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企架构调整、裁员、降薪潮起 更有轮岗、体能测试、加班等花式逼退

今年9月,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15.6%,为近7年来最大,甚至冷于2014年市场下行期。二手房方面,市场更是跌入“冰点”,北京、上海、深圳成交面积同比分别下跌27.94%、62.16%、78.33%。

来源:文轩财经

楼市下行期,低温以风卷残云之势,席卷了整个房地产行业。

调整架构、降薪、裁员、轮岗……为了节流,房企们纷纷使出十八般武艺。

曾经高薪的地产行业,正在经历大洗牌。

房企架构调整、裁员、降薪潮起 更有轮岗、体能测试、加班等花式逼退

一觉醒来,公司没了

甲方“香”吗?今年的地产甲方公司或许并不。甚至很多地产人都在怀疑自己所在的区域公司能不能安安稳稳度过这个冬天,会不会“一觉醒来,公司就没了”……

10月26日,阳光城再次进行人事调整及区域合并,其中,上海大区合并成渝区域,浙江大区合并陕甘区域、云贵区域。而在不久前,阳光城就已进行过一次人事调整。

选择收缩战略的房企远不止阳光城一家,10月19日,龙湖做出合并动作:将西安公司与郑州公司合并为龙湖西郑公司,原郑州公司将变更为西郑公司郑州事业部。9月初,龙湖就将广州公司与珠海公司合并成广佛公司,原珠海公司变成广佛公司下的珠中江事业部。

近日佳兆业集团撤销了成都地产公司,相关职能及人员划归西南集团;撤销北京地产公司,相关职能及人员划归北京集团。

中南置地也进行了区域整合,成渝区域与云贵区域合并为西南区域公司。

绿城进行了一轮区域调整,绿城海外公司与北方区域合署办公,安徽地区项目划由华东区域管理,西安城市公司负责管理陕西、山西、甘肃、宁夏等区域。

据统计,仅今年上半年,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的房企约十余家,数量已接近去年全年。

人事大换防

区域调整的背后,是企业内部人员规模的不断收缩。

起初,裁员主战场发生在一些出现管理或债务危机的暴雷房企,如恒大、华夏幸福、泰禾。

随着行业的持续不景气、金九银十的惨淡收场,这场无硝烟的战火迅速弥漫了整个行业。

中介收缩时代的开始,“两大巨头”——贝壳、中原陆续裁员。

作为第一梯队的中介行业,首当其冲。

10月11日晚间,有自称贝壳找房员工的人士在社交平台上爆料称,贝壳找房上海研发团队全员被优化,裁员补偿为“N+3”。

随后贝壳找房回应称,今年以来,行业环境发生较大变化,公司据此对上海地区金融等部分业务进行调整。据了解,此番贝壳上海人员优化的范围除了研发,还包括研发和金融在内的贝壳上海分公司中的多个部门。

贝壳此番收缩,其实有迹可循。上市一年多来,贝壳找房接连遭遇重创:自2月以来股价累计暴跌超70%,总市值蒸发超4000亿、创始人左晖离世、二手房指导价出台,一二线城市二手房交易量明显萎缩。

房产中介靠楼市吃饭,今年以来,多个热点城市收集调控政策,二手房指导价出台,导致二手房成交量持续下滑。今年9月份,全国商品房销售面积同比下降15.6%,为近7年来最大,甚至冷于2014年市场下行期。二手房方面,市场更是跌入“冰点”,北京、上海、深圳成交面积同比分别下跌27.94%、62.16%、78.33%。

易居数据显示,9月,11个热点城市二手住宅成交量仅为4.3万套,同比跌45.5%。其中,上海自3月份以来二手房成交量便持续下行,9月二手房成交量仅约1.2万套,相较8月下降约33%,创下了过去一年来历史最低。此外,杭州、上海等地相继推出官方二手交易平台,数次激起“去中介化”的风浪。

不仅贝壳,老牌中介中原地产也正在裁员过冬。10月20日,中原地产内部下发文件称,受市场持续低迷,为了保留核心资源度过寒冬,集团决定调整内地业务规模与架构,所有分公司都要应自身经营情况作出适度收缩,目标在第四季度达到收支平衡。

11月4日,中原地产高层发生人事变动,中原地产中国区董事长赖国强宣布全面退出中原中国。在声明中赖国强表示,后疫情时代,房地产行业进入新阶段。受多方面影响,中原颓势无法扭转,与股东就经营战略发生分歧,失去互信。

另外,有上海业内人士称,上海中原正逐步关停部分门店,目前剩余中介门店在300家上下。而在市场上升期,线下门店约400余家。除此之外,合肥、郑州、济南、南昌、哈尔滨、南京、宁波等中原多家分公司,同样在削减经营规模,准备节衣缩食“过冬”。

房企裁员潮序幕拉开。

紧随第一批暴雷的房企——华夏幸福、泰禾裁员之后,恒大、富力、时代中国、新力控股、当代置业、佳兆业、雅居乐等多数房企员工规模也开始缩减。

据统计,仅今年上半年,上市房企中公布裁员的就有十余家,其中包括万科、华润、佳兆业,融信中国、富力、美的、祥生、奥园等。

10月26日,当代置业2.5亿美元债坐实逾期,其中西部地区已拉开裁员的序幕,被裁人员既有中后台岗位也有销售,试用期员工无赔偿。且叠加了降薪等常规举措。北京总部销售岗暂停发放佣金。

作为三道红线中风险较高的头部房企——富力集团,早就在通过出清部分资产和减少人员开支的方式来改善现金流。正式员工数量一年时间下降了37.6%,2019年末其正式员工有6.23万人,到了2020年尾仅剩下3.89万人。

此外,债务暴雷的泰禾集团,去年员工数量只剩下6000多人,同比减少31.5%;祥生控股去年人员减少23%;合景泰富则降了47%。“云南王”俊发集团在昆明进行裁员,比例约30%。

近日,身处风波中的恒大传出在成都变相裁员,停工留职一年,每月仅发最低保障工资。

有猎头表示:“今年地产行业普遍对招聘人才的要求有所提高。地产红火的年份,大专学历的我们都能推荐成功,现在已经无可能,很多需要211、985起步。行业发展快的时候,之前快周转公司人才非常受欢迎,但现在企业更偏向中海、龙湖、万科等标杆公司经验的人才。”

大浪淘沙,冲刷的不仅是正处于浪潮之下的企业,打击最大的还是底层的打工人们。当疯狂扩张的时代过去,当架构调整、区域合并、团队精简之后,人才泡沫被挤压,部分冗员被淘汰,精简之后,也意味着需要更加优秀的团队,房企对综合型人才的诉求不断提升。

从年薪百万到纷纷逃离

除了裁员,降薪已经成了许多房企的常规操作。

“我们公司经理级别以上的员工都被降薪15%。”某地产公司员工对媒体表示。

克而瑞数据显示,80家典型上市房企薪酬总量增速已经连续三年收窄,高管薪酬同比下降5%。

此外,房企招聘人才的薪资标准也在缩水,文轩财经从主流招聘网站数据梳理显示,一个过去平均薪资待遇应该在50万-60万的管理岗位,现在普遍降到45万左右。

“地产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啦,以前挖一个高管跳槽,薪资翻倍是常事,而现在,不降薪,平薪跳槽就已算是跳得理想了。”一位地产行业资深猎头感叹到。

花式逼退

相比直接裁员,给予赔偿这种相对友好的“分手”方式,个别房企“花式逼退”操作就显得不那么体面了。

10月14日,中梁地产集团下发通知称,在山东区域公司开展试点,要求投资条线人员到营销轮岗。并且“对不服从调配安排的,该淘汰淘汰”。

10多天后,旭辉集团也发了类似的一份通知,要求投资人员到滞重项目轮岗1个月,投资条线的“旭日生”到销售案场轮岗3个月。

富力则通过持续推进体能测试评估是否胜任公司工作要求,两次测试不达标将列入观察对象。

合景泰富也被爆规定每天晚上不到9点不能下班,还要拍照为证。

深陷债务危机的新力在全国各区域公司开启降薪、裁员动作,据悉各区域公司员工需作出“二选一”抉择,要么薪资减半,要么被“劝退”。

如今,地产行业不再是“香饽饽”,地产人一部分被辞退,一部分在跳槽,一部分在转行,还有一部分已躺平,听天由命……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6)
上一篇 2021-11-05 11:06
下一篇 2021-11-08 15:3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