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通也要走?安酒的“酱路”还能通吗?

年初刚刚离开水井坊履新国台的赵锐剑,又实锤到了安酒,负责品牌推广与管理。难道,路通在安酒的路突然不通的真实原因,也与安酒的品牌打造有关?

文/关公 来源:藏獒说酒

良禽择木而栖。

这边,“茅老大”连国庆节也不停歇,连发三道金牌求贤51名精英。

那边,泸州老窖集团副董事长、总裁孙跃辞职另觅他路,而肆拾玖坊已经向这根“良木”敞开了胸怀。

然而,风波还未就此停歇。据说,近年来被资本宠爱有加的安酒总裁路通,也准确离开了“老东家”了?

路通也要走?安酒的“酱路”还能通吗?

难道连安酒的“酱路”也不通了?

起于浓香,兴于酱香?

说起安酒,就让人不由得想起已故白酒专家周恒刚的那句诗:

银河倒挂三千尺,安酒开坛十里香;此酒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尝。

由此,安酒于1963年,被评为首届贵州名酒称号,也就是传说中的“贵州老八大”,在贵州省内,与茅台、习酒等齐名。

路通也要走?安酒的“酱路”还能通吗?

不过,受此殊荣的,却是安酒的浓香型白酒。

2016年底开始,在茅台的引领下,酱酒品类呈现整体复兴的繁荣景象,而浓香只是原地踏步,甚至在酱酒的围城中边打边撤。

2019年,酱酒热全面沸腾,茅台也变得一骑绝尘、一飞冲天、一茅难求。

这一年的6月13日,贵州习水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官微发布:联美安酒集团习水今年投产4000吨酱香白酒。

这表明,已被联美集团收购的安酒,正式开启“弃浓从酱”之路。

据了解,该项目总投资7亿元,占地约310亩,新建制酒车间9栋、酒库4栋、制曲车间4栋、粮库1栋、配电房1栋、包装中心1栋、勾兑车间1栋和综合楼1栋等,2021年建成后酱酒基酒产能达5000吨/年。

如今,安酒和各项建设正热气腾腾、马力全开,让一墙之隔的小糊涂仙都显得压力山大。

可见,安酒作为“染酱”的业外资本之一,在规模和气势上都是首屈一指的,与贵州醇一东一西、一唱一合,形成了独特的风景。

路已打通,“酱路”还畅通无阻?

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作为安酒“酱路”的首任“掌门人”,路通让安酒从0起步,到成为习水产区的“二把手”,应该说,树还是栽了不少,雄心也足够大。

犹记得,2021年4月16日,在贵州白酒企业发展圆桌会议上,路通发出的“建设百亿酒谷,让老名酒成为新黑马”的豪壮誓言;

犹记得,还是在这次会议上,路通发出的“作为外来投资者,我们尤其看好贵州,我们要做酱酒核心产区的‘长期主义’,安酒是时间的朋友,安酒坚守5个100%”的诺言和深切感悟。

如今,再回首,却感到,安酒还在,可路通却已打起了“退堂鼓”,这究竟是现实打败了路通?还是路通打败了未来?

可有一点,却是不争的事实。那就是:“染酱”也并非如在黄金地上捡黄金般轻松愉快,心里的苦,只有经历过的才明白,只有宝宝才明白这深深的浑水,不是谁都能趟的。所谓的“大饼”,根本就充不了饥,“茅老大”的辉煌,根本就是不可复制的。

相信路通轻轻地走了,不会带走一片安酒的云彩,而他栽下的树,能否让后人乘凉,那也要看后人的心情与操守。

可路通还没官宣离开,但安酒内部的人事变动早已紧锣密鼓。

据悉,年初刚刚离开水井坊履新国台的赵锐剑,又实锤到了安酒,负责品牌推广与管理。

难道,路通在安酒的路突然不通的真实原因,也与安酒的品牌打造有关?

但作为职业经理人的路通,应该懂得“销售业绩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吧?

都不好说,反正品牌会影响销售,销售也会影响品牌!

总之,还是希望安酒在没有路通的情况下,“酱路”依然畅通无阻。

本文转自藏獒说酒,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