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方政府围堵挖矿 信阳毛尖“顶风作案”

“碰瓷”茅台不成,信阳毛尖又撞挖矿枪口。

近日,信阳毛尖(0362.HK)公告,拟成立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并通过首次公开发行为其筹资4000万–5000万美元,用于并购一些有潜力的大数据及区块链项目。

公告提及,此举可以善用集团的资源涉猎大数据及区块链等新经济领域,配合集团位于黑河市的地理优势,包括位处高寒地带而享有的低耗能运算优势,以及拥有相对稳定的电力及价格优势,以达到最佳协同效应和效益最大化。

据媒体报道,这个SPAC项目正是以信阳毛尖在黑龙江黑河的子公司为运营主体,部署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不过消息一出,市场用脚投票,公司股价不涨反跌——投资者都看清了当前的政策风向,信阳毛尖是抱以侥幸心理,还是纯粹为了蹭热点?

地方政府围堵挖矿

信阳毛尖逆向而行

据天府财经网梳理,早在5月18日,黑龙江隔壁的内蒙古发改委就发布了《关于设立虚拟货币“挖矿”企业举报平台的公告》,打出清退挖矿第一枪;一周后出台《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全面清理关停挖矿项目。

5月21日召开的金稳委会议明确提出“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

随后,嗅到政策风向的圈内企业纷纷“去中国化”。

5月23日,火星云矿通知用户,为配合相关部门监管精神,部分矿机于5月23日停机,将转至哈萨克斯坦矿场。

5月24日,火币公告,火币矿机商城暂停为中国大陆的新用户提供相关服务。

5月27日,比特小鹿通知用户,受中国最新监管政策影响,部分套餐对应的矿机已处于停电状态,其余套餐对应矿机未来也存在被停电风险,用户可选择取消算力合约订单并申请退款,或等待部分矿机迁至欧美区合规矿场后重新启动运行。

同期,江卓尔的莱比特矿池也宣布将矿场迁往北美。

6月2日,国家能源局四川监管办公室召开调研座谈会,摸底挖矿情况。

6月6日,信阳毛尖宣布投资虚拟货币挖矿项目。

就在信阳毛尖公告发布后第3天,新疆昌吉、青海、云南等地相继发文,对各自辖区内的挖矿业务清理检查、关停整顿。

地方政府围堵挖矿 信阳毛尖“顶风作案”

值此风口浪尖,信阳毛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勇气可嘉。

近9年累计亏损26亿

股价较顶点下跌99%

信阳毛尖这家公司,乍一听以为是河南信阳的茶叶公司,其实是黑龙江牡丹江的一家化工企业,主营业务为聚氯乙烯、热能及电力、维他命C、葡萄糖和碳化钙等。2001年上市时叫“东君化工”,2003年改名“大庆石化”,2007年改名“中国天化工”。

2018年,公司收购了信阳毛尖国际控股,由此获得河南信阳毛尖集团国内线上市场和海外市场的毛尖茶经销权,随后改名“信阳毛尖”。

结果收购第二年,标的公司就未完成业绩对赌。改名后的信阳毛尖收入仍主要来自热能供应、碳化钙销售等。

在2019年中期业绩披露日之前,信阳毛尖管理层已决定终止茶叶分部业务。

2020年3月,公司又打算改名为“新中国经济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但未能成行。

热衷于更名的信阳毛尖经营情况如何?

Wind数据显示,公司自2001年上市以来,营收规模一度保持十连增,从2001财年的1.55亿元连续增至2010财年的12.05亿元,净利润在部分财年虽有波动,但整体保持强劲增长势头,2001财年为0.42亿元,2008财年达到2.33亿元,2010财年仍有1.9亿元。

2011财年是个转折点,当年公司净利润大降六成。

自2012财年开始,信阳毛尖基本面发生惊天逆转,当年营收骤降85%,净利润亏损3.18亿元,随后便陷入了连年亏损的泥潭。2017财年好不容易扭亏,第二年再次转亏,其中2019财年——更名“信阳毛尖”的首份年报亏损高达5.87亿元,创历史之最。

据天府财经网统计,信阳毛尖上市前11个财年一共赚了11.75亿元,随后9个财年累计亏损26亿元。

随着业绩恶化,公司股价也从2011年开始急转直下,当年前9个月暴跌87%,此后一直为摆脱“仙股”命运而挣扎,6月22日收于0.3港元,较21.613港元的历史大顶下跌99%。

“碰瓷”贵州茅台

蹭热点骚操作不断

更名没有帮助信阳毛尖逆天改命,于是公司开启了蹭热点的“骚操作”,并打算从卖茶叶转为卖酒。

今年2月16日晚,信阳毛尖公告,拟溢价5000多倍收购北京耀莱龙微酒业100%股权,并由此改名为“国龙茅台”。

消息一出,信阳毛尖次日开盘一度涨逾44%。但公司也留下了蹭贵州茅台(600519.SH)热度的话柄,并因此登上微博热搜。这可能也是这家港股化工企业首次“破圈”。

受舆论影响,信阳毛尖又改口称,为免引起市场信息混乱及误会,决定更名为“国龙酒业”。不过这次收购最终作罢,更名计划也胎死腹中。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信阳毛尖又蹭上了区块链的热点。

今年3月,公司宣布,其持股90%的子公司龙江化工与鲨鱼科技共同设立一家合资公司,两家各占股50%。公告提及,龙江化工将向合资公司注入土地、厂房、办公楼及11万伏特变电站、电线及供电设施;鲨鱼科技注入加密货币业务、大数据业务、人员、技术、相关知识产权和人民币1.5亿元。

而在此之前,内蒙古已发布《关于确保完成“十四五”能耗双控目标任务若干保障措施(征求意见稿)》,计划全面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4月底前全部退出,同时严禁新建挖矿项目。

为此,信阳毛尖随后又发公告解释称,集团旗下龙江化工坐落于黑河市对俄加工园区,是全国唯一输入俄电地区,输入俄使用的清洁能源水电符合中国碳中和政策,而且电价相对稳定。因此,龙江化工非常适合作为大数据处理、煤化工、冶金及加密货币运算等高耗能产业的生产基地。

可以看出,信阳毛尖是抱着“关停火电,赦免水电”的侥幸心理,此前不少矿圈人士也有此预期。

直到四川省6月18日的一纸通知,彻底扑灭了外界关于“对水电挖矿网开一面”的幻想——四川不仅“水火不容”,连“持牌”挖矿的水电消纳示范企业也“一刀切”清理。

根据四川省发改委、省能源局《关于清理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已经排查上报的26个疑似挖矿项目,于6月20日前完成甄别清理关停,自查自纠停止供电的情况于25日前上报国家发改委。

由此来看,相关政策应该是全国一盘棋,信阳毛尖在黑龙江的挖矿项目或难逃监管。

天府财经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