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来拯救协信,北京银行、民生银行已经哭晕在厕所

北京银行竟然敢在这种单一客户身上放款86.73亿元,风控水平亟需提升。

来源:黄桷树财经

7月5日,重庆市第五中院公告,昔日的五十强房企协信远创被债权人北京易禾水星投资申请破产重整。(详见《协信远创确认被申请破产 对大股东是否驰援不予以置评》)

7月8日,协信远创——新加坡城市发展集团(下称:CDL)发布公告,称集团已知悉协信远创被债权人申请破产。

CDL表示,截至2020年底,CDL已经减值17.8亿新加坡元(折合85.44亿元人民币),占在协信远创身上总投资额的93%,目前仅剩1.26亿新加坡元的风险敞口。

黄桷树财经有六点看法:

一、按1新加坡元=4.8元人民币计算,CDL在协信远创身上投了91亿人民币,再加上绿地控股集团在2017年斥资接近50亿元入股协信远创,这两个财大气粗的企业都无法成功,谁还有勇气来拯救协信远创?

二、截至2020年底,协信远创总资产为791.08亿元,总负债681.02亿元,净资产110.06亿元,预收账款为142.15亿元,剔除预收账款后的净负债率达83.04%。简单地说,协信远创把资产打八折甩卖,即使能够顺利出售资产,也是资不抵债。

三、截至2020年底,协信远创的账上现金为19.64亿元,短期借款+长期借款+应付债券为171.95亿元,经测算,净负债率为304%,现金短债比为0.15,现金极度缺乏,流动性已经枯竭。

四、截至2020年底,协信远创的预收账款为142.15亿元,这是一个麻烦事,说明有许多购房者是缴了房款的,如果楼盘烂尾,容易引起维权。

五、截至2020年底,协信远创的存货为367.44亿元,但商业、办公型物业较多,住宅偏少,除非中国的房地产再次暴涨,让资产升值远远能够覆盖债务,不然,公司还是很难重获新生。

六、未来会看政府是否斥资接盘,房地产是充分竞争行业,政府接盘后要经营好的难度很大,而且房地产公司的牌照不值钱,这意味着这种可能性比较小。

基于以上六点看法,协信远创的命运恐怕是凶多吉少。

谁来拯救协信,北京银行和民生银行已经哭晕在厕所里

(协信的债主名单)

据悉,有大量银行贷款给协信远创,这些银行面临着较大的风险敞口。比如,截至2020年底,协信远创用了北京银行的86.73亿元贷款,用了民生银行41.23亿元贷款,用了上海银行12.86亿元贷款。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银行,2020年末,协信远创的净资产只有110.06亿元,北京银行竟然敢在这种单一客户身上放款86.73亿元,风控水平亟需提升。

黄桷树财经注意到,重庆的四家本地法人银行,重庆银行、三峡银行、富民银行、重庆农商行未在这个名单当中,意味着他们成功避开了这个坑。

本文转自黄角树财经,内容可能有删改,文章观点不代表天府财经网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