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鼎创新基金合伙人王岳华:从四大产业方向寻找元宇宙投资机会

王岳华,现为德鼎创新基金合伙人。德鼎创新基金(DraperDragon Innovation Fund)是2006年创立的专注跨境高科技专业投资的风险投资基金,投资领域涵盖IT产业、智能制造、生物医疗以及区块链与数字资产。

近年来,德鼎创新基金在区块链领域投资了数字资产交易所Coinbase、数字资产安全解决方案Ledger、NFT交易市场MakersPlace、数字金融综合服务平台HKbitEX等几十个项目,并将加大在区块链以及元宇宙领域的投资力度。

以下为王岳华就元宇宙的四个大的产业方向,与星空财经的交流观点。

德鼎创新基金合伙人王岳华:从四大产业方向寻找元宇宙投资机会

元宇宙是一个大的应用场景实现,实现这个场景需要众多技术、更深层次的内容、多元化的互联网应用,以及创新商业模式的融合跟支持。如此才能够勉强称得上是一个元宇宙项目或生态。而现在贸然去定义元宇宙是没必要的。

同样,纵观以往,互联网产业或是移动通信产业的繁荣发展,从来就不是依靠任何单一的力量或是单一行业趋势而完成的,例如英伟达必须有游戏内容产业的相辅相成,iPhone依托于3G/4G的普及以及丰富的应用场景。

现在元宇宙概念也才是一个起步阶段,可以有很多尝试和实验。但元宇宙生态也不是无迹可寻,毕竟是依托于移动互联网,因此可从移动互联网的发展轨迹中找出行业创新的规律,再从中分析投资机会。也可以思考web3.0是什么,从web3.0角度来看投资机会也是对寻找元宇宙生态投资机会的一种逼近的方法。

元宇宙概念第一股Roblox描述的元宇宙有八个特征:身份、朋友、沉浸感、低延迟、多样性、随地、经济、文明。

为了满足这样的特征,也可以大致从四个产业方向分析元宇宙:

  • 一是技术基础设施,包含硬件、AI、无线通信服务以及互联网技术;
  • 二是内容与应用服务;
  • 三是运营服务、协议工具等;
  • 四是新的经济体系、商业模式创新。

一、技术基础设施

广义上说,技术基础设施可以有芯片、AR/VR、动作捕捉、脑机接口等沉浸式的辅助设备,5G的无线通信服务实现低延迟高通量,云计算的算力支持以及大规模用户在线支持,通过AI算法驱动数字虚拟场景的进一步升级,通过互联网技术(包含区块链底层)支撑新的商业经济模式,以及消费级的分布式存储服务。

这一领域投资方向很广,比如,支持现象级元宇宙体验的工业级和消费级电子产品,支持虚拟平台的专用芯片、生物辨识芯片、人机交互硬件、全息交互场景等等。而承载巨大数据流需要的就是低延迟高通量的通信服务,因此5G/6G核心以及周边配套技术项目、物联网相关的通信协议演进以及设备也都是值得关注的领域。

从2G到5G的演进,我们看到了各种应用的蓬勃发展,所以一旦更加先进的移动通讯服务上来,就可以支持更多更大的应用体验,就会激发出今天想象不到的应用场景。比如MirrorWorlds类型的应用。

德鼎创新基金合伙人王岳华:从四大产业方向寻找元宇宙投资机会

又例如算力支持,算力的需求越来越大,不管是云端或是边缘端。在可以想像的元宇宙概念场景里,实时运算、渲染、数据整合预测、人工智能算法等都会推进芯片软件创新的发展。

举个例子,美剧《West World》里面的交互场景,每个沿着不同故事线的实时交流,都需要极大的算力支持。今天我们说大算力的需要,是站在今天的尺度而言,一旦量子计算实现商业化,那算力的飞跃可以支持更多元宇宙的体验场景。

德鼎创新基金合伙人王岳华:从四大产业方向寻找元宇宙投资机会

所以很简单,算力的需求是无止境的,算力需求与应用的广度与深度是相对应的,这方面的投资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应用市场的成熟度。但不可否认,硬科技是支撑元宇宙产业的基础,关注这方面的硬科技进展是追踪元宇宙市场成熟与否的一个很关键的指标。

再如分布式的存储、分布式的算力共享、边缘计算的隐私协议等等。

在技术基础设施完备的产业前提下,元宇宙生态、商业模式才能更加丰满,所以技术基础设施自然是投资的热点之一。

二、内容与应用

这是中国人的强项,不外乎游戏、社交、电商消费、资产交易、音视频创作、数字/虚拟身份、隐私保护、金融服务、泛娱乐场景应用。

这里我们看到的例子有脸书的虚拟人物社交、腾讯的沉浸式游戏产业、各个直播平台的虚拟偶像互动。当然现在很多项目初期都是从游戏场景切入,其固然可以有浅层的元宇宙体验,但那只是元宇宙里的游戏,并不是元宇宙。

在内容应用方面,一个更加需要基础设施的技术支持以及真正由用户体验产生内容创新的例子,是2020年底Genvid Technologies推出的MILE(Massively Live Interactive Event),这个内容的产生导入了更多AI结合UGC的元素。

真正能够全面体验内容的应该是一种全虚拟体验互联网平台,我们可以用secondlife的概念来想像一下,在这类平台可以体验日常生活的衣食住行,包含游戏、娱乐、学习、社交、电商以及数字经济金融服务场景。这样的平台是需要一个大的,甚至是分布式的、自发性的内容创建,无数的第三方应用服务,借由用户的自主创造而经营成长出平台的未来。

每个个体用户能够在这个虚拟平台产生价值,基于虚拟数字经济模型的运转,能将自身的贡献转化成收入,并且在虚拟世界里消费生产,一个全UGC的经济生态,一个虚拟世界平行宇宙。当然,全虚拟体验互联网平台的发展还需要时间。

另一个路线就是线下慢慢migrate到线上,例如一个漫威全线下cosplay场景,结合线上虚拟体验的quasi虚拟体验园。

德鼎创新基金合伙人王岳华:从四大产业方向寻找元宇宙投资机会

三、运营服务与协议工具

比如提供各种数据分析、互操作的协议,各种工具引擎、去改善优化元宇宙体验的中小企业级服务公司、提供分布式存储算力的供应商、安全保护等。

我们可以从互联网的发展历程来理解这类产业的重要性。比如TCP/IP,比如5G协议,都是通过全球性的企业联盟坐下来商议标准,敲定协议完成互操作。互操作的实现让流量的聚合成为可能,未来元宇宙必须能够跨平台、互操作,这样体验才能更丰满。如同现在互联网行业里的各种第三方服务商,无非都是为了达到B端以及C端更加优化的体验与服务。各式工具引擎可以让用户一键上线进入元宇宙。

元宇宙的发展历程不会重蹈互联网封闭式的发展历程——形成垄断式的行业巨头,反而一开始就会有开源开放的各式工具来满足跨平台的数据流整合。如果所有的游戏公司开发引擎能够支持跨平台,所有的电影电视渲染工具也能够与游戏里的引擎相兼容,所有的用户账号、原始数据、交易记录、经济体系都能相通,那么一个充满想象空间的应用场景就会跃然纸上。当然这些协议工具的商业价值体现就有赖于创新的数字经济模式。对于机构投资,甚至开发者/用户的投资而言,都会有相应的经济回报。

其实现在大的巨头也都已经有整合共通协议的计划,例如英伟达的Omniverse平台可以兼容到迪士尼Pixart的开源数据平台Universal Scene Description(USD)。又比如Epic游戏公司的EpicOnline Services(EOS)兼容微软的Playfab以及Amazon的Gameloft。这些都说明,在这个方向上有很多机会。

四、新业态、新形态互联网公司

我们可以将时间的唯一性、稀缺性无限延伸,一个人可以有很多同时并存的数字身份,并且透过AI可以实现不实时在线的虚拟身份,这意味着24/7的体验交流,也意味着生命时间的延展,而每一个额外时间的延展都是能够创造额外价值的。

或是更广义的金融管理方式包含所有个人数据资产化的商业业态,甚至个人数字ID的资产金融管理,这样的新商业业态有一个创新的经济金融体系、统一的支付平台、用户自主的数据流系统等等。

这恰恰说明元宇宙概念的商务模式应该是基于分布式数据的互联网架构,简单说就是区块链技术,将人、事、时、地、物,现实与虚拟数据的归属、本质、价值重新定义,衍生出一个新的商业价值逻辑,完全颠覆原本人类历史上演变了几百年的经济学。

透过区块链的去中心化共识、开放式架构、自信任程序以及加密资产经济机制,可以创造出更多具备元宇宙本质的新商业范式。

或许有一个例子可以稍稍引导出这个概念,就是美剧《Upload》。

德鼎创新基金合伙人王岳华:从四大产业方向寻找元宇宙投资机会

这个剧的内涵就是将生命结束后的人类大脑移植到虚拟世界,而这个虚拟世界商业项目提供了永生服务,在这个类似After Life的商业服务项目里,用户可以持续拥有各式各样的日常生活、商业活动、各式等同于大脑感受的虚拟体验,甚至还能跟“世上”的亲朋好久继续共同生活交流。只不过一个在现实世界,另一个在数字虚拟世界,在另一种平行宇宙、平行的元宇宙。

整个产业赛道其实相当宽泛,从硬科技到内容,到应用服务,再到新业态的互联网公司。基于区块链技术以及数字通证经济或者甚至是DAO,对于各类投资人而言,其实可以选定的细分行业非常多,擅长硬科技的投资人可以从技术领域入手,擅长互联网行业的可以从内容和互联网应用入手,对于区块链、DAO以及数字经济有兴趣的可以从经济模式、文明、数字资产应用服务等视角来切入。

元宇宙这个产业更多的不是新科技挑战,而是新文明的一种理解与启发,更加深层次的思考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往哪里去?面对这样一个新的文明形态,可以有更多目前我们想象不到的商业场景,或者说是价值增长的驱动引擎,而我们就是要提前慧眼识珠地挖掘出这样的引擎。

现在参与到元宇宙行业的公司有互联网巨头,例如脸书、腾讯、网易等,也有刚上市的新创公司比如Roblox,当然也有其他更多的中小型创业公司正在努力开发技术、产品和应用。

德鼎创新基金合伙人王岳华:从四大产业方向寻找元宇宙投资机会

但对于我们这类早期投资人而言,我们投资未来的思路,得另辟蹊径才有可能领先一步,当然有几种方式或许可以让我们预先洞察未来的发展,例如多想像一下某些科幻小说里面的场景,这些人类大脑想象出来的场景,在未来适当的时间点,也许会一一实现,也可能就在元宇宙的虚拟场景里实现。

最后也不免俗地提一下投资的第一性原理,特别是在这个未成熟时期的价值投资。当然,投资的第一性原理不是绝对的,可以是将现有资源资金置换成未来成长潜力更快、前景更大的项目价值,又或者可以寻找追本溯源地思考人性、推测未来社会演进,进而可能改变世界内涵的创新项目。

总之,第一性原理的基本命题与假设不能被违背。而不论什么样的基本命题与假设,都与投资人自身的认知息息相关。特别是在元宇宙概念这个领域,比较思维肯定是落后的判断,唯有全新的创造、创新才是我们追求的目标。

本文转自星空财经,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