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虹医药

  • 亚虹医药以专科战略开启商业化之旅 核心管线希维她®将于2024Q2提交NDA

    最近两个季度,亚虹医药专科化战略再进一步,取得多重进展。研发方面,用于非手术治疗宫颈高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HSIL)的光动力药械组合产品希维她®的国际多中心Ⅲ期临床试验达到主要研究终点,并预计2024年二季度递交新药上市申请;用于膀胱癌诊断及手术的药物海克威®Ⅲ期临床试验达到主要研究终点,且上市申请已获得受理;用于膀胱癌的唯施可®与PD-1抑制剂百泽安®联合新辅助治疗肌层浸润性膀胱癌(MIBC)临床试验完成II期临床试验期中分析并取得积极结果;唯施可®单药治疗未经治疗的中危非肌层浸性膀胱癌(NMIBC)的III期临床试验处于临床入组阶段;唯施可®与化疗灌注联用用于二线治疗化疗灌注复发的中高危NMIBC临床结果虽未达预期,但为后续临床开发提供了数据支持。 商业化方面,亚虹医药用于晚期肾细胞癌患者的迪派特(培唑帕尼片)和另一款抗癌药物欧优比(马来酸奈拉替尼片)已在去年四季度贡献收入。随着新品种持续上市,其专科商业化道路已正式开启。 药企物种里有一类,擅长在细分领域做到极致,成为全球范围内的专科药物领导者。比如专注于皮肤科疾病治疗领域的LEO Pharma和以攻克人体疼痛为己任的Grunenthal,年度营收折算人民币后均稳超百亿,市场地位稳固。亚虹医药是采用这类发展哲学的典型,在研管线聚焦于泌尿生殖系统肿瘤领域,谋求诊疗一体化和海内外市场联动。对于立项、临床开发和商业化的创新药企三部曲,亚虹医药管理团队有哪些独到认知,以下稍作探究。 深眸——洞察临床需求缺口和快速增长机遇 亚虹医药泌尿生殖产品管线汇总(图一)中显示,宫颈癌前病变和膀胱癌是重点立项领域,这种选择与其洞察临床需求缺口和快速增长机遇密切相关。 图一:泌尿生殖系统产品管线 宫颈癌主要由持续的高危型HPV感染引起,特点是要经历癌前病变,可分为宫颈低级别鳞状上皮内病变(LSIL)和HSIL。约20%的HSIL在10年内进展…

    2024-02-21
    1.9K
  • “三无公司”亚虹医药:成立十年无产品报审,专利技术买国外授权

    国内“创新药”领域,其实是一个很“内卷”的市场。从最近热议的PD-1药物就能看出来,立项、开发、临床等每个环节无不要砸几个小目标,但是短短三年内,六款国产PD-1接连获批上市,在医保和竞争对手双杀下,大家只能血拼成本,导致价格战进入白热化阶段。 而将于9月23日眼镜财经》从招股书等材料中发现,亚虹医药成立11年来,竟然还是无产品、无收入、无客户的“三无”状态,甚至连产品报审还没有过,净亏损以年均超过100%复合增长率扩大且难以弥补,财务压力高企极度依赖外来IPO缓解资金压力,拟公开发行不超过1.5亿股,拟募集资金20.70亿元。其中,5.34亿元用于“药品、医疗器械及配套用乳膏生产项目”,12.06亿元用于“新药研发项目”,1.30亿元用于“营销网络建设项目”,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核心产品均有国外授权 第一大供应商是合作方 作为创新药公司,亚虹医药的后续经营有赖于核心产品APL-1202与APL-1702的研发进展。不过,《眼镜财经》注意到,APL-1202的部分专利来自国外大学授权,之后研发过程也较多合作、外包,而APL-1702已经由国外公司进行到II期临床试验,该公司再介入合作研发。 其中,APL-1202的化合物用途专利系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以下简称“JHU”)授权亚虹医药使用。招股说明书披露,JHU分别于2014年3月、2020年7月,将“喹啉化合物作为血管新生、人类甲硫氨酰氨肽酶、以及SIRT1的抑制剂,以及治疗病症的方法”的境内、外专利独占许可给亚虹医药。据悉,在APL-1202开发过程中,JHU发现了作用机制、筛选出化合物并初步发现了针对NM上市公司,2020年营业收入8.34亿元,归属母公司净利润1.65亿元,经营活动产生现金净流量1.13亿元。 实际上,亚虹医药的核心在研产品APL-1202及APL-1702即使能够上市成功,也不一定能获得医生…

    2021-09-22
    9.4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