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揭露北京河图创意图片公司内幕:既吃创作者,又吃侵权方

2021年11月,我国出台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强新时代知识产权审判工作为知识产权强国建设提供有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其中指出,加大对于知识产权虚假诉讼、恶意诉讼等行为的规制力度,防止滥用知识产权,推进知识产权诉讼诚信体系建设。

在今年3月8日,十三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上,最高人民法院再次明确“碰瓷式维权”不受保护。

国家知识产权局局长申长雨今年4月22日在北京举行的“2022中国知识产权保护高层论坛”上表示,“知识产权恶意诉讼和‘碰瓷式’维权等问题,给知识产权制度正常运行带来干扰,损害了社会公众利益,浪费国家行政资源。我们要共同打击和规制这种行为,推动知识产权平衡保护。”

但在金钱的诱惑下,无论是最高人民法院的明文条例,还是国家知识产权局的政策意见,都挡不住不法分子“碰瓷式维权”非法盈利的行为。

在大大小小干“碰瓷式”维权生意的群体里,北京河图创意算是最为活跃的一家。这是一家靠打图片版权官司牟利的公司。

企查查资料显示,截至目前北京河图创意图片有限公司共涉及司法案件7348件,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由起诉他人或公司达3004次,因侵害其他著作财产权纠纷案由起诉他人或公司多达106次,以原告身份涉及5377件案由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的司法案件。

从新京报、潇湘晨报等权威媒体到美容院、家居公司以及各大小自媒体平台,都成为河图创意的诉讼对象,一张图片动辄索赔上千元,甚至是上万元。

仅2022年11月份,河图创意以一审原告的司法案件就达到25件,案由均为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意味着这家公司几乎每天都要打一场官司,“职业诉棍”的身份暴露无遗。

令人震惊的是,打着版权保护的幌子河图创意的老板竟然是一位“老赖”。企查查显示,在案号位(2021)京0105执47380号的案件中,北京河图创意图片有限公司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判决赔偿5000元,但是河图创意并没有做出相应的赔偿,因此被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于2021年12月13日立案强制执行,河图创意公司和法人冯飞燕被限制高消费。

同样在2021年7月6日,在案号为(2021)京03执1239号的案件中,北京河图创意图片有限公司被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强制执行377,575.00元,河图创意公司和法人冯飞燕被限制高消费。

这就不免让人好奇,一家连37万元都不愿赔偿或赔偿不了的公司是如何获得那么多图片版权的呢?以河图创意上一张图片标价动辄上千元来看,光授权费应该不下百万千万元,河图创意公司有没有向原创作者支付授权费呢?

从2020年一起案件中便可以看出其中的端倪,据媒体报道,2019年底,一自媒体人士被河图创意起诉,称其微信公众号一张配图侵权河图签约摄影师的作品,还发来了该摄影师的版权授权声明书。

结果该自媒体人士联系到了原创摄影师,然而该摄影师却不知情,也从未授权过相关作品。当对簿公堂时,自知理亏的河图创意便选择了撤诉。

无独有偶,在今年一月份,河图创意与河津市商业中心电子商务有限责任公司的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中,河图创意因缺乏事实及法律依据而败诉。

2020年8月,一位微博昵称@马宏杰的摄影师揭露了河图创意替摄影师维权的内幕。他指出,以河图创意为代表的公司,打着替摄影师维权的旗号,向图片使用者进行索赔,甚至在还未取得图片版权的前提下先行索赔,图片作者或不知道侵权行为已经发生,或被骗签了霸王条款,或者胜诉后拿不到赔偿。显然,河图创意属于典型两头通吃,既吃创作者,又吃侵权方。

在现实案件中,由于多数受害者无法联系得到原创摄影师,所以只能哑巴吃亏。而对河图创意而言,只要没被发现就可心安理得的“捞钱”,不站理就撤诉,这看起来是一笔不会赔钱的生意。但是拿着免费版权或者摄影师都不知道的图片去“捞钱”,恐怕涉嫌违法犯罪了。

本文转载自商业华观,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22-10-27 12:30
下一篇 2022-11-02 10:34

相关推荐

  • 一张图片要价5000元,北京河图版权钓鱼何时休?

    以一张黑洞照片维权响彻整个中文互联网的视觉中国没想到,仅过去2年时间,作为后浪的北京河图创意图片有限公司在图片版权官司的数量上就远远超过了自己。 企查查信息显示,北京河图创意图片有限公司共涉及司法案件7348件,因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由起诉他人或公司达3004次,因侵害其…

    2022-10-27
    6.4K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