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PTFX普顿,GCG ASIA钜富也是典型传销骗局

截至8月6日,外汇天眼在录的黑平台共有162个。黑平台往往在资质上撒谎,在营销手段上花样百出,一个个听着“高精尖”的名词,将投资者唬得不明觉厉。

有些人做了那么久,难道真的没有发现这种平台的本质吗?怕只怕是叫不醒装睡的人。

除了PTFX普顿,GCG ASIA钜富也是典型传销骗局

资质:普遍没有主流监管机构

在所有在录的黑平台中,最为明显的共性特征即是:当前无实际有效监管。这些黑平台有根本无监管的、监管被撤销的、超过监管范围展业的、套用监管的,乃至离岸弱监管的。

超限经营的黑平台不在少数,有很多平台提供实际不监管零售外汇交易的牌照,甚至包括普通的工商注册牌照,以此混淆视听。而这么做的“秀儿”,就包括名扬四海的黑平台GCG ASIA钜富。

GCG ASIA钜富,拿着一张澳大利亚的普通工商注册牌照,四处招摇。

有一些经纪商的监管信息发生变动,包括被暂停,或者被撤销等,都直接关乎投资者资金的出入问题。比如先前被监管机构暂停牌照的AFX,又比如突然宣布破产的SVSFX。

BSI、FCA监管投资咨询类牌照已被撤销,且经外汇天眼实勘并未能找寻到其办公地址。

离岸监管的经纪商,就需要综合来判断了。一棒子打死是不科学的,但是确实不能排除存在一些鱼目混珠的黑平台。

IRC艾诺,虽持瓦努阿图VFSC监管的零售外汇牌照,但该国监管为离岸监管,效力较差。且该交易商恶意冻结用户账户,拒绝出金。

监管存疑的交易商就没有亲自以身试探的必要了,踩雷的风险高得惊人。

OTM Trade奥美,监管资质存疑,疑似套用其他经纪商的牌照。已被丹麦监管局做出警告,且其利用高收益拉人头投资,并且以降低佣金的方式诱导投资人拉新人投资,疑似传销。

以上例举的几家黑平台,仅是冰山一角。这样的黑平台还以各种明面、或者隐蔽的方式存在着,并不断向投资者伸出黑手。从监管资质进行甄别,能够过滤掉绝大部分的黑平台。

营销:极其类似传销的模式

大多数黑平台,在国内的营销手段,都与传销及其类似。这类黑平台往往不但有着惊人的收益率,还有着各种五花八门的收益模式,而这些收益模式,通常都是带有着“拉人头”的色彩。

以知名的黑平台PTFX为例,其对外宣称投资者无需看盘分析行情,只需要跟单,就可以每月稳定获得本金的10%收益,门槛低到地下去。无数金融精英折戟的外汇市场,在PTFX普顿的宣传下,成为了人人皆可参与的躺赚项目。

仅仅是这样“寻常”的收益,在一种“黑平台”时髦的玩法中当然不能有绝对的竞争力,PTFX开发了自己的“外汇经纪人制度”,将各代理分为I、IB、MIB、PIB四个级别。通过画上月入数十万、百万的大饼,让各级代理在心中构建“打造自己的金字塔”的梦想,并诱导其不断地为自己的金字塔添砖加瓦。

  • I(介绍人)级别:自己投资1000美元或以上;直推至少5位有效会员(每会员最低投资1000美元);直推总业绩1万美元或以上。号称月收入可达2000—2万元。
  • IB(外汇经理人)级别:自己投资5000美元或以上;直推至少10位有效会员(每会员最低投资1000美元);直推总业绩5万美元或以上;团队拥有至少50位投资者;团队总业绩8万美元或以上。号称月收入可以达到2万—25万元。
  • MIB级别(高级经理人):自己投资1万美元或以上;直推至少15位有效会员(每会员最低投资1000美元);直推总业绩5万美元或以上;培育至少3位IB级别直推会员;团队总业绩35万美元或以上。号称月收入可以达到25万—75万元。
  • 1星PIB级别:自己投资5万美元或以上;直推至少20位有效会员(每会员最低投资1000美元);直推总业绩10万美元或以上;培育至少3位MIB级别直推会员;团队总业绩500万美元或以上。号称月收入可以达到100万—200万元。
  • 2星PIB级别:自己投资5万美元或以上;直推至少30位有效会员(每会员最低投资1000美元);直推总业绩20万美元或以上;培育至少1位PIB级别以及4位MIB级别直推会员;团队总业绩2500万美元或以上。号称月收入可以达到200万元以上。

与此类似的还有GCG ASIA钜富,不但也开发了一套分级代理模式,而且还独创了所谓的“双涡轮保险对冲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客户不会产生亏损。假设客户入金1500美元,1000美元放入A仓,即交易仓,500美元放入B仓即保险仓,同时平台会追加500美元的赠金,那么B仓同样持有1000美元。

  • 情况1:A仓盈利1000美金,B仓损失1000美金,但其实有500是赠金,所有客户实际盈利500美金,再在平台的获利比例上进行具体分配;
  • 情况2:A仓设置止损亏损500美金,B仓盈利500美金,此时启动保险机制,系统自动将盈利的500美金挂卖,挂卖后的余额转入A仓继续交易,如此一来,用户没有产生损失。

其实看来看去,都是在那500美金赠金上做文章,然而真的有这种好事吗?即便是真正的对冲模式,同时下单一个做多一个做空,也不可能产生盈利,更何况还要考虑平台的手续费。

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7)
上一篇 2019-08-26
下一篇 2019-08-27

相关推荐

  • 深圳亚元数字货币公司被列入严重违法失信名单 团伙余孽仍在收割

    天府财经网获悉,近日,深圳前海亚文仓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实为彻头彻尾的网络传销骗局。 他们通过网站平台吸引会员投资,并引诱其他人员加入,形成省级分公司、市级分公司、县级分公司、乡级分公司、股东会员、普通会员6个层级,根据发展下线人数、投资额,按照动态、静态奖励的方式进行返利。 截至案发,该一带一路亚洲

    2021-07-05
    19.0K
  • 淘宝旗下社区化电商“淘小铺”涉嫌传销 相关公司4400万元被法院冻结

    每拉进一个新会员,会员本人交425元(“购买”到一个价值几十元的垃圾产品),拉人的掌柜可以从中拿人头费100元,上级导师可以拿人头费150元。

    2020-07-02 TMT
    37.8K
  • 2020年割韭菜第一刀:SGU公然传销,顶风开展ICO,白皮书漏洞百出

    自2017年9月4日币圈风声鹤唳, 人心惶惶,大部分项目都在低调行事,纷纷包装自己团队的技术,而SGU顶风作案,公开进行ICO,并计划在2020年2月上线虚拟货币”交易活动的风险提示》,还敢进行公开区块链的“链”莫名被打上马赛克。 小编加上客服之后询问了私募方式: 并且还有传销模式,按照推广金额返佣百分之二十至二十五,并承诺会涨,如果不涨,承诺保本。 据SGU的白皮书显示,团队人员的照片是火影忍者的Q图,项目方给出的解释是:由于网络盗图事件猖獗泛滥,为保护人员隐私,核心人员与团队成员影响资料保密。 另外白皮书里还显示,项目从2018年4月就开始筹备,而SGU的网站备案时间是2019年11月,正常逻辑来说,项目启动的那刻就应该开始筹备网站,毕竟网站是对外的窗口之一,从网站备案时间来看这种说法明显非常可疑。 公众号名称SGU游戏联盟,账号主体为天津浩杰装饰工程有限公司,经营范围都是装饰工程之类,跟区块链、互联网、游戏毫无关系,而背后的主体公司也是2019年10月刚刚进行续存。 白皮书的最后一页的免责声明引起了笔者的注意。 这个免责声明和2019年10月31日上线BIKI跌了近百分之九十然后被下架的一个空气项目TUR(角塔链)近乎一模一样,让人不禁联想是一个团队所为。 据一些相关用户和媒体报道,SGU(超游链)、TUR(角塔链)、TGIC(全球跑路,毕竟公司主体、网站都是刚刚搭建的;如果钱不够,等二月份开盘,先爆拉,有人买卖就狂砸盘,SUG有望成为2020年割

    2019-12-30 区块链
    4.6K
  • 盈利像呼吸一样简单?Lbank:项目方、用户一起收割两不误

    “对我们来说,盈利是像呼吸一样特别自然的事情。”这句金句出自Lbank联合创始人何伟之口,这样朴实的话语不禁让人想起悔创阿里杰克马,一无所有刘强东,普通家庭交易所,在2019年发行了平台币LBK,而此前“盈利像呼吸一样简单”的何伟大佬曾经公开对平台币表示过抨击。如今看来,果然在区块链合作,联合推出一个图像版权管理平台「KODAKOne」以及相应的「柯达币」(KODAKCoin)。柯达指出LBank交易所在柯达币投资者能够通过USDT以1:1的比例购买柯达币,募资上限为8000个ETH。后来,LBank官网上关于柯达币销售活动的页面已被删除。随后Lbank发表了一个公告,称由于KODAK项目方的市场政策发生改变,原定于5月4日KODAK打新活动暂停开启,有进一步消息时将另行通知。 而对于这次欺诈事件,LBank官方一直没有公开回应。 上线PUX收了50万USDT又要50万 用户基于对交易所审查项目的信任选择参与IEO,IEO也从刚开始的资产升值变成资产收割利器。Lbank在9月份公告,对PUX进行IEO代币销售,而后又发布公告称,PUX没有通过Lbank二次风控审查。 随后PUX项目方对Lbank进行了血泪控诉,称Lbank收取50万USDT上币费之后,继续向项目方索要50万USDT护盘费,而合同中并未提及,项目方拒绝被割第二刀,随后Lbank停止了上币,50万USDT上币费白赚。 PUX控诉Lbank的无能与贪婪,称Lbank对这种手法并不陌生,一致同意的事项会不断地、突然地发生变化、更改或完全被驳回,Lbank团队会过于频繁地采取新的安排和条款。一直让项目方签“丧权辱国”的条约,免不了项目方资金短缺,急于收割用户。 这样项目方用户两边割的强盗流氓行径,怪不得Lbank有底气对外宣称“盈利像呼吸一样自然”,毕竟踏实做事哪有强盗来钱快? 号称只涨不跌的平台币暴跌77% 搜索L…

    2019-12-30 资讯
    4.8K
  • 2019投资市场太“南”了!错把陈醋当做墨,写到明年都是酸

    “我太南了”“难”,入选数家2019“汉语盘点”榜。20年前,马云的愿景是:让天下没有难做到生意;2019,马云退了,天下似乎没有好做的生意。 2019,WTO上诉机构困难得“停摆”;风停了,不少猪死了;我们吃过太多的瓜,见证了无数大佬是非成败转头空。2019,怼天怼地怼空气、语不惊人死不休的王思聪,因1.5亿元钱还不起,被法院戴上“老赖”的高头帽子“游网示众”。对前首富交易平台、上市企业游走在合规与违法犯罪的边缘,新的清理整顿三年攻坚战收官之年。未来已来,活着的,才会有希望芳华里欣然繁华。 【关键词】贪婪 爆雷 归零 破纪录 不少地方在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的时候发出通告,调整“两会”开会时间,给出的理由都是“根据工作需要”。由此可见这个“工作需要”的特殊性和急迫性。 1月21日,七常委都出席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坚持底线思维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专题研讨班。地方参会人员,也就是习近平常说要抓的“关键少数”。习近平集中说了一件大事: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确保我国政治安全、经济安全。 2019,诸多现象证实着中央的判断。这一年,金融界特别是银行、保险、爆仓、市值暴跌、平台爆亏、骗子暴富、贪者归零…… 格林斯潘曾发表著名论断: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黯然承认:“自己笃信了40年的银行自我约束理论是错误的。” 世界金融第一强国对银行管理尚如此“左右不是”,我们的情况也不会比他们好到哪里去? 2月和7月,国开行原行务委员郭林、董事长胡怀邦、市场与投资局处长陈晓波被查,山东分行行长钟小龙自杀。5月24日,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被接管。 人生不只有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显然,工行上海分行行长顾国明对诗和远方没兴趣,只爱眼前的苟且。 6月被查的顾国明为了坦白从宽以求轻判,把潜规则的32位女下属拉出一起垫背。一内部人士在校友群里说道:“我们一大批女处长要遭殃了。”上海复瑞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施力…

    2019-12-27 资讯
    15.1K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