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东制药58亿卖掉业绩“命根子”,实控人落袋10亿后,再通过资金占用继续搞钱

上市公司“挥刀自宫”,58亿卖子背后,老板“含泪”赚了多少?

振东制药(30015,SZ),一家连收4年问询函的狠人公司,从石油到保健品到医美,花里胡哨各种转型,背地里,实控人为了搞钱,连上市公司的“命根子”都给割了。

振东制药背后的大股东是振东集团,振东集团由李安平99.9%控股。振东集团早期是做加油站起家的,后来转型搞起了大健康医药业务,这才有了振东制药。

2011年,振东制药上市,业绩直接华丽丽地跪下,收入看起来贼华丽,4年时间从12.8亿增长到22.6亿,利润则是上市三连跪,一年比一年低,2015年虽然好了点,但也就那么回事,直到2016年,这种增收不增利的状况才得到好转。

振东制药58亿卖掉业绩“命根子”,实控人落袋10亿后,再通过资金占用继续搞钱

倒也不是振东制药自己站起来了,而是它收购了一家“重要”的公司。

2016年,振东制药以26.459亿收购了康远制药100%股权,而当时康远制药的资产只有1.88亿,净资产只有1.41亿。毫无疑问,又是一场高溢价的收购。康远制药按照规矩定下了3年6亿利润的业绩承诺,是不是以为又要上演过承诺期就翻脸的老戏码?

这回还真不一样,康远制药的主要产品钙制剂“朗迪钙”在行业内属于头部品牌,业绩嘎嘎猛,在完成业绩承诺之后,每年的利润水平依然保持着增长,甚至可以说康远制药凭一己之力撑起了整个上市公司的利润。要是没有康远制药每年找补利润,上市公司指不定亏成什么熊样,可能早就干退市了,这不妥妥的现金奶牛、“命根子”吗?

振东制药58亿卖掉业绩“命根子”,实控人落袋10亿后,再通过资金占用继续搞钱

按照正常来讲,谁家有这么个宝贝,可不得好好地呵护着。可振东制药偏不,非要挥刀给它割了。2021年,振东制药26.17亿的净利润,直接较上一年乘了十倍。倒也不是说上市公司祖坟显灵了,而是58亿卖了子公司朗迪制药(原康远制药)。

26亿多点买来的公司58亿卖出,直接带飞了当年的利润。可是就这么一个赚钱的宝贝,咋说卖就卖了呢?

上市公司还是有招,冠冕堂皇的理由就是,上市公司要发展原来的中药和创新药业务,另外发现了个新活儿——生发产品,而康远制药的产品与刚才这些玩意儿没有关联度,达不成协同效应。

笑死,就你原来那些业务也不赚钱啊,还协同啥呢?

果不其然,“葵花宝典”只练了第一页,来年振东制药的业绩就现了原形,2022年凭实力扭赢为亏,归母净利润亏了5000多万,扣非净利润亏了1.48亿。

那到底为啥卖子公司呢?2021年的分红方案可能给了我们答案:2021年振东制药分红27.74亿,分的比当年净利润都多,而作为大股东的振东集团根据持股比例分了差不多10亿。前面说过,振东集团是李安平99.9%控股,也就是说这10亿基本就全进了实控人李安平的口袋。58亿卖公司,自己“含泪”赚10亿,玩还是人家会玩。

当然,大股东搞钱的手法也不止如此,通过股票减持套现那10多亿就不说了,咱就说资金占用,巧立名目。

2020年,振东制药账上预付款猛增,由上一年的1.45亿上升至2.78亿,当时交易所就不乐意了,火速发了问询函,要求振东制药说明供应商情况以及是否存在关联交易。

振东制药58亿卖掉业绩“命根子”,实控人落袋10亿后,再通过资金占用继续搞钱

根据振东制药的回复公告,最大的2名预付款对象,分别是平顺县梅海种植专业合作社、平顺县龙硕种植专业合作社。虽然这两家公司都是2019年10月12日同一天成立,注册资本都是30万,且0人参保,成立一年就成了上市公司最大的2个预付款对象,但上市公司异常嘴硬,咬死了不认识。

不过打脸往往来得猝不及防,今年3月,证监局实锤大股东资金占用。实际情况是,上市公司以预付款的名义把钱转给上述2家公司,然后经过一层层的走账,最后把钱转到了上市公司背后的振东集团。

振东制药的蹊跷之处还不止如此,连续四年问询函,年年离不开销售费用。振东制药的销售费用情况每年都是相当炸裂的,销售费用率40%以上,也就是说,将近一半的收入都花在了销售费用上。相比之下,那一两个亿的研发费用完全不够看。

振东制药58亿卖掉业绩“命根子”,实控人落袋10亿后,再通过资金占用继续搞钱

销售费用中,每年的大头基本都是服务费、市场运营费,2022年这两项就占到了销售费用的七成以上,也不知道是服务啥了?

振东制药58亿卖掉业绩“命根子”,实控人落袋10亿后,再通过资金占用继续搞钱

而振东制药的服务费供应商也是离谱,根据2020年年报问询函,振东制药2019年、2020年前五大供应商各不相同,并且10家公司成立时间都不长,9家参保人数是0。截止问询函时间,2019年的五大服务费供应商已经注销,2020年的5个里面3个已经注销,实际上剩下的2个目前也已经注销了。

振东制药58亿卖掉业绩“命根子”,实控人落袋10亿后,再通过资金占用继续搞钱

好家伙,医药也严打吗?这不得不让人想起当年步长制药(603858,SH)的行贿案,操作手法就是以咨询费、市场推广费名义向医药推广公司支付资金,再由医药推广公司转付给该公司的代理商,当时步长制药的销售费用率也是奇高,每年在50%以上。

振东制药58亿卖掉业绩“命根子”,实控人落袋10亿后,再通过资金占用继续搞钱

卖了现金奶牛,业绩每年还被销售费用拖累,现在振东制药搞得生化产品真的能顶替当年康远制药的位置吗?谁在乎呢。都说上市是搞钱最快的途径,反正振东制药的大股东减持加分红,20多亿早已经落袋为安了。

本文转载自浪哥财经,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0)
上一篇 2023-05-24
下一篇 2023-05-26

相关推荐

  • 科沃斯业绩会:深陷增收降利,检讨战略不足,境内收入首现负增长

    科沃斯高管表示,2023年,国内消费市场整体复苏乏力,行业竞争加剧,叠加公司扫地机器人国内市场中低价格段降本款产品布局有所缺失,且对新业务领域投入显著增加,共同压低公司整体利润表现。

    2024-06-06
    2.8K
  • ERA 2024多项研究聚焦IgA肾病 全球首个IgA肾病对因治疗药物耐赋康®显著改善肾功能

    近日,肾脏领域全球性学术盛会——第61届欧洲肾脏协会年会(ERA 2024)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举行。此次大会上多项最新研究聚焦IgA肾病,并公布了全球首个IgA肾病对因治疗药物耐赋康®最新的研究结果。 其中一项真实世界研究结果显示,耐赋康®对肾活检诊断4年内、估算肾小球滤过率(eGFR)>60 ml/(min·1.73 m2)的患者获益更显著。另一项研究表明,耐赋康®治疗9个月带来的eGFR获益显著优于sparsentan(双效内皮素-血管紧张素受体拮抗剂)持续治疗2年。 总体上,此次公布的最新结果表明,耐赋康®的治疗可以为肾活检诊断4年内、轻中度肾功能不全的IgA肾病患者带来更多获益,并提示了诊断后早治疗是改善患者预后的关键;同时,与口服sparsentan相比,耐赋康®在肾功能保护方面更具优势。 据了解,慢性肾脏病是严重威胁人类健康的常见疾病,并已上升成为全球十大死因之一。根据流行病学调查,在众多肾脏疾病中,肾小球疾病是导致终末期肾病的主要病因,占所有病例的50%以上,而IgA肾病是最常见的原发性肾小球肾炎类型。中国目前有约500万的IgA肾病患者,每年新增确诊患者超过10万人。 北京大学第一医院肾脏科主任张宏曾指出,IgA肾病是最常见的原发性肾小球疾病,发病年龄较轻,易进展至终末期肾病。跟欧美人群相比,中国人群的IgA肾病患者疾病进展快,预后差。 近年来,我国大力加强慢性肾脏病的管理,“健康中国2030”已将慢性肾脏病的防治上升为国家战略,提倡通过早筛早诊早治推动管理关口的前移。而慢性肾病的治疗核心在于延缓疾病进展。 据了解,作为全球首个且唯一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完全批准的IgA肾病对因治疗药物,耐赋康®已经于今年5月在中国大陆正式上市。耐赋康®经历了20年的研发历程,成为第一款被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纳入突破性治疗品种的非肿瘤药物,也是目前国内首个且唯…

    2024-06-04
    2.1K
  • 大悦城REIT来了,多渠道引“活水”力争扭亏

    在本次披露的REIT信息中,却没了此前呼声很高的GIC的身影。

    2024-05-29
    2.1K
  • 云顶新耀合作伙伴Calliditas拟接受旭化成集团111.64亿瑞典克朗要约收购

    云顶新耀(1952.HK)合作伙伴 Calliditas Therapeutics AB(纳斯达克股票代码:CALT,纳斯达克斯德哥尔摩股票代码:CALTX)(以下简称“Calliditas”)宣布,旭化成集团(Asahi Kasei Corp.)提出以111.64亿瑞典克朗(约11亿美元)的价格收购Calliditas,作为其在医疗保健领域国际扩张计划的一部分。此要约收购比Calliditas于5月27日收盘价溢价约83%。 2019年6月,云顶新耀与Calliditas签订独家授权许可协议,获得在大中华地区和新加坡开发以及商业化耐赋康®的权利。该协议于2022年3月扩展,将韩国纳入云顶新耀的授权许可范围。 Calliditas拟将被旭化成集团收购一事,将不会影响云顶新耀与Calliditas签署的交易条款,与此同时,云顶新耀对耐赋康®的销售预期也保持不变。要约收购完成后,云顶新耀也将与Calliditas及旭化成集团紧密合作,顺利完成衔接工作。 2024年5月14日耐赋康®首张处方在中国大陆成功落地,标志着这款全球首个IgA肾病对因治疗药物开始正式惠及中国大陆的患者,开启国内IgA肾病对因治疗的新时代。IgA肾病在亚洲人群中最为高发,且进展至终末期肾病的风险相较于欧美等其他人群高56%,疾病进展更快。中国目前有约500万的IgA肾病患者,每年新增确诊患者超过10万人,存在巨大未被满足的临床需求。而美国的IgA肾病患者仅约10-15万人。 耐赋康®于2023年11月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新药上市申请批准,用于治疗具有进展风险的原发性IgA肾病成人患者。此外,耐赋康®也已在中国澳门、中国香港和新加坡获批,并于2023年底在中国台湾和韩国分别提交了新药上市许可申请并成功获得受理。 关于耐赋康®(NEFECON®) 耐赋康®(NEFECON®)是布地奈德肠溶胶囊,作为全球…

    2024-05-29
    2.2K
  • 300亿质押贷款背后,正在消散的万科信用与资本信心

    尚算优质的资产,是万科当前唯一的谈判筹码。

    2024-05-26
    5.4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