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化学:中国籍李秀梅注册在太平洋小岛的“假洋鬼子” 享受十几年的税收优惠上市前夜突变内资来圈钱

2016年烟台对外商投资企业的所得税优惠“二免三减半”。

来源:国际投行研究报告

证监会网站发布了龙口联合化学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因为小时候经常想吃龙口粉丝,想到怎么龙口粉丝那个地方会有个化工厂呢?所以好奇害死猫,凌通社打开看了一下,没想到越看越有趣。

  • 看点1:安信证券现役分析师、95年出生的李玺田拥有27.41%股份,上市成功后妥妥的10亿富豪。
  • 看点2:老板李秀梅的儿子不接班,主要玩电影、名酒什么的。
  • 看点3:注册在太平洋小国10多年的假外资,上市前夕突然改成内资。此前的税收优惠怎么办?

奇妙的关系:儿子玩电影姑侄来控股

看一下很有意思,这一家人做了10多年的颜料生意,一会外资一会内资的,老公母亲都是公司高管,但儿子就是不愿意做,喜欢电影等文化产业,而侄儿到成了股东。

特别是,这个95年生、今年26岁的富豪还在安信证券上班,做的还是IPO工作。

联合化学一家人 ▼

联合化学:中国籍李秀梅注册在太平洋小岛的“假洋鬼子” 享受十几年的税收优惠上市前夜突变内资来圈钱

主角是侄儿李玺田不是儿子 ▼

联合化学:中国籍李秀梅注册在太平洋小岛的“假洋鬼子” 享受十几年的税收优惠上市前夜突变内资来圈钱

儿子在上海北京玩文化 ▼

联合化学:中国籍李秀梅注册在太平洋小岛的“假洋鬼子” 享受十几年的税收优惠上市前夜突变内资来圈钱

招股书提到,李玺田,1995年生,为李秀梅之侄子,2020年10月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应用社会学专业,硕士研究生学历,2021年1月至今在安信证券投资银行部任分析师。2017年3月至今任联合化学董事。

凌通社真不清楚作为一个现任准IPO企业的重要股东和公司董事,李玺田是否适合在投资银行工作呢?另外,李玺田毕业于香港城市大学应用社会学专业,安信证券是需要这样的专业?

联合化学前世今生:从假外资到真内资

梳理IPO说明书,凌通社发现在联合化学的变迁历史上有一个非常明显的断层。一开始,这是一家外商投资企业,但2016年之前的公司资料在国家工商信息系统中神秘消失了,穿插的就是李秀梅在太平洋小岛注册的外资公司成为股东。

招股书称,2007年2月26日,龙口市对外经济贸易合作局出具《批复》,批准设立外商投资企业,并颁发外商投资企业批准证书,批准联合化学有限投资总额和注册资本为40万美元。

联合化学:中国籍李秀梅注册在太平洋小岛的“假洋鬼子” 享受十几年的税收优惠上市前夜突变内资来圈钱

IPO说明书没有说明的是,到了2018年1月1日,公司股东中的周庆江不见了,换了一个叫格瑞斯威勒的公司,占有28%的股份。而国家工商信息系统从2016之前的所有资料都没有了。

联合化学:中国籍李秀梅注册在太平洋小岛的“假洋鬼子” 享受十几年的税收优惠上市前夜突变内资来圈钱

招股书承认,格瑞斯威勒是李秀梅在太平洋小国萨摩亚注册的空壳公司,注册资本100万美元,由李秀梅持股100%且担任唯一的董事,已于2021年3月30日注销。

蹊跷的是,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就在上市的前夕,去年,李秀梅又自己收购了自己的这部分股权,公司一夜之间又变成内资了。

李秀梅简历显示,女,中国籍,无境外永久居留权,1968年生,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EMBA。

目前的股东:姑侄绝对控 ▼

联合化学:中国籍李秀梅注册在太平洋小岛的“假洋鬼子” 享受十几年的税收优惠上市前夜突变内资来圈钱

实际上,李秀梅的父亲也是这样玩的。IPO说明书显示,李秀梅最早在某颜料公司工作,其实这是她老爹的企业,而他老爹名字搜索工商资料显示,也是有外资的。

2020年7月,公司拟发行上市,将联合化学有限由外商投资企业变更为内资公司,李秀梅受让格瑞斯威勒持有的联合化学有限股权。这次股权转让还引进了2个LLC股东——青岛彼得海、烟台榕树,其中的关系不得而知。

外资的奥秘:税收

为什么要做外资企业,最重要的就是实惠,税收啊。

改革开放后,各地招商引资,外商投资企业和内资的税收是不一样的。比如外商投资企业是二免三减半,就是开始2年免税,后面3年减半。

反过来要问的是,联合化学作为一个假外资,应该享受这些待遇吗?这次IPO是不是就应该把这些优惠清算了?总不能通过一次IPO就洗白了吧。

2016年烟台对外商投资企业的优惠:二免三减半 ▼

联合化学:中国籍李秀梅注册在太平洋小岛的“假洋鬼子” 享受十几年的税收优惠上市前夜突变内资来圈钱

变成内资后,招股书显示,公司产品及材料的销售收入采用一般计税方法,适用增值税税率2018年1-4月为17%,2018年5-12月、2019年1-3月为16%,2019年4月之后为13%。公司系高新技术企业,报告期内企业所得税减按15%计征。

另外,招股书显示,DIC株式会社为公司第一大客户,2018-2020年公司对其销售收入分别为2.08亿元、2.01亿元和2.07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45.36%、45.27%和43.73%。也就是说,公司的命运基本上就和这家日本公司绑定了。

本文转自国际投行研究报告,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