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的价值观究竟出了什么bug?

不可否认,阿里在业务上拥有很强的开拓创新能力,改变了千万人的生活,但是在价值观上,应该回归常识,在公关上,应该回归常态。

来源:無房

迟钝了十余天,阿里巴巴的刀终于快了起来。

今日凌晨,针对“阿里女员工称被灌酒猥亵”一事,阿里巴巴董事长张勇在内网公布了调查结果和处理决定。

“同城零售事业群总裁李永和和HRG徐昆引咎辞职;阿里巴巴首席人力资源官童文红记过处分;涉嫌男员工被辞退,永不录用,其是否存在违法行为,警方正在调查取证。”

从其反应来看,阿里的组织能力、公关能力依旧强悍。不过早知当初,何必今日。

从事情发生直至网络发酵,涉事男领导一直跟没事人一样上班打卡,以致最后闹得不可收拾。

从常理来说,一般发生这种恶性事件,该领导应该第一时间停职接受调查直至水落石出,这本是一家小公司都能想到的,为何阿里却偏偏做不到呢?

好比一个绝顶武林高手,练功走火入魔了。

马云曾说过,阿里是一家靠价值观驱动的公司,一旦价值观内功心法出错,那阿里出现魔怔是早晚的事

阿里的企业价值观有过三次迭代:

一次是2001-2004的独孤九剑,

二次是2004年-2019年的旧版六脉神剑,

三次是2019年至今的新版六脉神剑。

从内容来看,旧版六脉神剑是对独孤九剑的精简,没有大的变化,这是阿里企业价值观的基石。

然而,2019年新版六脉神剑无论是形式还是内容,都出现了明显变化。

不要小看企业价值观的变动,它不是挂在墙上的标语,尤其是在大型企业,价值观的改动会逐级传导下去,最终改变企业的行为。

就如一束光线,一旦光源出现一丁点角度变化,当它跑过几千万公里后,就会无限放大这个斜角导致的偏差。

蒋凡婚内出轨,马云炮轰管理层金融治理,以及这次的酒后性侵……

多起颠覆阿里高管及公司形象的事件,无不发生在2019年之后,难道就真的只是巧合吗?

阿里的价值观究竟出了什么bug?

01


所谓企业价值观,说穿了就是做人做事的原则。

托尔斯泰有言,“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

世界上做得很大的企业,愿景使命千差万别,但是你去查他们的企业价值观,都是大同小异。

比如诚信,合作,客户至上这些。

2012年十八大推出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其中针对个人行为有四条,2004年阿里巴巴旧版六脉神剑就占了两条:诚信与敬业。

当然也包括了客户第一、合作这些。

2019年9月10日,张勇正式就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当天,阿里公布新“六脉神剑”。

旧版:新版:
客户第一:客户是衣食父母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
团队合作:共享共担,平凡人做非凡事因为信任,所以简单
拥抱变化:迎接变化,勇于创新唯一不变的是变化
诚信:诚信正直,言出必践今天最好的表现是明天最低的要求
激情:乐观向上,永不言弃此时此刻,非我莫属
敬业:专业执着,精益求精认真生活,快乐工作

两相对比,变化很多。

其中最重大的一个变化,就是删掉了有关做人的原则——诚信:诚实正直,言出必践。

作为公德良俗的起点,诚信正直是默认的无需言说的价值观,不写进去也没关系,在商言商,很多企业价值观只体现了做事的原则,比如苹果特斯拉等等。但是如果写进去十几年后又把它删掉,这就无疑传递出一个信号:

本公司不再坚持诚信了。

这会让超过25万的阿里员工总有一部分人隐约中觉得:在阿里,诚信是不重要的。

也许比例很小,但是相比庞大的基数,绝对人数也会不少。他们就像定时炸弹一样,总有个时候可能干出一些出格的事,让阿里防不胜防。

纵观中外巨头公司,价值观多有迭代,但是有关做人的价值观,是从来不变的。

比如英特尔,其六大价值观中包含“无所畏惧”、“包容”、“团结一致”、“坦诚透明”四个有关个人品质的要求,就一直以来从未变过。

阿里删除”诚信”的行为让人百思不得其解,想来想去,原因可能在于:阿里过去将诚信价值观捧得太高,现在又矫枉过正。

比如2016年的“月饼门”事件,阿里五名程序员使用脚本多刷了124盒月饼,这样做虽然违规,但他们并没有付款完成订单并主动告知公司要求取消,结果却等来了公司的开除决定。

原因是有违诚信。

诚信当然重要,但不能事事都扯上诚信,程序员意识到问题后主动说明问题,与人力找到程序员拒不承认作弊,任何人都看得出来这两者的差别:谁是无伤大雅的玩笑,谁是诚信问题。

据说,事后阿里也意识做过了,除了一个去腾讯的,又悄悄把四名程序员招了回去。

但是这种随意扩大诚信价值观的适用范围,让人人神经都崩得很紧的后果造成了,这是改不了的,或许遭致内部反弹,导致2019年被删。

其实,诚信价值观本身并没有出问题,而是阿里的做法出了问题,没有掌握好其中的“度”。

02


新““六脉神剑””的第二个问题,是修改了第一条,将“客户第一:客户是衣食父母”改成了“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

我们不妨拿其他公司类似的价值观对比一下。

  • 英特尔:客户至上;
  • 亚马逊:客户第一;
  • 谷歌:以用户为中心。

不难看出,这些世界级的科技公司都强调了客户的重要性,但谁也没有刻意将客户、员工、股东分个高下,忽视、怠慢其中任何一方,公司都走不长远。

其实,华为也同样在价值观里提到了客户与员工:以客户为中心,以奋斗者为本,长期坚持艰苦奋斗。

看看,这就很科学,将各自的重要性都点到了,并没有非得分个你高我低123,事实上很多重要的东西是无法简单分出重要层级的。

但是阿里没有用语言去描述各方之间的关系,而是冷冰冰地给出了明确的答案——客户第一,员工第二,股东第三。

这其中隐含了让人毛骨悚然的一点:如果客户提出了某些不合理甚至过分的请求,那员工是不是就要无条件遵守呢?阿里的这位女员工,难道不正是这条价值观的牺牲者之一吗?

细想之下,阿里的这句话在无形之中成了某些人作恶的“挡箭牌”,打着客户利益的幌子做见不得人的勾当,还美其名曰维护公司价值观,可不可笑?

回过头来看,阿里原本的价值观“客户第一:客户是衣食父母”,已经说得很到位了,而且相当接地气,根本没必要修改。

类似的“画蛇添足”般强行修改的还有第三条,原本是“迎接变化,勇于创新”,新版本改成了“唯一不变的是变化”。

对比之下,原本的价值观阐述了应对变化的态度要积极,而新版本却仅仅是在讲道理,没有态度,而且这个道理很烂俗,有点像刚毕业的大学生领悟到了什么深刻的哲理拿出来显摆。

还有些改变,虽然前后意思差不多,但是遣词造句有些故弄玄虚。

比如激情:乐观向上,永不言弃。改成了“此时此刻,非我莫属”这种广告词的感觉。

又如敬业:专业执着,精益求精。新版对应的是“认真生活,快乐工作”。这是多了几个意思?

企业价值观,就是大白话大实话,返璞归真,这种为赋新词强作愁的改变,真是有些拉低了阿里巴巴世界巨头的档次。

03


阿里公关天团的种种过火操作,也是有违企业品牌公关的本义。

抛开此次事件前十天阿里一度失声不谈,仅从最近两天应对舆情危机来看,阿里仍展现出了堪称一流的公关水平。

从企业快速表态,到雷厉风行地制定处理思路并及时公开阶段性处理结果,再到不忘站在受害者立场表示要“关心照顾好她”,阿里的危机公关可谓一气呵成、安排周密。

这对身经百战的阿里公关天团来说,自然是小菜一碟。近年来阿里频频陷入舆情危机,比如大众熟知的“月饼门”“蒋凡婚内出轨”等等,都是凭借其强大的公关能力将其一一化解,阿里亦在其“文化推广”下变成“神”一样的存在。

然而,看似“强大”的公关实力却越来越像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阿里头上。短期来看,阿里公关功劳很大,但长期来看,阿里“公关天团”已经超出了公关的职责范畴。

企业公关的职责,是在企业内外部构建良好的公共关系,塑造品牌形象,而非掩盖、扭曲事实。

为什么阿里董事长张勇和我们一样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或是因为阿里内部已经形成了一种报喜不报忧的风气,而这种风气与其强大的公关行为息息相关。

阿里的公关不仅对外释放好消息,还要把任何坏消息都盖住,甚至还要转化成好消息,化危为机,没几个人能做到。

这种“只有好消息,没有坏消息”的氛围,之前是对外,但在潜移默化之下,久而久之也会传递到企业内部形成一种氛围。

极端的情况下,就像花剌子模信使的故事,凡是给君王带来好消息的信使,就会得到丰厚的犒赏;而给君王带来坏消息的人,则会被送去犒赏老虎。

在这样的“歪风”之下,花剌子模覆灭只是迟早的事,企业也是一样的道理。

这让笔者想到一件小事,笔者曾深入接触过一位阿里人,业务上他非常敬业也非常专业,但却有个突出的特点,就是不能提马云任何的不好,如果谈及他就会板起脸一脸严肃地指正你,堪称到了“洗脑”的地步。

回头来看,让阿里公关做得如此之“好”的,是马云,给阿里公关造成最大麻烦的,也是马云。

阿里洗不白的“996福报”、“蚂蚁金服放炮”……都是马云标新立异之言,至今阿里公关都搞不定。

而且强扭的公关总是掩饰不住痕迹的,迟早会被少部分人,然后越来越多的人识破,最后形成公关的塔西佗陷阱,你说的任何一句话、做的任何一件事,都会被外界解读为公关所为,即便明明是好事,也会被认为是公关出来的。

这将是公关最大的失败。

04


无论是价值观,还是公关,既不能一夜清空,也不能过犹不及,应该回到应有的位置。

对于那些上千年形成的全社会认同的道理,一就是一,二就是二,不要妄图通过标新立异显示自己的高明之处,那是一条歪路。

业务上的创新千万条路,价值观就那几条。

不可否认,阿里在业务上拥有很强的开拓创新能力,改变了千万人的生活,但是在价值观上,应该回归常识,在公关上,应该回归常态。

企业就只是一家公司而已,并不是“神”,世界本就没有神。

那些造神的,都被打倒了。

本文转自無房,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