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日升市值缩水近四成:业绩亏损“贱卖”核心资产市场用脚投票

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推动下,以光伏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前景可期,一批产业链公司也备受投资者青睐。不过,《碳中和日报》注意到,在硅料价格一路飙升的情况下,很多已签订的组件订单将陷入严重亏损,逼迫组件企业不得不联合自救。

其中,东方日升(300118)的自救之路更加曲折。9月,东方日升发布人事变动公告称,谢健不再担任董事长、总裁,创始人林海峰重新回到董事会,并由孙岳懋接任总裁一职。9月23日,董事会选举林海峰为董事长。

林海峰回归掌舵,但是东方日升早已不同。从市值表现看,10月11日,公司收于每股17.93元,较前一个交易日下跌4.32%,而较去年末30元的股价高点,市值缩水近40%,最新市值161.61亿。

此外,公司今年以来一系列“贱卖”核心资产的操作,也让投资者心生怨言。今年8月,东方日升拟将旗下光伏封装胶膜公司江苏斯威克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50%股权转让给深圳燃气。此前,公司已经转让参股的新能源公司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12.76%股权,以及三家光伏电站公司全部股权。

上述转让资产收益将计入公司三季度经营业绩中。这或许可以认为,今年东方日升的业绩已经提前拴上“保险”,不过以后呢?对于重回董事会的创始人林海峰而言,还有多少时间重整旗鼓,尚不得而知。

东方日升市值缩水近四成:业绩亏损“贱卖”核心资产市场用脚投票

业绩亏损,与行业高景气背道而驰

“前途很光明,道路很曲折”。去年三季度至今,硅料价格一路狂奔,作为中游环节的组件商陷入两头承压的困局。

今年9月30日,隆基、晶科、天合、晶澳、东方日升等五大光伏组件企业联合发布呼吁信称,预计当前产能的达产率将不超过70%,产能短缺将造成市场装机目标短时间内难以满足,希望广大客户能给予组件企业充分理解,适当考虑推迟电站安装计划。

光伏产业发展陷“困局”下,东方日升业绩连续承压。2020年实现营收160.63亿元,同比增长11.52%,归属净利润1.65亿元,同比下降83.02%。今年上半年,在营收增长的情况,公司却出现9115.97万元亏损,扣非净利润更是亏损近1.98亿。

东方日升主要从事的业务包括晶体硅料、太阳能电池片、太阳能电池组件等生产和销售。据PVInfoLink公布的2021年上半年全球光伏组件出货排名,东方日升组件出货量第七。

在经营上,东方日升销售毛利率连续三年下降,今年上半年为8.84%,同比下降10.85个百分点。其中,太阳能电池及组件的毛利率仅为0.74%,近于“赔本赚吆喝”。

从横向对比看,上半年硅料从年初的每吨8万已经飙升到20万以上,涨幅超过150%,涨价影响直接传导至下游硅片、电池组件报价。“拥硅为王”中,没有人能够独善其身,但更垂直的一体化组件商的抗风险能力无疑更强。

东方日升对此解释称,主要原材料硅片、电池片的采购成本大幅提高,尤其是进入二季度以来,硅片价格上涨速度加快,而光伏组件环节的成本压力向终端客户传导较慢且较难,使得主营业务毛利率大幅下降。

事实上,除了原材料采购成本的大幅上升外,激烈的竞争也是重要因素。《碳中和日报》了解到,2020年,我国光伏组件行业CR5市场占有率达到56.3%。

到今年上半年,组件产量为80.2GW,同比增长50.5%,前十厂家上半年组件出货量约70.5GW,占比达到87%以上,预计全年占比远远突破以往7-8成的份额,市占率持续提升。从出货增速上来看,厂家之间的分化逐步明显,前三名厂家对比去年同期的出货增长约有80%以上,二线厂家普遍增长幅度仅约10%-30%,部分厂家甚至略有衰减。

随着市场竞争加剧,未来我国光伏组件市场集中度将进一步提升。强者恒强下,二线组件企业的发展境况或许堪忧。

“贱卖”核心资产,投资者抗议

《碳中和日报》注意到,东方日升的业绩的亏损,已经发展到需要“剜肉医疮”的地步。在主业提振困难的情况下,公司已经多次进行资产处置事项。

今年6月17日,公司拟以3.55亿元转让参股的新能源公司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12.76%股权。2018年,东方日升彼时收购价为3.5亿元,几近于原价转让。

随后不久,公司宣布子公司拟5.79亿元转让三处电站资产,将宁海新电电力开发有限公司、五莲京科光伏发电有限公司、铜鼓县铜升电力开发有限公司100%股权转让给湖北岚风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交易总价为5.79亿元,预计产生税前利润2.61亿元。

特别是转让江苏斯威克52.49%股权。斯威克是光伏胶膜生产商,主要向光伏组件厂商供应光伏封装胶膜。

2020年5月,东方日升曾计划将斯威克分拆于创业板上市。如今,走到出售地步,业内人士为之惋惜,也有股东声讨反抗“贱卖”。

值得一提的是,东方日升表示,上述电站资产和斯威克控制权转让业务产生的收益将计入公司三季度经营业绩中。

投资者在意的是转让收益吗?显然不是。胶膜是光伏电池的核心非硅辅料,包括透明EVA胶膜、白色EVA胶膜、POE胶膜等高性能光伏封装胶膜及反光贴膜。中金研报根据装机预测,预期2021年全球胶膜需求量接近20亿平米,到2025年全球胶膜需求量可达48.4亿平米,较2020年提升209.77%。因此,胶膜市场空间处于快速提升的阶段。

据公司介绍,斯威克目前是全球领先的光伏胶膜供应商,有效产能为3.6亿平方米/年。2020年斯威克在全球光伏胶膜市场销量占比17.81%,位居全球第二,产品销往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

不过,这样的一块重要资产,东方日升选择拱手让于他人。《碳中和日报》注意到,光伏前十出货量的组件商近年来来都在不断加大一体化产能建设,不过涉及上游多为硅片、电池片等硅片环节,非硅辅料鲜少涉及。

东方日升市值缩水近四成:业绩亏损“贱卖”核心资产市场用脚投票

光伏组件封装结构

在对交易所的回复中,东方日升表示,出售江苏斯威克对公司而言,可以有效回笼资金,聚焦光伏电池组件主业,加快相关项目建设及新增产能释放,维持甚至提升公司在光伏电池组件领域的市场地位。

不过,这种说法并没有得到投资者认可。股东羲和资产对媒体表示,“斯威克‘贱卖’了,底层(投资)逻辑就没了。原本按照我们的测算,东方日升有至少两三倍的增长,但因为这个事情,它可能没办法这么涨了。更重要的是,市场对公司管理层失去信心。这么搞下来,这家公司是十分危险的。”

“我们有两个诉求:一是希望能够否决这项议案,二是公司治理更加规范。”该机构投资负责人明确表示。

“换帅”意在拯救危局

简历显示,谢健2018年6月开始供职于东方日升,曾在道勤控股、平安证券及晶澳太阳能任职。2020年5月13日,东方日升第三届董事会换届完成,林海峰卸任董事长职务,谢健为公司第三届董事会董事长。

此次接任总裁职务的孙岳懋曾在天合光能、晶科能源等公司担任要职。同一时间,公司创始人林海峰也重新进入董事会并上任董事长职务。林海峰目前持有公司股份2.63亿股,是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两任董事长和总裁虽有轮替更换,不过“受命于危难之间”的背景却相似。2019年,公司尚且发展稳健,当年实现营业收入144.04亿元,同比快速增长47.70%;归母净利润9.74亿元,同比增长319.01%。

到2020年一季度,公司在营业收入34.59亿元,同比增长44.61%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为1.76亿元,同比下滑41.91%。公司解释称,营收增长主要原因是本期光伏电池片及组件的生产能力及产量减少、涉及光伏产品构建的销售收入减少所致;净利下降主要原因是本期收到的与收益涉及的政府补助大幅减少所致。

因此,2020年5月的那场董事会换届,也被外界寄希望在新的领导人下,公司能在一体化产能建设、成本控制等方面有所建树。不过,此后出现的业绩频现亏损,也不尽如人意。

2020年,公司在营收增长11.52%的情况下,归属净利润下降83.02%。到了今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9.07%,净利润亏损9115.97万元,这与2020年上半年3.45亿元的盈利形成巨大反差。

值得注意的是,业绩亏损的并发症,还包括可转债的折戟。2020年6月,东方日升启动发行可转债事项,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3亿元。募资将投向“年产2.5GW高效太阳能电池与组件生产项目”“年产5GW高效太阳能电池组件生产项目(一期)”“全球高效太阳能电池组件创新中心项目”三个项目。

由于2020年业绩骤降,财务指标难以符合可转债发行上市条件。

2021年2月,东方日升发布可转债中止上市公告。6月24日晚间,东方日升公告收到证监会《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被处以六个月内(2021年6月18日至12月17日)不接受公司发行证券相关文件的监管措施。

创始人林海峰回归后,会如何破局,时间会再给东方日升一次机会吗?《碳中和日报》将持续关注。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