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天蒸发市值30亿!每日互动昨晚还在给自己鼓掌

萝卜章惨案后,公司称“表明相关内控整体有效”。

一只萝卜章引发惨案,杭州“独角兽”每日互动(300766.SZ)最近两日市值蒸发30亿。

昨晚(12月16日),就公司高级总监李某虚增销售合同6600多万元一事,每日互动回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

同时不忘了给自己鼓鼓掌——公司发现了员工侵害公司利益并涉嫌违法犯罪的情形,“表明公司相关内部控制整体有效”。

01

12月14日晚间,每日互动公告,公司在近日开展的应收账款催收中,发现高级总监李某涉嫌伪造客户印章、假冒客户身份,虚增销售合同6600多万元,公司已停止其一切工作,并向公安机关报案。

昨晚,每日互动回复了深交所关注函。

李某,系公司互联网服务事业群高级总监,2016年入职。

经公司自查,李某涉嫌虚增的合同共有5份,涉及4个客户——某O2O行业客户、某音乐平台客户、某泛娱乐集团客户、某电商客户。

5份合同按照公司“统一标准流程”执行,执行过程“不存在异常情况”。

根据回复函,天府财经注意到:这些合同分别经过了部门审核—数据部审核—法务审核—财务审核—CEO审核,最后是签章备案。

每日互动表示,对于李某涉嫌伪造印章、涉嫌虚增合同之事,公司及现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不知情”、“未参与”,其系由李某“独立实施”。

经公司自查,除上述已披露事项外,公司其他收入对应的合同“不存在伪造情形”。

网友们对此是怎么看的呢?天府财经特别摘录一些供各位一阅。

难到李某作为总监不知道这些应收款总有爆雷的时候吗?难道想在公司做假账混到退休?

除了李某,公司的相关成员和客户公司的人员都没有见过面、也没有去过对方公司吗?作为乙方,这不合理啊。

大数据公司被自己员工的造假数据忽悠了么?

公司对外提供风控业务方案,能把人笑死,自己公司的风控都形同虚设还给别人提供风控业务?

这员工是拿命在上班嘛?制造那么多假合同?

请问员工虚增销售对他有什么好处?难道公司员工新签合同,对方款都没打就有提成吗?如果是这样,那公司管理真的很混乱。

两天蒸发市值30亿!每日互动昨晚还在给自己鼓掌

02

“每日互动”全称为浙江每日互动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主要提供基于大数据的移动互联网综合服务。

始于杭州推行全国的健康码,每日互动是主要技术支持方。它的客户包括新浪微博、滴滴出行、快手、去哪儿以及新华社、人民日报等众多知名App。

2019年3月它登陆创业板,但上市后业绩便开始下滑。

2019年净利润1.09亿元同比下滑56%,2020年1-9月净利润8795.8万元同比下滑25%。

股价自上市次月创出近75元的高价后即一路下挫至今。

12月15日下跌了20%,昨日又下跌了13.5%,17.3元的最新收盘价已创上市开板后新低,年内跌幅47.19%。

此次员工“瞒天过海”事件,对每日互动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多位业内人士也直言,该公司的内控和聘任审计机构未察觉上述问题有点“匪夷所思”——

涉事总监李某为何持续两年甘冒风险用假章“帮”公司虚构业务?

公司在接收到“虚假合同”时,又如何对“不存在的客户”提供服务?白白给人家干完活却发现合同是假的,作为一家专业的大数据公司,每日互动这种行为是不是在自砸招牌?

那些享受了“免费”服务的客户,是不是心里都在说每日互动是个“活雷锋”呢?

值得玩味的是,就在每日互动爆雷的同一天,沪深交易所发布了退市新规征求意见稿,首次把财务造假重大违法行为进行了详细的退市指标量化。

03

事实上,每日互动上市前就曾被质疑业绩增速奇快。

单2017年,每日互动的营业收入及归母净利润就分别增长了88.21%和3.28倍。

奇怪的是,自从每日互动登陆资本市场后,业绩尤其归母净利润便上演“大变脸”。

2019年,公司营收同比降0.18%至5.38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降56%至1.09亿元。

2020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同比下滑0.36%至2.5亿元,归母净利润同比降26%至0.68亿元。

过往公告显示,每日互动其实在应收账款问题上早就栽过跟头。

去年12月,知名社交电商平台“淘集集”经营严重恶化,2020年3月淘集集宣布破产。

2019年底,每日互动公告称,因上海欢兽实业有限公司(“淘集集”背后的运营公司)破产,其所欠公司的应收账款余额合计7343万元存在无法收回的重大风险。为此,公司在2019年年报中进行了全额计提减值损失。经认定,该事项对公司2019年净利润影响约为5507.47万元。

天府财经注意到,2019年,每日互动的应收账款规模同比上一年发生了激增。

截至2019年末,每日互动应收账款达2.47亿元,同比增长124%,创6年来新高。应收账款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例达46%,同比增长25.6个百分点,同样处于6年来的最高水平。

Wind数据显示,2017年底,每日互动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为59.71天,此后数字一路攀升,至2020年9月底,已增长至158.88天,翻了近3倍。

迅速飙升且愈发集中的应收账款,给每日互动带来较大的隐患——但这些变化,当时并未引起公司及审计机构过多关注。

每日互动仅表示“主要是代理业务流水增加相应的应收账款有所增加”,而对于应收账款的欠款客户究竟有谁,年报则干脆未有任何披露。

2019年年报审计机构天健会计师事务所,对每日互动当年年报的审计意见为“标准无保留意见”。

04

连续两年,一年一个雷,而且都在12月,都差不多6000万上下。

有网友说,每日互动,可以改名“每年一动”了。

作为退市新规公布后,还未被查就自行暴雷的第一股,每日互动曾被寄予厚望。

公司创始人兼CEO方毅,堪称杭州创投圈的“网红”。

2005年,在浙大浓厚的大学生创业氛围感染下,正在读研的方毅组建创业团队,开始了创业之路。

他做过能自动备份手机通讯录的充电器“备备”,还比微信更早一年开发了国内最早的移动IM产品“个信”。后来,他专注于研发手机推送技术,并推出了“个推”。

连续创业、产品对路、技术过关、资本看好,在方毅的带领下,每日互动很快就成了杭州50家知名独角兽公司中第一家A股公司。

然而自从上市后,每日互动很快就从“独角兽”变成“三脚猫”,投资者可谓是欲哭无泪。

每日互动面临的困境并不仅仅是“流量焦虑”,还有宏观层面的监管,因其从事的推送和大数据业务涉及个人信息安全,且数据量巨大。

每日互动就发生了股票解禁后,机构股东争相“出逃”现象。

2020年3月25日,每日互动首批限售股解禁。紧接着一周后,作为上市公司第二大股东的北京禾裕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即抛出了一份减持计划,继而在11月3日该公司再次发布减持计划。

截至11月18日,禾裕创投累计减持960万股,持股比例由10.30%降至7.91%,十大股东排名降至第三位。

虽然在11月财通证券还发了研报《每日互动:坐拥海量数据价值变现起航》,考虑给予公司2022年38XPE,“目标价35.7元”。

解禁即出逃,机构不看好公司?天府财经发现,在限售流通股到期后,公司原本第六大股东上海鸿傲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同样也选择了减持。

值得一提的是,在昨晚的回复函中,每日互动还特别提到:将“审慎考虑”推进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事项。

今年9月25日,每日互动公告,拟向不超过35名特定投资者募资不超过11亿元,用于每日治数平台建设项目(4.56亿元)、总部大楼建设项目(3.79亿元)及补充流动资金(2.65亿元)。

每日互动的这次融资,距离IPO募资仅一年半的时间。

天府财经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天府财经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