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伏“整县推进”为何陷入“四方尴尬”?

自2020年以来,为落地“碳中和”目标,国家相继推出多项重要政策与措施,于2021年6月开启的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便是其中之一。

如今,一年时间即将过去,“整县推进”的进展有些出乎意料的慢。

“整县推进是很有创新性的政策,但实际推进太艰难了。”某山东光伏企业负责人说道:“比如山东省枣庄市,当地政府已经把整区的资源都打包给了央国企,民企没有插足的余地。而央国企又不擅长分布式这一套,项目周期、后续运维都成问题。”

枣庄的“整县推进”难不是个例。放眼整个山东乃至全国分布式光伏大省,很多试点地区或多或少都带有“枣庄模式”的影子。“整县推进”本意是以集中规模化优势来加快屋顶光伏开发进度,结果却让农民屋顶成为了利益博弈场。

围绕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地方政府、央国企、民营企业和国家能源主管部门,都需要新的思路和有效的破局之道。

光伏“整县推进”为何陷入“四方尴尬”?

深思“枣庄模式”

分布式光伏“整县推进”政策出台后,引起了诸多争议。究其根本,是因为其中涉及的利益相关方过多,且利益不统一,尤其是央国企亲自下场与民企“争食”,引发了行业广泛担忧。

为引导“整县推进”积极健康发展,国家能源局曾明文提出“自愿不强制、试点不审批、到位不越位、竞争不垄断、工作不暂停”五大原则,成为了处理“整县推进”利益关系的基本标准。

但如今“整县推进”提出已近一年,回头看去,因各方利益纠缠,国家能源局提出的“五大原则”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一纸空文”。

以“工作不暂停”原则为例,在我国分布式光伏第一大省山东,据不完全统计,仅青岛、济南、济宁三市,就有23个下属区县停止、暂缓了分布式光伏备案和并网申请,有的地方是明确发出文件要求,有的是电话通知各光伏企业停止备案申请,有的地方则是不提供乡镇房产证明和村委盖章来“卡”住申请。

在山东各地,枣庄市可谓是一个典型案例。

2021年12月9日,枣庄市峄城区曾发布《关于暂缓新增光伏发电项目备案的通知》,其中提出“暂缓全区范围内一切光伏项目备案(包括集中式和屋顶分布式光伏项目备案工作,已公示通过的除外),各有关单位未经工作专班批准,不得出具拟同意、预批准(核准)等初步意见。”

这是公然违背了国家能源局提出的“工作不暂停”原则。

2022年初,山东省发布《整县(市、区)屋顶分布式光伏规模化开发试点工作方案》,明确提出“不得以开展试点为由暂停、暂缓其他项目立项备案、电网接入等工作”。反观枣庄,其于2022年2月也发布了“整县推进”工作方案,此份方案基本上是脱胎于山东省的方案,但却毫不提及“不得暂停、暂缓其他项目立项备案”,该条款有意被抹掉。

与此同时,枣庄方案明确指出“支持各类市场主体参与整区(市)分布式光伏开发,企业可根据自身条件和优势,通过市场竞争方式参与整区(市)规模化开发。”但实际做法是,枣庄将整区分布式资源都打包交给了央国企。

“山东省枣庄市有五个辖区和一个县级市,现在我们知道的,就有两个区已经将全部分布式资源打包给了央国企,都没有经过招标流程。”上述某山东光伏企业负责人透露说。

“央国企把资源拿下来了,但并不知道怎么做,他们接下来还是要找第三方落地,这第三方的资质问题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开发周期和后续运维也必然是问题。原本有开发和服务能力的民企却被排除在外,这么一搞,现在枣庄的整县推进局面很尴尬。”该区域负责人说道。

纠结的“四方尴尬”

山东分布式光伏如今的局面极具代表性,全国很多地区的“整县推进”或多或少皆有这样的难题,以至于分布式光伏开发力度还不如以前。与此相关的四大主体,皆略显尴尬。

首先,对于国家能源局来说,其提出的“五大原则”未能落于实处,陷入了“一纸空文”的尴尬。分布式光伏推动不顺利,整个“十四五”光伏装机目标都要受影响,最终需要担责甚至会被追责的还是国家能源局。

其次,对于“整县推进”试点政府来说,表面上要遵循能源局原则指示,但在实际工作中,又忍不住要把分布式屋顶当筹码去从央国企手中换取更多资源,面临“阳奉阴违”和名不正言不顺的尴尬。

再次,对于央国企来说,抢占整县分布式资源是切入光伏市场的捷径,各地政府也愿意将资源交付给他们,但拿到资源后,对于如何做分布式,央国企却陷入了“一头雾水”的尴尬。此外,央国企在拿到资源后,也是需要付出额外代价的,比如在当地配置相应的项目投资等。

最后,很多一直深耕分布式领域的民营企业,因为“整县推进”的实施,忽然就被排除在外了,难以拿到开发资源,就此陷入了“有心无力”的尴尬。

这“四方尴尬”相互纠结关联,对政策信誉、“整县推进”进度和质量、以及企业利益都造成了相当程度的影响。

作为一项利国利民的政策,“整县推进”本该有大作为,如今却落得如今境地,实属辛酸无奈。那么,此时此刻,各方又该如何突破此般尴尬局面?

答案其实早已摆在眼前,那就是要回到国家能源局的政策初衷,沿着公平开放的思路严格落实能源局“五大原则”,杜绝有关部门“偏爱一方、扼杀一方”。

一直以来,能源央企的主战场都是大型集中式光伏,对于分布式光伏这种琐碎、量小且难以管理的项目皆是持“观望”态度,也因此,分布式光伏成为了我国诸多民营光伏企业发挥比较优势的跑马场。

2021年,我国新增光伏装机约53GW,分布式占了55%左右,达29GW,这是分布式光伏历史首次超越集中式光伏。中国光伏行业协会预测,2022-2025年我国年均新增光伏装机将达到83-99GW,分布式光伏有望继续占据半壁江山,甚至持续超越集中式光伏。

分布式光伏今天的“盛世”,与无数民营企业的深耕密不可分。可以说,分布式光伏在很大程度上就是个“草根行业”,这对于习惯了大投资、规模化开发的能源央企,无疑是“水土不服”的。

“央国企拿到资源后,还是需要找第三方帮忙落地。一般就是找当地做的比较好的经销商,但经销商只能帮着采购设备、安装,后期的运维管理谁来负责?他们管得过来么?管理成本高的问题怎么解决?”上述某山东光伏企业负责人说道。

根据国家能源局提出的“整县推进”规划,党政机关、学校、医院、工商业、农村屋顶都是需要安装光伏的建筑,而这些建筑与老百姓的生活息息相关,唯有“全生命周期”运维保障的光伏项目,才能真正保障老百姓的利益,令“整县推进”成为一项惠民工程。

由此,相关部门需要重新审视各市场主体的价值,需要发挥央国企资金、实力优势,也不能忽视一直深耕于分布式领域,有品牌、有渠道、有服务能力的民营光伏企业。唯有充分发挥央国企和民企各自的优势,扬长避短、各取所长,才有望疏解“整县推进”如今的尴尬,让分布式光伏迎来百花齐放、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

来源|华夏能源网 作者|罗辑

本文转载自华夏能源网,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3)
上一篇 2022-04-08 14:35
下一篇 2022-04-14 17:56

相关推荐

  • IPO财务造假10大案例浅析:虚增收入、少计支出、虚增资产

    转自公众号“基本面力场” 造假上市,是被投资者深恶痛绝的现象,但是在巨额的资本利益面前,始终不乏有铤而走险、以身试法者。 从技术层面的角度看待财务造假,绝大多数公司都是以虚增利润作为最终目的,虚增收入、少计支出作为直接手段;同时基于资产负债表和利润表之间的勾稽关系,虚增利润就必然…

    2019-10-03
    32.0K
  • 厄尔尼诺刺激镍价上涨 鸡蛋上行压力加大

    从今年3月开始,国内蛋鸡存栏恢复增长,去年补栏的小鸡集中进入产蛋期,这导致鸡蛋供应逐步放大,现货市场出现阶段性供大于需的局面。

    2015-05-01
    1.9K
  • 《武媚娘》投资方IPO获批 范冰冰持有129万股

    范冰冰和张丰毅分别持有唐德影视约129万和57万股股票,持股比例分别为2.15%和0.95%。赵薇持有近117万股,持股比例为1.95%;而唐德影视第二大股东、董事赵健,持股比例为10.67%,与赵薇是兄妹。

    2015-02-02
    3.5K
  • 月线迎来天量 行情疯狂后将进入短线调整

    再看看月线的量,创下历史新高,天量的到来,往往意味着行情的疯狂,那么我们可以预计,行情将会在疯狂后进入短线调整阶段。

    2014-11-30
    2.8K
  • 赵薇夫妇再被罚,遭上交所封杀,他们到底干了啥?

    祥源文化(600576.SH,原名万家文化)11月20日披露的《关于对浙江祥源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西藏龙薇传媒有限公司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纪律处分的决定》公告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与讨论。吃瓜群众很是纳闷,一则上市公司被处罚的公告,为何让大家“炸开了锅”?捧好瓜,小金带你吃起来。 祥源文化、…

    2018-11-23
    2.0K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