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博高管套现、机构减持后,转换BIPV赛道前路几何?

登陆科创板一年后,来自苏州昆山的中信博(688408.SH),遭遇了难以想象的“滑铁卢”。

中信博成立于2009年,2012年左右开始进入太阳能光伏支架行业,2020年8月公司上市,首发价格42.19元,实际募资14.31亿元,有A股“光伏支架第一股”之称。上市以后,该公司受到资金关注,股价在今年7月直线攀升至高点274.21元,12月28日报收186.08元。

但《碳中和日报》注意到,自8月30日有40亿市值以上的限售老股东解禁后,中信博遭遇“多事之秋”,原始股东与高管们开始密集套现离场,12月27日,上交所还对其中的违规减持人员予以通报批评。与此同时,机构已在“用脚投票”,进驻公司的基金等机构由二季度的181家变为三季度的36家。

而这背后,是中信博上市一年后即业绩大幅“变脸”、收入下滑、毛利走低。中信博的这场寒冬,从何处来,往何处去,《碳中和日报》试图进行些许探究。

中信博高管套现、机构减持后,转换BIPV赛道前路几何?

遭遇减持潮

12月27日,上交所对中信博的核心技术人员王士涛予以通报批评,原因是超比例违规减持,而这正是该公司减持潮中的一个缩影。

根据公告,作为中信博时任核心技术人员,王士涛在所持首发前股份限售期满之日起1年内,减持股份数量超过其上市时直接持有公司首发前股份总数的25%,且违规减持金额较大。对于上述纪律处分,上交所将通报中国证监会,并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而不久前的12月23日,中信博才披露了董监高减持股份结果公告,公司原副总经理、原董秘郑海鹏,与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王程,在近期分别减持了22.16万股与6.48万股,这些减持股份均来源于公司IPO前持有。

实际上,自8月30日,中信博40亿市值以上的限售老股东解禁后,从9月份以来,公司多次发布董监高计划减持、减持更正的公告,以及核心技术人员违规减持的公告,期间还不乏高管辞职的信息。这些原始股东与高管们正用各种方式“跳船”离场。

另一方面,投资机构对于这家光伏支架龙头的热情,也在下半年变得冷淡起来。2021年半年报披露显示,共有181家机构持股中信博,其中基金有176家,QFII有1家,社保基金2家,券商2家。到了三季度,此前持股的机构数量仅剩36家,大部分机构都已退出。

为什么会这样?简单来说,价格与价值不匹配。《碳中和日报》注意到,自去年上市以来,中信博的股价表现不错,尤其在今年5月至7月期间,有过一波直线攀升行情,从低点111.67元涨至高点274.21元。截至12月28日,中信博报收于186.08元,总市值约253亿元,出现了一波回落。而市盈率PE(TTM)约为153,光伏设备行业的平均PE约为63,中信博的估值溢价水平远超行业均值。

另一方面,中信博交出的业绩答卷与其股价相比,则相形见绌。财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中信博营业收入为17.17亿元,同比下降6.84%;归母净利润为0.52亿元,同比下降69.77%。归母扣非净利润1163.84万元,同比下降92.6%。上市仅一年即业绩大变脸,尤其净利润大幅下滑7成,也不禁令市场质疑上市前数据是否有藏掖、夸大成分。

毛利下滑,多项风险聚集

在股价向上、业绩向下的阶段,中信博频遭质疑。公司也对外界进行了回应,12月16日发布了《关于市场传闻的澄清公告》,这是四季度公司第二次发布此类公告。

对于收入下滑,公司认为:受疫情、组件价格大幅上涨影响,2021年光伏行业集中地面电站项目开工率同比走低。

尽管中信博将下滑原因更多归结到行业,但实际上除了中信博,鲜有光伏行业龙头企业今年前三季度利润同比下降。Wind数据显示,光伏设备行业内,市值最高的十家上市公司今年前三季度无一家净利润负增长,十家公司的净利润同比增速中位值为53.37%。

对于中信博遇冷格外严重的原因,《碳中和日报》了解到,今年虽然光伏产业迎来了增长,但结构上却有很大的分化,装机量增长主要源于分布式光伏,集中式光伏装机量有所下滑,而因为跟踪支架成本较高、分布式电站场地光照条件一般等,我国跟踪支架主要用于集中式电站,在分布式电站的应用不足,这也是中信博业务主要受到影响的部分。

另外,中信博经营活动净现金流持续为负,公司认为:2021年二季度以来,钢材价格快速上涨,公司为了控制钢材价格上涨成本,采取了钢材备货的策略,这导致了公司二、三季度经营性现金流为负。而这也显示出中信博确实在采购环节承压。

毛利方面,中信博2021年1-9月营业毛利率比2020年同期下降9.73个百分点。其认为:钢材等原材料价格上涨、物流费用增加等因素导致公司单位成本增加。2021年支架行业市场环境与2020年差异较大,由于2021年集中式电站开工规模走低,市场竞争呈现白热化,公司为了进一步巩固市场占有率,未将钢材价格上涨部分完全转嫁给客户。

不过,《碳中和日报》认为,在成本转嫁上需要作出明显让步,这也在一定程度上说明了,中信博产品的竞争力尚不够强。

为了弥补国内跟踪支架的应用场景不足,中信博近年积极开拓境外市场,并以印度为支点拓展至全球其他国家。但是其海外销售并不稳定,2017年还占境外销售收入86.54%(达3.73亿元)的印度市场,在2018、2019年大幅萎缩至几近消失;2018-2020年,公司前五大客户更迭频繁,尤其境外客户每年都不一样,这也反映出了中信博客户粘性不足的弱点。

BIPV能救命吗?

光伏支架主业面临瓶颈,中信博开始寻求在其他赛道上发力,但可以借此扭转颓势吗?

中信博高管套现、机构减持后,转换BIPV赛道前路几何?

12月20日消息,中信博旗下公司与EPC方中国电建集团江西省电力设计院签订了江西省高安市建陶基地(一期120MW)屋顶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合同,该项目全部采用中信博“智顶”BIPV解决方案,目前已进入施工阶段,建成后预计将成为全球单体容量最大的BIPV项目。

此前数日还有报道称,由南方电网珠海综合能源公司投资、中信博总包承建的华南地区单体最大BIPV项目——顺成陶瓷集团贝斯特基地光伏电站正式并网运营。

《碳中和日报》了解到,中信博依托光伏支架的基础,近年确实在拓展BIPV(光伏建筑一体化)项目,但是因为起步较晚,其BIPV业务收入占比较低,2020年仅有1.44%。业内分析,因为BIPV的经济效益更多体现在未来,公司举措在二级市场进行炒作的成分很大,可能是今年主业表现不佳的情况下,公司对市场目光的一种转移。

BIPV这个细分市场,未来很美好,现实很骨感。目前BIPV只是处于起步阶段,在没有明确的补贴政策驱动下,经济效益相对BAPV(光伏附属建筑物)差很多,比较适合新建的建筑物,在老建筑上改造BIPV的成本太高,也存在和建筑节能是否能真正一体化的匹配问题。未来有了示范效应和社会效益,BIPV的应用空间才能被打开。

随着2022年光伏行业供给端逐渐恢复平衡,中信博的支架业务能有多大提升,BIPV业务能否站上主舞台,《碳中和日报》将持续关注。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3)
上一篇 2022年1月4日 22:57
下一篇 2022年1月5日 18:2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