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白滔:美元的Libra,美元的未来

龙白滔/文

近几天,有关LIBra的大新闻层出不穷。

7家以传统支付类企业为代表的Libra协会成员,在Libra协会正式成立前“临阵脱逃”退出协会。

多家媒体报道,G7工作小组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IMF)和世界银行(World Bank:WB)年会前,提交了针对全球稳定币项目的初步评估报告称,Libra对全球金融体系带来了严重挑战。

欧盟国家德法高官也屡次放出狠话,要禁止Libra在欧洲的运营,并且“欧洲国家应该发行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

进一步让人困惑的是,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ECB)的执委会成员Benoit Coeure,也是G7稳定币工作小组负责人,于10月17日接受布隆伯格采访时称,“全球金融监管机构没有计划禁止Facebook Libra或其它稳定币,但这些以官方货币为支撑的数字货币必须符合最高的监管标准”。

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于10月16日罕见地就“数字货币、稳定币和支付系统的演进”做了长篇发言,提及Libra将遭遇最严格的监管。

龙白滔:美元的Libra,美元的未来

一时间,Libra头顶乌云密布,Libra还有未来么?这么多纷繁芜杂的声音,到底哪个信息才是可信的?本文将从第一性原理思考的方法,帮读者解开迷雾。

笔者回顾一下6月28日的文章《从货币金融体系的历史、现状和未来评价Libra》(以下简称“评价”文,可能是目前中国阅读量最高的原创Libra主题评论),文中有关Libra与银行和全球监管的内容。

主流货币监管当局的态度很明朗,美英银行的监管者已经表达了明确的支持态度。

代表G20对全球金融体系进行观察和政策制定建议的机构是BIS(Bank for International Settlements,国际清算银行)赞助的FSB。FSB现任主席是美联储副主席,同时英格兰银行行长是前任FSB的主席,FSB最近的有关加密数字货币的报告称,“因其(加密数字货币)市值规模不大,目前对全球金融体系稳定性没有影响”。FSB声称,“引入Facebook的稳定加密货币Libra需要一个新的监管框架”。

所以,可以谨慎乐观预期,即使FSB发布针对Libra的评估报告,也是正面的。BIS/ECB的态度也会是如此。

Libra项目确实是天才设计,它将一个宏大的稳定加密货币金融体系构筑于传统货币金融体系的脆弱基石之上,不仅百分之百保护了传统商业银行的利益,也满足了央行针对稳定加密货币的监管诉求,还成功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的新世界激发了广泛热情和共鸣。

在Libra货币体系中,代币持有者独享整个Libra经济体全部或主要的货币收益,约占Libra经济体总量的3%,而储备物则全部来自用户。Libra项目架构者捻熟地通过治理架构设立,满足形式上去中心化,也保证了对项目的绝对掌控。

但Libra金融稳定性存在较多缺陷,其开放性、民主性亦不尽如人意,中国的应对措施应该是学习和超越。

Libra的本质及其与传统货币体系是什么关系?Libra动了谁的蛋糕?谁真正掌握其未来命运?

首先,澄清一个基本事实,Libra从根本上保护了传统法币体系的利益,因为它以法币(和/或以法币计价的国债)作为储备池,是一个建立在传统法币体系之上的一个“伪创新”。

大部分人过于解读Libra对传统体系的颠覆,所以误读了Libra与美联储的关系,或者说误读了硅谷极客与华尔街资本的关系。本文再强调一次,Libra从根本上代表了传统法币体系的利益。

Libra白皮书发布之初,大家可能会惊奇于竟然没有一家传统银行作为发起会员,一个想当然的猜测就是,Libra挑战了传统商业银行的利益。

笔者在《评价》文中分析了Libra百分之百保护了传统商业银行利益,并且从成本效益角度考虑,传统商业银行最适宜发挥Libra生态授权分销商的角色,其它类型的企业即使参与也无法与银行有效竞争。如果Libra宣布以比特币或者其它原生数字资产作为储备物,那才是真正的颠覆,但它第一天就会被美联储紧紧按死在地上。

Libra严格来说,只是铸币权在顶层富人群体的一次重新分配,富人群体总有老钱和新贵,但从来不缺银行家。如果Libra真正代表了中本聪们的理想,它不可能引发现在全球监管的热议和形成新的监管共识。

Libra对货币金融体系带来的挑战

传统货币体系如何看待稳定币对他们的挑战?这是Libra命运的决定性因素,而非其它,如Facebook在滥用用户隐私数据方面斑斑劣迹。

谁在影响和决定全球货币金融的顶层制度呢?答案是以美联储、ECB、国际清算银行、IMF和WB为核心的银行利益群体(笔者避免用“银行卡特尔”这样的描述,避免有人无脑用“阴谋论”盖之),代表“不代表任何国家和民族的跨国资本集团”的银行家、央行官员和学者们,作为全球化精英,联合影响和制定了全球货币金融体系的顶层制度。

中国现在并不属于这个群体,但中国经济的高速增长在一定程度上得益于全球化的经济和金融政策。美联储发挥了事实上全球央行的作用,英格兰银行等主权国家央行大多跟随前者。

金融稳定理事会(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FSB)是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由BIS部分职能分拆出来,为G20政府(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提供全球金融体系政策建议的国际机构,虽然名义上独立于BIS,但实质上由BIS主持并赞助,现任FSB主席是美联储负责监管的副主席。

在讨论ECB的时候,应区分ECB与欧盟国家、欧洲议会等的关系。欧盟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英国即将不是欧盟一部分了,欧盟军事给了北约,货币政策给了ECB,外交给了欧洲议会,财政给了各个成员国。

ECB独立于欧洲议会和欧盟委员会,不接受他们和成员国指令,其权力核心是一群支持欧洲一体化的全球精英银行家和学者,因此对代表全球一体化趋势的Libra相对开明。而欧洲议会则割裂很多,党派林立,和欧盟成员国高官一样,他们会更多从个别国家或民族主义角度来抵制代表全球化的Libra对其(货币)主权的侵蚀。

Libra对传统货币体系带来了哪些挑战呢?

近期一直有报道称,G7工作组提交的一份针对全球稳定币的初步报告指出,Libra对现在货币体系带来了严重挑战。无论该报告结论如何,笔者引用FSB主席近日针对G20政府公开信中谈及的“全球稳定币的潜在金融稳定性风险”:

FSB主席在信中重申了G20领导人在《大阪宣言》的观点,“加密资产目前并不对全球金融构成威胁,但“全球稳定货币”的引入可能给监管界带来一系列挑战。这些挑战包括金融稳定、消费者和投资者保护、数据隐私和保护、金融诚信(包括反洗钱与反恐怖主义融资和客户身份识别合规)、减少逃税、公平竞争和反垄断政策、市场诚信、健全和高效的治理、网络安全和运营风险,以及适当的法律依据。

公开信指出,具有潜在全球影响力和规模的稳定币项目必须符合最高监管标准,并接受审慎监督和监管,应优先评估和解决可能存在的监管空白。G7稳定币工作组已经完成初步评估,并将全球稳定币监管问题的工作移交给FSB。FSB已经成立了一个工作组去形成监管政策。FSB将于2020年4月向G20政府提交一份咨询报告,并在2020年7月提交最终报告。(读者可以订阅“数字资产研究院”公众号获得该公开信全文中文翻译和笔者点评)

FSB的使命是,以前瞻性的工作方法为G20政府提交有关全球金融体系稳定性的任何政策建议,一般工作方法是,FSB就全球金融体系的问题进行调研、分析、研究并制定监管政策建议,提交给G20各国负责具体实施并监督落实。

金融危机后,全球银行和金融体系的变革政策建议和落地执行监督就是由FSB负责的,例如巴塞尔III协定、影子银行监管、金融衍生品和OTC的监管等问题,目前全球稳定币项目监管的问题是FSB的新任务。

FSB接管这件事情,意味着全球监管形成共识,把制定全球稳定币监管的事情纳入正式工作流程,FSB的正式报告就是针对全球稳定币监管政策细则的建议。10月18日,FSB发布新闻称“启动稳定币的监管工作”。

这意味着什么呢?不要看Libra现在被监管打得厉害,现在打得厉害,就意味着从最开始就与政策制定者协同着手解决监管空白。

等到2020年7月的时候,Libra的合规状态几何?Libra可能是唯一经全球监管共识“认证”的稳定币项目,合规性可能成为Libra最大的竞争优势。现在是看“贼”被打,未来是看“贼”吃肉。

全球稳定币的崛起符合全球化精英的诉求

Libra等为代表的全球稳定币的出现,符合全球化一体化精英群体的诉求。如笔者在《数字货币潮下的货币竞争与体系重塑》一文中讨论,新的货币将重塑货币全球格局,它们创建新的连接和新边界;数字化可能会改变国际货币体系的基础;Libra是一种基于多种法币的合成国际货币。

正如英格兰银行行长马克.卡尼8月发言指出的,基于美元的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不可持续,与Libra的篮子货币方案类似,以多国央行数字货币构成的网络且由公共部门提供的“合成霸权货币”可能是最佳替代方案。

近几十年来,日益扩大的国际联系造成了美元安全资产的稀缺,以及通过全球金融周期从美国货币政策中产生的巨大跨境溢出效应。与几个不同账户单位关联的合成国际货币可一定程度上弥补安全资产短缺,因为以多种官方货币计价的债务价值,将随合成货币的价值一起波动(合成货币的波动可能会变小)。

如果国际贸易以合成货币的账户单位开具发票,贸易流动的全球相关性也将减少。目前,40%的国际(商品和服务)贸易以美元计价,因此美国的冲击和货币政策对刺激或阻碍国际贸易产生了相当影响。在一个使用合成货币的世界里,这种对美元的冲击对贸易效率的影响将小得多。当然,合成货币会从对其支撑货币的冲击中产生溢出效应,但就各国面临特殊冲击而言,多样化可能会抑制这些溢出效应。

对Libra的支持也符合美元自身的利益。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的发言体现出美联储对大型网络平台的网络外部性和全球稳定币对传统法币的替代作用有清晰认识,可能带来数字美元化的效果,对金融羸弱国家的货币进行代替,甚至对其它发达经济体的主权货币也有很强的渗透性。

此外,在面临全球范围内广泛的对基于美元货币体系批评的情形下,将Libra推至前台符合美联储的核心利益。但在最关键的问题——Libra计价单位上的故意回避或闪烁不清,留给各个利益相关方(主要是他国央行)想象空间。

但如本文分析,Libra有很大概率采用美元为计价单位,这是维护美元货币权威的根本方式。因此,Libra更多像是由美联储支持、以区块链和数字货币技术创新切入跨境支付领域的全球稳定币尝试,是美联储放置入未来全球货币体系的“特洛伊木马”。

所以,现在全球政府和监管对Libra最真实的想法可能是这样的:

1、在美国,掌握Libra命运的只是代表华尔街利益的美联储,笔者相信其白皮书发布之前,Facebook已经与美联储做过充分沟通获得了认可。美联储其实从来没有表达过明确的反对意见,“暗地”里支持Libra的根本原因是其代表了美元利益,是美元霸权在数字世界的延伸。

我所说的“充分沟通”,并不意味着Facebook与美联储沟通了合规和监管细节,而是在全球稳定币的战略目标上形成了共识。这就像与政府高层领导推动某些大举措,决策层只需要决策目标和方针,而不是制定实施细节。

Libra美国国会这边遭遇的障碍,可以理解为从立法角度让这件事情合理化,因此Facebook需要与国会中代表更广泛利益全体(华尔街之外)进行沟通和协调。国会看似影响力很强大,但一方面缺乏真正的专业人士能有效阻止这种项目(例如美联储理论上需要向国会负责的,但国会就从来没有足够的专业技能能够有效对美联储官员问责,包括2008年金融危机,伯南克和鲍尔森为维护华尔街银行的利益在国会当众撒谎,说话自相矛盾,国会一点法子都没有),另一方面就是受游说力量影响非常大。

美国国会最大的游说力量就来自两个行业,军工和金融。此前,因国会议员给VISA/万事达写信威胁支持Libra可能引发对所有相关业务(包括他们传统的支付)实施最高标准的监管,因此两者选择临阵退出。但10月18日,参议院议员Michael Rocks写信给Libra节点Anchorage表示支持Libra。虽然看起来国会针对Libra争议很大,但核心思想是弄清楚如何监管以及平衡好不同利益方。

一个议员可以随意发表意见或写信要求“禁止“很多事情,但距离真正形成法律效率的文件还有十万八千里。因此,笔者认为,美国国会对Libra的各种声音都是“小插曲”,不影响全局。

2、英格兰银行对Libra的表态基本可以理解为美联储的“复读机“,一直强调”符合最高监管标准“。

3、欧盟领导国德法是真正反对Libra的,根本原因就是Libra代表了美元利益,对欧元区的货币主权形成了侵蚀。欧盟领导国德法的高官很早就对Libra放狠话,“禁止其在欧盟运营”,并且“欧洲国家应该大力发展自己的央行数字货币”。

但代表欧盟货币当局的ECB态度就很暧昧,刚发布Libra白皮书时,ECB发言相对谨慎,也曾经有ECB执委表示“货币是公共产物,不能交给在滥用用户隐私数据方面有不良记录的Facebook”,但ECB执委Benoit Coeure也是G7稳定币工作组的负责人,发言肯定“Libra或类似全球稳定币的提案”,可以“成为美元铁王座的竞争者”,10月17日接受采访时称“全球金融监管机构没有计划禁止Facebook Libra或其他稳定币,但这些以官方货币为后盾的数字代币必须符合最高的监管标准”。

目前从Libra篮子货币的比例来看,美元和欧元分别是50%和18%,考虑到从全球结算货币的百分比来看,美元和欧元分别为约40%和30%,美元被显著加强,欧元被削弱。但看起来,ECB已经接收了这种安排。目前,我们认为Libra的篮子货币比例已经在美联储、BIS和ECB之间形成共识就好了。

Libra代表了美元霸权在数字世界的延伸

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朱民撰文指出,“Libra实际上加强了美元已有的霸权地位”。Libra的储备篮子包括五种法币,它如何体现美元货币权威呢?

首先我们确定“Libra锚定于一篮子法定货币“中的“锚定”的含义,因为很多人对“锚定”一词有误解或误用。在现在的语境下面,有时候说“锚定”是指Libra的储备资产“锚定”到一组法币或国债上面,这里“锚定”是储备物支撑的意思;有时候说“锚定”是指货币的计价单位。大家在讨论Libra的时候通常说“锚定”到一篮子法币上,很多人就想当然认为也“锚定”到Libra特有的计价单位上,其实Libra白皮书只明确讲了第一种“锚定”,即以一篮子法币或国债支撑其发行,并没有明确说计价单位。

Facebook法律顾问欧阳默博士接受采访时表示,“Libra应该简化,Facebook将结构改为以美元计价的形式有助于被批准”,笔者也认为Libra有很大可能性采用美元计价,有几个原因:

首先,如欧阳默博士指出,“2018年9月纽约州已经批准了2个采用美元计价单位的稳定币:PAX和Gemini,因此,Facebook可利用(法律制度的)先例得到批准。

其次,如果要求Libra与美元的强制兑换,这将允许美元货币政策有效地传导至Libra生态。但实际上Libra会与篮子货币形成兑换而不仅仅是美元,考虑到篮子中货币权重和汇率的变化,Libra与美元的强制兑换有相当大的波动性/不确定性。Libra协会注册在瑞士而非美国,这种兑换承诺也不一定有法律约束力,现在不能完全确认Libra与美元的强制兑换性。

第三,账户单位是一种货币最重要的属性(不同支付工具是通过其账户单位而非其它属性如交换媒介和价值存储连接到一种独立货币),只要使用美元计价,美联储就保证了其货币权威。从这点来讲,笔者认为Libra以美元计价是Facebook发布白皮书之前,已经与美联储形成的共识,只是之前没有公开讲而已。

Libra面临的监管障碍

作为美联储中著名的数字货币悲观主义者,美联储理事Lael Brainard于2019年10月16日罕见发表了有关“数字货币、稳定币和支付体系演进”的长篇演讲。

在政府工作的读者可能有经验,越大的领导、越有影响力的人,针对重大问题越不轻易发言,所以Lael理事的发言可谓意义重大,反应了美联储在相关问题的立场。

发言很长,其中主体部分是有关稳定币的监管,因此笔者在这里总结发言要点,并展开监管的话题。

发言核心要点包括:

美国/美联储拥有相当长发行和管理私有货币的历史和经验,包括非银行机构发行的用于辅助特定网络内交易的货币或资产,例如礼品卡、积分和虚拟游戏货币等。

随着私有网络规模和范围的扩展,其网络外部性让基于数字平台的支付系统获得极大的发展,如中国的支付宝微信支付。Libra作为稳定币项目最独特之处,是其拥有全球三分之一人口的活跃用户,以及通过其支付系统,Libra网络可以快速扩张至全球规模。

Libra和任何有全球规模和范围的稳定币项目,都必须解决一系列法律和监管挑战才能上线。很多国家央行在推进央行数字货币,美联储先不凑热闹,先看看别人做得如何。美联储支持支付领域的创新,并乐于见到未来数年内在支付体系有长远影响的创新,包括稳定币的选项。

Lael理事特别强调了四个方面的法律和监管的问题。

首先,需要做到“知晓你的客户”(即know-your-customer:KYC)规则和监管的合规性,来避免稳定币被用于非法活动和非法金融。Libra的商业模式天然就是跨境的,Libra系统的每个参与者都被视为金融机构,需要遵守每个司法辖区的反洗钱法律。Libra的全球业务可能要求一个一致的全球反洗钱框架,以降低非法交易的风险。

其次,旨在方便消费者支付的稳定币的发行人必须明确展示如何确保消费者保护,消费者必须接受培训,知道他们的权利与银行账户有何不同。在美国,针对银行账户已经实施法规和监管的保护,以便消费者合理预期他们的存款被保险的额度;欺诈性的交易是银行的责任;有关账户费用和利息支付的清晰、标准化的披露等。

现在还不清楚Libra是否有类似的保护,消费者如何拥有索偿权,目前尚不清楚消费者面临多少价格风险,因为他们似乎对稳定币的基础资产没有权利。消费者需要注意,稳定币很可能与主权发行的法币有截然不同的法律条款。需要明确为个人身份识别信息和交易数据的安全性负责任的实体,以及个人数据如何存储、访问和使用。过去几年中大量的网络攻击事件凸显这些问题的重要性。

第三,有必要界定Libra生态系统中各参与者进行的金融活动,以便司法当局评估现有的监管和执法机制是否完善。作为Libra协会的合法注册地,瑞士尤其关心这些话题。瑞士当局设立了三个新类别,以帮助按照功能来进行监管:“支付代币”是加密货币,用于支付或价值转移;“实用代币”是基于区块链的应用程序;“资产代币”是类似于股票、债券和衍生工具的加密资产。

第四,一个全球范围的稳定币网络可能带来金融稳定性风险,如流动性、信用、市场和操作风险等,不管是个别还是组合一起发生,可能触发失去信心和引发“挤兑”。一个全球稳定币网络提出了许多法律上独立但相互依存的复杂问题,在储备物管理和网络中市场参与者权责方面缺乏透明度。

总结

从ECB、美联储和BIS/FSB的发言和行动,不难得出结论,全球货币政策制定机构已经对稳定币的崛起对全球一体化的意义达成了共识,并且实际在推进相关的监管政策制定,为稳定币的发展扫清法律和监管的障碍。

数字货币的兴起,显著改变了传统货币竞争的方式,像Libra这样的全球稳定币,与已经拥有庞大经济生态和庞大用户基数的网络结合,其强大的网络外部性可能允许Libra迅速拥有全球范围的影响力。

而在Libra储备池中拥有最高权重的美元,以及很高可能性使用美元作为其计价单位,充分维护了美元的货币霸权,并将之延伸至数字世界。

美联储、FSB和ECB都清晰了解全球稳定币可能重塑全球货币体系,特别是形成跨地理和司法辖区的数字货币区,并且取代货币羸弱国家的主权货币,导致数字美元化,这或许是全球一体化精英群体希冀的目标。

但Libra可能大概率采用美元作为计价单位,因此Libra可能不会真正实现一种新的安全资产,并且降低美元对全球溢出效应的美好愿望,它更大可能是美联储植入未来全球货币体系的“特洛伊木马”。

本文以朱民的Libra评论结束全文:

“也不排除Libra在运营成熟后和美国政府合作,即和美国财政部、美联储合作,逐渐增加一篮子货币里美元的比重,并最终只和美元挂钩,成为官方的数字美元发行和运营者”。

笔者认为,这种“合作“,可能比朱院长的判断启动得更早,其实在Libra白皮书起草阶段就已经开始了。

所以,更实际的现实和未来可能是,美元的Libra,美元的未来。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2)
上一篇 2019-12-06
下一篇 2019-12-09

相关推荐

  • 央行金融稳定报告罕见大篇幅谈及加密货币、DeFi,未使用“虚拟货币”说法

    12月22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3》,罕见大篇幅单独提及“加密资产”内容,没有使用过去“DeFi、数字资产,创造了新的资产形态和业务模式。加密资产不由货币当局发行,不具有法偿性与强制性等货币属性,同时并未受到与其业务实质相适应的监管,因而表现出金融和数字技术双重风险。 一方面,传统未受监管的非法金融活动风险在加密资产领域均有体现,例如资产价格泡沫、价格波动大、流动性和期限错配、高区块链上与链下数据交互过程存在安全漏洞,容易被黑客攻击,导致市场操纵和资产丢失;去中心化金融(DeFi)的治理机制实质上存在“中心化”特征,容易被少数内部人控制,损害其他融资风险等。 我国较早对加密资产领域相关风险开展交易平台等领域开展清理整顿,并于2021年发布《关于进一步防范和处置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的通知》,联合多部门形成风险防范、化解、处置合力,有效遏制了相关领域风险。 2022年以来,加密资产风险事件频发,多国监管部门和国际组织已出台资产管理、交易所、保险等DeFi领域,欺诈事件频发。 2022年以来,TerraUSD稳定币崩盘、加密资产交易平台FTX倒闭等一系列风险事件,导致市场大幅动荡,进一步凸显其价格波动大、投机属性强、治理机制不完善等问题,对金融体系稳定产生外溢影响。鉴于加密资产天然具有跨境经营的特征,需要各国开展协作,形成监管合力。 近年来,多国监管部门和国际组织已开始评估加密资产风险,出台监管政策和应对措施,总体上按照“相同业务、相同风险、相同监管”原则,对加密资产业务开展与其风险水平相称的监管,并尽可能减少监管数据缺口,降低监管碎片化,消除监管套利。 第五章:宏观审慎管理(六)指定加密资产监管规则 2022年2月,FSB发布《加密资产金融风险评估报告》,指出快速发展的加密资产市场可能对全球金融稳定带来威胁。2022年7月,FSB就加密资产监管发表声明,表…

    2023-12-28
    1.6K
  • 一文读懂国债:内债、外债有啥区别?国债如何决定利率?量化宽松实质是什么?债务上限由谁决定?债务过高怎么办?

    下面是过去25年美国股市45%的下跌,超过800万人失业。 所以这个债务上限主要还是给了两党一个吵架的机会。现在不是拜登民主党执政吗?可是国会的众议院这边多数又是共和党,所以众议院议长麦卡锡就想借此机会逼着拜登来缩减之后的财政开支,那两边就谈。 美国这套财政机制其实也挺拧巴的,你看前2年拜登那边哐哐5万亿下去刺激经济的时候你不谈,现在债务快到上限了你才开始谈判。 其实世界上有债务上限的国家并不多,除了美国,还有丹麦。但是丹麦那个上限就巨高,基本上是它现在债务的3倍,所以是个摆设装装样子而已。 凯恩斯主义 世界上还真没有哪个国家是因为债务上限限制了自己国家发债,过去50年间,全球的政府债务都在持续不断攀升,那你说他们为什么要借这么多债?他们是怎么想的? 首先,咱得搞清楚现在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你想政府借钱不就是为了花钱吗?所以问题的关键就在于这些政府为什么要花这么多钱。 现代经济学的鼻祖,就是提出看不见的手的亚当·斯密,他其实非常反对政府花钱,他觉得市场竞争才是效率最高的,所以政府你就管得越少越好,做到越小越好,你要是借那么多钱、花那么多钱,是一件极其不负责任的事情。 美国18、19世纪的时候非常遵循他这套理论,就鼓励竞争,政府基本上能不管就不管。但是慢慢问题就出现了,它就发现要是完全让市场自由竞争,每隔一段时间经济就崩一次,每隔一段时间就崩一次,最严重的就是1929年大萧条,面对这么大的大萧条,美国政府当时依旧坚持着那套,我要老老实实做自己,我不要过分干预经济周期,可没想到这萧条一下就持续了10多年。 事后很多经济学家都认为这个萧条之所以能持续这么长时间,和政府的不作为脱不了干系。在这种时代背景之下就出现了另一个经济学大神凯恩斯,他就提出来一套新的理论,当时就开始被各国的政府采纳,极简地概括就是说,市场它也会失灵,所以政府不能完全不管,尤其是在经济萎靡的时候,大家不是不愿意…

    2023-07-22 金融
    8.9K
  • 香港加密新规6月1日生效,稳定币受规管前不供散户买卖,衍生工具交易将另行审视

    香港新规法律详解;DCG已资不抵债;近期行情有点无厘头。

    2023-05-26
    7.8K
  • LUNA崩盘一周年,我们学到了哪些教训?

    本周是Terra(LUNA)项目和TerraUSD(UST)投资者信心动摇,市场结构被颠覆,监管机构出手。 虽然我们无法挽回2022年的事件,但我们希望我们可以从中吸取教训,并且行业可以采用一套更强大的商业措施,来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以下是我们在LUNA/UST事件发生一年后最重要的一些收获。 经济设计 LUNA/UST失败的关键是不可持续的经济设计,UST「稳定币」仅由类似股权的LUNA代币的创造和销毁来支持。如果系统没有足够的外生资本(Luna Foundation GuDeFi)生态。除了LUNA/UST,大部分的交易对手风险都与CeFi参与者有关,比如加密货币中被过度使用的术语,也是一个应用不当的术语。它既不是学术意义上的「无风险」,也不涉及类似证券那样的同时买入和卖出。投资者应该对它的使用保持警惕,因为正如我们所见,这类加密「套利」策略通常承担着巨大的风险。 金融挂钩 经济史上充满货币脱锚的例子。如果认为加密资产在某种程度是不同的,那就是忽略了大部分货币史。尽管算法稳定币在整个加密货币历史中一直存在特别大的问题,但抵押稳定币仅仅因为市场力量而脱锚的例子也是屡见不鲜。 去中心化 仅仅因为应用程序发生在链上,并不意味着它在控制、操作或所有权方面是去中心化的。控制的集中化可能会引入故障点,从而消除该技术的去信任特性。 作者:NYDIG 编译:天府财经网

    2023-05-14
    7.5K
  • 六大关键词总结Consensus 2023亮点和趋势

    4月26日至28日,一年一度的加密盛会Consensus(共识大会)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奥斯汀市举行。起始于2015年的Consensus共识大会是由交易所减少的最为明显,仅Huobi、ARt等,去年则包含Binance.US、Bitget和Bybit等。 不过,Consensus共识大会仍吸引了包括Yuga Labs CEO Daniel Alegre、Animoca Brands联合创始人Yat Siu、美国前CFTC主席Chris Giancarlo、Circle CEO Jeremy Alla16z合伙人Sriram Krishnan、谷歌新闻副总裁Richard Gingras和Near Protocol联合创始人Illia Polosukhin等150位参会嘉宾,演讲主题涉及DAO、NFT、元宇宙等。 作为加密市场的重要风向标之一,本届Consensus共识大会中有哪些精彩观点与碰撞?又有哪些趋势值得关注? 监管:迫切需要监管的明确性 “加密爸爸”、美国前CFTC主席Chris Giancarlo似乎批评了当前美国监管机构对比特币CBDC,Giancarlo认为,公开反对数字货币(CBDC)的人基本上是在浪费时间,政府支持的数字美元在很大程度上是不可避免的,而且肯定会和私人coinbase对美国SEC称其大部分业务属非法的指称提出抗辩,并尝试说服法院“货币市场的权限”。“Coinbase与两年前SEC允许上市时的公司是同一家公司,当时和现在均未上市证券,我们不喜欢对SEC提起诉讼,但我们会积极为自己辩护。还将继续要求国会立法,要求SEC制定规则。”若SEC对Coinbase提起诉讼,将威胁到加密token的交易服务,监管机构称这些Token属于证券,应该遵守资产管理公司Grayscale CEO Michael Sonnen信托GBTC转换为RWA 资产管理公司W…

    2023-04-28
    5.4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