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模式黯然退场,新模式青黄不接,大宗商品现货市场“等风来”

这三份通知就如一套迅猛的组合拳,先左刺拳,接着右直拳,然后再来一个左勾拳,打得业内相关交易所、会员单位和投资人涕泗横流,眼前一片模糊,找不到前行之路。

本周,对大宗商品现货交易场所来说,又是一个局部地震连续爆发的时间段。在这一周,先是江苏省金融办7月的《关于进一步加强对全省各类交易场所监管的通知》开始落实,其投资者申请入市开户时保证金账户可用资金余额不得低于50万元并且名下资产市值不得低于200万,行业内客户开户时需提供统一社会信用代码等相关证明材料的要求从江苏中苏商品交易中心开始落实。

随后,镇江商品交易中心发布关于业务调整的公告,宣布自9月12日起,停止新开账户和停止所有交易品种新建仓,9月30日前全部平仓。

9月7日,江苏现货交易市场的最重量级交易市场大圆银泰发布通知,宣布自9月19日起,大圆银和大圆沥青品种交易保证金比例统一调整为100%,事实给这两个产品判了死刑。

这三份通知就如一套迅猛的组合拳,先左刺拳,接着右直拳,然后再来一个左勾拳,打得业内相关交易所、会员单位和投资人涕泗横流,眼前一片模糊,找不到前行之路。

地方交易场所
地方交易场所

其实,这些消息根本就不是意料之外的事,远的从2014年清理整顿开始算,中的从去年浙江全面禁止白银交易开始算,近的从今年2月江苏省金融办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对引入第三方价格交易场所监管的通知》开始算,这么长时间,这么明确的信号,任何一个略了解行业的人士都知道这个行业“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已无可避免。

没人有任何侥幸心理,唯有等着大限的来临。只不过有的大限来的早,有的大限来得晚,有的交易场所主动点,有的交易所被动点,有的交易场所羞答答用提高保证金来做遮羞布,有的交易所干干脆脆说不玩了,仅此区别而已。

对于江苏地区的交易场所来说,他们下决心较早的已经走出了一条新路,虽然原有模式、品种停止未免会伤筋动骨,但新交易模式和产品已经能填上窟窿,比如大圆银泰和它的大圆普洱。而下决心较晚的现在才黯然表示“现货业务暂停交易,交易中心转型升级”,需要熬过一段困难时期,比如镇江商品交易中心。

介于其间的如新沿海,虽然7月才上新模式,比起大圆银泰足足晚了半年多,但也算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政府为避免相关行业和人员震荡,以温水煮青蛙的方式,通过提高保证金、禁止擦边新产品等手段,逐渐逼迫现货交易场所关闭分散式柜台交易业务,转型其他模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现货发售模式是目前交易场所几乎唯一可行的转型方向。

从江苏金融办的一系列举措,到湖南连续禁止天然气等业务,福建制定《福建省交易场所准入评价指标体系》等来看,这种判断很接近事实。

对政府的态度,对行业的变化,各地现货交易场所知道的只有比交易中国更多。只不过,交易中国作为不涉及自身利益的第三方,可以大声呼吁交易场所更快转型,而家大业大,利益错综复杂的交易场所多数还是唱着“和平未至绝望时期,绝不放弃和平,牺牲未至最后关头,绝不轻言牺牲”的调子。

所以,可以看到有的交易所玩起了李代桃僵的把戏,将现有的名声彰显的交易所转型新模式,而把原有业务移动到或者新设或者合作的小地方或新交易平台上。有的交易所一边加紧新模式上线,一边抱着能拖一天是一天的心态维持老模式,就等压力大到承受不住的那一天,再做切割。

还有的交易所胆子更大,涉足二元期权或变相外汇交易。果然是快钱来惯了,过不了苦日子。而已经转型或者新增现货发售新模式的交易所呢,有些做起换汤不换药的把戏,有些向着邮币卡市场学习恶炒一把,真正服务实体经济的却寥寥无几。

诚然,这是强大的习惯和经济利益驱动的结果,甚至不太好去责难决定的人。然而,这种行为毕竟不是长久之计。看看邮币卡市场,短短两三年,从方兴未艾到危机重重,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就可知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

行业呼吁,能有行业有识之士和领袖之场所,以行业长远发展为方向,发起对新交易模式、新盈利模式、新营销体系模式的探讨,为行业指明一条可以摸索,可以前行之路,庶几为行业之福。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0)
上一篇 2016-09-11 19:36
下一篇 2016-09-12 11:4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