是行不通的。 投资失利 并且,海信电器的亏损,还和去年一次失败的收购有着直接关系。 2018年2月,海信斥资129.16亿日元,收购了东芝旗下TVS公司95%股权。收购完成后TVS成为海信控股子公司,海信还因此获得了东芝电视40年全球品牌授权。 原本以为收购TVS是笔好生意,但收购之后的结果,显然并非海信所期望的。 据2018年

    2019-08-31
    4.7K
  • 浙商银行IPO:原高管贪污被判刑12年,踩雷乐视、盾安、宝能,去年遭银保监会罚款创历史新高

    在2017年11月披露招股书(申报稿),欲证监会审核,能否A股上市再次一举。 作为国内较为知名的股份行,近年来浙商银行“蒙眼”狂奔的同时,却屡屡陷入舆论争议。从2015年“宝万之争”中,浙商银行被财新曝出为宝能方面提供了70亿元资金,用于在二级市场上大举买入乐视,为跑路”,浙商银行面临逾8亿元资金“打水漂”的境地。再到浙江知名民企—盾安环境暴雷,浙商银行被曝出对其授信20多亿。 实际上,近年来浙商银行的经营质量明显出现恶化趋势,公司不良贷款率不断上升,风险加速暴露。而去年,浙商银行因为违规理财等被银保监会处罚不断。去年12月7日,银保监会一次性对其出了5500多万的“天价罚单”。这超过2015年~2017年期间,公司受罚的总和1798.23 万元。 今年5月,浙商银行又被曝出花了8亿元买了“假理财”,这个问题还是银保监会现场检查后,才发现的问题。虽然事后,浙商银行收回8亿元的投资本金及收益,未造成经济损失。但公司在制度、系统、流程等方面的问题进一步暴露出来。银行,是个高风险的活儿,而浙商银行疏于风控,不禁让外界对资产质量产生怀疑。 去年,浙商银行还被曝出高管贪污上千万,与多名厅官有染,被判刑12年。而公司原董事长与原行长多年内斗的情况也是人尽皆知。 原高管贪污上千万 去年公司高层震荡不断 2018年,对浙商银行而言,可谓流年不利。这一年,公司高层震荡不断。先是2018年3月,浙商银行原副行长叶建清赴任温州银行任董事长。而不久前的2019年8月22日,温州银行行长吴华被曝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再是2018年4月,浙商银行行长刘晓春宣布辞职,徐仁艳成为浙商银行新行长。而摆在徐仁艳面前,除了一大堆“焦头烂额”的事儿外,最为重要的事情之一便是推动公司回A事宜。 2018年底,浙商银行高管层再次发生震动。浙商银行排名第一的副行长张长弓宣布辞职。辞职前,张长弓主要负责金…

    2019-08-29
    5.8K
  • 压死亿万富翁的稻草:自以为是的投资

    “投资是世界上门槛最低的一件事,却也是最难的”,最近的一则房产已经被查封,银行账户余额接近0,加上欠债甚至有可能是负资产状态。 对于普通人来说上亿资产太过遥远,想象中这么多钱应该是躺着花也花不完,可事实上像小罗一样退役后面临破产的巨星比比皆是。究其原因,当然和沉迷奢侈生活,过度挥霍财富脱不开干系,另一个则是自以为是的投资,就像很多人都觉得投资可以让资产升值,这些“富人”也喜欢大手笔投资,对不了解的领域和项目也出手阔绰。看看明星的投资史,会发现确实有很多败给了投资,比如门神布冯,投资过一家号称欧洲最大的纺织企业,持股比例一度超过50%,但那家企业的股价最后跌到2分钱,其职业生涯赚的钱几乎都打了水漂。还有影视明星刘涛,据说在商学院上课期间接触到

    2019-08-06
    2.8K
  • 投资者走过最长的路是A股套路

    之前的文章里提到了A股的商誉问题,详见《雏鹰农牧预亏33亿,理由是没钱买饲料把猪饿死了…》,有部分确实这方面的情况比较糟糕,还有部分是因为商誉减值可能改为摊销,如果把10亿亏损分摊到10年,可能会造成连续3年亏损,这样会被ST甚至是退市,所以就今年一年的减值掉。 还有就是不少A股供给侧改革、炒作相关概念的期货市场还是股票市场,都走出了凌厉的走势。同样的套路,不同的标的,贾跃亭的股市场的监管形同虚设,审计机构也是沦为沆瀣一气。

    2019-02-03
    2.7K
  • 乐视互金业务遭重度污染,多家平台“去乐视化”,贾跃亭继续征“智商税”

    实际上,大股东背景,对整个网贷行业的融资、建立投资人信任非常关键,很有帮助。不过多赢金融、懒财网均表示,乐视投资所占股份极少,不参与平台运营的决策权。

    2017-09-26
    2.3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